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一眯就是几百公里的路,因为实在没事情可做,他能想到的就只剩下睡觉了。跟志玲姐姐聊天虽然能打磨时间,但他实在不希望让自己心里的荧幕女神距离自己太近,太近了就没有感觉了。

    途在休息站又加了一次油,伍元冬觉得徐云没什么架子,所以还特意来喊他起来抽根烟,并告诉他还有不到二百公里的路,一个多小时准到站。

    徐云看看时间,估计到了苏杭也要六点左右。就在他们两人在车外抽烟打哈欠的时候,徐云却觉得有什么阴狠的目光看着自己,回头一瞅,居然是那个穿着花衬衫的青年。

    那青年看到徐云看向自己,浑身一阵胆颤,迅速回过身去装作根本没看到徐云似的,让自己隐藏在几个保镖央。

    徐云又不傻,无奈的笑了一声:“跟踪老子呢?行,告诉你,老子去苏杭,你若愿意跟着,我也不拦你。但别怪我没提醒你,下次在让我看见你,我肯定打断你的狗腿。”

    那花衬衫青年也不吭声,身边的几个保镖大汉也憋红的眼,却又不敢说什么,只能希望这事儿赶紧过去。不过,让他们兴奋的一点便是对方居然要去苏杭!

    花衬衫青年虽然现在把头扎进了裤裆里,现在他能做到就只有忍,使劲儿的忍。

    “什么人啊?”伍元冬微微一怔,看着徐云对那边的花衬衣打招呼,便道:“要不要我帮你去收拾收拾他们。”

    “不用了,几个无能鼠辈而已,浪费时间没有意义。只是他们一路跟来,还真让我有些震惊呢。”徐云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这家伙还真是有耐心。

    伍元冬怔了一下:“怪不得呢……这事儿怪我,一路上的确有一辆车一直跟着我们,但我以为是开高速,为了省心才跟在我们后面,原来是别有用心。”

    徐云一听自己果真没有猜错:“牌照是哪里的?什么车?”

    “苏杭牌照的一辆丰田大霸道。”伍元冬说着指了指那花衬衣青年一伙人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就是那辆白色的,车牌号还不错呢,豹子号。”

    徐云一听是苏杭牌照的车,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这老天爷还真是喜欢给自己找麻烦,明摆着让自己到了苏杭也别想省心,没想到半路上还惹上了个苏杭当地的小霸王。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连苏杭最大的霸主他都惹了,到也不在乎零星得罪这么个小人物,除非这孙子的干爹是青鬼,若不然徐云还真无所谓。想想青鬼现在所处的境地,估计是刚认了冥王这么个干爹,肯定没什么心思再收干儿子了吧?

    “咱们上路吧,尽早到了尽早应付。”徐云说完再次看了眼花衬衫青年,然后便头也不回的上了车,伍元冬也往那边瞪了两眼,然后直接开车迅速离开服务区。

    看着这辆奔驰房车离开之后,花衬衣青年身边的一个保镖忍不住开口了:“少爷,咱快去追吧!”

    “追个屁!没听到他们是要去苏杭吗!”花衬衣冷笑的看向那辆汽车远离的路线:“苏杭是老子的地盘,我就不相信他们在那里还能跟我做对!哼,不就是个小明星吗,我干爹是做什么的你们不知道?你们傻吗!老子的干爹是什么级别?就算让他们来给我添鞋又怎么样?”

    几个保镖没有再吭声,任凭花衬衣青年狂笑一阵,然后他就迅速拨通了一个电话:“孙成,招呼兄弟们帮我个忙儿,在咱苏杭的东,南,北处下站口都安排上我们的人,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你们会看到一辆奔驰房车,那车只要进了苏杭,就给我盯上,随时告诉我去向!”

    花衬衣青年听着电话里的人询问一番,笑骂道:“哈哈哈,想知道里面是谁?凌志玲信不信?好好把这事儿给办了!没跟你开玩笑,今天晚上哥就是要睡她!”

    一翻笑侃之后,花衬衣青年挂了手机,恢复了一脸的冷笑,一挥手道:“走。不过现在不用跟上去了,离他们远一点,以免他们起疑心。”

    “是!”

    ……

    剩下的一个多小时路程似乎过的非常快,当汽车驶出苏杭高速南出站口的时候,凌志玲深深的伸了个懒腰,胸前的汹涌波涛险些就要撑开那衬衣上看似并不结实的纽扣:“终于到了,真是坐的快要累死了,以后自己一个人不带团队的话,还是坐飞机舒服。”

    徐云拍拍眉头控制了一下险些涌上鼻腔的热血,尽量让自己忘掉自己看到的香艳一幕,打开驾驶座和车厢的隔断窗对伍元冬道:“冬哥,先去吃饭还是先去入住酒店?”

    “先去酒店,吃饭的地方就是酒店顶层的旋转餐厅,佐总都安排好了,这里的路我熟,如果不堵车的话,十分钟肯定到达目的地。”伍元冬笑了笑:“要是堵车,那恐怕还要一个多小时呢。”

    然而这乌鸦嘴真是一说一个准,刚下高速那段路还算可以,但一进入苏杭市区,又赶上这下班高峰期,直接就给堵在路上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才蜗牛般的到了佐媚烟定下的五星级苏杭华尔兹大酒店的楼下。

    伍元冬去车库停车,徐云和凌志玲马上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去领取了房卡,直接奔往佐媚烟给他们定下的两间套房。

    大城市的大酒店自然比小地方要生猛,即便是很多人认出了凌志玲,也都会尽量的保持着平静。

    两人放下行李出来之后,伍元冬已经在门口等他们了,他的房间是楼下的标准间,作为司机能有这种待遇也已经是非常不错了,佐媚烟出手还是很大方的。

    “徐云老弟,凌小姐,餐厅在楼上,我这个人不习惯吃这些东西,你们去吧,我特喜欢这附近一家烤鱿鱼的小店儿,呵呵,我去那边吃点。”伍元冬碍于身份问题,还是尽量把自己区别对待,因为他知道徐云一定会邀请他一起去,但他也知道佐总并没有给他预定晚餐。

    徐云当然能想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也没有再邀让:“冬哥,那你去吃吧,有事儿直接电话联系。”

    “成!你们吃完了饭早点休息,明天若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想去哪玩儿就跟我说,佐总吩咐了,一定让你们不虚此行。”伍元冬说完就跑着楼梯下去了,这个时候电梯是要留给徐云他们用的。

    凌志玲微微一笑:“我觉得他是天娱集团最有意思的一个司机了,呵呵,居然能跟太子爷称兄道弟的。”

    “我这人就是随便,性格合得来,就算是大街上要饭的,我也一样称兄道弟。若是性格合不来,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理不着。”徐云耸肩道。

    凌志玲想了一下,笑道:“这就是所谓的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吧?”

    “没错。”徐云点点头。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凌志玲也熟悉这酒店,很快便带着徐云来到了华尔兹酒店最高层的旋转餐厅内,只是简单的说了姓名之后,服务员就马上带领他们到了佐媚烟预定的雅座处,然后上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紧跟着一道道的美食就开始端上来。

    “佐总还真是心细,如果是我自己来的话,恐怕可没这个待遇。”凌志玲受宠若惊的语气,一边给徐云倒酒一边道:“跟着太子爷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呵呵。”

    徐云端起酒杯:“我还以为是我跟着你沾光了呢,看来是你跟着我赚便宜了。”

    凌志玲掩嘴咯咯笑了起来,下车入住之后,她整个人也放轻松了很多,也端起酒杯跟徐云轻碰一下。

    然而没等两人这酒喝进去,就有人走到桌前打断了他们的用餐,不说这男生的脸盘子,就说这一身名牌也绝对是高富帅错不了!

    徐云一抬头,我勒个去,这不是当红小生闫旭吗,偶像派的帅哥演员啊。

    “志玲姐,好久不见哦,不知道还记得小弟吗?”闫旭对凌志玲微笑道,至始至终都没看徐云一眼:“原本想等这部戏杀青之后就回公司呢,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你了。”

    凌志玲看到同为天娱的小师弟当然挺开心的:“闫旭!没想到你这么红了还能记得我的名字哦,这部电视剧马上要杀青了吗?怎么有时间离开剧组来这里消遣了?”

    “马上就结束了,这几天的动作戏太多,都是替身演员,我出来透透气,明天就回剧组,志玲姐,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天,好好学习学习演技呢。”闫旭的笑容可看不出半分邪念,但只要是个男人,就不相信他会真的是想要在一个女演员身上学演技。

    徐云晃着杯没有喝下去的红酒,淡淡开口道:“演技这东西在电影学院应该都教过了,现在演员最重要的是敬业精神,如果觉得什么都可以依靠替身就可以溜出来,是不会成什么大气候的。”

    这么直白的语言攻击还真是徐云的作风,虽然他没有要管理天娱公司的意思,但看到佐媚烟旗下大力捧红的艺人居然这么不上进,当然也会有些心里不爽的感觉,说两句也算得上是应该的。不管怎么说,天娱集团创始人张太岁也是他徐云的干爹吧?

    【ps:今天晚上有加更,尽量满足兄弟们需求。但同时也对谩骂的人说声你算什么?我平均日更八、九千字,你还嫌慢骂人脏话?那我对你我就送上一个字:滚。听着不爽就凹票砸死我啊,很可惜,你这种只会看书骂作者而从不支持作者的人不会有凹票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