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知道徐云的意思,他可不只是想要那点钱,徐云看上的东西跟她看上的一样,就是看上了这家济北管业的发展潜力。

    看着徐云的笑容,唐九也在刚才的惊吓恢复了平静,淡淡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等待,一年的时间我等不到,几千万对我也没什么吸引力。所以,马总,我今天就要拿回属于唐氏集团的一亿六千万。”

    马天意心里是气的直哆嗦,他现在去哪搞一个多亿啊!根本就不可能不现实的事情,银行还有一屁股债呢,若不是因为银行贷款太多,他也不可能在唐氏集团借一个亿了。

    “唐总,今天我是真没钱,你总不能把人往死路上逼吧?”马天意实在拿不出来,只能想办法尽力跟唐九谈,只要徐云那个凶神恶煞不出手,他倒是真不怕跟唐九坐下来好好商量商量。

    唐九也看透了马天意对自己并不畏惧的心里,看了眼徐云:“如果马总今天拿不出来,那我就不要了。徐云,剩下的事情你看着处理。”

    徐云才懒得跟马天意解释什么,直接扬起手里的猎枪对准了马天意的脑袋就扣动了扳机!一切动作都是当着马天意的面儿,马天意瞬间脑袋就空白了,那砰的一声枪响简直就要震聋了他的耳膜,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到耳朵上火辣辣的剧痛和粘乎乎热乎乎的东西流了一脖子。

    “啊……不……不要……”马天意伸手哆哆哆嗦嗦的摸向那被子弹打掉的左耳,眼前的徐云瞬间变成了一只来自地狱的修罗恶鬼站在他的面前。

    徐云开枪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再次看了看猎枪上的准星,自言自语道:“我就说这枪的准星不准,之前想打到那家伙断子绝孙,却没想到打了他的大腿,这次打脑袋却又偏到了耳朵上,还真是让人心烦。不过,这样,我若是瞄准你的右耳,说不定就能正脑门了吧?”

    马天意普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看徐云这架势,刚才是真想把他一枪给解决了啊!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唐家家大势大,但也不知道这唐家九小姐的手段这么硬,要不来钱就直接要命,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有搞这么狠的!

    “唐小姐,我错了,我错了,您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现在是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我求求你,求求你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我就算把厂子卖了也一定会把钱还给你!”马天意是真怕了,要命和要钱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正确答案。

    只要还能有条命,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若是连命都没了,那就不要谈什么钱不钱了。

    “卖厂子,这个主意不错,只不过马总有没有想过,有几个人能一下拿得出这么多钱来买?”唐九笑了笑,一边在件夹拿出当时投资借款时签订的合同:“马总,合同里可是有抵押这一条,如果你还不上钱,就拿厂子做抵押,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虽然我并不喜欢你这个企业,但既然你要卖,那就直接更名换姓吧,我可等不到你卖了之后再还钱的那一天。”

    马天意一听这话傻了:“唐小姐!济北管业虽然跟唐氏集团比起来差远了,但也是值几个亿的!你现在让我直接抵押,那还不如要了我的命。”

    徐云一听这话,枪就直接指了过来:“那就如你所愿。”

    “别别别!”一看徐云瞄准他右耳朵的这架势,马天意赶紧摆摆手:“我错了哥,我错了哥!抵押!抵押给唐氏集团!我听唐总的!唐总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不敢反抗。这样行不行,我,我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给唐氏集团,这价值绝对在一亿六千万以上!”

    唐九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马总,我要的是整个企业,而不是你的百分之四十,那样我连话语权都没有,还不如不要。”

    马天意现在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我就一句话,要么把真个济北管业交给我,要么,我就把你交给徐云处理。”唐九冷冷的看了马天意一眼:“马总,说实话,唐氏集团还真不在乎那么一两亿的钱,而且我既然敢对你下手,就敢保证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开脱干净。”

    马天意的脸上一阵青红皂白,但他依然觉得对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不敢杀人,毕竟目击者也太多了。

    徐云似乎看出了马天意的心思,他一边笑嘻嘻的在马天意的办公桌上拿起桌布,一边擦拭枪身:“把指纹擦干净,做一个自杀现场很简单。马总,你不会以为你手下这些人在你死了之后还那么听话吧,我敢保证,每人只需要给一百万,他们就能集体出来作证你是想杀这大个子,结果一枪打人家腿,心里害怕直接自杀,而且第一枪还打偏打掉了自己的耳朵。嘿嘿,你觉得我这个导演怎么样?”

    “你!”马天意真想破口大骂你这人实在太阴险了,但看到那枪之后,直接什么也不敢说了。

    “马总,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唐九说完,又扔出一份件合同:“你只需要在这上面签了字,然后济北管业就是唐氏集团的了,呵呵,先告诉你一声,这份件是唐逸飞之前就做好的,他不断的让你借钱,只是再给你下套而已,就算今天不是我来找你拿到这个厂子,早晚有一天唐逸飞也会这么做。他最开始把钱借给你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等你把济北管业发展壮大之后,将其归为己有的计划。”

    看到那份济北管业所有权转让的合同书,马天意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只不过是唐逸飞的一颗棋子,他把唐逸飞当作兄弟,而唐逸飞却把他当猴耍而已。

    “十。”徐云已经开始了倒计时:“九……八…………”

    “我签!”马天意咬牙道,今天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他自食其果,他实在是太相信唐逸飞那个王八蛋了,如果不是唐逸飞,他也不至于跟唐氏集团闹到这一步。

    他拿起签字笔,哆哆嗦嗦的在那份转让权的合同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徐云微微一笑,直接咔嚓一声退掉枪膛内的子弹,将那猎枪扔到地上:“马总,济北管业是你的心血,这点我们都知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跟唐总应聘济北管业的大总管,说不定唐总会答应你的。”

    马天意微微一怔,抬头看了看徐云,又看了看唐九,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唐九笑了笑:“马天意,今天开始济北管业就是唐氏集团的附属企业,如果你有兴趣为唐氏集团打工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份不错的薪水,继续让你负责济北管业的管理发展工作,当然,以后一切需要钱的地方,全部都由唐氏集团出,包括你的工资。”

    “谢谢唐总,我……我愿意……”马天意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之前再怎么说,这企业还算是他自己的,而现在呢,他虽然依然是这里的老大,但济北管业的前面就永远会带着唐氏集团几个大字!现在马天意真怀疑唐氏集团麾下其他几个附属企业,也都是他们这么得来的啊。

    徐云拿起桌子上马天意签下的转让权书看了看交给唐九,唐九知道没问题,便收起了资料起身道:“马总,那你就先忙吧,剩下的事情我会交给其他人来处理,今天下午你就到集团大楼的人事部报个道,我会给你开一份合理的报酬,如果你觉得合适,那明天正式上班,呵呵,办公地点还是你这里。”

    “谢谢唐总……”马天意现在也真的是只能感谢了,毕竟唐九没有赶尽杀绝,还给他留一个活路呢。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唐九淡淡道,徐云马上在前面开路,直接扬长而去。

    看着那两人离开的背影,马天意整个人如同瘫痪了一般趴在办公桌上,那种心灰意冷的感觉就像是厚厚的黑色乌云压在了心头,他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虽然自己人还在济北管业,工作也不会发生改变,但却从一个自己企业的老总变成了给人打工的高级打工仔……

    被徐云用枪打大腿皮肉的大个五子已经不疼了,他还安慰道:“马哥,原本这厂子从第一分钱就是唐氏集团投资的,现在就算是真成了唐氏集团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能继续当这里的老板,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以后也不用再为没钱发愁了。”

    “你懂个卵?!”马天意无语道:“以前这里姓马!但现在姓唐了!等等,五子,你刚才不是还嚷嚷着要死了吗?这一会儿就没事儿了?你还能站起来?”

    “是啊……我刚才是挺疼的,这会儿一看,就是擦伤了腿面的肌肉,除了流点血,到没什么大碍。”五子也惊讶发现道:“马哥,其实你的耳朵也就是擦伤……”

    马天意拿起镜子看了看,发现果然只是擦破了一些,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恐怖,就是血流的多了一些而已。这时候马天意才恍然大悟,不是这枪准星有问题,而是那徐云的枪法实在精准的让人恐怖啊!

    【ps:鲜花不够给力啊,怎么越来越少了似的,估计看书的兄弟们都懒了哈~ 要么就是把花都给大神了~其实大神真的不缺花~~~小仙才是死缺烂缺~~~可能你这几朵花就影响了小仙以后的前程啊~~~晚上继续加更是必须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