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边的地毯上,乱八糟散落着几件男女的衣服。

    床铺上银色的床单和白色的薄毯之间,两具衣不蔽体的身躯相互纠缠在一起。

    修长雪白的大腿夹在徐云线条分明的小腿胫骨肌上,散开的长发也洒满在夏柳健硕的胸肌。两具躯体就这么相互依偎在一起。

    虽然已经早上九点多了,但是两人依然睡的很熟。伏在徐云身上的娇躯被长发挡住了脸颊。

    徐云已经好久都没被这么大量的酒精侵蚀大脑了,昨天他收起真气内力任凭酒精在自己身体内兴风作浪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今天早上爬不起来的准备。

    清晨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让徐云不得已睁开几乎难以张启的眼皮,紧跟着映入眼前的便是唐九房顶那盏优雅可爱的顶灯,徐云微微扭头,便看到了床边唐九那张秀色可餐的小脸蛋。

    徐云看着唐九那晶莹粉嫩的小耳垂,不盈一握的小蛮腰,目光忍不住还是向重点扫去。胸前那完美的半弧给与男人的杀伤力是巨大的,一道鸿沟隐隐约约的展示着它的魅力。

    只见唐九一个翻身,长发滑落,露出了俏美而精致的脸蛋。她足以让任何男人忍不住想入非非,修长的眉毛下有一双勾人的美眸,挺拔秀气的鼻子和性感的嘴唇更是惹人怜惜。

    徐云傻愣了半天,就跟做梦似的……我勒个去的,昨天到底是发了什么还是没发生什么,他现在简直就是一头雾水,费尽一切脑细胞之后,徐云才回忆起他昨天往死里给自己灌酒的事情。

    昨天徐云就是实在是难以做出选择才那么糟践自己,他一心只想着喝醉了就算了,如果喝醉了还做出了什么事情,也能给自己找一个酒后乱性的理由。毕竟清醒的徐云实在难以抵挡唐九那种娇弱无骨的诱惑,原本整个男人的那种**就已经在唐氏集团的时候被佐媚烟给挑逗起来,刚一到家唐九又投怀入抱,若是还跟个木头似的,那徐云就真该去医院检查检查了……

    喝多之后发生的事情徐云还真不知道了,但看这衣服洒落一地的状态,似乎还真是跟唐九发生了点什么男女之间的秘密事情。旁边熟睡的唐九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边有人的样子,又让徐云有些茫然。

    有人说酒后乱性就是男人的借口,因为真的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就不可能还有关于那些男女之事的想法,所谓乱性只不过是并没有喝多的男人找个理由而已。

    而徐云敢保证自己昨天绝对喝多了,可是却实在不能保证自己昨天就什么都没有做,因为他都看到唐九挂在枕头边的内衣了……如果什么都没做的话,唐九是否没必要脱衣服?

    “嗯……”唐九呢喃一声,看着那娇艳饱满的红唇,徐云当场就升起一种一口含下去的冲动,昨天那激吻让他现在想想都觉得心里痒痒的呢。

    真想不到睡着的唐九也是如此精彩**,要不要摸一下试试手感?徐云发誓他不是有意这么想的,实在是因为这吹弹即破羊脂白玉般的小脸蛋,就呈现于近在咫尺的地方。

    唐九好像也被阳光的味道叫醒了,她无意识伸出白玉一般的手臂,张开修长的五指把散乱的长发往后撩了一把,让整张迷人的脸蛋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两眼极其疲倦的睁开,虽然带着朦胧的睡意,却依然是迷死人不偿命。

    四目相对,空气瞬间凝固住了。

    反映过神儿之后的唐九迅速把被子猛往自己胸前一拉,娇怒道:“你看什么呢你!”

    “我要想看早就掀开看了,天地良心,哥才刚醒!”徐云伸出根手指发誓,然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唐九:“昨天我醉了之后,你到底对我做什么事情了?”

    徐云一边问,一边感受着自己在被子内光溜溜的身体,他虽然知道裸睡健康,提倡裸睡,但是再喝那么多之后应该没有脱衣服的意识了呀。

    “我就是帮你洗了澡!你最好别想那么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虽然昨天唐九是真的狠下心要献身于徐云,但那也是因为酒精的侵蚀,而现在彻底清醒之后,昨天那种傻乎乎的执着想法也就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看到唐九的紧张激动,徐云基本也就确定了真的没发生什么,他虽然没深入的了解女人,但也大致能懂一些,如果唐九昨晚上真的跟他发生过什么事情,那现在肯定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靠在他怀,然后用那种娇娇欲滴的声音骂自己是大坏蛋,并且用粉拳猛击自己的胸脯。

    一般的电影或者小说里都是这样子的,女人一旦为某个男人献身,那就肯定会变成特别听话乖巧的依人小鸟。

    而现在唐九可不是,她的反应仍然是比较激进的,显然徐云可以肯定自己喝多了之后就是个啥事儿也做不成的废物……唉,你想啊,床边上躺了一个女人你都搞不定,还能做什么别的事儿?不是废物是什么?

    徐云一边找衣服穿上,一边对唐九道:“你还真是不把我当回事儿,守着一大男人睡觉,你也真敢脱,就不怕哥兽性大发,直接横刀立马,直接就给你就地处罚了。”

    “你敢!”唐九瞪眼道:“裸睡的好处你难道不懂?亏你还说自己懂什么医药理,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徐云耸耸肩膀:“那你给我解释解释啊。”

    “裸睡在东瀛岛备受推崇,潜心研究裸睡问题的东瀛岛专家指出,北海道有个村庄,所有居民都有裸睡的习惯,几乎无人失眠。这是因为裸睡能减少衣服带来的束缚感,让人从被捆绑一天的感觉解放出来,利于提高睡眠质量。”唐九一口气道:“一旦人体血流通畅,就能改善手脚冰凉的状况,有助于进入深层次睡眠,让人有种无拘无束的自由快感,让血液得到很好的循环,皮肤充分呼吸,油脂消耗加快,而且还促进新陈代谢,加强皮脂腺和汗腺的分泌,有利于皮脂排泄和再生。”

    徐云大手一挥:“停,我可不是听你跟我上课的,虽然你懂得挺多,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并不是说简单地脱掉内衣上床睡觉就可以得到这一切的好处,睡眠环境非常重要。”

    唐九一怔,她昨天睡觉还真是觉得没有往日那种轻松的感觉。

    “居所太小、家人合住或集体生活时不适合采用,因为紧张会导致相反的效果,最好是有一个相对隐秘、独立的环境。”徐云微微一笑道:“再次居住环境要空气流通、温度适宜、安静舒适,一定要注意保暖,调节卧室的温度和湿度,避免受凉和出汗。皮肤直接暴露在环境,灰尘和螨虫会引起皮肤过敏,有特异性体质的人就不能享受这条件。”

    唐九的嘴巴都差点惊掉了,没想到这还有那么多的讲究。

    徐云伸了伸懒腰:“怎么,还要我帮你穿衣服?快点起床吧,今天你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既然昨天说了要收回唐震风和唐逸飞父子手的经济投资大权,那就说道做到,先把借给马天意的一个亿和违约金以及利息收回来,让他们知道你唐九上位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那你出去呀!人家总不能当着你的面换衣服吧?你以为我是你吗,那么没羞没臊的。”唐九无语道,刚才徐云可就是直接当着她的面儿穿衣服呢,虽然她一直都没有直视,但也是羞得满脸通红,不成想徐云这个当事人到跟没事儿人似的。

    徐云切了一声:“我没必要那么矫情,昨天晚上不管是该看的还是不该看的,恐怕你都看全了,我还有什么好扭扭捏捏躲躲藏藏呢,你说是吧?”

    “是你个大头鬼!谁看你了!”唐九差点就被徐云给气疯了,这混蛋家伙说话怎么那么招人讨厌呢。

    徐云被唐九赶出房间也没闲着,现在唐家别墅除了他们连一个佣人也没有,因为雪姨的事情导致唐九任何人都不敢相信了。

    徐云去厨房看了看,冰箱里的食物倒挺全面,但大部分都是一些即食产品,微波炉热一下就能吃的意面,或者用沸水煮一下就能吃的水饺,全部都是这一类的东西。虽然也有些肉蛋类的食物,但徐云敢保证唐九没那功夫做。因为他在垃圾袋里看到的全部都是即食产品的食物包装袋。

    想想一个女孩每天那么一大堆的事情,甚至连吃饭都顾不上,徐云还真是觉得唐九挺困难的,若不是她唐家这一摊子事儿,他一定接她去药膳大酒店好好享受几天。

    罢了,接她去河东的事情根本就不现实,但徐云在这里的几天,到的确是能让她吃几口热乎饭,想到这里徐云也没犹豫,直接煎了鸡蛋热了牛奶,煎了薄饼还做了明治。

    等到唐九洗刷正装下来之后,早餐已经热腾腾的呈现在了餐桌上,唐九瞬间有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自从父亲去了河东,雪姨也离开人世之后,这是她吃的第一顿热早餐……

    “谢谢。”唐九能对徐云说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两个字了。

    【ps:晚上的更新会有的~放心吧~咱壮的狠。这一降温可能很多人都不舒服,只要及时注意处理一般都没关系的。活蹦乱跳的求各种支持和各种顶起收藏~~~咱们一起奔着破1000万点击大关去咯~~~还有哈,早上在百度看到妖孽兵王的贴吧了,呃,不知道哪位兄弟建的?辛苦了 -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