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省会心济北市也算得上是从古至今都充满纷争的大城市,有无数人骚客和历史霸主都曾经在此称霸一方,留名千古。所以济北的发展一直都紧跟华夏最前线,虽比不上燕京申江苏杭之类的一线大都会,但高楼林立也绝不次于多少。

    徐云开车缓缓驶到这栋宏伟建筑之前,今天才算第一次看到唐氏集团的的大厦,在原本就高楼林立的城区内,唐氏集团的大厦也如同鹤立鸡群一般,高楼顶端唐氏集团四个LED灯箱大字在刚刚日落的时候便已经打开,散发耀眼光芒。

    几十层的高楼徐云不是没见过,但想想这是唐九唐家私人所有,就忍不住觉得有些夸张了,而且整个大楼从买地到竣工全部都是唐家一手出钱出力,从设计师到建筑队,全都是唐氏集团个人麾下的人做的。可见唐家在济北绝对是实力不凡,雄厚到很多人望尘莫及的地步。

    此刻的唐家大厦楼下张灯结彩,红毯耀眼,舞龙戏狮,甚至还有好多媒体记者也争先恐后只为占据有利拍摄的一席之地。这一切都出自唐逸飞之手,他要把今天的事情做大,做到所有人都知道,这样才能让人知道一个女孩没有担此重任的能力,而他才是唐家的主心骨。

    红毯一直铺到车前,徐云停车之后便来帮唐九打开车门,唐九下车之后,可谓是连鞋底都粘不到半分灰尘。见到唐氏集团的接班人终于出现,众多闪光灯如同深夜点着的鞭炮一般,啪啪啪不停的散发着刺眼光芒。

    徐云其实特别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时候若是有人想要使诈,在拍照的记者群随手射一道暗器,就很难用肉眼辨别。所以徐云跟在唐九身边非常谨慎的听着周围任何有危险的声音。

    唐九身穿一套精致礼服,脚下一双水晶根的高跟鞋,脖颈和手腕都带着宝格丽限量版的珠宝首饰,显然都不是普通定制货。而徐云也穿上了唐九白天专门为他去买的阿玛尼西装,脚下纯手工皮鞋就是舒服,徐云都感慨绝对比夹脚拖鞋舒服一百倍。

    别说他们身上衣服的价值了,就徐云现在脚上的一双袜子的价格,也足够他以前买一年四季的地摊货了。

    虽然几十路记者都被保安们拦在线外,但依然有人奋力的举手伸出麦克风,对唐九大声问道:“唐小姐!请问您对自己继承唐氏集团有什么看法?!”

    “唐小姐!听说您这次继承唐氏集团是因为找到能帮助你打拼天下的另一半,请问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唐小姐!那个能帮您和唐氏集团的男人就是现在您身边的这个人吗?”

    “先生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您就是唐小姐的另外一半吗?”

    “……”

    面对众多记者询问,徐云真心有些反感,人家这是家事,管你们屁事儿?又不是明星为了炒作,没人问也要花钱雇几个人来问。

    唐九对一切发问都自始自终一言未发,她似乎对这种场合也习惯了,虽然反感,但脸上却依然挂着自信的微笑。徐云见状也什么都没说,任凭唐九挽着自己的胳膊走进去。

    唐氏集团的一楼原本就是相当气派的迎宾大厅,现在经过临时改动,直接摇身一变成了硕大的酒会现场,当然,这一切也都是唐逸飞操办的。这种唐九宣布己任的酒会,当然是要在唐家自己的地方举行更好一些。

    现场已经来了很多唐家人,他们看到唐九的出现也纷纷停下手里的事情看过去,看到徐云出现在唐九身边的时候,很多人脸上都微微一变。

    尤其是唐震风和唐国父子几人,他们可没想到徐云还会参与进来,前几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徐云和唐正天他们一起去了河东市,他们就知道这人绝非唐九的男人,而只是一个前来帮忙的高手。而现在徐云再次出现,他们瞬间把自己原本的猜测就给摔了个粉碎。

    “爸,今天的事儿可不是他们能说了算。”唐逸飞站在唐震风身后冷笑道:“今天来的人可都是济北市乃至整个江北省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可都跟我们的私交不错。”

    唐震风点点头:“即便是这样,我们也要谨慎一点,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绝对不能让唐九在这次的酒会上立稳脚跟,一旦她能震慑的住这些人,那情况就对我们相当不利了。”

    两人说话间,徐云跟唐九已经走了过来,唐逸飞尽量调整自己心态,笑容满面的走向前来迎接:“九妹,其实你不用来这么早。”说完之后,他还专程伸手到徐云面前,给了徐云一个特殊的称呼:“妹夫,你什么时候来了济北,也没跟二哥说一声。”

    徐云可懒得跟这种人握手,居然敢在自己面前称二哥?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我来济北是怕有些孙子欺负唐九,可不是来跟你认亲戚的,你什么人我又不是不清楚,在我面前装那么累,没必要。”

    唐逸飞被徐云一番话堵的心口窝子都隐隐作痛,这混蛋也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了吧!这里可是唐家,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外人都能吆五喝六的地方!这里里外外多少人,谁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可眼前这个徐云就敢这么对自己说话,而且还句句都如尖刀刺心,丝毫不留情面。

    若有别人敢这样,唐逸飞肯定一巴掌就抽过去,让他知道知道唐家谁说了算。但对徐云他可不敢,就算是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徐云,你以后跟小九在一起,那就是我们唐家人,对自己家人没必要这么刻薄吧?”看到唐逸飞吃了瘪,唐少峰自然是心情大爽,一边笑着说,一边走过来。

    唐逸飞嘴角肉微微颤动,狠狠瞪着唐少峰,他就知道这家伙会落井下石来数落自己一翻。

    “同样的话也送给你,别跟我套近乎,你也千万别把自己当什么好东西。”徐云说完这话,直接跟唐九离开,硬是把唐少峰晾在原地,一脸愤怒。

    唐逸飞原本还堵了一肚子的气,瞬间舒服了,看着一样没得到好脸色的唐少峰,他忍不住得意了:“弟,不是二哥我说你,就你这点本事也想拉联盟?呵呵,我看你还是好好跟二哥一起把唐家做的更大更稳固吧。”

    “你有那本事吗?”唐少峰冷冷道:“我告诉你,你最好搞清楚,现在唐家是九妹的,接班人是九妹,不是你!你可千万别客入主座,小心自己搞错了身份,被人灭了都不知道呢。”

    唐逸飞没想到这王八蛋如此舌毒,狠瞪一眼,重重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酒会现场早已经准备完毕,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陆陆续续的宾客都纷纷到场,徐云随便瞅一眼就能算出来,最少也有小一百人贵宾,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和气场,不难判断都是一些在济北市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

    到场的人都很快的融入了现场气氛,唐九也起身端了一杯香槟,带徐云周旋其。

    “哈哈哈,我的小侄女,几年没见长得如此婷婷玉立了!”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男子,大约五十岁冒头,神情上充满对唐九的欣赏:“我家那臭小子可念叨你多年了,什么时候让老叔叔安排安排你们见个面?先不说那臭小子,我可是太希望你能给我当儿媳妇了呀!”

    唐国正好在不远处走过来,当时就笑了:“齐老板,我们唐家若是能跟你结成亲家,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哦!就怕你家公子看不上我们小九,哈哈哈。”

    “此人叫齐振强,在济北市那绝对是数得上名号的大人物,十五岁的时候就进入矿场挖矿,不仅仅是凭借着自身能干,还有一张玲珑八面的嘴巴,赶上煤矿改革变制度的时候,他以一己之力硬是将江北省最大的江阳煤矿裹入囊,接下来的几年那绝对是济北市乃至于整个江北省最大的暴发户。”唐九在徐云耳边低声道:“虽然说最近两年有些不景气,但俗话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以齐振强的雄厚家底来说,在济北那也依然是跺跺脚震震,有名号的大人物。”

    徐云点点头,心道:说白了就是一个面临困难的煤老板罢了。

    “不好意思,齐叔叔,恐怕侄女不能如你愿了。”唐九礼貌性的微微一笑,把徐云拉到自己身边,介绍道:“这是徐云,我男朋友。虽然我和他现在还没有正式的身份,但侄女恐怕是爱上他了,觉得自己非他不嫁哦。”

    徐云听的背后直冒汗,谁知道唐九说这些话是编造出来骗这姓齐大叔的,还是借这机会真的说给他听呢?反正这甭管真假,唐九那幸福小女人的表情都让人觉得这事儿没跑了!

    齐振强看到徐云的时候微微一皱眉头,但依然礼节性的道:“真是一表人才啊,只是这面孔我有些面生,不知道是谁家大公子,能有这么好福气得到我小侄女的芳心?”

    【ps:晚上依然例行加更,大约时间,呃,还是八、九点吧,保证今天不会太晚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