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把唐震风和唐国等几个长辈级的人叫在一起,让他们把剩下的场面撑过去,现在唐九的该说的都说完了,就先离开。反正现在佐媚烟也走了,剩下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徐云也不需要伺候。

    虽然这几个叔叔辈的人不愿意听徐云一个外人安排,但是碍于刚才他跟佐媚烟的关系那么近,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这里的事情既然安排妥当,徐云也不再多耽搁,直接带上唐九就匆匆离开。

    ……

    回到唐家别墅之后,唐九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酒柜取出了一瓶伏特加,徐云知道她心里不舒服,但依然没准备顺着她,上前就要夺下。

    “你别管我!”唐九娇怒一声,愤怒的把徐云推开,然后打开酒瓶甚至连杯子也不用,便直接仰头就喝。

    “疯了吧你。”徐云无语道:“唐九,你若想喝酒我陪你,但你有什么不爽的就说出来,别憋在自己心里,我现在会站在济北市你们唐家的房子里,可不是来看你喝闷酒的!”

    唐九一挥手,挡开徐云再次要来抢夺酒瓶的手:“你不愿意看可以走啊!又没有人强迫你留在这里,你何必自找不耐烦!我在外面你可以说怕我丢人,现在我在我自己家里,轮不到你来管我!”

    徐云板起脸来:“我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让你胡来,我答应过你父亲要看着你,唐九,你不要让我为难。”

    “别拿我爸压我!”唐九哼了一声:“现在谁都不把我当回事儿,就连我自己想要接任我自己家的产业,也会有那么多外人来干涉我!甚至我今天需要一个跟我毫不相关的女人来震场才能搞定那些想要看我出丑的人的嘴脸!现在你又要来管我?凭什么,你凭什么那么做!我不需要!徐云,你帮我,我可以接受完全是因为我没把你当外人看,可今天呢?如果不是竹叶青,我根本不可能那么顺的便回到家里来,唐氏集团是我的,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看她的脸色!她凭什么来!”

    徐云知道她是吃醋了,今天佐媚烟的出现虽然帮着唐九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却完全因为他的面子,跟唐九毫无关系了,最重要的是佐媚烟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了自己,这让那些以为他跟唐九有关系的人肯定会乱猜测,大大折了唐九的面子,所以唐九现在发火也是情有可原。

    看着唐九还要再喝,徐云只能先把自己平静下来:“唐九,你听我说,竹叶青来这里不是因为她要多管唐家的闲事,完全是因为我,如果你觉得这样伤害了你的自尊心,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因为我并不知道她会出现。”

    唐九冷笑道:“我当然知道她是因为你的关系才来这里,要不然她凭什么帮我?徐云,你不用向我道歉,我应该感激你,我应该向你说谢谢,谢谢你和那个跟你关系那么暧昧的女人出手帮我,若不是你们,我今天都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些人。谢谢!”

    徐云原本就不是那种没脾气的人,能一而再再而的忍受唐九耍脾气,完全是因为他站在了唐九的立场去考虑问题,但唐九一直不能理解,徐云也就不再惯着她,一把抢过唐九手的酒瓶之后,火大的徐云顺手就直接丢了出去!

    啪啦一声,酒瓶落地摔的支离破碎,整个房间瞬间弥漫起了浓郁的酒精气味。

    “唐九,收起你那大小姐的脾气,之前你可以这样,但从今往后都不可以了!”徐云怒道:“你要想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你是唐氏集团的接班人,唐家的掌权者!你不在是个孩子,小脾气这些东西都全部给我收起来!别人都可以觉得我跟佐媚烟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唯独你不可以!因为你自己清楚我站在这里是为了谁!”

    唐九象突然受惊的小鹿,脸上带着茫然看着徐云,终于嘴唇颤抖开口:“徐云,那你能告诉我吗,告诉我,你和那个女人没有我想的那种关系……女人的第六感很敏感,我看得出来那个女人对你的心思……”

    “年前她的命是我救得,她弟弟的命也是我救的!她现在能成为在张太岁去世之后接替天娱集团,也是因为当年我把她和她弟弟送到张老爷子家!”徐云道:“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张老爷子是我干爹,你是不是就能明白佐媚烟为什么要出手帮忙了吧?”

    唐九张大了嘴巴,这还真是让她难以相信,当年叱咤江北,现在余威仍然留存的张太岁居然是徐云的干爹?!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这让唐九怎么相信,毕竟张太岁是一个传说般的存在。

    徐云原本不想说这些,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张老爷子过世的时候他还因为在东的一件特殊任务没办法赶回来,只是后来自己偷偷到过张老爷子坟前上过香,敬了酒。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徐云心里的一个疙瘩,他没能送张老爷子最后一程,一直都是心里的一个痛处,所以他不想提起。

    “佐媚烟出现在唐氏集团的酒会的确不是因为帮你,是因为我的缘故。但她有足够的理由出手帮我,不仅仅因为我是她师父的干儿子,还因为若不是我,她早就死在某个人的手里了。”徐云既然开了口,也就停不下了:“佐媚烟和佐夜明都因为特殊的身体素质而被入境的外来地下势力看,原本是要研究成战争机器的,是我碰巧帮过他们姐弟一次,她这么做完全是感恩而已,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就那么简单,你有权利去多想,但我应该解释的也都解释了。”

    佐夜明的记忆只有这年的,就是因为当时他的大脑被注入了一种特殊药物,这种药物能让人的痛楚神经消逝,而成为无所畏惧的战士,但伴随着的就是失去一切之前的记忆。

    徐云当时出现的时候,佐夜明已经被注射,而佐媚烟却得以逃脱,但因为她的体内已经注射过多种实验药品,生命危在旦夕,徐云几乎是倾尽所有才救下了这对姐弟的性命,但当时他们的身体都很虚弱,徐云就把他们送到了干爹张太岁的家。

    没想到张老爷子对这两人是一见如故,对她们这极具天赋的体质也是大加赞赏,一辈子都没收徒弟的张太岁竟然把这两人收做徒弟,并且在临终之前把一身宗师境高手的实力用特殊手法传授到两人身上。

    这也是碍于他们两人体质的原因,佐媚烟的接受能力要比弟弟佐夜明更胜一筹,所以才能在短短年的时间内具备了超级高手的实力,这时间简直就是恐怖的短,但她就真的做到了,而佐夜明也实力猛增一跃成为一流高手的佼佼者,一切都归功于张太岁临终前的大胆创举。

    徐云知道张老爷子的死和这个肯定没有关系,因为他清楚张家世代相传的那种怪病。

    “如果佐媚烟的行为让你不舒服了,你可以跟我说,但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排解。”徐云不再回忆过去,他很认真的看着唐九:“今天开始,在任何人面前,你都要一遍遍跟自己强调,你不在是唐家的九小姐,而是唐家的掌门人,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唐家,而不是一个唐家还没长大的孩子!”

    唐九知道自己想多了,也知道徐云这番话的道理,但她依然肯定佐媚烟对徐云有的不仅仅是感恩之心,可既然徐云把该解释的都解释了,唐九在这么下去也的确有些不懂事。她迅速让自己恢复了平静,最后认真的看着徐云,居然张口提出了一个条件:“你能抱抱我吗?”

    我擦!徐云就纳闷了,佐媚烟抱他的时候,他肯定唐九没往这边看啊,这丫头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呢,难道她有这个要求的时候就不去想想,现在毕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就不怕会擦出点什么火花么。

    没等徐云开口同意或者拒绝,唐九已经起身主动的抱了过来,跟佐媚烟一样,丝毫都不顾及自己胸前的柔软玉兔狠狠挤压在他的胸膛上。

    “徐云,对不起,之前是我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唐九把自己的脸埋在徐云的胸口,感受着男人身上特有的温柔,还有徐云那少许有些混乱的心跳,这种感觉真好,她真希望能这么一直待着,一辈子都享受这种感觉。

    徐云拿她没办法,再怎么说,唐九也只是一个才刚二十二岁的女孩,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么大的担子压在肩膀上的确不是多么舒服的事情,或许有人会羡慕她从小就出生在这种衣食无忧什么都能拥有的大家族,但是却都不会明白她生在这种家族的压力。

    就因为唐九什么都拥有了,所以她才会害怕有一天会什么都失去,她要守护的不是这份物质,而是父亲的所有心血,和母亲用生命换来的唐家稳定……

    徐云伸手轻轻拍了拍唐九的后背,低声道:“有我呢。”

    而唐九却突然抬起头,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迎着徐云微启的薄唇就吻了上去!

    【ps:依然身体不舒服,脑袋都要炸了还要坚持码字……看在小仙这么辛苦的份儿上,难道你们就不要多顶一下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