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多么霸气的气场啊,听的众人唏嘘不已,说不合作就不合作,差点把董天华震惊的一屁股蹲在地上。

    徐云怎么也没有想到再次见面会是在这个场合下,想想年前的佐媚烟,跟现在比起来虽然判若两人,但那种骨子里的高傲却一直没有改变,而她旁边那个小子却完全改头换面了似的。

    “佐小姐,您……您怎么来了……”唐震风虽然不是唐氏集团掌门人,但是在场的所有唐家人里,便是他年龄最大,阅历最深,即便是他看到佐媚烟,也一样是感到相当大的震撼。

    佐媚烟微微一笑,优雅的走向前来:“唐氏集团的唐九小姐上位大典,我当然是想要来喝一杯酒了。虽然没有人通知我,但我这个人脸皮够厚,而且也非常自觉,所以就自己来咯。如果唐家人不欢迎的话,那就只当是我自作多情了。”

    唐震风哪敢说不欢迎,脸上带着分惊讶和分惊喜道:“承蒙佐小姐看得起,唐家人脸上当真是有光彩,连佐小姐都给面子,实在让我们唐氏集团上上下下所有人受宠若惊了。”

    “你不用受宠若惊,我来这里是给九小姐面子,和你们这些人都毫无关系。”佐媚烟丝毫不留情面,说完这话,她的目光看向的不是唐九,而是唐九身前的徐云。

    唐九虽然涉世不深,阅历也不够厚,但却也很清楚眼前这条竹叶青来这里绝非是给自己面子,她跟佐媚烟之间可以说是毫无瓜葛,别说什么交际了,就连见面这也不过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张太岁过世的时候,唐正天带领唐家所有嫡系的人前去上香,唐九很清楚的记得,当时穿着一身孝服的竹叶青就有一种让人难以相抗的气质。

    而现在,一身华丽礼服的佐媚烟更是向所有人展示了她这条竹叶青的特殊魅力,一种让男人和女人都难以抵御的魅力。

    唐震风被佐媚烟一句话堵的半天坑不出声,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唐九居然能请的动眼前这个人,很快,他和所有人一样,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站在唐九身前的徐云。

    “佐姐姐这话真是让小九受宠若惊,小九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唐九微笑道:“今后佐姐姐的事情就是唐氏的事情。”

    “哈哈哈……”佐媚烟伸手掩住嘴巴,笑的花枝招展:“九妹妹还真是会说话呢,既然这样,我也只能说以后九妹妹的事情就是我佐媚烟的事情,谁敢难为你,那也就不能怪我不留情面了。”

    佐媚烟这话分认真分笑意,但这话是真是假还真让在场那些想要难为唐九的人吃下一颗炸弹,至少现在是绝对不会有人敢跟唐九公然叫板,毕竟竹叶青这话才刚撂下,谁也不想找刺激。

    佐夜明忍不住了,低声在佐媚烟耳边道:“老姐,你怎么还真跟唐家扯上关系了,咱们来可不是帮唐九撑场子,是给我这准姐夫抬面子的。”

    “我知道。”佐媚烟狠狠瞪了弟弟一眼,她并没有急于跟徐云说话,而是轻坐在王泽搬来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徐云。

    被一个如此妖孽的女人盯着,徐云当即哑口无言,这还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如若不是因为唐九在场,徐云一定会上前去问问这条竹叶青干嘛整的如此高调。

    佐媚烟出现之后,整个大厅内那么多的大牌牛人也都变得沉默不语,谁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当挨子弹的出头鸟,酒会上枪挂掉的已经有人了,江阳煤矿的齐振强,济北管业的马天意,华天大酒店的董天华,哪个不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还不都没能抗的住?

    “诸位,今天是唐九正式荣登唐氏集团的好日子,我谨代表唐家,希望诸位在这里能度过愉快的一晚。”唐国怕冷了唐家的场子,这么说也算是圆了一个句号。

    酒会自然有音乐跟舞会,前来的所有人也并不只是因为唐家才来,也是为了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有合作关系的稳固关系,没有合作关系的可以彼此多了解一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合作呢。、

    只有气氛活跃起来,那些被佐媚烟气场震慑的人才会放松下来。虽然很多人想离开,但碍于佐媚烟也不敢先走,谁都害怕这条竹叶青会因为自己的一点点行为不当而大发雷霆。

    “徐云,你的老相识帮了我们这么大忙,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敬一杯酒?”唐九不知什么时候端了两杯红酒走到徐云面前,她这话有话的神情,让徐云觉得不太对劲儿的感觉。

    徐云接过酒杯:“你怎么知道我跟她认识。”

    “很简单啊,我跟她没什么交际,若说起来整个唐家也就只有我爸爸以前跟张太岁有那么一点点的交情,所以她不会平白无故来帮我。”唐九道:“而且她看你的眼神很不一般,难道你自己感觉不出来?如果你说没看出来,那么我告诉你,我可是看的很清楚。”

    徐云无语:“那就你说什么是什么吧。”

    两人端着酒杯来到佐媚烟的身旁,瞬间吸引了众多的目光,毫无疑问,没有人敢直接窥视,全部都是装作莫不经心的样子用余光往那处看去。

    对这件事情最上心的还要数唐家自己人,他们都想知道唐九跟白唇竹叶青的关系,这关乎到未来唐家的发展,以及他们自身利益的问题。

    “刚才的事情谢谢了。”徐云走到佐媚烟身前,微微一笑,举了下酒杯:“我敬你。”

    唐九也非常认真的对面前的人道:“佐姐姐,如果你不嫌弃,喝完这杯酒,就真当唐九是你妹妹了,以后的事情还希望你能多多关照。”

    佐媚烟看着徐云,甚至连余光都没有往唐九身上看,她脸上那种小女人应有的娇羞尽显无遗,之前那种女王的气场瞬间变得烟消云散。

    “咳……老姐,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场合,大庭广众的,犯花痴可有些栽面儿。”佐夜明无语道,他是真看不出来自己这准姐夫有什么魅力,怎么就把他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姐姐迷成这个样子了。

    唐九意识到这两人好像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简单,虽然她看到佐媚烟那种投怀入抱的眼神,心有些酸酸醋意,但是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发作,既然这样她也不准备当电灯泡,便把杯子红酒一饮而尽:“你们慢聊。”

    佐夜明冲着唐九笑了笑,然后跟在唐九身后走来:“九小姐,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姐就这样,见不得比她年轻漂亮的女孩。”

    唐九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哭还是笑,就佐媚烟那羊脂白玉一般的皮肤,脸上连条细纹都没有,怎么看也不像是十岁的女人啊,,而且身上女人味又十足,她应该是任何年龄阶段女人都羡慕的那种,又怎么会见不的自己?佐媚烟完全有资本站在自己身边,并且傲视自己,要知道那个女人可是比自己大了八岁,但却完全看不出来的样子!如果说自卑,自卑的应该是她唐九吧?

    “谢谢。”唐九微微一笑道:“我想知道徐云跟你姐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不介意的话,你能告诉我吗?”

    佐夜明想了想,实在不知道如何说,便干脆道:“应该是我姐的男人吧……这是我姐自己说的,我也不敢确定。”

    唐九楞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又取了一杯酒,直接走向人堆,今天的气场她占据了绝对上风,所以她要借着这个机会让所有人知道,唐氏集团是她唐九的,让他们都记住自己!

    看着离开的唐九,佐夜明回头看看老姐跟徐云,对一直跟着他的王泽道:“你说我那准姐夫到底哪里好了?我姐那个花痴成天神魂颠倒也就算了,怎么这唐家九小姐也跟吃了**药似的,一听我说徐云是我姐的男人,脸色都变了。”

    “夜明,你可不要乱说话!”王泽瞪眼道:“小心媚烟姐知道了又教训你。”

    “擦,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乱说话了?走,咱俩也喝酒去,这里的酒还挺不错,来一趟不能白来,起码喝够本。”佐夜明笑嘻嘻的揽着王泽,王泽瞬间有一种怕被其他人误以为他们搞基的感觉。

    ……

    现在整个酒会现场的焦点都聚集在了徐云和佐媚烟两人的身上,尤其是徐云面对佐媚烟的那种轻松之若的精神状态,一瞬间让全场所有人都对他改变了看法,谁也不会相信一个河东小城市的药膳厨子会有这种面对白唇竹叶青的气场。

    齐振强差点把手酒杯都捏碎了,他真怀疑唐国跟他说这人只是个厨子的事情,完全就是耍他!他若知道这个徐云有这么大的来头,都能和佐媚烟平起平坐不发怵,他打死也不可能跟他杠上,现在闹得钱也赚不到,关系也难看,还变相的得罪了佐媚烟,真是他妈的“一石鸟”,都是自己的鸟啊!

    【ps:明天早上不见不散~ 坚持每章节都点一下“顶”就跟我坚持每天更新一个道理,我天天更新你们看的爽,你们天天点一下“顶”我也觉得爽。如果你们不顶了,我会不爽的~就跟我如果不更了,你们会不爽一个道理~~~为什么第一章都将近000个顶了,而最新的更新才几百呀~~这说明很多点“顶”的童鞋都太监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