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跟在唐九身后追身跟进房内,就见唐九倒了一杯热水缓喝几口,然后便在医药箱里找出了一板止痛片,看她额头上的那些隐约细汗,肯定是疼痛难忍了。

    但就在唐九掰出两粒止痛片要往嘴里塞的时候,徐云上前一把将其制止了:“止痛片这东西不能乱吃,凡药分毒,吃多了会对它产生一种依赖感就不说了,而且还会对肾胃都造成伤害。服用过量还会导致腹泻,呕吐,四肢抽动,精神异常。”

    “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忍了……”唐九坚持要服用止痛片,她左手使劲儿按在小腹上,脸上的痛苦显然不是旁人能想象的样子,看样子的确是坚持了很久,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

    徐云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

    唐九脸上一红,瞪了徐云一眼:“跟你有关系吗,你一个男人干嘛打听人家女孩子的事情,少那么八卦啦!”

    “唐九,如果你真的是因为这个疼痛要吃止痛片,那我就更不能让你吃了,不管是原发性还是继发性的痛经,都不能这么盲目对待,盲目服药是会掩盖病情的。”徐云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直接一把夺过唐九手里的药片:“虽然我不希望你会有什么恶性病变,但我还是要确认一下。”

    说话间,徐云已经把双指扣在了唐九的脉搏处,表情也变得安静下来,全身心投入到诊脉之,刚才徐云在唐九的面色已经确认了,她必然是因为阴交处堵塞,**气血不足导致的一些生理不调,才引发了疼痛神经。

    虽然医讲究望闻问切,但只是“看”也无法确定病因。说道闻,唐九今天早上开始声音就有些冷硬。所以徐云基本可以断定唐九到底是什么问题。他知道自己多问也不会得到什么回复,倒不如自作主张,直接开口挑明了。

    “你要真的能帮我,那就给我开个方子吧。”唐九见徐云那么认真,也理解了他这是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关心:“自从上个月开始,我这已经是第二次疼痛难忍了,每次都是在刚开始的这几天……”

    徐云切脉之后也初步判定了,唐九这属于原发性的痛经,体内并没有什么恶性病变,可能就是因为最近唐家的事情让她生活作息没有了规律,所以才导致的身体不舒服。

    “方子治标不治本,最重要的还是要调理好呢,现在唐家的事情也算基本平定了下来,你还是要尽快恢复自己平日的生活习惯,最重要的是少吃冷食,经常按摩一下经络,很有效果。”徐云说完卷起袖子,直接就把唐九的小腿抬起来架在自己的膝盖上,并且将裤子卷起,干脆利索的用左手拇指指腹按向唐九小腿内侧足内踝尖上寸,胫骨内侧缘后方:“阴交穴具有交通心肾,引火下行的作用,按摩到觉得酸涨即可。”

    唐九开始还想要挣扎,但徐云这一按摩,她还真觉得刚才那种撕心裂肺的抽痛缓解了很多,唐九惊讶道:“徐云,你不会是妇科医生吧?”

    “虽然我不是妇科医生,但是除了接生之外,其他什么小病估计都能看。”徐云也够大言不惭的,“甭说你这点小痛经,就算是再来点别的我也能搞定。”

    唐九瞪了他一眼:“吹吧你。”

    说话间徐云已经按摩过唐九小腿,然后又把她的鞋子和袜子脱掉:“脚大趾与第二趾之间叫太冲穴,按摩手法跟刚才一样就好。”

    ……

    很快,徐云把身上四处穴位全部帮唐九疏通,其他两处分别是下腹的**穴跟大腿内侧的血海穴,穴位全部按摩完了之后,唐九满脸的绯红,但想到徐云出于医者之心,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责怪的话。

    “以后没事儿就自己多按摩按摩,尤其是你大姨妈来的时候。”徐云只需要在唐九的脸上就能看出来她已经缓解了非常多,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唐九翻了白眼:“要你管啊,别瞎操心了。对了,今天我去医药器械厂的时候,那个王泽帮我狠狠的教训了罢工的负责人,他出手也太重了,我有点担心会出事儿……”

    徐云摸摸下巴:“应该不会吧。”按照王泽的能力,控制自己的出手力度肯定还是可以的,最多让对方很惨,但却绝对不会害了性命。

    下午唐九还想回趟公司,但却被徐云强制制止了,以唐九现在的身体状况,最好的选择就是在家好好的休息,唐氏集团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捋顺的,可谓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好不容易劝唐九到床上去休息之后,徐云却接到了一个非常意外的电话。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时他离开神龙大队龙怒特战队的时候,师尊王逸曾告诉过他,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跟他联系的。

    现在看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徐云或多或少都有几分震惊,难道说要召集自己回到队伍?显然,徐云自己都不相信会有这种可能……

    他怀揣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一个安静的房间接起电话:“王逸老头,是出什么大事儿吗?”

    电话那边的可是徐云一身本领的传授者,也是神龙大队堂堂将,兼职总教官的副队长王逸!徐云就这么直呼其名,那绝对是整个龙怒特战队,乃至于整个神龙大队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王逸听到他这么叫也不生气,或许是实在很久都没听到这么热乎的称呼了,搞的他还有那么几分感动:“臭小子,还是那么嘴贫。呵呵,我不跟你联系,你还真就不跟我联系,看样子在外面生活的是相当潇洒啊,我可是听青龙那混小子说了,你那女人缘真不错。”

    徐云嘿嘿一笑:“那必须啊,咱是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神龙大队的队草,若是没点女人缘,那岂不是丢了你们的人?”

    “少跟我贫,我可警告你,欠什么都不能欠女人的情债,这可不是那么好还的。”王逸微微一笑:“我可是非常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些关系。”

    徐云苦笑一声,若不是自己有那么点定力,恐怕还真的早就欠下了一屁股女人的感情债啊,唉,想来想去果然还是在龙怒特战队里比较好混,都是爷们儿,欠下的最多是基佬之情……呃,也不对,貌似现在龙怒特战队已经有女人了。

    “老头子,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徐云开门见山道:“虽然我已经不是龙怒的人,但龙怒若是有麻烦,我炎龙第一个不愿意。”

    王逸就喜欢徐云这种有情有义的真汉子:“炎龙,龙怒到是没什么麻烦,但恐怕是你有麻烦了。我一直都忍着没给你打电话,但现在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你也别嫌我这个老头子烦,虽然我一直都非常相信你,但现在我不得不提醒你,苏杭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青鬼归顺冥王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我们不希望把事情惹大,既然青鬼已经能保证了苏杭地下世界的稳定和平衡,我也希望你别在多生是非。现在龙怒所有的人都撤离了苏杭,青龙和银龙也要去执行新的任务,我希望你不要冲动。”

    徐云微微一笑:“老头子,你以为我还是十八岁的那个徐云吗?呵呵,我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但苏杭的事情我不会答应你就此不管。我有我的原则,你应该知道我的原则。”

    “我知道,黑龙在苏杭被重伤,你一定会帮自己兄弟讨回公道,但现在我告诉你,他已经开始逐步恢复。”王逸道:“我真的不希望你惹上大麻烦。黑龙的事情暂且放一下,日后我会帮他讨回公道。”

    “黑龙是我兄弟,他的公道由我讨回。除了黑龙之外,我干女儿的公道我也要找青鬼好好聊聊。”徐云淡淡道:“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忍受隔夜的仇,我能忍到现在,你也应该放心了。老头子,我清楚自己的能力,我也明白有些事情急不得。”

    “你知道就好。”王逸微微一笑:“现在我也没办法安排人去帮你,你自己一切小心为上。”

    徐云怔了一下:“王逸老头,你把龙怒的人都安排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个人都没有了?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

    王逸点头道:“的确是出了一些麻烦的事情,现在他们都已经在影龙的带领下去了东欧和西亚交界处,因为前不久那里爆发了一些战争,居然有恐怖分子趁机动用了细菌武器,所以好像伤及了很多无辜的人,我们应世界政府的要求派去了救援队,神龙大队的药师队伍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希望能制止细菌扩散。但似乎出了点问题,现在影龙带龙怒特战队过去,就是为了解决那里的麻烦。”

    徐云愣了一下:“老头子,你是说药师队伍出了问题?!”

    “对。现在已经失去了联系。”王逸说到这里也有些头疼,那可都是神龙大队凤毛麟角的人才,培养一个合格的药师要比培养一个合格的战士更困难,这也就是徐云为什么能在神龙大队如此吃得开,因为他是药师、战士兼备的人才。

    徐云听到这个消息脑子嗡了一声:“那虞美人呢?!她也去了现场吗?!”

    “对……”王逸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ps:庆祝突破千万点击的爆更第更!小仙想要什么,你们懂得~就是想要你们的各种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