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秦市长,你看你这是什么话啊,我来了当然不只是这点事儿了,呵呵呵,我当然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冯国庆的脸上堆满了奉承:“关于提升拆迁款的事情,我已经给你处理好了,一个价,绝对一个价,市棚户区给什么价,汇区那里就给什么价!一分都不少。”

    秦忠明接过了冯国庆递给他的材料,的确是在原本拆迁补助价格上增加了,土地面积由原来的四千五增加到了四千六,地上建筑补助也在原来的一百五十块增加到了两百块。想必这样的话,拆迁户居民的意见也就能平息了吧。

    “秦市长,我该做的都做了,已经全力以赴。”冯国庆的脸上依然堆着笑容:“也希望你能手下留情,呵呵,以后我一定任何事情都全力以赴配合你的工作。”

    “冯书记,咱们若是能早一天合作,那该多好?”秦忠明微微一笑:“我也不希望事情闹的那么僵,毕竟以后大家都是同事,都是朋友,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少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冯国庆心暗骂秦忠明阴毒,但嘴脸上绝对没有半分表示,完全一副阿谀奉承的神态:“是是是,秦市长,你这话说的太对了,做人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我一定铭记于心,铭记于心!”

    秦忠明见自己想得到的结果已经得到,便也不再跟冯国庆寒颤:“冯书记,这事儿订了的话,我现在就去拆迁处宣布这条消息,尽快完成拆迁工作才是现在重之重。”

    “是是是,那就辛苦秦书记了。”冯国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一直目送秦忠明离开办公室下楼之后,他那弯月一般的笑眼才变的寒光凛冽。

    站在窗户口,冯国庆眼见着秦忠明坐上那辆老款帕萨离开,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开门见山便问:“让你准备的准备了吗!秦忠明现在可已经去了!”

    “冯书记,我没想到这里的人都那么死心眼,都说只要和市区一个价就同意拆迁签字。有几个人跟我说是怕得罪了他们这里的一霸,好像是叫什么陈强的,听说陈强帮着秦忠明做工作了。”电话里的人着急忙慌的解释着:“我现在能找到挑事儿的就一个人,这人叫胖子,因为不同意拆迁的事儿还被陈强的人给打了。”

    冯国庆咬了咬后牙,心里想着,好你个秦忠明,没想到你这老狐狸早已经找了地头蛇做铺垫,现在只要拿到这个补助的数字就能顺利拆迁……实在是太可恶了!

    “冯书记,你说现在咱怎么办啊?就只有胖子愿意反抗。”电话那头的人道。

    冯国庆冷笑一声:“你告诉那个胖子,让他闹,他闹的越是大,他有什么要求我们就都满足他!前提是必须给秦忠明造出点麻烦来,若是让他顺利搞定了拆迁的事情,那他什么好处都别想得到!”

    “是,冯书记,我现在就跟他说。”

    “你快点把事情处理好赶紧离开!秦忠明现在都已经离开大院了,估计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冯国庆紧张道,他上午在处理这个增加拆迁款事情的同时也没闲着,把秘书小马派了出去,就是要探听一下虚实。

    一探不打紧,还真探出事情来了,原来只要补助款的数目到位,汇棚户区的那些居民就都要签字了,这实在是太便宜秦忠明了。冯国庆当然不会只吃这个哑巴亏,虽然表面上他顺从了秦忠明,但暗若不搞点小手段,实在难解他心怒火。

    ……

    秦忠明离开市委大院之后就马上联系了徐云,把这件事情顺利完成告诉了他,徐云一听一切顺利也就放心了,强子那边给的保证他相信绝对不会出差错。

    直奔汇棚户区的秦忠明心情大好,想不到自己被孤立到河东市之后居然还能有所作为,这一切都归功于谁他很清楚,他能认识徐云,真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老天爷开眼,还是庆幸自己这辈子没做亏心事积了德。

    当秦忠明把拆迁款增加的事情告知汇棚户区的居民之后,现场得到的拥护也让他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他回到拆迁指挥部,以为一切事情都搞定的时候,胖子的出现又让他的神经绷了起来。

    “不给我一百万别想让我拆!”鼻青脸肿还未消下的胖子堵在指挥部门前,手拎了一桶汽油,气焰嚣张:“姓秦的!你这狗官勾结陈强那些黑社会,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胖子这一嚷嚷,秦忠明和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纷纷跑了出来,看到他手拎着汽油桶,呲牙咧嘴,脸上写满了要同归于尽的架势,都有些发懵。在胖子的身后,也跟来了无数要看热闹的居民,他们都知道胖子这人脑筋直,说不定真会闹出点什么大事情来。

    看到秦忠明之后,胖子二话不说,直接把汽油就往身上浇了上去!强烈刺鼻的汽油味道瞬间充满了整个拆迁指挥部的小院。胖子手拿着一支火机,神态狰狞的看着众人。

    秦忠明脸色一变,这要是闹出人命就麻烦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你这么偏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解决什么问题!你就没想过要给我解决问题!”胖子怒吼着:“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只要你给我钱,什么都好说,你不给我钱,那我就**!我就不信老百姓死在你手里,你以后还能坐的稳这个市长!”

    秦忠明没想到这人会如此偏激,简直就是把一切责任都推卸到了自己的身上:“你听我说,我已经尽全力帮你们争取了拆迁款的事情,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到市委去问一下!而且现在给你们的补助价格也是全市统一的,再高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你不要做什么傻事!”

    “我做什么不用你管!你就说这钱到底给不给吧!”胖子把火机往身上一靠,怒瞪秦忠明。

    这下秦忠明可真没办法了,这话不能答应,如果答应了一个,其他人都会纷纷效仿,那样的话,这事儿就算是没完了。可若是自己不答应,这人真的把手火机给点着了,事情可就麻烦了。

    就在秦忠明一筹莫展的时候,强子那辆黑色奥迪A6再次在最关键的时候直接开入了指挥部的小院。徐云和强子两人用最快的速度走下车,秦忠明见到徐云之后,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之前秦忠明把事情通知徐云之后,徐云也没多想,后来他总觉得这么顺利完成这件事,多少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最终他还是决定给强子打个电话,然后让强子带他一起去了棚户区现场。

    到了现场之后,才听人说,胖子阻拦了所有要去拆迁指挥部签字交钥匙准备搬家的居民,一个人拎了汽油桶去指挥部了,大部分想要去交钥匙的人也决定放一放,先看看胖子这事儿如何处理。

    如果说胖子能得到高额赔偿,那他们绝对也不会心甘情愿,只要松这一个口,那其他住户也都会尽力多给自己争取一点,再怎么说这里居住的也都是小市民心态的人,能多捞一点钱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

    强子下车之后走到胖子面前就骂:“你想死没人拦着你!滚出去再点火!别把这地方给我弄脏了!”

    “陈强!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老子告诉你,谁若是怂了谁就是王八蛋!”胖子呲牙咧嘴:“今天这事儿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那就别想我能让你们好过!不给钱我就死在这里!”

    徐云真搞不明白这种人,在他们的脑子里,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你死啊!”强子才不管他这一套:“死就出去死!你以为你的命多值钱?滚蛋!别跟老子来这一套,老子不吃!我强子今天把话撂在这里,谁他妈要找死就滚远点!配合秦市长工作的跟我强子报道,咱房子拆了之后,我给联系团购楼房,价格绝对不亏老邻居!要是跟胖子这样的,那就别说我不念及以往的人情!”

    一听强子这话,那些跟来看热闹的人又有了蠢蠢欲动交房子的心态。

    “别听他放屁!”胖子扯开嗓子道:“你们觉得房子能便宜多少?就算便宜十万!那也不如我们现在闹一闹争取来的多!我那院儿按照他们计算的,最多才能补六十万!我买了房子后半辈子吃喝的钱就没了!”

    徐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是指望靠这一套房子活一辈子了吧?拆迁房款加地上建筑补助,每平米你能拿到四千八百块,强子帮着老邻居们联系了一个小区,熟人开发,按照四千二一平卖给你们。买房子的钱是足够的,下辈子想过的好,还是要靠自己双手,指望拆迁多补给你几十万,你就能过一辈子?不可能。”

    “我不管!我就是要一百万!你什么四千二的房子我也不稀罕!”胖子骂道。

    徐云眼睛一眯,对强子摆摆手:“他那火机里面好像没气了,点不着,你借给他一个。”

    这话一出,不只是强子怔了一下,胖子也傻了眼儿了。

    【ps:时间飞逝……呃,有没有卖车险的兄弟,在过天到期了,之前一直都买的全险,现在车都四年了,所以不想买全险了,有懂行的吗,可以QQ交流一下,跟咱说说里面的道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