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床?!我去!凌志玲可是萤幕上大众宅男的女神啊,徐云抽了下鼻子,若是神龙大队的那些宅男们知道这般女神都给自己铺过床,那肯定是要羡慕嫉妒恨到咬牙切齿了吧?

    若是女神除了给铺床之外还能给暖床就更……徐云迅速止住自己的想法,这车再大也就这点空间,一男一女的在后面跟驾驶座的司机完全隔离,若是做点什么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主要是这地方也真没什么可做的,八个小时啊,别说**了,就算是湿了的柴也恐怕能被烧着了吧?

    徐云看到凌志玲那呈现完美S的曲线半趴在房车内那张床上的样子,知道考验自己定力的时候来了。他尽力深呼吸,打开车载电视,随便找了个周星星的搞笑电影,这样多少也能缓解一下。

    “太子爷,床铺好了,到苏杭还有很长时间呢,你若是觉得无聊就去躺会吧。”凌志玲还真是第一次这么伺候人,她家里的床都有助手帮着铺,也不用她亲自动手呀。

    徐云摇摇头:“不习惯大白天的在床上躺着,我看会电影挺好的,你若是累了的话就自己休息会儿吧,不用管我。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自娱自乐是强项。”

    凌志玲做了俏皮的表情,虽然她甚至比徐云还大两岁,但却甜美的像个小姑娘似的:“那我就不客气咯,昨天突然就通知今天要走,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晚上也几乎没怎么睡觉,现在一上车觉得有些头晕。”

    “那你就快休息会儿吧。”徐云生怕自己忍不住会跟女神提出滚床单的要求,所以硬是连头都没回,这床上躺一大妖孽,非要自己做这么不是男人的事情。徐云心里感慨万千,老天爷你也太看得起我徐云了吧?下次你再这么搞,老子就不玩了!谁在装他大爷的柳下惠,谁就是孙子!

    虽然心里愤愤不平,但徐云还真是不敢吃天娱的草,他倒是不怕张太岁在地底下爬出来找他,就怕佐媚烟真跟自己急眼。用老爷子当年的话说,为了徐云,就没有她佐媚烟做不出来的事儿……这话,想想真可怕啊。

    一部电影看了一半,徐云就有些看不进去了,早知道这样就直接做飞机了,起码还有个期盼。这样虽然看上去比飞去更舒适,但想想还要做六、个小时,徐云就觉得蛋疼。

    无意回头,徐云看到了趴在床上的凌志玲,那玲珑曲线尽在眼前,而他却不能随便欣赏,原因很简单,因为凌志玲也同样是睁着眼睛看着他呢。

    “你不会一直都没睡吧?”徐云微微一怔,看电影显然不如聊天更惬意一些。

    “是啊,睡不着。”凌志玲微微一笑:“身边有男人的原因吧,呵呵,太子爷,我可不是对你不放心,只是因为我个人的习惯吧,总觉得身旁有男人的话就不太安全。”

    徐云点头表示理解,以凌志玲现在的身份以及她这倾国倾城的相貌气质,肯定有很多风月场上的老流氓都想要一亲芳泽,就比如郭川江那种,显然是一直都希望能得到潜规则的机会。

    如果说现在跟凌志玲一辆车的不是徐云而是那些娱乐界的领军高层,说不定马上就敢动手动脚的也不在少数。凌志玲现在之所以会有这种自我保护的意识,显然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凌志玲坐起身来,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她这种起床的身姿对男人来说是个极大的诱惑考验:“太子爷,其实做我们这一行的真的挺难。大多数人看到的只有我们表面光鲜的一面,却并不知道我们在幕后的很多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的。就拿我们女生来说,真的好难,一步步走上来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沦为高层的掌玩物……真的挺难的。”

    “你现在基本就是天娱的一姐,谁敢动你的话,你完全可以跟佐媚烟说,我相信佐媚烟是不可能看着你被人欺负吧?”徐云道:“有些时候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也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

    “你只是站在我的立场去考虑了问题,然而佐总毕竟是老板,她会站在高层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凌志玲微微一笑:“老板永远不会因为一个艺人而去怪罪高层,虽然艺人是娱乐公司赚钱的根本,但这个年代根本就不缺艺人,少了你一个,会有大把大把的新人爬上来,这个社会也一点都不缺少有心机或者为了名气而不惜放纵自己身体的新人。而高层却不一样,高层是娱乐公司运筹帷幄的资本,他们的关系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有人取代的,所以在高层和艺人之间,高层永远是高高在上的,就算外界没有他们的知名度,但他们却可以只凭借动动手指就让一个当红艺人永久被封杀雪藏。他们也可以动动手指头让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一夜爆红,这都是很正常的。”

    徐云没混过娱乐圈,但也多少了解一些,至少他记得张太岁在世时,过年的时候他去给他拜年,到他家磕头拜年的一线明星那绝对一抓一大把,那什么一哥一姐的,在张太岁面前都跟孙子一样儿,大气儿都不敢喘。

    凌志玲说了这么多,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跟徐云聊聊天还是让她挺轻松的:“太子爷,就打个比方说吧,如果现在你非要对我作些什么,我不仅仅是无力反抗,我甚至都不敢反抗。因为我很清楚,即便是佐总知道你动了我,也绝对不会怪罪你。而且其他女艺人若是知道,恐怕还会以为我这是耍心机,故意这么做的。娱乐圈的水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深,但是……真的特别的浑。”

    行行都有自己的难处,看似光鲜靓丽的大明星,也有不为人知的辛苦。徐云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如果自己是普通人,那凌志玲在他的眼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那必须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而如果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如果自己真的继承了天娱,那他就是这些艺人的老板,绝绝对对的天娱太子爷,那他若是想让凌志玲陪他做点什么,恐怕还真是一句话的事儿。除非凌志玲是不想在发展下去了,不然的话是肯定不会拒绝的。

    娱乐圈这个圈子的水真的好浑,很多有才气的人或许都因为拒绝潜规则而被埋没,很多心机男女却说不定因此而爬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现在娱乐圈一点都不缺少这类艺人,尤其是一些男艺人,为了爬的更高,甚至男女通吃,彻底连尊颜都丧失掉,也要让自己大红大紫……

    想一想这类人真的好可悲,就算你红了又怎么样?普通人以为你是大明星,以为你过的多么潇洒。但实际上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谁又知道呢?想想都恶心。

    徐云还真有种改变一下这个圈子现状的冲动,但他仔细想想,这个圈子现在成这样根本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这是长久以来的一种沉淀,娱乐圈的名气就代表了一切,有了名气才能有金钱和地位。所以,为了名气,有太多太多的人愿意为之抛弃那些立人之本的东西。

    这也不怪那些人,只怪金钱名利太诱人,徐云还真没有任何办法敢说能杜绝这种娱乐圈的现状,除非所有娱乐圈领军大家都变成毫无感情的人,可是食色性也,是人的本性啊,怎么可能改变呢?

    “太子爷,如果你能改变这个娱乐圈的现状,我相信会有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踊跃出来,而不是现在这个状况,能出人头地上位者都是有心机和城府的人,而那些只有实力的人却太容易被埋没了。”凌志玲的确非常惋惜,她曾经就认识几个很有潜力的新人,如今消逝在人海,都因为不识时务,也就是不接受潜规则。真的能跟自己这么幸运的,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艺人,简直是凤毛麟角,少的可怜,她应该庆幸自己是被张太岁亲自点名的人,若不然,以自己绝不接受潜规则的原则,也不会有今天这一步的成就。

    徐云耸了耸肩膀:“连老爷子都没能改变的圈子,我可没那个实力改变。不过我也真应该提醒一下佐媚烟了,多关注关注那些傻乎乎的才子才女,多打压打压郭川江那些家伙们的气焰,少让他们吃窝边草,以他们的本事,外面送上门的肥肉肯定也不少,给点钱打发了算了,别把心思用在培养那些心机女的身上。”

    凌志玲连连点头称赞:“太子爷,怪不得张老爷子一直都想要把天娱交到你的手上,天娱需要的就是你这种正能量,这样天娱才能得到更大的发展。”

    徐云一怔:“你怎么知道那老头想要把天娱交到我手里?”

    “太子爷,我能到今天可不仅仅是自己的努力,老爷子对我的提拔是运气,而我也或多或少是个有心机的人。”凌志玲大大方方的承认:“所以我看得出来,佐总真的是一心想要你到天娱来。你是张老爷子的干儿子,如果你到天娱,显然天娱就是你的。佐总会这么做,一定是张老爷子的遗愿,若不然她不会这么积极。我可是知道佐总对张老爷子是百分之两百的忠心,这一点毋庸置疑。”

    徐云苦笑一声:“行,算你说对了。”

    【ps:该爆发的爆发了,兄弟们的鲜花也的确比平日多投了几百朵,嘎嘎,谢谢~那就收拾心情奔着两千万冲呗,昨天也没睡好,困啊,颈椎一受凉就特别硬,扭下喀喀喀的疼,颈椎病伤不起……还要蹲在这里码字,苦啊。当明星不容易,上班也不容易,当写手也不容易……我知道,有些人会说天天等更看书也不容易……呃,这个其实容易多了行不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