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五大卡的动力煤,我调价到六百块!”齐振强攥紧了拳头,他一咬牙把价格直接压倒了一个甚至连他自己都有些无法承受的低点,这个价格五千五百大卡的煤是根本买不到的,齐振强之前和唐家合作都是给的百五十块一吨,这还是因为长期供应。

    按照百五十块一吨的价格,每个月唐家个重型工厂就要耗资两千两百多万购买煤炭,齐振强这一口降下的价格虽然单独看只有一百五十块,但以唐家每个月万吨的用量来计算,直接就省了四百五十万!

    这可是齐振强计算好所有煤场开销和洗煤代价之后,放弃了所有的利润给出的价格,他就不相信还有人能给出比他这个还要低的价格!人活着有时候就是为了争一口气。

    徐云耸了耸肩膀,他没想到齐振强会玩儿这么大,如果说是五千五百大卡动力的煤,徐云的确有关系能搞到六百五十块的价格,那还要说是人家卖给他一个大人情,多少赚个抽烟喝酒吃饭的钱。而齐振强这六百的价格,显然就是什么都不顾了,就赚个吆喝,而且万一出点什么事情,自己还要赔钱呢。

    徐云可不傻,这种时候没必要跟齐振强斗气,就算他一句话过去,就算不要钱,这煤炭都能有人成千上万吨的白送,但徐云可不是那种好意思要的人。

    “齐总真是太有诚意了,你都给了这么合适的价格,唐家若是在找别人合作,那就太不识抬举了。”徐云微微一笑:“小九,你听到没,齐总都说了,五千五百大卡动力的煤只要六百块一吨,这样的话,你可抓紧跟齐总商议一下合同,我那边六百五十块一吨的就先给人家说退了吧。”

    看着徐云一脸煞有其事的样子,唐九也认真的点点头,而且还特别感谢的对齐振强道:“齐叔叔,没想到在小九上位之后,你能给我这么大的帮助,我相信以后唐氏集团和你们江阳煤矿一定会强强联合,越走越近。”

    齐振强顿时有一种吃下苍蝇的恶心感觉,虽然这价格还不至于让他去赔钱跳楼,但自己却总是有一种吃亏上当的感觉!可毕竟自己又是有身份有脸面的人,这时候若是再反咬一口说做不了,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

    这一瞬间,齐振强真是知道哑巴吃黄连是什么滋味了,他强忍着挤出一抹微笑:“小侄女,老叔当然要支持你的工作……呵呵呵……”

    勉强的笑声,齐振强又有些恼怒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连泡妞的本事都没有,若是能直接把唐九泡到手里,那他现在也不用这么低眉顺眼的了,也不用为了岌岌可危的煤矿而头疼了。

    “搞了半天,原本的唐氏集团今天过后恐怕是要姓徐了吧?”突然又有一人站起身来,四十岁左右,精神抖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感觉。

    唐九在徐云耳边低声道:“这人叫董天华,是济北市最大的连锁酒店拥有者,华天大酒店就是他创建的,在整个江北有十多家呢。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华天大酒店徐云当然听说过,这是江北省自主品牌的五星级大酒店,也就是说本地才有的五星大酒店,这种级别的酒店,每一个投资都要好几个亿,能在江北省开十多家,可想而知这人绝对不简单。

    “如果说唐家都不姓唐了,那我到觉得没什么必要继续合作下去了。”董天华仗着自己和唐家之间没有特别的供应关系,所以才敢说这种话,而且,他还知道,今天他越是抹台上这小子的面子,以后唐逸飞越是会把重要客人或者重要场合的饭局往他的酒店里面订。

    徐云微微一笑:“首先我要声明一下,我跟唐家的关系仅仅是因为唐九,若不然我不会站在这里,唐家现在的掌门人是唐九,而不是我。如果董老板不希望跟唐家再有什么合作,那也没关系,唐家从今天可以取消一切跟华天大酒店的联系,之前的账目可以结算清楚,但之后再无瓜葛。我想唐家完全可以去找任何一家酒店作为长期合作伙伴。”

    董天华哼了一声:“随便!那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外姓人在唐家能翻出什么天地。今天我就代表在场的诸位说句话,如果唐氏集团还是唐家的,那就找一个唐家人出来说话。如果不是,那我也没什么理由待下去的了!”

    这话已经说的非常决绝,看样子必须唐九上来救场,唐逸飞他们现在都很清楚,这才是难为唐九的时候,只要徐云没机会开口,唐九就不可能应付的了那么多人的唇枪舌战。

    然而,没等唐九开口解释,角落里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响起:“董天华,你以为你是哪根葱?你代表的了所有人吗?”

    这声音既陌生又熟悉的钻入徐云的耳朵,徐云有些茫然,他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映入视线的却是昨晚上他追出好几里路才追到的大刀罗刹王泽,王泽的另一边还站着一个穿着玩世不恭的年轻人,而他两人的间,一个女人散发着天生傲气的站在那里,徐云脑子嗡了一声,怎么会是她?

    董天华勃然大怒,被人如此指名道姓,居然还敢说自己是根葱,他当然愤怒回身,怒斥一声:“你什么人!敢跟我……”然而,话还没说完,董天华的脸色就变了,剩下的话硬是全部咽进了肚子里面。

    在场的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瞬间,整个场内鸦雀无声,那女人高傲的气场和那种万人之上的气质实在让人难以与其对视。

    就连唐震风和唐国都愣住了,没想到他们居然招惹来了这么一个大人物。

    白唇竹叶青——佐媚烟,这个名字是整个江北省近两年内最**的名字,也是让人最胆寒的名字,这个女人出现过很多场合,而且全部都是大场合,恐怕现在即便是唐正天在场,也要对她礼让分。

    毕竟,这个女人是当年打个喷嚏都能让江北省晃晃的张太岁钦点的接班人!可以说是在整个江北省,佐媚烟说自己是二号人物,就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这个女人不但得到了张太岁的钦点,还有了张太岁一身的功力传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张太岁那老妖精可是敢独身一人在亚马逊热带雨林逍遥自在活了好几年的传奇人物。在江北省的地位更是如泰山北斗一般。

    如今张太岁虽然已经过世,但佐媚烟在他的葬礼上就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把几个当年受张太岁羞辱想要来找麻烦的人狠狠教训了一顿,在那之后,佐媚烟这白唇竹叶青的名字就响彻了江北省。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她栖身于济北市,但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什么地方,做什么。

    她就是一条盘踞在济北市某神秘处的竹叶青,虽然平日里没任何动静,可一旦有什么人损害了她或者张太岁留下的那些东西,她就会突然出来狠狠的咬上一口。

    而她这一口,往往让人非死即伤,所以没有人轻易敢去触碰她。张太岁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娱乐圈那点事儿,所以他的天娱集团一直到现在还井井有序的正常运转,虽然张太岁是死了,但他依然是江北省最大娱乐业巨头,什么娱乐会所,影视公司,旗下签约明星随便说一个都够让人眼前亮一下的,而暗打理这一切的便是佐媚烟这条白唇竹叶青。

    “看不出来,老爷子才离开没两年的功夫,居然就有人敢在这种场合下说代表所有人做主了呢。”佐媚烟说话就透着一股子的媚劲儿,若是没点定力的男人,恐怕只是看她一眼,听她说两句话就已经是要不行了。

    幸好能在这里出现的都是有点本事有点定力的人,也不至于会当场有人腿软。

    “佐小姐……刚才,我……我那话,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我不是说自己能代表所有人做主,我……我就是表达一下大家的意见……”董天华再牛逼也不敢在佐媚烟面前吭半句,先不说眼前这女人是如同竹叶青一样的毒蛇,每年天娱集团要有那么多明星整个江北省到处跑,不论是做节目还是拍戏,还是各种活动,天娱集团一直都选择了他的华天大酒店。就因为张太岁觉得是自己当地酒店,有钱让自己人赚点,而不是让什么香格里拉或者谢尔顿赚走。

    江北省整个十几家华天大酒店每年的收入,有六成都是来自于天娱集团的消费,所以天娱集团简直就是他董天华的衣食父母,他打死也不敢得罪呀!

    佐媚烟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是吗?那你觉得你表达的意见是大家想要表达的吗?”

    “是……是吧……”董天华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要说什么,心里实在有些惊慌。

    “不好意思,董总,我这个人特别不喜欢别人代表我发言,而且说的还不是我心里想要说的,所以,我突然特别讨厌你这个人了。”佐媚烟冷冷道,伸手对旁边的弟弟一指:“夜明,马上取消之后所有签约艺人在华天大酒店的安排!如果有已经入住的通知他们马上搬出去全部换掉!谁敢耍大牌不愿意,直接封杀,以后谁再敢入住华天大酒店的人也给予警告,听不进去的一样封杀。”

    “是。”佐夜明点头道,脸上毫无表情。

    【ps:晚上依然例行加更~ 这个月的更新一直很给力吧,我就再求一次各种支持吧,什么收藏点击或者顶一下,都可以,捧个人场不算过分吧?我就喜欢破千万的节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