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吻太突然,徐云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就觉得一条灵蛇钻入自己口,虽然脑子有些懵,可男人的本能让他没有拒绝,还是那句话,他徐云虽不是什么好色之徒,但也绝非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唐九感受到徐云的回应之后,整个人就更加投入到这深吻之,虽然没有什么实践经验,但是平日电视剧电影的看多了,两人理论上的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

    不就是法式湿吻么,浪漫点无非就是要上下其手的帮着对方按摩按摩后背,这点徐云还是知道滴,只是这按着按着就想往前伸,实在是有些难以自控。

    唐九似乎想用这一吻把心一切的烦闷全部抛掉,所以她吻的很投入,她承认自己今天吃醋了,而且吃了很大的醋,之前她并不肯定自己对徐云那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甚至是昨天徐云回来的时候,她依然没有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而现在她确定了,她确定自己的整个心都已经被面前的这个男人给俘虏了。

    从小任何事情都争强好胜的唐九承认,在他们两人的这种关系里,她输了,因为她先动了情,对一个她知道并没有把她当作全部的男人动了情,这是唐九从来不敢相信,也一直都肯定自己不会的事情。

    而那种无尽的情愫在心底涌上来的一刹那,唐九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即便她再用力的去否认,也不能改变她已经深深陷入两人之间这种关系的漩涡内,她无法在否认自己没有动情,既然无法否认,那就不如彻彻底底的表现出来,她用行动宣告了自己彻底的被俘获,并不是想用此来牵住徐云,仅仅是想告诉他,她爱上他了。

    长达数分钟的激吻让两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也不知道是谁先分开,两唇分离的时候,唐九那朦胧媚眼让徐云完全难以自拔。

    在这么下去肯定是要出事了,徐云迅速调整呼吸让自己恢复神志,但内心澎湃的他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无法自控。

    就在徐云原本已经难以自控的时候,唐九还给他来了点更刺激的,直接伸手就拉开了礼服背后的拉链,一体的礼服没有了束缚,根本无法挂在唐九光滑白皙的肩头上,干净利索的滑落在地。

    那如同出水芙蓉般的清新,看的徐云砰然心动,迷人的蕾丝边内衣在灯光下显得华丽无比,完全将徐云想要挣脱的目光彻彻底底的吸引住。

    完蛋了……死就死吧……徐云现在这么想完全是一个男人正常的思维。徐云敢说换任何一个男人陷入他现在的立场上,都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管他是滚床单还是滚沙发,就算是滚地板,那也绝对不会有半分犹豫呀!

    可徐云必须打破这种常规的正常,他若是真的对唐九下手了,那还回不回河东了?当年项羽无颜面对江东父老,那如今徐云就真无颜面对河东老板娘啊……

    呼!

    徐云猛吸一口气,直接冲到吧台,二话不说就拿出一瓶酒,也没看是什么,开口就往嘴巴里面灌!擦勒,老子不管了,喝!就这么个速度喝上十瓶,他保证就算是自己受过酒精抵抗训练,也一样能头昏脑晕。最好是晚上他什么也不知道,这样多少能罪恶感轻一点……

    唐九哪知道徐云会做出这种举动,看着他就像是渴急了喝可乐一般灌下十几瓶各种各样的酒,脑子都懵了。其有一瓶可是唐正天珍藏的孔府家酒十二度原浆……

    当唐九反应过来的时候,徐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给灌晕了,收起一切对酒精抵抗的能力之后,徐云也变成了一个最普通不过的醉汉。

    “你干嘛喝这么多酒!”唐九现在脑子倒是清醒了,已经不是她开始那会儿一杯一杯往嘴里倒酒了,看着浑身发烫的徐云,她只能赶紧把他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浑身酒气的,如果不给他洗一下,肯定一晚上都散不掉味道了。

    也不知道徐云是真那么快就醉了还是装的,唐九这一架起他,他双手乱抓乱抱,似乎觉得唐九胸前抓起来比较顺手,便直接把两只手都挂在了上面……

    唐九咬了咬下唇,娇骂一声:“徐云,你个王八蛋!”

    也不怪人家唐九骂他,她都主动投怀入抱了,他却一下喝那么多,什么意思啊?是借酒壮胆呢还是为了逃避唐九的献身?唐九也猜不透啊,可现在却又手脚不老实,整个人却如同烂泥一般……

    唐九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勇气,竟然大胆到帮着一个男生洗澡……虽然她一直到最后才把徐云身上最贴身的那件脱掉,但还是看到了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东西。

    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才将徐云弄到了床上,只知道自己浑身腰酸背痛的,她真怀疑徐云这看上去又不威猛的身体为什么会如此重……无非就是肌肉挺硬的……唐九帮徐云擦身体的时候没忍住,偷偷用手感受了几下,的确跟女人完全不一样,她一直自信自己胸部的弹性,今天碰到这么一个胸肌如石块的家伙,还真是吓到了。

    把徐云弄上床之后,唐九也自己洗了澡,擦拭干净身体之后,唐九一直在浴室门口徘徊,她今天晚上到底是要怎么睡呢?单独去睡……呃,她不放心徐云……跟徐云一起,呃,她还是不放心徐云……

    总而言之,唐九就是不知道徐云会不会半夜清醒过来,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唐九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又不是没在一个床上睡过,睡一下又能怎么样,反正不会死人的。再说徐云都昏醉成那样子,她又有什么好怕的。再退一步说,就算是徐云真的会对自己做些什么又怎么样,她不是早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吗……

    罢了,那就听天由命吧!唐九心一横,真的就跑到徐云床上。如果徐云晚上真的会对自己做些什么,那就是老天爷的意思,她也不准备反抗。徐云若是晚上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那也是老天爷的意思,唐九就当这一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过。

    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唐九也就安心的躺在了徐云的身边,真的躺下之后,她突然发现之前的紧张瞬间都没有了,自己就好像在做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是妻子躺在自己丈夫的身边?唐九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形容对不对,但总之她一点都不紧张,反而觉得安全感充足,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

    ……

    并不刺眼的清晨阳光透过两片窗帘的缝隙照射到床上,却丝毫没有影响到钱风的睡眠,这段时间在河东过的真叫一个舒服,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这日子比起在神龙大队的生活真叫一个逍遥自在。

    然而懒散的日子总有结束的时候,这一大早还没睡醒呢,电话就催命一般的响了起来,钱风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喂……”

    “青龙,还没醒呢?等你回来恐怕就跟不上训练强度了吧?”

    这声音瞬间让钱风精神了起来,他脑子的那根弦直接被拉直,整个人迅速坐了起来:“影龙?”

    “还能听得出我的声音,看来糜烂的生活还没彻底把你给腐朽掉。”影龙的声音听不出是玩笑还是讽刺,但肯定是让钱风听起来不舒服的。

    “你有事儿就说,我知道没事儿你不会打电话的。”钱风伸了个懒腰:“别废话了,免得打扰我睡觉。我知道,你也不是不想睡懒觉,只是没机会,嘿嘿,嫉妒我是吧?”

    影龙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是啊,我是挺嫉妒你的,见了兄弟们都想见的人,还能睡懒觉。不过你要搞清楚,现在龙怒的队长是我,我命令你今天下午四点半准时到龙怒特战队队旗下集合!另外通知银龙一并回来!所有人不得迟到,除非你是不想干了!”

    一听这话,钱风才算是彻彻底底的精神了:“是!”虽然平日里他会跟影龙有些小摩擦和小口角,但是真的有了事情,青龙也的确是一个值得信赖和服从命令的战士。

    他不会问为什么要他们回去,因为他知道,当时让他留在河东的是师尊王逸,这一点影龙也肯定清楚,现在既然命令他回去,王逸也必然是知道的。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他是国家的影子战士,那就更明白这其的道理。

    挂掉电话之后,钱风迅速起床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准备,一个小时之后出发,足够他们在四点半之前回到龙怒特战队。钱风脸也没洗就跑去迅速通知了梵双儿归队的消息,两人用时五分钟就整装完毕。

    他们走并没有当面通知阮清霜,而是留下了字条,告诉阮清霜他们有事情要先走一步,不当面通知是因为不知道人家问起来应该如何回答。

    两人来的莫名其妙,走的也雷厉风行,恐怕只有徐云才理解这就是龙怒队员的行事作风,绝对不拖泥带水,不做任何没有意义的事情,这次回去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ps:不好意思兄弟们,昨天晚上没加更,因为突然的降温搞的我这废材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我也没敢承诺。不过今天感觉舒服些了,呵呵,例行加更之外晚上依然承诺会加更一章。收到兄弟们的留言慰问,我心里真的很温暖,谢谢你们的关心。回头小仙一定多抽点时间锻炼身体……呃,当然是不影响码字时间的基础下,呵……】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