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个被踹飞的保镖身体重重摔落在花衬衫青年旁边的时候,其他个黑衣保镖看到同伴被如此生猛的一脚踹飞出去,原本还不以为然的心态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刚才能把他们大少爷给扔出去并不算什么,但同为保镖的同伴可没那么弱,能被一脚就踹的爆飞,显然他们是碰到棘手的高手了!

    徐云眼神寒光四射,他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冷道一声:“欠揍的是你们主子,我不想跟你们动手。若是你们非要自讨无趣,受了伤可不怪我。”

    “还愣着干什么!上啊!”那花衬衫青年哪容得徐云再说话,眼看着自己的人被踹飞,他已经是要抓狂了,对方若再这么嚣张下去,他这脸就没地方放了!刚才还放话说凌志玲他摸定了,若是现在就被对方一个人给吓住,那他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少爷……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被徐云踹飞出去的这位保镖用尽全身最后力气爬起来,一脸震惊的看了眼徐云,胆颤的对身边的花衬衣青年道。

    这花衬衣青年才不管那么多起脚就往这保镖身上踢,伸手大耳光就抽了上去,一边打还一边破口大骂:“老子要你是做什么的!这么点屁大的事儿都办不成,老子养你是吃屎的吗!你给我滚!老子不养废物!滚!滚得越远越好!老子回头就告诉我干爹,你就给我等死吧你!废物!垃圾!”

    面对这个花衬衫青年的怒骂,这保镖也不吭声,他知道自己没什么权利说话,反正这大少爷对自己的拳打脚踢就跟蚊子咬一样,根本无所谓。

    其他个保镖见状,知道若是不把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拿下,他们也是那下场,瞬间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徐云身上,就在徐云津津有味的看着狗咬狗的时候,个人使了个眼神儿,同时吼了一声就向徐云扑上去!

    徐云的身影如同幻化的游龙一般周旋于人其,普通人根本看不清楚他是如何踏出这种精妙步伐,更不知他是何时出手,那个看上去强壮无比的保镖瞬间同时嗷的一声就捂住裤裆跪倒在地!

    徐云后撤一步,再次站在了凌志玲的身前,毫发无损,甚至是连汗都没出。

    这次徐云没等那穿花衬衫的青年开口,直接大步走向他,那花衬衫青年见到对方这死神一般的架势,瞬间就懵了,一边后退,一边口呢喃:“你想干什么!老……老子可不怕你……你……你……你知道老子的干爹是……是……什么人吗!你别动我昂……我……大,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你绕我一次!”

    从威胁恐吓到改口求饶,这青年只用了倒退步的时间而已,说到废材,恐怕这种人才是真正的超级废材吧。

    徐云不屑的笑了一声:“刚才我不是没给你机会,让你滚你不滚,非要留下来跟哥斗?怎么,现在身边没人了?怕了?来,跟哥说说你干爹是什么大人物?省部级的大官儿啊,还是全国百强纳税集团的老总?怎么会那么瞎眼的收你这么个废物儿子?养你这么个废物儿子,倒不如多养一个能化解深夜寂寞的干女儿呢。”

    “我就是一摊垃圾,一个废物,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大哥,我刚才就是鬼迷心窍了,我……绕我一次吧?”花衬衣青年看徐云笑了,还以为是自己真的没事儿了呢。

    徐云点点头:“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就在这花衬衣青年还在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徐云已经一记迅猛的撩阴腿狠狠勾了上去!就听到这花衬衫青年一声恐怖的怪叫,直接夹紧双腿跪在了地上。他可不是那几个身体壮硕的保镖,徐云这一脚的力度可真的是足以让他断子绝孙了……

    徐云可不傻,在他对这家伙下手之前,早就用手指把口袋里的硬币弹射出去,直接击坏了一个能拍摄到这里的监控头。

    围观群众现在也都老实了,看到那种恶少都被摆平了,普通老百姓可不会用生命去追星啊。

    凌志玲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徐云拍拍手,径直走到那卖烫串超市柜台前:“美女,份好了没?”

    “好了……”柜台内的服务生刚才也是看的心惊胆颤的,一边把份装得满满的打包烫串递到徐云面前,一边拿了五十块钱递给徐云:“先生,找你的钱。”

    徐云没要钱,而是努努嘴:“给我拿包苏烟吧。”虽然徐云不抽烟,但他觉得司机可能会抽,一路八个小时呢,那么辛苦,必须不能没有烟,这玩意儿提神。

    徐云和凌志玲拿着份烫串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服务站,这时候司机也把汽车加满了油开到了他们面前。徐云让凌志玲先上车,而自己则是拿了两份烫串走到驾驶座门前。

    司机见状急忙开门跳下车:“徐总,您有什么吩咐?”

    “压缩饼干那东西吃起来多没劲儿啊,咱又不赶时间,吃完了这个再走。”徐云嘿嘿一笑,把一份烫串递给司机:“我也透口气儿,在里面守着一个美女能看不能吃的,多难受啊,哈哈。”

    司机没想到徐云这么随和,也就没在推辞,接过烫串的时候重重的说了一声:“谢谢徐总。”然后就开始吃了起来,平时跟老板出去,他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虽然就是一份烫串,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徐云对他这份情谊,让他觉得能给这样的人做司机值了!

    “徐总,看你年纪不大,但你这个人我觉得特别有水平。”司机一边吃一边道:“呵呵,虽然说佐总平时也不错,但她可绝对没有你这么有心。”

    徐云呵呵一笑:“咱男爷们儿别跟女人一般见识,大哥,我看你肯定比我年长几岁,也别叫我徐云徐云的了,叫兄弟就行。我可不是天娱的管理层,那么叫的我别扭。”

    “徐总,我算真的是见到爽快人了。”司机咧嘴一笑:“我叫伍元冬,十一,退伍兵,来天娱给佐总开车已经一年多了。”

    徐云笑了笑:“班长,我也是当过兵的人,你现在就别叫我徐总了吧?叫我徐云就行,听着顺耳。”

    “哈哈哈!徐云兄弟,怪不得你这么爽快,原来也是部队出来的!”伍元冬大笑道,这一份烫串吃的他爽上加爽了,汽车兵退伍的他因为身手敏捷被天娱招进公司之后,还没有一次跟什么人聊的这么畅快呢。

    徐云也吃饱了,满足了,把那合苏烟扔给了伍元冬:“抽根烟再走,不急。”

    伍元冬接过烟拆开,弹出一支递给徐云,徐云原本是没打算接的,但是想了想又接了过来,伍元冬掏出火机给徐云点着之后自己也点着了一根,深抽一口:“徐云兄弟,能认识你我觉得特高兴。在公司不如在部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司机这活儿真的是挺闷的。”

    “冬哥,你在部队不仅是汽车兵那么简单吧。”徐云淡淡的吐着烟气,笑着道。

    伍元冬怔了一下,迟疑了几秒钟才叹气的开口:“兄弟,不瞒你说,当年我是差点能选进特种部队的人,我大言不惭的说,在自己的汽车营里各科都是成绩拔尖,但就是特种大队选拔的时候,我因为受不了那教官的鸟气而退出了,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徐云还真没猜错,就看伍元冬那高鼓的太阳穴也知道他绝对是初窥门径的高手,虽然不敢说已经达到二流高手的境界,但以徐云的判断也应该差不多,所以这种人居然没有被选入到神龙大队让他很吃惊,原来是在特战旅的考核就流失掉的人才。

    没办法,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那些受不了考核气的人,就算再是个天才也会被砍掉……这一点毋庸置疑。

    “呵呵,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冬哥,说不定很多入选的人也都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放弃呢。”徐云笑着把烟掐灭在垃圾桶上的烟筒:“你慢慢抽,我先上去。”

    伍元冬猛抽两口之后也把烟头捻灭扔在旁边的垃圾桶:“好嘞,上路,还有一半多的路程呢,争取在六点之前赶到目的地,佐总都安排好饭店了。”

    徐云笑着回到车内,伍元冬也迅速上车发动准备出发。

    那么大一份烫串,凌志玲才只吃了一半就饱了,她看着徐云那么轻松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聊什么呢那么开心?”

    “没什么,就是觉得跟他聊得挺投机的。”徐云笑了笑:“听说佐媚烟给我们定好饭店了,晚上赶到之后我们就能好好吃个饭休息休息了,午这顿就权当是凑合了吧,志玲姐姐,你可千万别怪我招待不周。”

    凌志玲看着那剩下的半份烫串道:“早知道晚上有大餐,我午就不吃这么多了,唉,我可不想过那种减肥的苦日子,可千万千万不要让我吃胖哦……”

    徐云打了个哈欠,吃饱了睡个午觉肯定特爽:“我到不怕胖,先去睡会儿了,你若是困了就把我喊起来,我眯一会儿就成。”

    “你快睡吧,你睡着的话,我反而放松了。”凌志玲玩笑道。

    【ps:肿么一天比一天的冷……求点打赏买个秋裤穿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