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到那辆被徐云开走的汽车再次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刹那,唐九真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她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刻,徐云还会出现在济北市和她共渡难关。

    唐九匆忙跑下楼,那种欣喜和兴奋不是谁都能理解的。任何人都会希望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有人站出来帮助自己,但往往很多事情都是需要自己来承担的。唐家的事情便是这样,唐九已经做好了一切都自己来承担的准备,徐云的出现简直就是雪送炭。

    大门打开,徐云直接把车开进院子停下,他才刚刚下车,唐九就已经纵身扑了过来,毫不犹豫的搂住的徐云结实的腰腹,把自己整个人都深埋在徐云的怀。

    徐云苦笑一声:“我说你这么大个人至于吗,虽然那么大的房子独守空房很寂寞,但也不至于看到男人就这么激动吧?矜持呀唐九,矜持点呗?”

    唐九挥起粉拳猛击徐云肩膀,带着几分撒娇和娇斥的声音道:“你这家伙要来,为什么没提前跟我说一下呢!至少让我有个准备吧!”

    “惊喜多好,我这突然出现,你也不需要独滚大床了,多惊喜的事儿。”徐云满嘴胡诌。

    唐九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就是嘴上没个正经!”

    “你要真想我在行为上也没个正经,那我今儿晚上就照做。”徐云嘿嘿笑道,一脸大灰狼看见小白兔的神情。

    唐九哼了一声,然后拉着徐云赶紧进屋,她现在满肚子的话要问他:“你既然要回来陪我,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你肯定知道我这几天睡不好吃不好,你这人也太王八蛋了。”

    “喂,注意你的语气好不好,我来这里可不是听你骂我的。”徐云道:“我知道你一个人明天承担起来肯定很困难,但你这人嘴巴又硬,我若之前就说,你肯定说你一个人可以的,不需要我多管闲事,若是那样我多尴尬,我是厚着脸皮来啊,还是真就不来了?”

    “厚着脸皮来啊!”唐九不客气道,一边说一边动身给徐云接了杯她现磨的咖啡,脸上兴奋的神色上多了几分担忧:“我爸爸现在怎么样?”

    徐云笑了笑,他就知道这家伙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担心的不得了,还非要摆出无所谓的语气:“一切都很好,唐叔在河东你就放心好了,我那些朋友都会关照他的。而且他现在一身轻松,剩下的就是修身养性,你有时间就多担心担心你自己的事情吧。”

    “我自己能有什么事情。”唐九嘴硬道:“既然你来了,那明天晚上的酒会,你是要陪我一起了?”

    徐云耸耸肩膀:“你若觉得我是可有可无的累赘,那我也可以不参加,呵呵,我觉得应该有很多人都不希望我参加吧?比如说你的叔叔哥哥们,真不知道他们看到我之后是什么表情啊。”

    唐九现在是底气充足,有徐云压阵,她还真想知道其他人会如何做:“我可没说你是累赘,既然你那么有诚意,我当然不会把你的诚意当作驴肝肺,这样,明天的酒会,你就做我的男伴,先说好,这可没有工资,完全是友情演出,你愿意吗?”

    徐云摸摸下巴:“不给钱啊?这真要考虑一下。”

    “考虑你个大头鬼!”唐九忍不住笑打向徐云,“你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也该好好休息了,我可不希望我明天的男伴儿无精打采的。”

    徐云一脸坏笑:“就这么睡了?没点什么其他节目?”

    唐九一瞪眼:“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徐云看着唐九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场:“我想按摩,就是怕你不专业。你要是觉得自己有这个手法,我不介意你给我放松放松。”

    唐九呸了一声:“做梦!今天你就住果果之前住的房间吧,饿了的话我只会帮你煮碗面,不饿的话就去洗洗睡吧。”

    徐云对面没什么兴趣,还是选择洗洗睡吧。

    徐云的到来让唐九万分激动,她回到自己房间之后久久都不能平静,虽然她也很想跟徐云彻夜长谈,但是为了确保徐云的休息,她还是忍住了,她知道若是自己今晚真的跟徐云聊起来,那一夜就别想睡觉了。

    唐九强忍着自己的冲动,把房门一关,窗帘一拉,直接带上眼罩和耳塞就钻入了被窝,一切事情都等明天睡醒再说,她也不希望自己明天的精气神不足。

    徐云冲了个凉,一身轻松爽快,这感觉那真叫一个爽。

    他刚穿上衣服想要去给唐九道声晚安,就突然看到了窗外大门处有个人影,人影小心翼翼的纵身跃出门外,一点声息都没有,若不是徐云站在的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根本不可能发现有人出现在唐家。

    能做到这种悄无声息的必然是个高手,徐云心一凛,想都没想就打开窗户纵身跃下追了出去!开窗的声音显然是惊到了那黑暗的人影,那人脚下顿了一下,然后就奋不顾身的逃了出去!

    徐云知道那人已经发现自己追了出来,那就更不会放过他了,二话不说冲着人影消逝的地方直接奋力直追!

    深夜的济北,两个犹如鬼魅的身影一前一后,一逃一追,闪电般的跑出去五、六公里的路程,徐云惊叹这人脚力实在惊人,纵然是自己全力以赴,也只能是一点一点很微弱的拉近他们的距离。

    终于,前者的体力似乎耗尽,而徐云跟他之间的距离也在百米左右缩短到了十米左右,知道自己跑不掉了,那人突然停下脚步,就在徐云转瞬追到身后的刹那,突然出手,直接击向徐云面门!

    徐云在他驻足的瞬间就做出了判断,迎起一脚便生生踹在那人直击来的拳头上!拳脚相碰,两股猛烈内力撞击下,徐云丝毫未动,而那人却脚下不稳,迅速后退了六、步才停了下来。

    “炎龙徐云当真是名不虚传!”那人虽然在一招一下便明显处于下风,但声音里对徐云却没有丝毫的敌意,更多的是佩服之意。

    即便如此,徐云也绝对不会掉以轻心,他对任何能叫得出自己名号的人都非常小心谨慎,而对方的实力也非常强劲,能承受的住自己刚才那一脚,说明他绝对是一流高手顶峰的实力。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徐云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他绝对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既然对方叫得出他的名号,就说明肯定清楚他是什么人,否认没有任何意义。

    那人双手抱拳道:“在下王泽,对你绝对没有任何恶意,若有得罪的地方,还望见谅。”

    王泽?徐云仔细的看了看此人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和目如闪电的神情,低声道:“你就是大刀罗刹?”

    “那都是承蒙兄弟朋友们看得起,给了一个称号而已,在炎龙面前绝对不敢称什么罗刹。”大刀罗刹王泽谦虚道:“今天的事情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徐云听说过这人的名号,在地下世界足够响亮,毕竟是一等一的一流高手,但是这人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今天徐云实在想不明白他到唐家做什么。

    “你到唐家有什么目的?”徐云冷冷道,即便对方是雷锋,他也不会过于信任,毕竟是深夜摸入唐家的人。

    王泽一脸愧意:“我发誓,我到唐家跟唐家没有半分关系,求炎龙不要再过多追问。”

    徐云依然是一脸冷漠:“既然你知道我是炎龙,就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如果你不把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我会放你离开吗?”

    不论这人对唐家有没有目的,徐云都不会放他离开,如果他发誓说的是真的和唐家没有半分关系,那显然就是跟自己有关系,若是跟自己有关系,那徐云就更不能轻易放过他了,他都知道自己是炎龙了,有什么目的就更可怕了!

    “我绝对没有任何恶意!”王泽脸色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怎么看都不像是说谎:“你若不让我走,那我也只能硬闯了……”

    听到他说要硬闯,徐云到来了兴趣,他倒要看看他怎么闯:“好啊,那你就试试。”

    就见王泽突然冷起面孔,拔腿就跑,徐云紧跟上去,没等到他身后,他便回身一记刁钻的拳法直接击向徐云胸口,徐云条件反射性的拨拳挡开,紧跟着后拳也迎击上前,丝毫不留余力。王泽见状直接往后缩起身体,虽然姿态上略显狼狈,但这却足以有效的躲避开徐云的拳头。

    单凭这一点反应,徐云就敢说他的实力绝对在鬼面修罗张永良之上,之前他跟张永良交手的时候,张永良是运气全身内力护住心脉硬承受了这一拳,显然大刀罗刹王泽在选择上更聪明一些。

    躲开徐云一拳之后,王泽的第二反应依然是逃,他根本无心恋战,或许是他知道徐云实力绝对在他之上,也或许是他自己根本就不敢跟徐云出手,若是让媚烟姐知道他对徐云出手,那她肯定会翻脸……

    【ps:又是新的一周了,支持的兄弟们,请把你滴花儿,送给我滴书~请把你滴笑容留下~这个月小仙更新还算给力,几乎一直都在加更神马的,所以多给点支持吧~谢谢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