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河东市的一个药膳厨子。”唐国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不屑,说得相当难听刺耳。因为他一直就看不上徐云,虽然他也知道徐云有两下子,但却并没有唐逸飞那么如此直接的看到过徐云的身手,所以对徐云的那种畏惧是表面的,而不是发自心底的。

    齐振强听到这话一皱眉头,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原本对徐云的笑容瞬间消逝,而是一脸严肃的对唐九良苦用心道:“小侄女,交男朋友要多点心,我可不希望有别有用心的人接近你,说不定某些人接近你,不是为了你,而是看重了唐家的家业……”

    这话说那么明白,显然就是在当场质疑徐云,唐九脸上有些难看,她可不希望徐云听到这些难听的话之后心里不舒服。

    徐云可不是那种会被一两句话就击垮的人,他可不是啥善男信女,有人这么直接挑衅,若不还击可不是他徐云的风格。

    “齐老板。”徐云微微一笑:“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卑鄙,你若不是自己这么想,恐怕也不会这么说我吧?我听说这段时间华夏各地煤矿上的生意都比较有压力,呵呵,看样子你也受到影响了吧?是不是银行贷款太多还不上了,想要和唐家攀下亲戚,找点救济?”

    齐振强这一辈子,只有二十五岁之前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这将近十年来,还没人敢这么直接揭开他的伤疤,眼前这个年轻人给他的不仅仅是愤怒,更多是震惊!

    “年轻人这么说话恐怕不太合适吧!”唐国一瞪眼,“齐老板来这里是给我们唐家面子,你这叫什么待客之道!”

    徐云在唐国说自己是河东厨子的时候就不爽他了,那口气也太看不起他了:“唐老,你是唐家人,我可不是唐家人,少在我面前吆五喝六。我告诉你,别说我现在没娶唐九,就算我娶了唐九,那也是唐九当我徐家的媳妇儿,而不是老子倒插门到你们唐家。懂?”

    唐国被徐云一番话堵的一个字也没吭出来,齐振强见这小子如此强势,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如果只是一个小厨子,他不相信他敢如此对唐国说话。

    “齐叔叔,叔,我去那边看看。”唐九看这两人尴尬,也就赶紧抽身出来,徐云也不再理会那两人,直接跟唐九前去。

    唐九刚走出去五米,便对徐云低声道:“你说话怎么那么直接啊,真是一点脸面都不留。”

    “他们就没想过给我留脸面,我为什么要给他们留脸面?”徐云嘿嘿一笑:“这些人平日里就是被惯坏了,总觉得四海之内皆是他老妈,觉得自己有点钱有点身份,那就所有人必须给他们面子?我今天给他们上课,就是要告诉他们,不是所有人都会给他们面子,都愿意给他们面子。他们想要面子,那就自己争取,凭什么打别人的脸,还希望别人对他们笑?我必须让他们知道,打了别人脸,别人是要打回去的,而且巴掌比他们的还重。”

    “好好好,就你厉害!”唐九娇斥道,她刚才被徐云那番话说的面红耳赤,心小鹿乱撞,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逃离,都怪徐云说什么她是徐家的媳妇儿之类话,搞的她小女生那种憧憬无限冲击着自己的心房。

    不远处一豪气冲天的胖子,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面灌着波尔多庄园红酒,一边到处嘻嘻哈哈的打着招呼,很快引起了唐九和徐云的注意。

    唐九道:“这人叫鲍伯松,别看才十五岁,但已经是伯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外地人,十年前到济北市,凭借几块钱批发了冰棍在街边叫卖,后来又开了小饭馆,最后发展到现在拥有房地产开发公司和两处大型超级市场,绝对是一个商业上的奇才。”

    这还说着呢,鲍伯松就已经走到了唐九和徐云面前,这胖子二话不说就端起酒杯:“哟哟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唐九妹妹,哈哈哈,今儿哥哥祝你登基大业万事如意,有事儿跟哥哥说,哥哥绝对没二话!”

    “那小九就在这里谢过松哥了。”唐九客气道:“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希望松哥多多指点。”

    “哟哟哟,九妹子,你又谦虚了吧?唐氏集团的地产开发公司可比我高好几个等级呢,你这不是笑话老哥吗?哈哈哈!听说你找了男朋友,想必便是此人吧?”鲍伯松微微一笑,对徐云客气的伸出手:“兄弟年少有为,以后必成大器!”

    徐云伸手与其握手,客气的笑了笑:“松哥十年筑造传奇的事情我可是早有耳闻,以后小弟一定多多学习。”

    “哈哈哈!客气!客气!实在是太客气了!”鲍伯松大笑道:“九妹子,你这老公绝对没找错!相信你松哥的眼睛!雪亮啊!哈哈哈,你们去忙,去忙,那边有几个熟人,我去打个招呼。”

    唐九脸色泛红的点点头,老公这个称呼……真亏这家伙能想得出来,真是把唐九搞的够囧,她只能赶紧转移话题:“对人家这么客气,就是因为人家给你面子了?”

    “那当然,这叫互相吹捧,共同进步。”徐云道:“人家给我面儿了,我若不给人家面儿,那也叫栽人家面儿。”

    唐九耸耸肩膀:“行,就你懂得多。”

    陆陆续续的宾客纷纷前来,每一个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但跟唐九说的上话,打的上招呼的,紧紧只有十分之一,明确表明支持唐九接任唐家的,恐怕就只有那鲍伯松一人了。而这人虽然是济北商业奇才,但却并非当地地头蛇,势力比起其他人的确是差了点事儿呢。

    终于,在宾客差不多都到齐的时候,唐九定下的讲话时间也到了。

    但没等唐九上台,唐逸飞就先拿起了麦克风,对现场的所有人开口了:“诸位来宾,诸位朋友!今天是我们唐氏集团新任掌门人正式接过唐家大旗的时刻,能有这么多好朋友给面子前来捧场,我唐逸飞谨代表唐家感谢诸位!”

    看着唐逸飞这一开始就准备喧宾夺主的架势,唐国父子当然不愿意,唐毅在父亲的眼神示意下,对唐逸飞道:“二哥,你说的也差不多了,别忘了今天的主角是九妹,你就别浪费时间了,大家想看的可不是你。”

    听到老四给自己拆台,唐逸飞虽然恼羞,但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把怒意表现出来,毕竟酒会现场还有那么多客人,他必须要表现出自己的大气和大度,只有这样,才能让旁人觉得他才最适合接任唐家的未来。

    “哈哈哈,四弟说得对,我今天心情有些激动,可能说话多了些,那现在就有请我们唐氏集团新任掌门唐九上台讲话!”唐逸飞马上就改变了策略。

    “好!”场那么多宾客,似乎就只有鲍伯松一人鼓掌叫好,其他人的反应都非常的平静。但幸好有这一人带动,起码掌声也稀稀拉拉的响了一小阵,不至于特别的冷场。

    唐九早就做好了面对这种情况的准备,她深呼一口气,似乎想要说的东西都在一瞬间给忘掉了。

    徐云在她耳边低声道:“怕什么,你是唐家的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谁不给你面子,你就栽谁的面儿,谁给你面子,你就给谁面子,多简单的事儿啊。去吧。”

    唐九得到了徐云的鼓励之后,顿时觉的内心有一股强大的自信心爆发,徐云说得对,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若是她非要给那些不给她留情面的人留面子,那么这些人就会当她是病猫!她才是唐家接班人,她没必要考虑其他人的想法。

    当唐九在唐逸飞手接过话筒的时候,唐逸飞的笑容特别意味深长,他是在等着看唐九的笑话呢。他要看看唐九凭什么调动起这些平日里走的跟自己更进一步的家伙们。

    若是唐正天还能在这里坐镇,那这些人当然是不敢造次,但现在唐正天远在河东市,而且还放话再也不插手唐家的事情,虽然没有金盆洗手,但也是干干净净的隐退了。

    唐九顿了一下,微微笑了笑:“诸位前辈您们好,今天我上任唐氏集团,能有这么多前辈前来捧场,是我唐九的荣幸。在这里,我先要谢谢诸位。”

    说完,唐九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她会给足这些人面子,如果接下来这些人不懂得人情来往,那她也就没有必要再跟他们客气了。

    “在座的诸位之前一切经营的事情都是由我父亲主持的,我并没有过多接手过唐家的事情,很多不懂的地方还希望各位长辈能多多包涵。”唐九淡淡道:“如果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也希望多多见谅。”

    终于,有第一个人开口了:“唐九,其实唐家的事情你不用过多去问,我们有往来的一样还会往来,我们在投资理财方面依然会跟唐逸飞联系,这一点不用你操心。”

    这人开口就是挑事儿的,显然是要给唐九一个下马威,告诉她,唐家没有她也一样转。而这人便是依靠唐家的投资而逐渐在济北站稳脚跟的济北管业公司的青年老总马天意,跟唐逸飞是拜把子的兄弟,他能把济北管业做这么大,几乎所有的钱都是唐家给投资的。

    【ps:继续求顶,求各种鲜花神马的~免费看到现在,怎么也应该意思意思了吧?嘿嘿,鲜花什么的可都是免费,凹凸票也是消费之后白给的,还有就是,贵宾1毛钱1票,呃,真穷的连馒头都吃不起的我不强求,要是能吃上馒头的,也帮帮小仙,让小仙也混上馒头吃呗,天天吃窝窝头,太悲催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