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被众人拖出去,但却依然不依不饶,叫破嗓子的喊着:“陈强,别以为你在外面混出点脸来就谁都怕你!你敢跟老子对着干,那就天天来你家闹!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你要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

    这一嚷嚷,几乎附近所有的人都集到了强子家附近。

    强子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他再次看了看徐云,徐云笑着点点头,默认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是个爷们儿,在这种时候就不能忍气吞声。

    强子大步走向门外,指着胖子道:“老子今天就教教你‘死’字是怎么写!”

    胖子回家就去磨菜刀,而强子则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几个电话号码。眼瞅着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了,华夏民族爱看热闹的习性体现在了所有围观群众的身上,谁都想知道在外面混大发了的强子能不能治得了人来疯胖子。

    胖子提着菜刀再次出现,张牙舞爪的架势就是要把强子给剁了,但说白了也就是比划比划,也不会真动手,毕竟还有人会在间拦着呢。

    然而十几分钟之后,陆陆续续的就奔来大大小小二十多辆汽车!这车里的人都出来之后,足足有一百多口子!而且各个都是纹龙画虎的彪悍青年,虽然都挂着一脸的凶悍,但在强子面前却都是一口一个强哥的叫着。

    强子的小弟加上南城虎给他派去帮忙的,集合一百个人简直就是小意思了。等到人来的差不多了,天色也暗了一些,强子一个手势,众人就纷纷在车内掏出了自带的家伙,什么铁棍钢管大砍刀,那可都是闪着寒光的真家伙。

    胖子虽然蛮横,但那也只是在平常人的面前,面对这么一群精壮的打手,他没脚软就已经算是条汉子了,就算如此,胖子还嘴硬:“强子,咱俩可是从小就一起尿了尿活泥巴玩大的,你还真对我下手?”

    强子一眼就瞪过去:“少他妈给老子套近乎!老子小时候捏的泥人没少被你个王八蛋砸烂,今天老子就给你新账旧账一起算!兄弟们!看见这死胖子了吗?给我往死里打!”

    这一声令下,百十号人就蜂拥而上,围观的人哪见过这场面,纷纷都撤出去了,直接把胖子晾在了间,胖子见状直接就把菜刀给扔了,嚷嚷着有本事拳脚功夫!拿刀不算好汉。

    这群人才不理会他,带头的小杰直接就一棍砸在胖子脸上,直接砸断了胖子的鼻梁,门牙也捎带着砸下来两颗。一群人拳打脚踢加棍棒,全部都往胖子身上招呼。

    这根本就用不到一百个人,只是、八个出手的,两分钟之后,胖子就已经是被打的满脸上血肉模糊,喘气儿都费劲了,那些拿着砍刀的弟兄们根本就没来得及出手。

    胖子家人见状赶紧上前求饶,别说是他媳妇儿,就连他爹妈都跟着要给强子跪下了。强子毕竟不是那种心黑之人,看到这大叔大妈的都开口了,急忙把他们扶起来,然后才令手底下的人停手。

    “不是我陈强手黑,这是他自己找的。”强子道:“你们把他带走送医院吧,拆迁的事儿他要还有意见,那就别怪我真翻脸不认人。”说完,强子在钱包里掏出两千块递给胖子的父亲。

    胖子的父亲哪敢要啊,强子也不好说什么,知道是吓到老人了,便直接塞给了胖子的媳妇。一家人迅速把胖子给带走了。

    小杰拍拍手,对围观的人喊了一声:“看见没,谁不给强哥面子就是这下场!”

    围观群众纷纷胆怯,暗自庆幸自己没得罪过强子,终于见识到了强子的本事,那真是大哥大级别的呀。

    强子上前一脚踹过去:“叫什么叫!知道这里面多少看着我长大的叔婶啊!没大没小!”

    小杰又急忙作揖道歉:“叔婶们不好意思,小辈儿的不懂事儿,说错话了多担待!”

    强子摆摆手示意他少放屁,又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兄弟们辛苦了,你带着找地方吃点饭再洗个脚什么的,不够了你就先垫上,回头我给你报销。”

    小杰直接带人就走,当然不要钱了:“强哥,你这是打我脸吧?要是兄弟们干这点事儿就给你伸手,那以后就都他妈别混了!哈哈哈,强哥,走了,有事儿一个电话!我保证第一个到场!”

    看着二十多辆车纷纷离去,强子既无奈又欣慰的笑了笑,有兄弟的感觉就是爽。今天他这办了胖子这一出,他到要看看以后谁敢对他爸妈有半分不敬!

    想到爸妈,强子又赶紧进屋了,这才发现徐云跟二老聊天聊的很好。

    徐云说的都是强子的良好表现,说他现在经营药膳馆如何努力,以后肯定能好好孝敬他们,让他们早点搬到强子楼上,给强子一个表现的机会,也好督促强子早点找老婆,早点成家立业让他们抱孙子。直接把二老乐的合不上嘴巴了。

    强子佩服啊,想不到云哥能和自己这么古板不开窍的爹妈都聊一起去了。

    强子妈见儿子回屋急忙看他有没有事儿,见强子一点事儿都没有,也就放心了。

    “强子,以后你一定要多跟人家徐云学学!”强子爸直接指着儿子道:“你看看人家徐云多优秀,看看,看看,哎,你能有这么个一个朋友,那真是你妈平日里烧高香烧来的啊!”

    “我这不是一直跟云哥学着呢吗!我一开始说我跟云哥混,你们还骂我别学坏,你看,我这混的有车有房有事业,那不都是云哥的功劳!”强子道:“你们就别操心我了,就像云哥说的,赶紧收拾东西,明天我就接你们搬去我买的那房子,一百十八平!我就是娶了媳妇,咱一家人也住的开!这房子回头我带头第一个交房,人家秦市长是好人,我们老百姓要理解他们,也要支持正府领导工作啊。”

    强子爸点着头道:“对对对,支持领导工作,支持。”

    强子妈则是问他:“强,你说你要娶媳妇?找着了?做什么工作呀?家是哪里人啊?”

    “打住!”强子赶紧道:“这样,你二老就在家里收拾,我跟云哥还有事儿,我们就先走了。”

    徐云也站起身来,看这天都六点了吧,估计那边一大家子人都回去了,阮清霜肯定等着他回去吃饭呢:“叔,阿姨,你们听强子安排就好,他跟着我,你们就放心吧。他要是敢不孝敬你们,我第一个教训他。”

    强子爸不愿意了,一把抓住徐云的手,然后瞪着强子道:“你这孩子不懂事儿啊!这都几点了?你还走走走的,你就是去哪也要吃饭啊!这都在家了,还把客人往外赶?真是白养你这么多年,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

    “哎呦,你看我这脑子,我这就去做饭。”强子妈赶紧道。

    “我的亲爹亲妈哎,你们俩就别忙活了成吗?你们再做能做出我云哥的手艺吗?人家开的是啥?药膳连锁集团饭店啊!你们做的那东西我都不爱吃,你说人家能爱吃吗?”强子无语道:“我们吃什么,你们就别操心了,成吗?真的,不耽误事儿了,我还要回店里看看生意呢。”

    徐云笑了笑:“叔叔阿姨,我没强子嘴巴那么挑,我到很喜欢吃家常菜,但今天我的确是要回去,真的有事情,有时间你们去我那吃药膳,全河东十八个连锁店,去哪都随便点!呵呵,别怕花钱,都记到强子账上,他小子现在不缺钱。”

    强子一拍胸脯:“那必须的,以后你们就是天天吃海参吃鲍鱼,儿子我也供得起!”

    一翻寒颤道别之后,强子开车带着徐云离开了棚户区,徐云直接给秦忠明打电话,问他在哪,他现在要把强子搞定棚户区住户的消息告诉秦忠明,然后问问秦忠明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

    秦忠明说了一家菜馆,让徐云去那边找他,徐云说吃饭不如直接去酒店,但秦忠明拒绝了,说他现在真的没心情,不希望这种状态面对女儿。

    徐云一听就明白了,这事儿肯定是有点不顺利。

    强子和徐云来到秦忠明说的那家菜馆之后,发现就在单洪宁和孔忠投资的大药膳分店对面,直接就把秦忠明请出来去了对面自己家的店,单洪宁和孔忠听店长打电话说云哥来了,马上就打电话叫上吕峰,直接开车就奔了过来。

    这时候秦忠明才知道河东市所有的阮氏祖传药膳馆都是徐云他们的分店,忍不住夸赞徐云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前途不可限量。

    很快南城虎就赶了过来,一边嚷嚷着换大桌子,一边把秦忠明视为上客,因为他们觉得徐云的朋友那都不简单,后来知道是秦警官的爸爸,那更是客气上加客气,分毫不敢怠慢。毕竟人家秦警官在很多事情上都给予过他们很多的帮助。

    没外人,徐云也到觉得有南城虎调节气氛不错,有事儿的话还能多个出主意的。

    【ps:今天搞音乐的一个读者哥们给我整了一首《妖孽兵王》的主题曲,听完之后直接把哥笑尿了……有才的朋友真多~欢迎成为小仙的兄弟~一起消磨休闲时间~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