很快,胡同里一个五大粗的汉子就提着菜刀追了出来,一脸凶蛮横肉,怒视周围所有围观者:“大家伙都给我做个证!我已经警告过这个狗官了,他要是再敢跟我瞎掰扯,我就一刀剁了他!我就放下话了,没一百万现大钞,我是绝对不会搬的!”

    秦忠明表情狼狈,虽然是一市之长,但除了司机,身边连个帮着说话的人都没有,而且司机也应该是冯国庆的人,都这情况了,也没下车,只是在驾驶座上静静等着带狼狈的秦忠明打道回府。

    徐云一摆手,强子当然明白怎么做,直接一脚油门就踩下去,奥迪蹭一下子就杀入了围观群众之。当时就惊得众人向后退出去几步。

    强子停车后直接走下来,现场瞬间议论纷纷。

    “看人家强子现在出息了,都开上四个圈了……”

    “就是就是,那都是陈叔陈婶他们给这小子积的德,若不然他小时候偷鸡摸狗的,怎么可能混这么好。”

    “现在可别乱说话,别让强子听到了,人家现在混大了,你可惹不起。”

    徐云微微一笑,看不出来强子在他们棚户区这一片已经是风云人物了,只是往大家跟前一站,那都能激起千层浪,还真不是一般人儿了。

    见强子的出现平息了众人,徐云也在车内下来,径直走向秦忠明。

    秦忠明一怔:“徐云,你怎么来了?”

    徐云笑了笑:“秦叔,我也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徐云说着指了指强子:“我这兄弟就是这里人,我想着能让他帮着疏通一下。当然,我也在他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正好要跟你说说。”

    秦忠明点点头,跟徐云走到一侧,徐云掏出身上带的华烟递给秦忠明一支,然后道:“秦叔,我听说这里的拆迁费比之前一处老区的拆迁费低了一百五十块,平米一多,算算也得不少钱呢。”

    “有这种事情?!”秦忠明一怔,他问过冯国庆,但冯国庆说这个价格是全市统一的,绝对没有高出一分钱的!原来这事情也有蹊跷,虽然只是少一百五十块,但是这工作难度也就大多了!

    用强子的话说,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有些时候,人就是想要争口气!

    ……

    强子见徐云跟秦市长去说话,也大模大样的走到那提着菜刀的彪蛮胖汉面前。

    “哎哟!强哥,你现在可是稀客了,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彪蛮胖汉把菜刀一扔,赶紧在口袋里面掏出了皱皱巴巴的红塔山递上前:“强子,什么时候拉兄弟一把呀?”

    强子单手把递到面前的红塔山推出去,掏出一盒苏烟,自己刁上一支,然后整盒子扔给面前的彪蛮胖汉,淡淡道:“抽这个吧,现在抽这个抽习惯了,享不了红塔山的味儿了。”

    彪蛮胖汉满脸堆笑,赶紧掏火机给强子点燃,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支这五十块一包的香烟点上,这才小心翼翼的给强子还回去。

    强子一摆手:“拿着抽吧,我车里还有两条呢。”

    “嘿嘿,谢谢强哥!”彪蛮胖子赶紧把烟收回来,他高兴啊:“强哥,说真的,让兄弟跟你混吧。”

    这一下,围观群众都有了兴趣,都想知道陈强发达之后会不会也拉他们这些老邻居老关系一把,如果他开口答应了,那肯定都要托他的关系,让他帮衬一下,别管大人还是青年,都想着能让强子拉自己一把。

    强子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叹了口气:“胖子,我说你这么多年怎么一点长进儿都没有?什么社会了?你还拿菜刀?知道现在都用什么吗?”

    这彪蛮胖子正是昨天那个也挥菜刀的胖子,被派出所带出去做了个记录就又放出来了,毕竟没做什么出格的大事儿,也有拆迁的特殊因素。

    胖子那肥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不知道。”

    强子伸出手,拇指和食指做了个八字,然后指向胖子,口轻声道:“啪!”

    胖子浑身一颤,这才知道强子是什么意思。

    “一下就够你脑袋开花。”强子冷冷道:“你还拿一破菜刀耍什么耍,丢不丢咱这老邻居的脸?”

    “强哥说的是!”胖子急忙道,虽然说他比强子大,但也绝对不敢像之前那样喊他强子或者陈强,一口一个强哥,叫的是干净利索。

    社会就这样,谁有本事谁是哥,谁有钱谁就是爷。

    “胖子,知道那人是谁吗?是市长!市长你也敢砍?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强子道:“你是不是觉得昨天被派出所带进去没罚你,你就觉得你自己是天王老子了?不信你就试试,等你再被带进去,你就别想出来了。”

    胖子是一根筋儿的那种人,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种事儿,他听了强子这话,脸一横:“强哥,你还真别拿这话吓唬我,我还真不怕,这市长不就是个新来的吗,而且一看就是被推出来挨刀的出头鸟,这事儿谁看不出来,你别以为我傻。”

    强子见唬不住胖子,也就换了个方式:“胖子,你知道社会人最重要的什么吗?你想跟我混,连这点事儿都搞不明白?”

    胖子摇摇头,不知道强子想说什么。

    “就算这秦市长是推出来的出头鸟,但那也是弹簧,弹簧是什么?你强他更强,你弱他便弱。”强子道:“他们都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不给我们玩儿强硬的,你反而不动动脑子,跟他们硬?你说你这不是傻是什么?”

    胖子被强子忽悠了,皱眉道:“那你说怎么办?”

    见整个棚户区最愣头青的人都没主意了,所有人也都纷纷开口了,把强子当作了他们的主心骨,毕竟强子混的最好。

    一群人围上来,嘴八舌的,都问强子应该怎么办才好。

    强子指了指不远处跟秦市长说话的徐云,对众人道:“看见没,我今天能混到这一步,都是靠我那大哥提携我。今天这事儿我跟他说了,他说他会帮我们搞定,人家别处拆迁是什么价格,那咱也是什么价格!绝对不亏咱们的!这样大家伙就没意见了吧?”

    一听这话,众人心里也就舒服了,大家都平均起来,没有吃亏的,谁也说不出来啥。

    虽然大部分这么想,但还是有些人不这么想,胖子听了之后就有些不爽,嘴里也不喊哥了,直接道:“强子,你小子是不是拿了那姓秦的什么好处?怎么帮着他们说话了?”

    强子听胖子这口气不善,也扳起了脸:“胖子,你说话小心点,少他妈往老子头上扣屎盆子!”

    一看强子要发火,胖子也软了分,毕竟现在他不敢对强子怎么样,他虽然脑子有些一根筋儿,但还不至于那么转不过弯儿来。

    这时候徐云似乎也跟秦忠明说完了话,回身走到奥迪车前,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的喊了声:“强子。”

    强子马上就走出人群跑过来:“云哥,怎么?”

    “我已经跟秦市长说过那个问题了,他并不知道你们这里的拆迁款比别处的定价底,他刚来到河东市,所以有一些事情并不清楚。”徐云这话并不只是说给强子听的,也是说给所有人听的:“等秦市长回去把事情搞清楚,他保证了,绝对不会让人民群众的利益受损,所以希望你们能等待他的好消息,也都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觉得他有恶意,他来这里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

    强子见徐云说完,大声补充道:“都听到没有,秦市长不是来找麻烦的,人家是来帮我们的,这样,大家伙都听我一句,如果他们给了我们跟人家一样的价格,那我们也都配合领导工作,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拿了钱去买大房子,何乐而不为?”

    徐云转身示意让秦忠明先走,秦忠明也催促司机回去,他必须要找冯国庆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他根本就不是让他来做工作,而是给他挖坑跳陷阱的!

    看着秦忠明的汽车离开,胖子当场就吼开了:“强子!姓秦的到底给了你多少钱,你站到这里给他说好话!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良心让狗吃了吧?!我告诉你,就算按照其他地方的价格,我也不走!我就要一百万!不然谁也别想让老子走,除非是我死!”

    强子目露寒光:“胖子,你家连院加房子也就一百二十平米,都按照高的价格给你算,你那房子也就值六十万,你开口要一百万?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再说了,六十万足够你找地方买个百十平的房子了,比你现在住的这地儿强多了。”

    “大家伙看见没?他已经帮着人家说话了,强子成走狗了!我赶紧回去告诉陈叔陈婶去!”胖子吆喝着。

    强子一瞪眼:“胖子,你是不是真以为老子不敢办了你?行,你说的,除非你死,要不你不走,那你就试试看!试试在我这一亩分地上,是你胖子的皮肉厚,还是我陈强的手腕硬!”

    看着强子下死话儿了,众人也忍不住掂量一翻,好话人家已经说了,钱一分都不少给,想多要,那就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命了……

    【ps:昨天看爽了吧,我脖子可都要断掉了……求个鲜花求个顶,求个收藏求个票,这点要求不过分吧?还没找到组织的兄弟,请进《妖孽兵王》官方企鹅群,群号:186024 共建我们自己的兵痞军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