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正天抬头看了看顶上的水晶吊灯,点点头,有些自言自语道:“希望是吧。”

    胡狼在旁边忙着泡好了茶,给徐云倒了一杯道:“这是唐老板平日最喜欢喝的白茶,不是重要客人都舍不得拿出来招待的。”

    “哦?那我可要尝尝。”徐云笑了笑,看上去,退出地下世界之后的胡狼和黑貂也很快就习惯了这种平静安逸的生活,似乎他们已经对提升自己的心境和实力已经没有了任何兴趣,反而是对什么花花草草以及茶道烹饪开始有了研究。

    唐正天看了胡狼一眼:“我这里能来的唯一客人就是徐云,这可不是用重要就能形容的,呵呵呵,这样,今天午徐云你就留下来吃饭,尝尝他们的手艺。”

    “唐叔,茶我尝尝,饭就不吃了,我回去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不然我也没办法放心去济北。”徐云道:“等我在济北回来,一定来您这里吃饭。”

    唐正天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强留你,咱们喝茶!”徐云能为了唐家的事情再跑往济北市,这已经是做到了仁至义尽,唐正天没有权利要求更多,虽然他特别想告诉徐云,他希望他永远都能留在济北市九儿的身边,但他却没办法自私的开口。

    来到河东市这么多天,他多多少少也听说了徐云的一些事情,毕竟树大招风,徐云的名字在这里的确是太响了。徐云在自己这么忙的情况下,还要抽出时间去济北帮女儿,帮唐家,这已经让他感激不尽了,他怎么可能还会要求太多?

    徐云在唐正天这里大概聊了一个小时左右,见唐正天一切都好,他也就能安心去济北了,也可以跟唐九说,让她彻底放下心来,好好经营唐家。

    送走了徐云之后,唐正天便让胡狼和黑貂放下手里的事情,并且带上自己的爱犬,开车陪他出去转转,既然徐云去济北,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能做的事情就只剩下养好自己的身体尽量放松自己。

    ……

    当阮清霜得知徐云又要去济北的事情之后,心多多少少都有些介意,她很想开口说跟他一起去,却又怕去了会耽误他的事情,最终只能忍住自己的想法。

    “霜姐,唐九把我们当朋友,她既然信任我了,我当然要全力支持她。”徐云道:“我这次去也就是两天的事儿,果果和仇妍就拜托你了,仇妍这几天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儿,你们都是女人,没事儿谈谈心,你和秦婉儿多开导开导她,我相信你们一定很轻松的。”

    “你就放心吧。这里一切我都会照顾好的。”阮清霜淡淡道:“既然你决定下午吃过饭就走,那我去给你包水饺,我们家乡有句话,叫‘起身水饺,落脚面’,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就给你做杂酱面。”

    徐云那是当然乐意,好久都没吃到自己包的水饺了,平时吃的都是速冻水饺,根本就不能跟自家人手工包的饺子相提并论。

    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儿,徐云也洗手帮忙,什么和面,擀皮,调肉馅,这些活儿那都不在话下,两人一翻忙活,时间倒也过的很快,梁山和吕怡他们要帮忙,但都被徐云拒绝了,他挺享受这种感觉。

    等到果果放学跟仇妍回来,秦婉儿也下班到家之后,徐云和阮清霜也忙完了,梁山马上吩咐厨房给阮清霜腾出个地方来,阮清霜亲自给徐云煮了饺子吃。

    秦婉儿听说徐云还要走,翻了好几次白眼,最终开口讥讽道:“才几天不见,就又想你的小九妹妹了?”

    “是啊,我小九妹妹说话可比某些人好听多了,一点都不觉得刺耳。”徐云也毫不留情还击道。

    果果眼珠轱辘轱辘的转了几圈,一脸认真的看着秦婉儿:“婉儿姐姐,这事儿妈妈还没吃醋呢,你怎么就开始吃醋了……可千万别对我老爸陷的太深哦……”

    “你又懂了?”秦婉儿夹起一个饺子塞进果果嘴巴里:“这么好吃的饺子也堵不住你的小嘴巴是吧?”

    果果迅速把饺子吃掉,一边还嚷嚷着烫死啦,可把秦婉儿给气的不轻。

    “这次你要去几天?”仇妍皱了皱眉头:“还用我帮忙吗。”

    “如果需要帮忙,我会带上钱风他们。”徐云淡淡道:“但我想,或许那边用不到那么多人,我自己就够了。最多两天我就回来了,不需要那么兴师动众。”

    仇妍点点头,不再言语。

    徐云并没有意识到仇妍脸上的不对劲儿,他只顾着给果果夹菜,让她在家里乖乖的,不要给妈妈惹麻烦,不要给老师添乱子。

    果果对这些嘱咐完全不屑一顾:“老爸,你当我是那些小孩吗?我这边你放心,到了济北要好好安慰小九姐姐,我看得出来她喜欢你,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拜把子的姐姐,你可不能太直白了伤了人家的心,要不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呃,那个,你也不能假戏真做,那样妈妈也会不高兴的……还有,婉儿姐姐说不定也会心里吃醋呢。嗯,反正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小家伙一番话把徐云搞的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她这要求也实在是太难了,她到是考虑的挺周全,什么人的心理感受都想了,但唯独没有想想他这个被夹在间的男人,可比她们任何一个女人都难多了。

    果果唉的一声叹了口气,对于徐云一脸的苦涩,她只能表示一下安慰:“老爸,如果我现在是法定结婚年龄,我一定直接把你给收了,这样你也不为难了,大家就都不用挂念了,刚才都忘了说仇妍姐姐,她平日虽然不说什么,但也对你很关心好不好,你可千万别去太久,大家都会想着你呢。”

    这次夹起水饺的可不是一个人,阮清霜,秦婉儿,仇妍,个人硬是把只水饺都塞进了果果的嘴巴里,把果果的嘴巴撑的满满的,即便是这样,果果还嘴硬的吱吱唔唔道:“伦家……说滴……都是事实嘛!肿么,都被伦家说了心思……唔,那也不能用那么多水饺……唔……塞伦家的嘴巴嘛!”

    吃过饭之后,徐云把强子的车钥匙留在阮清霜这里,然后给强子打了电话,他之前在唐家开回来一辆车,这次回去就直接开那车回去,顺路就当还车了。

    徐云开车离开药膳大酒店,单佳豪直接让所有保安起身在门口欢送,那架势,就跟国家领导人来访问结束了似的,相当气派。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脚下油门一紧,很快就远离了药膳大酒店。

    “唉,当一个好男人真的好难,一不小心就会伤好几个女人的心。”果果煞有其事道,然后背着小手迈开小脚步,独自走向电梯。

    留在门口的阮清霜和秦婉儿以及仇妍个人是满头的黑线,果果现在一开口,她们条件反射的心脏都会被提到嗓子眼儿来,这感觉实在不爽啊。

    ……

    徐云一路直接奔向高速,来回跑了济北市有两次了,所以对路况一点也不陌生,一路上算是畅通无阻,在晚上睡觉的点儿之前顺利到达了济北市。

    唐正天离开唐家的那天,雪姨也在医院里确定因服用过量安定药而离开人世,现在唐家上下层,六百平米的别墅内就只有唐九一个人住着了。所以晚上入夜之后就显得特别安静。

    徐云这次回济北并没有跟唐九说,唐九也并没有跟徐云开口,她觉得徐云已经帮她足够多了,而且父亲这次去河东,也有很多事情麻烦徐云,这就让唐九更是无法再对徐云开口了。

    虽然唐九对明天晚上的事情心一点底儿都没有,她不知道那些人会给她出什么难题,但她真的希望自己身边能站一个给她撑得住台面的人。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心理勇气上的支持,但现在她却找不到任何人。

    虽然唐逸飞表面上对自己非常支持,但唐九知道,她明晚绝对不能让唐逸飞反客为主,若不然其他人都会以为她唐九在唐家就是二叔唐震风和二哥唐逸飞的傀儡。

    这一点她很清楚,明天唐逸飞要打的便是这张牌,他会想尽办法让众人觉得他才是唐家真正的主人。

    而且同时,叔唐国和四哥唐少峰以及五哥唐毅也绝对不是省事的灯,他们虽然不会像唐逸飞那样想要先入为主,但却一定会帮着外人质疑她。其他唐家人就不用说了,根本就都不可能帮得上她任何忙。

    一想到明天的事情唐九就觉得紧张,非常的紧张,只有现在她才知道父亲以前做这个家族的家长到底有多么操劳费心,直到这一刻,唐九才知道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到底有多累。

    或许父亲离开的选择是对的,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真的已经不适合继续再为唐家操心费力了。无形的压力让唐九有些透不过气来,窗外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却让她浑然一震,这个时间还能有谁会来?

    【ps:留言的那位做汽车保险的幸福字母兄,你留下的QQ号是空号……是打错了呢,还是肿么了?另行通知,兄弟们对不住,由于临时事情下午要外出,晚上的加更会推迟到凌晨12点了,但我保证一定爽歪歪~】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