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但阮清霜肯定徐云还没有睡觉,她知道这几天他因为秦婉儿父亲的事情一直在操劳,所以便煮了些冰糖燕窝给他送过去。

    徐云被这突然的惊喜搞的特别温暖,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霜姐,都这么晚了……你,还麻烦你做这个,我真是不好意思喝。”

    “你怎么变得那么拘束了,你前前后后帮我们做了多少事情,我帮你煮份燕窝而已,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阮清霜微微一笑:“现在酒店什么人都有,一切工作都安排的井井有序的,我每天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以前忙碌习惯了,现在反而觉得无所事事了。”

    阮清霜一边说,一边还不忘记嘱咐徐云:“快趁热吃,吃完早点休息,看这几天把你忙的。”

    “那你先坐。”徐云也不再客气,一边招呼阮清霜坐下,一边吃起香喷喷的燕窝粥:“真香啊,哈哈,以后要是天天能吃得到就好了。”

    阮清霜脸上一红:“你若想吃,那我天天给你做便是了。”

    徐云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阮清霜那么当真,又急忙摆手:“霜姐,那就太麻烦了,我就是说说,我晚上有口热水喝就成,什么燕窝尝一次就行了,你可千万别那么麻烦。”

    “对了,徐云,秦叔叔是不是碰上什么麻烦了?”阮清霜改变了话题:“我觉得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心情似的,而且还瞒着婉儿对吧?”

    “其实没什么大事儿,只不过是秦叔不想要婉儿担心,现在该解决的都解决了,你让婉儿别念着了。”徐云微微一笑:“很多事情她帮不上忙,倒不如什么都不管。”

    阮清霜仍然有些想要问的:“我听婉儿说了,她爸爸这次到河东是降职了,虽然我不懂官场上的事情,但是我也知道,官场上的微弱职位调动,都有可能对人的仕途有很大的影响,而且换了地方工作,也没有了之前的人脉关系,所以婉儿的担心我可以想象,如果是我父亲,我也一定会担心。”

    徐云笑了笑:“霜姐,你说的有道理,婉儿的父亲来到河东的确会因为人际上的关系受些难为,但这也是短暂的。至少还有我们这些人能给他一些帮助。”

    “秦叔叔到底碰到什么困难了,我听婉儿说,似乎是拆迁上碰到的一些问题。”阮清霜的好奇心已经起来了,她虽然帮不上忙,但也是很想知道徐云他们在为秦忠明做些什么。

    “拆迁上的问题应该明天就能解决了。”徐云道:“就是强子他家那边,有强子帮着在他那些老邻居面前说一说,剩下的事情也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儿了。”

    阮清霜一听是强子那边,心里原本高高吊起的担心也就马上落了下来,看到徐云把燕窝吃完,便起身把碗接过来:“有强子帮忙那就太好了,那你快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

    徐云特别享受这种感觉,大晚上能有人送夜宵,此生足矣:“霜姐,以后你就别那么麻烦了,酒店一整天那么多事情呢,晚上你还要给我做燕窝,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

    阮清霜顿了一下脚步,回问徐云:“你不喜欢我给你做夜宵吗?”

    “不是啊,我当然喜欢。”徐云急忙道:“我就是怕你太辛苦。”

    “只要你喜欢便好,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阮清霜说完便逃一样的离开了徐云的房间,她还有半句话咽下肚子里面没有说出来,她想说: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什么,她都不觉得辛苦。

    其实任何人都一样,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心甘情愿,根本不会去考虑什么辛苦不辛苦,她做的时候能想的事情只有对方,只要对方觉得喜欢,那她做什么都觉的幸福,也就不会有任何牢骚。

    看着阮清霜离开的身影,徐云心里有种特殊的满足,他盘膝坐在床上,很快平静了自己的心境,现在大敌当前,他必须尽快稳固自己的心境,刚刚突破超级高手的时候他还没感觉到,现在他慢慢意识到,超级高手的心境比一流高手的心境更难掌控,想要从一阶突破到二阶,需要的可不是一点点,而是大量的修为。

    当徐云突破到超级高手的行列之后,他发现师尊王逸传授他的那套呼吸吐纳的方法比之前运用起来更有效益,或许是他的能力提高了,体内有真气运转,所以才能比之前得到更多的帮助。

    呼吸吐纳之后,徐云看时间也不早了,便也就安然入睡,想想明天秦忠明拿着U盘给冯国庆看了之后,那家伙的脸色会是什么样子呢?

    ……

    国庆长假之后,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果果也要开始早起上学了,唯一的区别是,她再也不用苏小冉接送了,因为学校距离药膳大酒店并不远,仇妍希望每天都能陪着果果步行去,让她这小家伙也得到些锻炼。就算是有个什么刮风下雨的恶劣天气,也随时可以让单佳豪开车送她们。

    接手酒店之后,由于药膳生意的火爆,阮清霜在果果的蛊惑下也出资十多万购买了一辆足够多人同时使用的别克商务,虽然价格不贵,但的确是最实用的,因为他们人多嘛。

    秦忠明今天是怀着特殊的心情来到单位,他敲开冯国庆办公室的时候,冯国庆依然是一脸的不耐烦,原本昨天的事情就让他很头疼,现在看到秦忠明,冯国庆自然是更没什么心情了。

    “你又来干什么?如果是跟我谈增加拆迁款的事情,门儿都没有!”冯国庆一挥手:“财政上已经很吃紧了,你自己想想办法吧!”

    秦忠明知道,冯国庆所谓的财政吃紧,是说的他自己吧,一下被钱风在口袋里掏了将近五百万,任凭是谁也受不了啊。

    冯国庆现在绝对是更不会增加拆迁款,如果这个钱真的能剩下来,自己在做做手脚,至少也能让自己的钱包再重新鼓起来……

    秦忠明什么也不说,直接把U盘扔在了冯国庆的办公桌上:“冯书记,我这里有份资料,希望你能仔细看一下。”

    不等冯国庆开口,秦忠明直接就转身离开,把冯国庆凉在身后。

    冯国庆心里原本就烦躁,还以为秦忠明是做了拆迁款申请提高的材料和申请,对着秦忠明的背影就大声道:“秦忠明,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看资料我就看?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告诉你,我是河东市的市委书记,在这河东市里我最大!你也别以为你真的就是二把手,河东市我能用的人多了去了!交代给你的任务你若做不了,那就交给别人做!”

    原本秦忠明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但听到冯国庆这番话,他也停住脚步:“冯国庆,只要你敢看这份资料,我就相信我拆迁的任务就能解决。你可以不看,但我提醒你,你不看的话一定会后悔。”

    “我后悔?!”冯国庆冷笑一声:“你是在威胁我?”

    秦忠明什么也不说,直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今天上午他唯一的事情便是等待冯国庆堆满了笑脸到这里来找他。

    冯国庆虽然嘴上说不看,但秦忠明给的东西他还是很好奇的,他最终还是打开电脑,然而U盘里的东西让他大跌眼镜,当他看到自己跟下马的雷小富同志同样的角度被拍摄的激情视频之后,瞬间就傻眼了。

    他昨天明明已经把那个女孩拍摄他的手机彻底的摔烂了!为什么这视频还会出现在秦忠明的手里!他现在已经不用想了,这事情必然是秦忠明要对自己宣战的第一把斧!

    而这第一把斧就非常干脆的砍在了他冯国庆的脑袋正央,差点就把他给活劈了!

    “秦忠明……”冯国庆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秦忠明给活剥吃掉,但他最终还是把那一肚子的怨气怒气全部咽下去,这件事情上他输了,输的一塌糊涂,就因为女人,他真的是直接就被秦忠明翻身踩在了脚下。

    为了自己的名誉,为了以后还能在仕途上站着,冯国庆只能迅速收起自己那可怜的自尊,马上通知下面的人重新做关于汇区棚户居民居所的拆迁件,钱的事儿当然是按照秦忠明说的,跟其他地方一样。他已经彻底打消了对这笔钱的一切想法,只要这样能堵住秦忠明的嘴巴,你让他做什么都行!

    在他亲自督促和催促下,新的拆迁件紧紧用时两个小时便搞定了,最终还是他亲自拿着这份件敲响了秦忠明办公室的房门。

    秦忠明整个上午都自己蹲在办公室里,没有任何人进来跟他打过招呼,听到敲门声之后,他知道这真的是叫无事不登宝殿,看样子冯国庆已经欣赏完了他自己主演的动作片儿了。

    “进。”秦忠明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却很轻松的穿入了冯国庆的耳朵。

    冯国庆迅速推开门,脸上的笑容绝对比菊花还灿烂:“呵呵呵,秦市长,你那么忙,我没打扰吧?给你拿了包好茶叶,福建的观音王啊,这可是前几天小赵他们出差带回来的,味道绝对不一样。”

    秦忠明肯定清楚冯国庆不是来送茶叶的,所以冷淡道:“冯书记,那你就放桌上吧。没别的事的话,我还要出去一下,就不留你了。”

    【ps:昨天晚上因为喝酒没加更,今天必须不喝了,加更章节一定在晚上八点半之前更新出来~所以,你懂得,求花儿求票求顶求收藏神马的~是兄弟就支持一下~还有那些一直用手机追的兄弟们,谢谢你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