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皱了皱眉头,他想过马天意会耍赖皮,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大的胆子玩儿这一套,恐怕这也是被逼急了,或者是上了唐逸飞的道儿,听了他的邪话儿。

    “马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若来这一套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唐九虽然表面上看上去镇定,但心跳的加速却骗不了自己,她知道,自己以后要面对的这种场面恐怕还有很多。

    马天意叹了一口气:“唐总,不是我要耍赖皮,而是真的没钱,你要是觉得这办公室里有什么你看上的,直接搬走。如果没有,那我是真没办法。”说着,他对那几个身形彪蛮的大汉道了一声:“你们几个在这里一定要听唐总的吩咐,唐总要什么,你们就给她搬什么。听懂了没有?”

    “听懂了!”几个人声音整齐道,看那一个个浑厚的身板,真要搬,恐怕两趟就能把马天意的办公室给搬空了。

    马天意微微一笑:“唐总,我还有点其他的事情,就不能在这里陪您了,您自己要是想去厂里转转,我可以安排秘书带你去转转,别的事情我就真帮不到你了。”

    眼瞅着马天意要走人,唐九对这种赖皮还真的是一筹莫展,她可没经验对付这种人耍赖皮,今天若是让马天意走了,那以后她每一次来都绝对不会有收获的。

    “站住。”徐云笑着开口道,他陪唐九来,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人家一个小女孩当然是不知所措了,可他这样的场面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马天意脸色一变,回头看了徐云一眼,带着几分讥讽的口气道:“哎呦,我当是谁呢,刚才差点没认出来。原来是张太岁养的那只竹叶青的姘头啊?哼……小子,该给的面子我都给你了,但你也别把人往绝路上逼,别以为自己跟竹叶青走的近,就真的能在这济北市只手遮天。今天这事儿是我和唐家之间的事儿,你一个外人于情于理都管不着,竹叶青若是知道你为别的女人出头,恐怕也不会帮你!”

    徐云二话不说突然就是一记响亮的大嘴巴子抽在马天意的脸上!这一巴掌实在是出其不意,根本没给马天意任何反应的空间,别说是马天意手下那几个人了,就连唐九都没想到徐云现在会出手。

    马天意被那劲道强力的巴掌抽的整个人飞身来了个百六十五度旋转,要不是被那几个彪蛮壮汉给扶住,早就直接跪在地上了。

    徐云甩甩手,他抽马天意这一巴掌,不是因为他欠钱不还耍赖皮,而是因为他嘴巴太脏,说话太难听了,徐云现在心情不好,所以才毫不犹豫就出手了:“马总,做人嘴巴不能太贱,你若再乱说话,我保证,不用让佐媚烟知道你背后乱放屁,我就直接让你去地下见见张太岁。”

    马天意脸上被抽的是浮肿迅速显露出,他一脸愤怒和惊讶的伸手指着徐云,但却愣是没骂出来,最终把一身怒火都浇在了旁边这群彪蛮壮汉的身上:“都愣着干什么呢!没看见有人出手打我啊!!”

    听到这吩咐之后,这群打手才突然回过神来,把一双双凶悍残暴的目光投在了徐云的身上。唐九知道徐云的身手,所以一点都不担心徐云会吃亏,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打了起来,不能凭借自己的能力把钱要回来,难道她每一次去收账都要带上徐云大闹一番吗?这显然不可取……

    看着六个精壮如蛮牛的家伙把自己围在间,徐云低声警告道:“要是不想从此以后就找不到媳妇儿,那就趁早的停住。”

    但徐云的警告显然根本不入这几个彪蛮大汉的法眼,突然有一人猛喝一声,直接就扬起双手直接叩向徐云肩头,看这架势是要把徐云直接抓起来给撕了。

    就在这人出手的瞬间,徐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躲开,然后阴冷刁钻的一记撩阴腿直接狠狠勾在此人裤裆央!在他还未发出嗷嚎惨叫的功夫,徐云运用同样的脚法,直接给了在场这六人每人一脚!

    这脚法虽然简单,但杀伤力却实在是恐怖,就一个照面,六个壮如蛮牛的大汉就都抱着裤裆跪在地上,各个脸上憋的通红,仔细想想,还能有什么事情能比蛋碎菊爆更让人难受呢?

    徐云耸了耸肩膀:“我警告过你们,是你们自己不肯听。”

    “徐云!你最好不要太嚣张了!”马天意突然对门外喊了一声:“五子!你再不进来,你哥就被人搞死了!”

    徐云没有在马天意身上多浪费时间,他顺着声音直接看向反方向的门口,一个身高最少也要一米九的大个子,手拎着一把唧筒连发猎枪,直接大步跨入马天意的办公室,二话不说扬起手猎枪,喀嚓一声子弹上膛,直接就迎着徐云的脑门顶了上来!嘴里还大骂一声:“我看谁他妈敢跟动我马哥!试试老子敢不敢崩了你!”

    唐九看到这状况也是脑子嗡了一声,因为这进来的人实在太突然了,而且手里的东西也实在骇人。虽然那天她急着赶回济北的时候,在路上也被熊子拿枪对上过,但她心里知道自己家的那些人平日里拿枪就是吓唬吓唬人,但现在对方她可不认识,谁知道是不是那种脑子抽筋的人,而且枪已经上膛,万一走火的话,子弹可是不长眼的,徐云再厉害也是肉做的,一枪下去整个脑袋一样会被爆掉。

    子弹一旦上膛,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有走火的状态发生,尤其是这种并非正规军工厂制造的连发猎枪,一旦走火,他这么近距离必死无疑,这么简单的道理徐云不是不懂。

    徐云当时敢面对熊子顶在自己下巴上的来复枪谈笑风生,那是因为他知道熊子没开保险,而面对这种上膛的猎枪,徐云二话不说,突然出手直接击对方腋下,身体一侧,直接一记手刀砍在对方手腕,那人手一松,整支猎枪直接就掉落下来。

    紧跟着,徐云一脚把那一米九的大个子踢出去,顺势用脚尖一勾,直接把猎枪勾到自己手,当那一米九的大个子骂骂咧咧还要冲向前的时候,徐云已经端起这连发猎枪,二话不说对准了这大个子的右大腿就扣动了扳机!砰——!子弹穿堂而出,重重击穿了这大个右大腿上的迎面肌,一米九的庞然大物直接跪趴到了地上。

    徐云整个动作都行云流水,训练有素就是训练有素,根本没有半分迟疑。刚才这大个子在徐云面前玩儿枪,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自找刺激。

    这一枪就把马天意给吓懵了,他厂子里藏了把枪完全是为了应对那些上门找麻烦的人,久而久之当他自己混大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人敢来找麻烦了,所以这把枪自始至终就从未开过火。没想到今天让五子带上它吓唬人,开的第一枪就伤了自己人。

    “啊——!杀人了!啊!马哥,我枪了!快救救我!”跪倒在地的大个子一摸自己满腿的血,脑子里就是一个字,怕。没有不怕死的人。

    看到徐云真敢开枪,之前想要对徐云动手的六个彪蛮大汉也软了,没想到对方一个小青年,出手这么毒辣,一点都不留余地。

    唐九伸手掩住嘴巴,惊讶的看着徐云,开枪打人可是犯法的事啊……这要是闹大了可就麻烦了。

    徐云二话不说,直接单手托枪就指向马天意,马天意两腿一哆嗦,赶紧侧开身体,想要躲开那黑漆漆的枪眼,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连发,这枪不太好使,准度不行也就罢了,而且似乎一直都没用过吧?这样的猎枪最容易走火了,马总,你说是不是啊?”徐云笑看着马天意,手的猎枪随着马天意的躲避紧跟上去,枪口一直就没离开过马天意的眼睛。

    马天意这下是真认栽了:“哥,大哥!你是我亲哥!咱们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先把这东西放下?这……这要是真走了火……那……那真会死人的……”

    “你让人拿这玩意指着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它会走火啊?”徐云冷笑一声:“马总,如果今天你能还钱,那我肯定不会把你打死,因为打死了你,唐家就直接亏损一个多亿,这太不划算。但是你没钱,那就不一定了,反正唐家这钱也收不回来,留着你也没什么意义,还只能是自己生气。你说是吧?”

    马天意急忙道:“这钱我只用一年!就一年!!我现在是生产发展聚乙烯涂层复合钢管,生产钢带增强聚乙烯螺旋波纹管材,只要这些项目全面了,那我很快就能把投资收回来,一个亿很轻松!到时候我还两个亿!两个亿还不成吗!”

    “马总,你要搞清楚,现在你就欠下来了一亿六千万,要么今天给钱,要么你回头去地底下给唐家老祖宗还。”徐云说完看了看唐九,“唐总,现在是你拿主意的时候,是现在要一亿六千万,还是明年要两个亿?唐氏集团你做主,你说。”

    【ps:不知道是我家网速的问题还是网站的问题 今天后台打不开急死人,我还意思要断更呢,吓死了。终于上来了……死里逃生,求朵儿鲜花总会给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