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逸飞的脸上露出了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让人知道唐家可以没有她唐九那么个接班人,却不能没有他唐逸飞!他就是要看看唐九如何低眉顺眼的应对马天意的针锋相对。

    然而唐九并没有因此而放低身价,她没有按照唐逸飞的设定出牌,而是针尖对麦芒的看向马天意:“马总,我听说最近你的济北管业效益非常不错,昨天我也看了看账目,你去年在唐家借走的一个亿说要扩大经营规模,为期是半年的借款,你已经推迟了一倍的时间,按理说你应该赔付百分之五十的违约金,也就是千万,但你仅仅是还了一千万的利息,便把钱推迟继续使用。这都没关系,那是因为你和我二哥关系好,但现在不一样了,既然我接任了唐家,那唐家的账目就要规整规整,免得有些人明明手里已经具备了还款的能力,还想拿着唐家的投资当作‘无息’的贷款去利用。”

    马天意的脸上被唐九说的一阵青红皂白,他从创业起步到现在,在唐家起码拿到过五个亿的投资,但他每次都按时归还过,而这次他觉得若能只用一千万的利息把这一个亿的投资沿用一年,那就实在是太合适了。他这事儿跟唐逸飞商量过,唐逸飞跟他关系那么铁,当然是没有二话,所以这都是口头上的东西,并没有协议。如果现在唐九翻脸不认,那自己一下就要赔出去五千万加一千万,还要加上那一个亿的本金,一下子就足够把他给玩儿垮的。因为他的所有钱都投到了生产线上,手里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那场子就肯定垮了。

    “这事儿我是问过逸飞的!”马天意有些慌神。

    “我是看当时你借款要投资的时候签订的协议,其他的我不管。你跟谁说过?”唐九的声音冷了起来:“如果唐家交到了我二哥的手里,你跟他说,那有用。但现在接任唐家的是我,你除非跟我说,其他什么都没有用。”

    这话一点留情面的地方都没有,直把马天意说的后心冒冷汗啊。

    “二哥,虽然我爸爸隐退了,现在台上的人是我。那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如何做,理财公司的事情既然你不能负责,那么通融借款者,那我也只能把权利收回来。”唐九说的轻描淡写:“明天开始,一切事务就不用你再操心了。所有的账目我会亲自核对。咱唐家在西口的那家超市暂时没什么人负责,你就委屈一下,先去那边暂时负责几天。”

    西口的超市?!那可是连唐群他们这种宁愿闲着的人也不愿意去的地方!就不到二十个人的超市,一天营业额连万都达不到,那地方有什么好负责的!

    唐逸飞脑子嗡的一声,他打死也想不到唐九居然敢在这当面就给自己剥权!

    “九妹,你这是什么意思!”唐逸飞坐不住了:“就算现在唐家你做主,那也不能这么轻易乱作决定吧!你知道我如果离开之后会发生多大的事情吗?你扛不住!”

    唐九冷冷道:“你凭什么觉得我扛不住?二哥,今天我就是要告诉你,不只是你负责的那些,整个唐家所有的事情我唐九都扛得住!今天到场的所有人都是跟唐家有来往的,如果承认我唐九的,那有什么事情就都直接跟我对接,跟其他人对接的一切都不作数!因为唐家的钱,只有我才能拨的出去!”

    这话让原本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人都紧张了起来,谁也没想过今天这小丫头任职宣言就会把话挑的这么直白,也不怕唐家人乱了。

    若是徐云没来,或许唐九真不敢这么做,但今天有徐云在,她还真的是不怕了。

    “小九!虽然你是唐家的接班人,但唐家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唐国坐不住了,若是唐九只收了唐震风唐逸飞父子的权利,那他肯定会偷着乐,但唐九这话可是收所有人的权力,那事儿就有点大了!

    唐九直面唐国的对视:“叔,这话你敢不敢这么跟我爸说?我记得我爸当年说过,他是唐家的掌门人,那整个唐家就是他的,你们所有人,做所有事,都要经过他的同意,没有他的认可,所有人不得私自做任何自以为是的事情!当时你们可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说。”

    唐国喉结耸动,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唐九这就是做给其他来者看的,让他们知道唐家谁说了算,不把她当盆菜的人抓紧时间歇了去。

    “我再次谢谢诸位捧场的来宾,谢谢你们一直以来跟唐家良好的合作关系。”唐九微微一笑:“如果大家觉得唐九还能胜任,以后还想要跟唐九带领的唐家合作,那就给我一点掌声。”

    这话说完,原本一直没什么反应的人也纷纷跟着带头的鲍伯松鼓起了掌,而且越来越响,排山倒海的。

    唐九在掌声消弱的时候再次开口:“前段时间我父亲的身体不太好,我们之间的各种合作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到底是因为我们唐家自己人有歪想法,还是外人有坏主意,我唐九都清楚的很。而我这次上位,或许也有很多人想要排挤和打压我……”

    这话似乎说了在场一部分的心思,整个酒会现场都一片沉寂,谁也没想到唐九会把话直接挑明,一点面子都不留。唯独徐云知道,唐九听了自己的话,对不准备给她面子的人还留什么面子?难道自己的面子就是让人用来栽的?倒不如先跟他们翻脸,最后再给一颗甜枣,能合作的自然记得你的甜枣,而不能合作的,你给他仙桃也没用。

    “算了,这些我都不想说了,毕竟今天是个好日子。”唐九道:“虽然我唐九上任唐氏集团掌门人的位置,但以我的阅历和能力,必然有很多做得不足的地方,还望诸位前辈以后能多多原谅。如果诸位不嫌弃,也可以多给唐九一些帮助和建议,唐九一定铭记在心。在此我就先行谢过诸位。”

    在唐九鞠躬的时候,掌声再次被鲍伯松带动起来,有一部分人是应付,但也有一部分是真的被唐九的话给感染了。

    唐九鞠躬之后,微微一笑:“在这里,我还想给大家介绍一个人。在唐家最困难的时候,在我唐九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帮了我,如果没有他,或许就没有今天的唐家,也不可能有我唐九上位的这一天。他就是——徐云。”

    徐云一怔,我去,你搞这一套干嘛……非要把哥放在众人面前,成为众矢之的吧?老子可不想被那些阴寒的目光射成沙漏啊!

    但唐九话都说了,徐云要不上前,那就真的是打唐九的脸了,这时候是最应该给唐九面子的时候,徐云当然很清楚不能脚软。

    只是,即便徐云站上前,又能有几个人认识他呢?所有人都把好奇的目光投在了徐云的身上,看着眼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家伙,一阵阵的猜测声四起,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但大部分都觉得徐云是小白脸,到唐家就是来混吃混喝的,有些声音还挺大,完全没有给徐云留面子的意思,徐云看都不用看,只是凭声音就听得出,那个那么痛恨自己的人当然是齐振强了。

    纵然是场内议论纷纷,徐云也不会怯场,他大大方方拿起话筒:“今天既然能有缘在这里跟诸位见面,那就说明以后我们少不了打交道。愿意给我一个面子的,我记他个好,大家见面就是朋友。不愿意跟我扯上关系的,那我也不强求,最多是见面不点头的陌生人。我该说的都说了,最后强调一句,不给唐九面子的就是跟我徐云过不去,帮衬唐九一把的,那就全当卖我一个人情!至于值不值,那就诸位自己心里琢磨。”

    齐振强冷笑一声:“你无非就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厨子,卖你一个人情?哈哈哈,你还好意思说什么值不值?这话让我说,我还真是觉得不值!”

    齐振强敢公开跟徐云叫板并非因为唐九,他就是心烦刚才徐云跟他顶,他想跟唐家结亲家,但又不愿意以低姿态,这到是一个机会让唐家知道他齐振强不是吃素的兔子!是吃肉的狼!

    “齐老板,煤炭生意不好也不要把怒气撒到唐家身上,这样可不好。”徐云微微一笑:“我听说唐家几个场子每天需要的煤炭也要上千吨吧?这一个月下来也是万多吨呢。”

    齐振强一瞪眼:“小子,你是在威胁我吗?!说白了你就是一个外姓人,唐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做主!你以为唐家跟我之间的关系是你几句话就能挑拨的吗!”

    “我可不是挑拨,只不过是认识一个朋友。不管你开出什么价格,我每一吨五千五百大卡的都能比你便宜一百块,四千八大卡的便宜八十块,千五百大卡的便宜五十块!”徐云冷笑一声:“到时候让唐九自己选择。我相信,每个月能省最少位数的开支,这个账目谁都会算吧?”

    齐振强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若是唐家断了跟他之间的供应联系,恐怕他给工人开工资都要贷款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