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秦忠明脸上表情的不自然,兴奋的把他介绍给南城虎:“知道秦警官的父亲是做什么的吗,告诉你们,咱河东市新上任的市长就是秦叔。”

    “啊?!”南城虎更是惊讶的差点掉下了嘴巴。

    秦忠明微微一笑:“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么多朋友,知道婉儿在河东有你们照顾,我也就更放心了。”

    “秦市长,您这是说哪里话,我们平日都多亏了秦警官照顾呢,以后就更需要你照顾我们了。”单洪宁赶忙道:“哎呦,你看,我们这招待最高也就这个水准了,您千万别介意!”

    徐云摆摆手对人道:“你们就别那么客气了,秦叔不喜欢摆官儿架,你们也就别在这里乱拍马屁了。你们要是非把气氛搞那么官方,就趁早滚蛋。”

    人只是嘿嘿笑,也就不再多说那些面儿上的话了。

    “秦市长,今天的事儿我都给你办好了。”强子有些忍不住得意道:“我家是那里的老户,邻里邻居的也都给面子,再说你都答应了给一样的待遇,所以我们都没意见。您放心,只要你发话可以交钥匙了,我第一个带头,明天我就让我爸妈搬走。”

    说起正事儿,秦忠明的眉头皱了起来:“今天我把你们拆迁价格的事情跟冯书记反应了,可能是因为他不希望我这么快解决问题,所以没有松口,所以,拆迁补助的事情……”

    “秦市长,这事儿咱们可不来开玩笑的,我……”强子脸上的笑容也没了,要是价格还比人家别地方的少,恐怕他是没脸去跟邻居们再说了。

    强子是要面子的人,如果他要真有个一两千万,他自己垫也不会去开口了。可问题是他没有啊,这事儿就难办了,今天才保证能给大家一样的钱,明天就去说不行,那他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秦叔,看来冯书记是不准备让你好过。”徐云微微一笑:“如果拆迁价格低,这事儿恐怕还真不成。老百姓的民意也是需要衡量的,冯书记这么做,完全是不顾民意。”

    秦忠明长舒一口气:“今天我已经跟他翻脸了,但他是铁了心要让我不顺民意,现在我没有选择,只能耗下去了。让你们给群众打了保票,我却做不到,这事儿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强子脸色尴尬:“您也别过意不去……实在不行……那,那我就把脸撕下来……再去说说看?”

    “这事儿我不同意。”徐云道,虽然徐云保证若是强子出面发话,大家伙碍于他今天傍晚的威慑力,也会屈服,但是后果是不得人心,不只是秦忠明得不到民意,以后强子一家人也都没脸见老邻居了。

    秦忠明也知道他如果再强求,那就真的是强人所难了,所以也同意徐云的意思。

    “那怎么办?”强子一脸茫然:“难道真的就这么耗着?不拆了?不拆了我这脸也挂不住,还害的秦书记没办法交代,倒不如我一个人以后不见那些老邻居就是……”

    徐云摇摇头:“你说的这些都是气话,强子,这件事情上我们能做的已经是最大努力了,现在难为我们的是市委书记冯国庆,所以,突破口一定要在他的身上。”

    强子傻眼了,跟市委书记对着干?那以后还真不打算在河东混了吗?

    秦忠明没想到徐云居然这么大的魄力,开口就是要跟冯国庆对着干,这是他从未想过他会说出来的话。但是徐云虽然有能力,可跟一个城市的书记打对头,那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些时候,权利的恐怖是无法解释的。

    “云哥,这可不是闹着玩,冯书记不是之前金彪他们那种人,我们真不能碰。”单洪宁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孔忠点点头:“老单说的没错,这事儿不能硬碰硬。”

    吕峰瞪了他两人一眼:“你们俩傻啊,这事儿云哥能不知道?云哥什么时候说要硬碰硬了,你们也不动动脑子,真以为云哥想不到你们想的?”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吕峰盯着徐云,希望他能给出一个完美对策,然后直接震了他们。

    而徐云深思熟虑之后,只是说:“这事情必须从长计议,现在就开始寻找突破口。你们几个人这段时间多找人盯一盯,看看冯国庆这个人有什么弱点最容易被我们抓住。”

    单洪宁想都没想:“这就不用说了,冯书记好色的事儿大家伙恐怕都知道,其他的他还真没什么好抓的把柄,这人平日里低调的很,绝对不带手表,也绝对不会用奢侈品的皮带穿奢侈品的衣服,至于他有没有收脏钱,那就更无从查证了,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好色,喜欢贴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

    “这倒是真的。”秦忠明淡淡道:“今天我去他办公室,还看到他和一个新考来的选调生打的火热,这个人看上去的确是好色之徒。”

    徐云微微一笑:“色字头上一把刀。既然他那么好色,那就让他做个风流鬼。吕峰,你平时跟人打交道多,各种请客也比较多,应该认识不少风尘女子吧?”

    “哥,河东现在严打的根本就没那种店儿了,有偷偷开的也没什么质量……”吕峰道。

    “少跟我装。”徐云不耐烦道。

    吕峰嘿嘿尴尬一笑:“我的确知道有个地方的女孩不错,只要价格合适,她们是会跟着出台的。”

    “那你就联系联系,问问她敢不敢像雷歪富的情人那样,偷偷录上一段?”徐云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就说……录像的时间,一万块一分钟,必须露脸的,十分钟的话就给她十万。如果十秒以下能保证全程露脸,那我也给十万。真不知道冯书记是不是能破了老雷速射的记录啊……”

    秦忠明脸色有些难看:“徐云,这恐怕是犯法吧?”

    “他如果敢嫖,那也是犯法,以毒攻毒而已。秦叔,我也是迫不得已,一个连老百姓利益都能拿出来开玩笑的书记,我们还跟他客气什么?”徐云道:“古语说,别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现在我们也是不管什么手段,能抓住冯国庆的小辫子就是好手段。”

    吕峰点点头:“云哥,这事儿你包在我身上。”

    “行,那你看着办。”徐云道:“一定要自然点,别让冯国庆看出什么马脚,那样就白做了,而且还让他免费偷腥呢。”

    单洪宁嘿嘿一笑:“那咱就给他们安排一个美丽的邂逅……”

    一顿饭,几个人都在商量最好的办法,秦忠明一直都没开口,不论怎么说,他还是觉得这个办法有些过分,可是想想冯国庆对他的百般刁难,或许真的之后徐云这种方法才能一次解决掉自己的所有后顾之忧。

    最终结论拍板了,吕峰也马上联系了那个他比较熟悉的坐台小姐,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都不假,一听一分钟一万块,这可太诱人了,如果说直接跟他缠绵上一小时,岂不是一辆奥迪TT就到手了?这产出值可太可观了,那坐台小姐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见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秦忠明也就随他们去了,自己现在能不能过关,完全都要依仗这几个年轻一辈的小伙子了。

    ……

    强子把徐云送到药膳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果果玩了一整天也累了,已经跟仇妍先睡了。

    阮清霜理解他没回来一定是有事情,所以也没问什么,只是说今天她们几个人去逛街,觉得天气凉了,给他买了几件秋装。

    徐云心里一阵暖意,甭提多爽了,赶紧就去自个儿屋里试衣服去了。他进屋才刚脱下外套和裤子,秦婉儿就破门而入了。

    这下徐云有理儿了:“秦婉儿,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偷看的怪癖啊?怎么我一脱衣,哪里都有你?这次我可是在我自己房间吧,你可没什么话说了吧?”

    “我当然有!”秦婉儿也不在乎了,反正又不是脱光,她也不稀罕看呢:“我问你,我刚才给我爸打电话,他说他晚上跟你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呢,你接近我爸到底有什么目的?”

    徐云一愣:“哎呦,秦婉儿,我发现你这个人特自恋啊,你不会怀疑我是要接近你爸爸,然后提亲吧?我告诉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可千万别做梦啊,不然的话,梦醒了会很失望滴。”

    “滚粗!”秦婉儿瞪了徐云一眼:“我可告诉你,我爸爸一生为官都是以清廉为本,所以你千万别以为接近他就能行贿啊,给你什么优惠政策啊,这些都是没门儿的事儿,所以我劝你也别打谱。懂了吗?”

    徐云苦笑,原来这家伙是来提醒他这个的啊:“秦婉儿,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求人,就算是熟人,或者熟人的爸,我也不会去受贿的,你脑子进水了吧?想什么呢?”

    秦婉儿哼了一声,知道徐云这么说就肯定没事儿,她也就放心了。

    “还站着干吗?等着看我***?”徐云白了他一眼。

    秦婉儿呸了一声就转过身,一边走一边说:“你没求过人?你昨天还求我送你签名内衣呢!大变态!”说着,碰一声就把门给关了。

    徐云切了一声,心道,老子那是给老颠头求的!只是想让老颠头兴奋几天,不给就不给呗,至于天天挂嘴上么。

    【ps:求各种支持啊~现在点击马上破千万,收藏马上破万,那绝对都是里程碑啊……不知道会不会在这个金秋十月达成呢?我先保证这个十月更新绝对不会低于二十五万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