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忠明回到市委找到书记冯国庆之后,再也没有了之前示弱的神态,他之前虽然知道冯国庆不准备让自己好过,但并不知道冯国庆居然会拿着拆迁居民的利益跟自己开这么大玩笑。

    秦忠明这次是直接推门而入,他知道如果他敲门的话,肯定会得到“等一会儿再说”的回复,所以倒不如直接干脆利索的闯进去。

    而此时此刻,冯国庆正坐在办公桌前,跟今年宣传部刚考入的美女选调生打的火热火热的。见到突然闯入的秦忠明,冯国庆自然是老脸一黑,瞬间什么雅兴都没有了。

    “冯书记,秦市长,既然你们有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这女孩见两人黑着脸,也就迅速撤离现场,她可不想听到河东市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会发生什么争执,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就在办公室门关上的那一刻,秦忠明就毫不客气开口了:“冯书记,如果你有时间,我想我应该跟你谈谈。”

    冯国庆眉头一皱,没想到秦忠明这个软柿子今天居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两人年纪相仿,经历也差不多,所以真的对抗起来,倒也是谁也不怕谁:“秦市长,拆迁的事情你处理好了吗?如果没处理好的话,我到觉得你也没什么时间跟我谈吧?”

    秦忠明眉头紧紧皱起,他敢说,如果他要再年轻二十岁,他绝对会毫不犹豫上前一拳打掉冯国庆的牙齿!这种时候了还跟自己装傻!他是真当自己是刚入仕途的菜鸟了吧?

    “冯书记,你要怎么对我无所谓,但你最好别拿着人民群众利益的事情跟我开玩笑!”秦忠明不想跟他拐弯抹角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顺顺当当完成拆迁的事情,但我没想到你连实话都不跟我说,这样会引起人民群众更激进的反应,你堂堂一个市委书记,难道连这点事儿都不懂吗?”

    冯国庆眼角抽搐了一下,他原本以为秦忠明会跟自己绕点弯子,那样就可以顺水推舟的给绕开这个话题,混了二十多年的官场,若是连点打太极的本事都没有,那是坐不到这个位置的。

    但是谁曾想秦忠明居然开门见山直接把这话给挑开了,冯国庆也不能不接,但若想镇得住秦忠明也没那么容易:“秦市长,虽然咱俩是刚刚开始配合工作,但是我也知道你的经历。我知道你在晋南大城市做过书记,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如果你只是为了给我一个下马威,那么你已经做到了,适可而止,我也不会迎难而上。”秦忠明已经铁了心,今天就是要打开天窗说亮话。

    冯国庆冷笑一声:“你若这么说,那就未免太不团结了吧?秦市长,我可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你千万不要以你自己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也不想想,汇区的地段能和区比吗?买东西还讲究一个货比家,同样是果汁,还分百分之百纯的和百分之五十的呢,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秦忠明一听他这要往远处绕,再次一口拉回:“冯书记,我说的可不是果汁,也不是可乐。我说的是人民群众的心态!整个河东市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各区房价市价都差不多,根本没有太大差别,都是老城区,我们拆迁必须一视同仁!而且根据我看来,那个位置也是汇区很不错的位置,老百姓们又不能回迁,如果还要区别对待,肯定是要大乱的。”

    冯国庆一瞪眼:“你这是威胁我?秦忠明!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连群众这点情绪都无法安抚,那我要你这个市长做什么?!你就这么点水平?我还以为在晋南市做过市委书记的人有多大能耐,原来连咱们原本负责这件事情的林副市长都不如,哼,要我看,你这位置倒不如让给他。”

    “冯书记,我相信,如果你要有这权利,肯定早就这么做了。”秦忠明也冷起声音。

    冯国庆一摆手:“事情才交给你天,你就来提条件?等几天再说,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你先出去吧。”说完,冯国庆就拿起桌子上的电话。

    秦忠明眼疾手快,直接一把就将电话线扯下来:“冯书记,今天这件事情你若不给我解释清楚,我是不会走的。其他的事情你要做,这件事情你也要做。那就一件一件来。”

    “秦市长,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不是一个地域,不能给一个价格!”冯国庆声音有些激动。

    “土地毎平米增加一百,地上建筑每平米增加五十,这件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秦忠明一口道,今天早上徐云已经答应能帮他了,但拆迁补助费的事情就是他必须解决的,所以他觉对不能轻易松口。

    冯国庆当即就提高了声音:“一百?五十?哼,你以为市政财务的钱是你自己银行账户的吗!秦忠明,你有没有考虑过那可是将近一千户人!一家多补一万多块的话,那样下来可就是破八位数了!”

    秦忠明盯着冯国庆道:“一千多万对一个市来说不算什么,但一万块对棚户区的每一户居民来说都是大半辈子的积蓄!冯国庆,如果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那你还真不配坐在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我是真想知道你花了多少钱拉关系,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你给我出去!!”冯国庆当时就拍桌子了,他情绪太激动了,这是他的软肋,他就怕被人戳到。他能有今天,那可真是挥洒千金啊,但好在他被调到河东市做一把手后就开始回收,而且当老大的感觉就是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就是河东的土皇帝,什么金钱女人那都是天天有人拼命要往自己家里送的。

    现在这年头,有点身份的人都希望能跟领导接触,所以就算没什么事情要求他,也照样有人以能给他拉上关系而感到光荣。当然,徐云这种人除外。

    秦忠明知道自己这么下去也毫无意义,扭头之后便重重摔门离开。拆迁款的事情搞不定,他就根本没脸再到人民群众间去了。他真不知道如何跟徐云说这事儿……

    看着秦忠明离开,冯国庆狠狠的瞪着门口,心道:老子就是要难为你!难为死你!这事儿我若是让你顺顺当当的完成了,那我就不姓冯!跟着你姓秦!

    ……

    徐云跟强子一整天都没离开棚户区,几乎是挨家挨户的做工作,强子对每一家都是自信满满的下了保证,说市里绝对不会亏待了他们,只要其他人有的价格,那他们也绝对有!少一分他都不愿意。但同时,谁若是想多要一分,那也要问问他愿不愿意。

    在这软硬兼施之下,这一大片棚户区的居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选择了听强子的,其一觉得强子的话有道理,其二那是因为强子有本事,在这一块里说话真好使。若不是因为强子,恐怕秦忠明就算给出同样的价格也很难让这些老百姓们满意,老百姓们讲究看谁的面儿。

    当然,也有非要硬到底的,胖子为首的一伙茅坑石头派(又臭又硬),成群结队的来到了强子的父母家,原本强子父母家就不大,这一下来那么多人,硬是挤的满满当当。

    胖子带头发话了:“陈叔,陈婶,强子现在就是那当官儿的走狗,他是要把我们老百姓往死里逼啊!”

    带头的一有了,一群无赖就开始瞎嚷嚷了起来。强子的爹妈跟强子不一样,都是老实人,看到这么多人,心里早就发毛了,虽然觉得儿子跟他身边这位叫徐云的朋友说的话也有道理,但一时之间也懵了。

    强子见状就急了,若是以前那么多人来了,他肯定服软,但现在他强子是谁?走在河东市大街上,敢跟他瞪眼的人绝对找不出来一只手的数儿!

    “胖子,你要跟我玩儿横的是吧?老子当你是老邻居,给你脸了,你现在到把老子当病猫?”强子的面色青了起来,看到胖子带人吓到了爹妈,他一个响当当的爷们儿自然坐不住了。

    胖子还不知死活的指着徐云就骂:“这孙子就是那当官儿的走狗!肯定是他给了强子好处了,强子他们家肯定能拿几百万,然后让我们都拿那么点连买房子都不够的钱,凭什么!大家伙说对不对?!咱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答应他们!”

    强子急了,上前一把拽住胖子的衣领:“你他妈在造谣,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看看看,被我说了!急眼了!”胖子哼了一声,他才不怕呢,都是老邻居,他就不信强子真敢把他怎么样!这一百万要不到,他就铁了心不松口了。

    强子回头看了看徐云,得不到认可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动手的。徐云虽然答应过秦忠明不会采取暴力手段,但那是说对大部分的弱势老百姓,但对胖子这种无赖混子,他可不会那么讲究。

    徐云点点头,强子的拳头直接就重重砸在了胖子的脸上!胖子当时也恼火了,叫嚣着非要和强子干一架,幸亏是被人给拽开了,不然这家里肯定乱成一锅粥。

    【ps:晚上例行加更……呃……大约……反正吃完饭就码字啦,八点还是九点,谁知道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