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胖子一激动,握着火机的手松了一下,就只是这么一个瞬间,徐云便看得清清楚楚,那火机是一个放干净气的火机,是绝对不会点着火的。看来胖子也知道这汽油见了明火的下场是什么,一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这次来就是耍无赖,根本没想过自己真的**把自己烧死。世界上虽然有为了钱不要命的傻子,但绝对不是他胖子,他胖子还等着拿了那一百万去逍遥快活呢。

    徐云看到他手那永远不可能点着的火机之后,就瞬间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才敢这么对强子说。真的会惹出人命的事情他不可能做,但这种时候,对付无赖的办法就是要比他更狠。

    强子并不知道胖子手那火机打不着,听到徐云这么一说,他也有点茫然,真的要自己把胖子点了吗?他还实在是做不出来,虽然胖子这人特招烦,但怎么说也是二十多年的老邻居了。

    “我们有事好好商量!这种极端的方式绝对不可采取!”秦忠明也没看懂徐云的心思,还以为徐云真的是要以毒攻毒呢,他毕竟是负责人,他可不希望冒这个险。

    然而徐云没有听他说什么,看到强子没反应,就又说了一次:“强子,借给他个火机!”

    云哥的话说第二遍了,强子当然不会无动于衷,他直接在口袋里掏出打火机,二话不说就往胖子身边走过去。

    胖子当时脸色都变了,他迅速后撤一步,对强子吼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点火了!逼急了老子,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这话还真有用,强子可不想惹火烧身,但凡事情都有个万一,一旦发生万一,这事儿可大可小了就。真把胖子往死里逼,他真点了火,那岂不是把自己当垫背的了?

    徐云理解强子的迟疑,毕竟他没受过什么训练,这事儿若是青龙他们在场,徐云这么说了,他们绝对不会有半分犹豫就上前那么做,因为他们很清楚,徐云绝对不会让他们做任何真的有生命危险的事情。

    可现在青龙他们不在场,徐云只能亲自起身,在强子的手里拿过了火机,咔嚓一下点燃,看着那燃燃火苗微微一笑:“还是我亲自把火机给人送去吧。”

    “云哥……他……他这孙子脑子不够使的,你还是……别接近他的好。”强子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他一把抓住徐云的手腕,他不希望自己引火烧身,也不希望徐云会被伤及。

    胖子见到强子怕了,气焰就更嚣张了,他晃了晃手里的火机:“我再警告你一次,我真敢点!我要是点着了,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徐云根本不理会这些什么乱八糟,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判断,他看到胖子手火机没有气儿,就可以肯定他的判断胖子不敢死是百分之百确定的事情。

    对于一个只是拿着火机吓唬吓唬人的家伙,徐云没任何好客气的。

    “徐云!千万不能出了事儿!”秦忠明也忍不住开口道,他是真担心。

    然而徐云只是笑了笑就往胖子身前走去,胖子见状又往后撤了两步,心惊讶这王八蛋真敢上,就在胖子心里敲鼓的时候,徐云咔嚓一声又把火机给点着了。

    看到这架势,胖子真懵了,虽然他手里的火机是没气儿的道具,但他浇了一身的汽油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这要是真沾上火,那肯定能被烧个尸骨无存!

    “想死没有人拦你,一百万是吧?你真把自己点了,这钱不用秦市长出,我出。”徐云微微一笑,火机往前一伸,他对距离的把握还是很精确的,绝对不会把明火真的推进到可燃点的位置。

    胖子脸上瞬间惨白,脚下后退一个踉跄,直接一屁股就蹲坐在地上,刚才那股子张扬跋扈的气焰也没有了,嘴唇一哆嗦,愣是没说出话来,手里一松,紧攥的火机也落在了地上。这时候强子才看清楚,那火机真的是没气儿了,当时就有些恼羞成怒。

    徐云把火机灭掉,然后啪一声扔在胖子的腿边:“话我说了,你敢点了你自己,一百万我给你。看着办。”

    就见胖子听到这话之后,裤裆央瞬间湿了一大片,**?那是只有白痴傻瓜才会做的事情,他胖子虽然脑子一根筋儿,但也知道什么事儿能做什么事儿不能做,真把自己烧死了,要再多钱有什么用?

    强子二话不说,上前一脚就踹在胖子肩膀上:“孙子!你玩儿我?烧啊!你倒是烧一个给我看看!老子告诉你,这房子你爱交不交!你不拆那就试试,我要能让你舒舒服服过一天,我就不姓陈!”

    这话都放出来了,胖子也真该好好掂量掂量了,若是所有人都把房子拆了,就剩下他一家钉子户,再加上强子天两头给个小鞋穿穿,自己岂不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大家伙都听好了,今天把钥匙交了的跟我这里报个名,买房子的事儿就交给我了!我能拿到四千二一平米的房子,而且就在咱这往东里路的地方!谁能买到更便宜的就不用找我,我这可是跟人老板求了半天人情,这价格比二手房都合适。”强子拍了拍胸脯,那小区是吕峰一朋友开发的,当时弄到一半没钱了,还是吕峰帮了他一大忙,现在听说这事儿,也大方的答应了,虽然这个价格的确赚的太少,但若真能一下卖出去个几百户也成,起码资金回来的快,也算还了吕峰一个人情。

    徐云笑了笑,走向秦忠明,对他道:“秦叔,我觉得冯国庆对这事儿还不算完,一个脑子一根筋的小市民是不会想到这种招数,必然有人教他。冯国庆以后对你肯定明里一套暗里一套,你要多小心。”

    秦忠明点点头,带着谢意的笑容道:“徐云,这次又是多亏了你,若不然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事。刚才我是真担心那人把自己给点着了,那样我可就真麻烦大了。”

    “秦叔,你放心,这事儿有我呢,我会和强子一直等你把这事儿彻底解决。”徐云给秦忠明吃下了定心丸:“冯国庆现在肯定到处监督收集你的把柄,虽然我知道秦叔您没什么把柄,但我觉得你还是尽量不要跟婉儿联系,不然我担心冯国庆会打歪主意。”

    “是啊,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呵呵。徐云,谢谢你提醒我。”秦忠明忍不住暗惊徐云的细心。

    强子宣布了事情之后,第一个拿着钥匙嚷嚷着要签字,因为原本他们的房屋都有证件,所以也不需要另行去测量,强子家里不足百平,但因为他是第一个交房子,还做到了各种带头作用,所以加上奖励什么的,足足拿了五十万的现金支票呢。

    其他邻居见强子都交钥匙了,那绝对各个都是踊跃排队去了,交了钥匙的都跟强子那里报到,说那四千二一平的房子给他们留一套,百十平米够住的就好。

    整个拆迁指挥部是人山人海,热闹的不得了,徐云也不再打扰秦忠明的工作,又让强子留在这里帮忙处理一些邻居们买房子的事情,自己开着强子的奥迪一溜烟的离开了拆迁办指挥部。

    回河东已经有几天了,他一直都没来得及去看看唐正天,明天晚上就是唐九对外宣布上任唐家当家人的大日子,他肯定是要过去,所以临去之前,就买了些东西直接奔到陀山区最东处的那处别墅区内。

    唐正天在河东的这些日子过的很滋润,来到的第二天就让黑貂去宠物市场给他买了条拉布拉多幼犬,每天就是溜溜狗,养养花,修身养性,过的非常逍遥自在,再也不用理会那些繁重的事务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样才叫生活。

    徐云来到,唐正天当然非常开心,一边让胡狼去泡茶,一边让黑貂去洗水果,这两天在这里跟着唐正天是什么也做,保镖兼职家阿姨吧,但唐正天一直没把他们当下人对待。

    “唐叔,在这里觉得还舒服吧?”徐云微微一笑,把买来的一些东西交给胡狼。

    唐正天点点头,非常满意道:“我真没想到九儿这么细心,竟然给我找了这么一处养老的好地方,自从我来到河东,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几岁似的!”

    “唐九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呵呵呵。”徐云道:“等我老了,也在这里买一处,咱们做邻居。”

    “那我要活多久?哈哈,岂不是老不死的妖怪了。”唐正天仰天大笑,笑过之后也深呼了一口气:“明天晚上就是九儿宣布上任的日子了,我还真有些……挂念。”

    徐云微微一笑:“唐叔,你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就会赶过去,明天的事情有我在,你就放一百个心。等唐九给你好消息吧。”

    唐正天深知大恩不言谢的道理,只是紧紧抓住了徐云的手,重重道:“徐云,九儿以后的事情就真的拜托你了,唐家不是她一个人能扛得住的,除了你,我真的谁也看不上!”

    这话说的太明白了,徐云笑了笑,这已经是第二个人想当他泰山了吧?不过他现在可不敢乱答应,他只是告诉唐正天:“唐叔,你放心,唐九的能力绝对在你的预估之上,我相信她会把唐家变得更强大。”

    【ps:星期天的早上白茫茫,码字的小仙匆匆忙,不敢睡懒觉呀不敢去疯玩儿,就怕伤了你们滴心。来点支持肿么样?让没能去郊外跟朋友玩儿自驾烧烤滴小仙感觉到一点安慰肿么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