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第二天所有的人就按照徐云的指示展开了行动,目标就只有一个,抓住冯国庆的小辫子。

    然而冯国庆毕竟是久经社会的老狐狸,在这种时刻的警惕性也是非常强的,当有女人主动送上门来,他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会有诈。

    但难敌色心的冯国庆最终还是没有忍受住诱惑,便把吕峰花钱雇来的那个女孩带到自己一处没有人知道的房产过夜,这样是为了防止被堵在家。

    那女孩自然以为一切都顺利进行,趁冯国庆洗澡的时候就调整好了手机角度,打开了录像功能。

    洗澡的时候冯国庆就开始嚷嚷,迫不及待的让那女孩进去,虽然浴室里无法取证,但为了让冯国庆不起疑心,那女孩还是非常配合的进去和他玩了一场香艳暧昧的鸳鸯浴,直把冯国庆勾的春心荡漾,草草擦拭之后就火急火燎的把女孩拽到了床上。

    一番两分钟的酣畅淋漓之后,那女孩心多少有些郁闷,没想到这老东西就这么点耐力,两分钟才两万块钱,早知道就花几百块给他买颗药吃了。但她又转念想想,平时出台也没有能开到两万块的,也就欣然了。

    冯国庆发泄了**之后便像一滩烂泥般躺在床上,点上一支黄鹤楼,眯眼打量着这个皮肤光洁身材匀称的女孩,突然开口道:“几点了?”

    女孩也没想那么多,拿起床头搁置好的手机就要看时间,冯国庆却突然伸手,一把就将女孩手的手机给夺了过来,那女孩当场就懵了。

    冯国庆一脸的冷笑:“跟我玩儿这一套,你还嫩了点吧?自从有了老雷那一出戏,你觉得我们玩儿女人的时候谁还不长点心眼?想用这种视频门害我,真当老子是傻子?”

    那女孩见被揭穿,起身就想要逃走,却不料被冯国庆一把就抓住了头发,怒斥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居然敢阴害我?我告诉你,在河东市,我就是天!跟我斗就是跟天斗!想走没那么容易!”

    “不关我的事,求求你放了我!”那女孩哪见过这阵势,她是受吕峰所托,她知道吕峰在河东市混的很开,当然也想得通吕峰要整的人在河东自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冯国庆硬生生把那女孩扯到床上:“现在想走?哼,恐怕没那么容易!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今天晚上你若不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就别想出这个门!”

    女孩百般求饶,如果冯国庆只是想发泄,她绝对完全顺从他,但她怕冯国庆会逼问她,她绝对不敢把吕峰说出来,如果说出来,那她肯定就别想在河东市再混了。

    然而冯国庆虽然色字第一,但也当然不会忘了问问是谁那么不开眼,想要他的把柄。他一边奋力的分开女孩双腿,一边愤怒嘶吼着:“是谁指使你来的,说!”

    “不要啊!”那女孩一边求饶一边往后躲,但却根本无力跟冯国庆对抗,很轻易的就被冯国庆直接压在了身下。

    这时候门口却闪了一下人影,青龙钱风笑嘻嘻对室内上演激情的两人道:“我指使她来的。”

    ……

    虽然徐云把这件事情交给了南城虎处理,但在一定程度上,他并不能完全相信和放心他们人能把这件事情做到万无一失。

    他们的计划并没有考虑到冯国庆会抵御的可能,所以在某种方面说,实在有些一厢情愿。

    徐云觉得一个人能做到市委书记的位置,很难说会没有最基本的警惕性,虽然女人是冯国庆的死穴,但在秦忠明来到河东市上任市长的这个节骨眼上,恐怕他还是会多多少少起一些疑心。

    在南城虎安排的同时,徐云把事情跟钱风大致说明一下,让钱风跟一下这个事情,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最好,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便出手把事情拦回来。

    所以钱风才会一路跟着他们来到了冯国庆这一处不为人知的房产,并且悄无声息的潜伏在窗外,并且在两人进入浴室嬉戏打闹的时候直接潜入房,也随手把自己的手机录像功能打开,藏在了最不明显之处进行**。

    ……

    冯国庆惊讶的看着这个平空突然出现在他家的男子,瞬间一身冷汗,他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那实在无法入眼的身体盖在下面,瞪眼道:“你是什么人!你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

    “爱告不告,要是在美国,你还能开枪打我呢。”钱风才懒得理他,径直走到藏手机的地方把手机取出来,自言自语道:“这片儿又有激情戏,又有暴力戏,啧啧啧,要是放到网上,那点击率绝对瞬间超过雷什么富啥的。你一天就能成网络红人咯。”

    冯国庆脸色大变,他绝对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因为一旦那样,他这辈子就算是彻底栽了,别说翻身了,不死也得脱层皮!现在出事儿的都叫顶风作浪,绝对严办!

    “兄弟,你到底想怎么样?咱们两个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一谈,你有什么条件你提,我一定满足你,别的不敢说,在河东市,我说点什么还是算的。”冯国庆见把柄被握,脸上的怒色也没有了,一副和颜悦色的神情:“咱们有事儿好商量,好商量……”

    钱风看了眼床上衣不蔽体的女孩,摆摆手对她道:“这没你什么事儿了,该找谁要钱就找谁要钱去。这事儿算突发意外,你该做的做了,去拿你该得的吧。”

    那女孩对钱风满眼充满了感激的神情,也顾不得房内有两个男人的现状,迅速穿好自己的衣服,火急火燎的就要往外跑。

    “你手机不要了?”钱风提醒道。

    那女孩一怔,但回头看看冯国庆,却又根本不敢开口,冯国庆脸色一变,有一份视频就够他哭的了,若是有两份,那他岂不是死定了!想到这里,冯国庆直接就扬手把手机狠狠砸在了地上!

    钱风二话不说上前一记鞭腿,直接抽在冯国庆那忍不住暗自得意的脸上,硬是把人一脚在床上给踢得滚翻下来,重重摔在地上,鼻涕眼泪的流了一脸。

    “我赔钱,我赔钱,别别别动手!”冯国庆虽然挨了一脚,但是证据被毁灭一份,他心里也是放心了一半。

    女孩捡起摔坏的手机,一脸不知所措,钱风摆摆手示意她赶紧走,然后对冯国庆晃了晃自己的手机:“老子还有一份儿呢,你以为你逃得了?”

    既然这样,那女孩也没办法,只能拿着摔烂的手机走人,起码把这个手机拿去给吕峰看看,办事儿的钱她可以不要了,但总不能让自己再搭上一部土豪金的iPhone5S吧?

    冯国庆瘫坐在地上,一脸恳求:“兄弟,你手里的手机,我买,我出十万买你的行吗?不,不,二十万!我出二十万要了!”

    “少他妈跟我扯关系,我看你这人就是典型的混蛋,不见棺材不死心是吧?”钱风恨的咬牙切齿,他这手机的确是录像了,但是刚才只顾着得意,忘记了保存,虽然冯国庆不知道,但钱风很清楚,这下证据没有了啊!如果这人硬赖,那他也没招儿。

    “咱们大家都是聪明人,兄弟,能好好解决的事情咱们就尽量好好解决,这样对谁都好,你说是不?”冯国庆嘿嘿道:“这样,兄弟,你听我一句话,五十万,你把这手机卖给我,咱们以后是朋友,河东市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开口,没有我冯国庆办不了的!”

    “孙子,看不出来你还挺能贪的。你一个月多少钱工资?”钱风冷笑一声,“就算你不吃不喝不买房买车,五十万也够你攒个小十年吧?我最恶心贪官,五十万太少了点,再加一个零,我考虑考虑。”

    冯国庆脸色瞬间变色,这王八蛋也真敢要!五百万?!这岂不是要了他的命!去掉套房子的固定资产,他拿出五百万那就真的是倾家荡产了。

    “你要是觉得行,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帐号,你把钱转了。手机马上给你。”钱风不是死板的人,既然这手机里面没有视频,别说五百万,就算卖五万也赚大了呀。

    冯国庆尴尬道:“我真没这么多……”

    “那你就等着明天出名吧。”钱风呸了一声,“那姓雷的是什么下场你应该很清楚,既然你想跟他一个下场,那我也不拦着你,回见!”

    钱风是想着能多敲几个就多敲几个,却没想到冯国庆见他转身要走,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我给!我给!我现在就给!”

    “你还真是够能贪啊。”钱风是真没想到冯国庆真给的起。

    现在冯国庆什么也顾不上了,保住自己的名誉比什么都重要,钱没了还可以继续捞!他起身打开电脑,卖掉所有股票期货之类的,什么定期存款的都不要了,还真是硬凑够了四百八十多万。

    钱风一切都看在眼里,知道这孙子也真的是弄不出来了,也就不再难为他,直接把卡号给他,冯国庆当场电脑转账。随后钱风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必须是真金白银。

    紧跟着钱风就把手机所有数据来了个清空,直接扔给冯国庆,然后纵身跃出窗户。

    冯国庆傻眼,这可是十五楼啊!这么跳下去?这人简直是疯子……不过现在的他没功夫去琢磨别人,他迅速打开手机,却什么视频也没看到!操!老子这是被人耍了。

    【ps:晚上家里有点事儿,加更的事情暂时不保证,如果有可能加更的话,应该也会到十二点了。谢谢理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