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和佐媚烟足足对视了一分钟,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最终还是佐媚烟忍不住先开口了:“这么久不见,难道你就不准备给我一个拥抱吗?”

    徐云苦笑一声:“这么久没见,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你不也是一样吗,还是那么的滥好人,连人家唐家自己的家事你也参合进来了,还真是让我想不明白。”佐媚烟微微一笑,直接主动的就把徐云拥入了怀,胸前波涛毫不顾及的便深深挤压在徐云胸前,害的徐云暗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平静下心态。

    别说是佐媚烟这种深深的一个拥抱了,但凡是个男人,敢跟她对视一分钟的估计都不多,没几分定力的恐怕连看都不敢看她。

    这一个拥抱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几乎是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唐家人,这下也更加肯定了这女人来这里并非是因为唐九的面子,而是这个搅入唐家内事的外人徐云。

    唐逸飞的内心久久不能平息,原本他手大权被唐九今日当面收回,他就已经很难接受,现在又看到他们身边多了这么一个根本惹不起的大势力,他这心里就更难受了,他对自己今后的前途完全看不到光明了。

    唐九至始至终都没有再往徐云这边看一眼,但周围人的反应还是让她隐约觉得徐云和佐媚烟的关系绝对不只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现在她只想喝酒,不知道是因为了却了今天这件事,还是因为徐云和佐媚烟的关系……

    不远处的佐夜明拍了拍王泽的肩膀:“你看我姐那花痴,昨天晚上你说没把她的身份告诉徐云,今儿就自己主动前来投怀入抱,哎呦,还真是离不开这男人了……啧啧啧,我的个脑子。”

    “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媚烟姐的心思了……”王泽相当无语:“昨天人家都要杀我,我都没敢把她的名字说出来,早知道她一点都不介意,我直接把什么都招了,说不定还能混杯酒喝,害得我提心吊胆的。”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啊。”佐夜明嘿嘿笑了笑:“这事也是因为你傻。”

    看到这一幕,董天华齐振强他们彻彻底底的崩溃了,这叫徐云的小子连张太岁的女人都敢碰,实在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纵然是张太岁已经死了,但现在有人提起来,他们也都是会毕恭毕敬,这就是张太岁在整个江北省的影响力。

    所有人都知道白唇竹叶青是张太岁身边的女人,却并没有人知道张太岁和佐媚烟之间就只有师徒之情,每个人都把佐媚烟当作张太岁的女人,所以对她的敬畏才更加深厚。

    而这条让众人觉得绝对不能碰触的竹叶青抱住徐云的刹那,徐云才真正成了所有人心不敢定位的猛人。震惊,徐云带给他们的只剩下彻彻底底的震惊。

    ……

    “差不多就可以了吧,那么多人看着呢。”徐云和佐媚烟年不见,这刚一见面就被她这么抱着,或多或少都有些许的尴尬,若是旁若无人的小黑屋里也就算了,可现在是灯火通明的大庭广众之下。

    佐媚烟并没有松手:“从来不会顾忌世俗目光的炎龙,什么时候也开始在乎其他人的目光了?不会是因为唐九小朋友吧?”

    “你说什么呢。”徐云再次哭笑不得道:“你现在这身份也太骇人了,看看那些人的目光,看你就像是看到一条毒蛇,我这么不要命的连毒蛇都敢抱,以后他们还敢跟我说话吗。”

    佐媚烟松开徐云耸了耸肩膀:“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济北,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一根毫毛。谁敢对你不敬,我就要让他知道,在济北到底是谁说了算。”

    徐云知道自己跟她讲什么都没用,只能逆来顺受:“张老爷子过世之后,看来他的一切你都承担了起来。他还真是没有看错人。”

    “不是他没有看错人,而是你没有看错人。”佐媚烟淡淡道:“若不是当年你把我和夜明托付给张老爷子,那就没有我和我弟的今天,张老爷子也恐怕就后继无人了。现在的天娱集团说不定已经控制在这现场某个人的手里了。”

    徐云目光扫过四周,看到的都是惊颤的反应,他有些怀疑道:“现场这里还有什么人有那种本事?能接的下张老爷子的摊子?”

    佐媚烟语气轻描淡写:“现场是没有人有那本事,不过今天上位的小姑娘的父亲说不定还真有那本事。”

    徐云倒抽一口凉气,原来佐媚烟指的是唐家,指的是唐正天:“看来你跟唐家还真有些缘,之前就已经擦出过火花了。”

    “嗯啊。”佐媚烟没有要掩饰什么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到是乐意看着唐家闹个四分五裂,到时候我会一点一点的吞下来。”

    “你这条竹叶青的胃口还真不小。”徐云无奈的笑了笑。

    佐媚烟眼神透着娇媚:“是啊,我不只是想吞下唐家,还想吞下你呢……就怕你不给我机会。”

    徐云看到佐媚烟故意摆出饥渴难耐的样子,浑身一抖动,他必须坚持住自己的定力,不然真会一个不小心就被这白唇竹叶青给吞了呢。

    “既然你也没有请我跳舞的意思,我想我还是先走的好,以免你的唐九小朋友会因为我们说话时间太长而吃醋,我可是一直看着她呢,这一会儿都喝了不下十杯酒了。虽说这红酒没那么呛,但后劲儿还是会有的。”佐媚烟的笑容特别迷人道:“就算是酒量大的人,心情不好的话也很容易醉。”

    徐云微微一笑:“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大度了。”

    “切,我这不叫大度,而是自信,我才不相信一个小朋友能跟我比魅力。”佐媚烟婉儿一笑:“如果你真的想女人的话,我相信你会找我过夜,而不是跟她。”

    徐云真心败了:“那你的意思是,知道我现在没想女人?”

    “当然。”佐媚烟再次抱住徐云,用极低的声音对他道:“因为我刚才抱你的时候,没感觉到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戳到我……你懂得。”

    我勒个去!这万恶的妖精!徐云差点被她这一句话卸掉了二十多年才蕴练出来的定力!妖精啊,绝对的大妖,如果这么一个祸害不是只钟情于徐云的话,真不知道会有多少小男生死在她的石榴裙下哦。

    佐媚烟再次推开徐云,对他深情道:“如果想要了……随时来找我哦……”

    噗哧!徐云发誓自己险些真的喷血了,是男人的谁能抵挡得住这种诱惑,若是妖精分六九等的话,那徐云保证佐媚烟就是最高等级的那种妖精。

    佐媚烟不再说什么转身便走,不远处的佐夜明和王泽也迅速跟上前去,人在人群傲然离去,留给他们的只有望尘莫及的背景。

    别说是这条白唇竹叶青,就算是她弟弟眼镜蛇佐夜明,或者身边最得力助手大刀罗刹王泽,随便扔一个出来都能在济北市搅的天翻地覆。

    唐少峰和唐毅站在父亲唐国身后,低声道:“爸,如果那天我派去的人形容的没错的话,徐云离开这几天,一直守护在唐九家的便是竹叶青身边的那个大刀罗刹……”

    “哼……怪不得两个高手都无法接近唐九,原来是徐云在这里留了一手。”唐国眼神阴冷,表情极为没落:“那两个人不能留下活口,万一他们把我们派他们出去的事情捅了出去,我担心徐云不会放过我们……”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唐少峰面露杀机。

    ……

    送走了佐媚烟之后,徐云迅速来到唐九身边,短短的时间内唐九喝了多少酒徐云并不清楚,但即便是唐九酒量这么大,她的脸上也已经微微泛起了潮红。

    “唐九,差不多了。你不能再喝了。”徐云没有留情面的把唐九手酒杯夺了下来。

    唐九一脸醉笑,她在徐云手把酒杯夺回来,没有一丝生气的语气,对徐云介绍道面前的人:“徐云,这杯酒我要喝,这是宏伟机电的徐总,一直以来跟我们唐氏集团都有很密切的合作,你说这杯酒我应不应该喝?”

    “应该。”徐云点点头,他知道拦也拦不住。

    唐九毫不犹豫便把杯红酒一饮而尽:“你说应该,那我就再喝一杯。”

    这下徐云可不会再顺着她了:“你说还要跟谁喝,我替你。”

    “你替我?你凭什么替我?你以什么身份替我?”唐九说着说着就有些激动,看样子压抑许久的刺激还是压不住了。

    “唐小姐,一心一意,我们一杯酒足以,希望唐氏集团以后还要多多照顾宏伟机电啊。”宏伟机电的徐总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看得出来唐九有些不对劲,而且现在徐云又来了,他也急忙喝掉杯酒,劝说道。

    唐九呵的笑了一声:“徐总说得对,一心一意,那你喝好玩儿好,我去那边看看。”

    徐云一把搂住唐九肩膀,低声对她说:“你哪也不能去了,现在就跟我回家,今天是你对外界宣布上任唐氏集团总裁的第一天,所以你绝不能出丑。”

    唐九没有作声,顺从的把酒杯交给了徐云……

    【ps:脑袋昏昏沉沉,这变天变得真是让人措手不及……身体太不舒服了,码字的时候注意力也不集……求支持以表安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