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之后,徐云拒绝了凌志玲一起去看电影的邀请,一个人回到房间再次拨通仇妍的电话,然而仇妍的手机却传来了关机的消息,这让徐云有些头疼。

    关机太难判断是否出了问题,现在的破手机的确没有几个能坚持两天以上待机时间的,徐云之所以会喜欢裸鸡鸭210这种神机,就是因为它一个多月的超长待机时间,还有那种百摔不烂,抗击打,不怕水洗火烤能耐。不小心跟着裤子一起进滚筒洗衣机也不怕……

    所以仇妍到底是因为手机没电了,还是因为已经被青鬼控制了起来,绝对是一个让徐云完全摸不到头脑的选择题。

    徐云想破了头也没想到还有什么其他能联系到仇妍的办法,但是他必须要想办法,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就算是仇妍已经被青鬼给控制了起来,那他也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最终徐云还是选择亲自出去寻找,因为坐在房间里是不会等到任何消息的。虽然苏杭很大,但他的脑子到还足够清晰,只要路线对了,找人应该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难题。

    徐云在华尔兹大酒店门口随手打了一辆车离开,目的地让司机也挺容易找:苏杭档次最高的私人会所。去那个地方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因为现在徐云要知道的是当年冯千岁的居所,找一般普通人打听是肯定打听不出来的,而去派出所恐怕也不会有人理会自己,以冯千岁的身份,必然跟苏杭档次最高的私人会所有点联系,就算是没什么联系,那里面恐怕也能碰到一两个跟冯千岁认识的人吧?反正徐云觉得那地方的机会最大,其他地方他实在想不出来了。

    二十多分钟之后,徐云就在司机师父的带领下来到了这家叫做“秦”的私人会所,这名字起的挺有意思的,秦,第一个称霸全国的皇帝就是秦始皇,看来这家私人会所里的客人绝对都是在苏杭身份高贵的家伙。

    门口两个身材威武高大的保安满脸狐疑的看着打车出现在会所门口的徐云,他们这里的客人那绝对都不是简单人,就算最次的也是身价上亿的主儿,谁还没几辆车?所以绝对不可能沦落到打车出现。来这里最次也是系和A8的档次吧?

    “先生你好,请问您……”保安原本是没有什么权利阻拦询问来这里的客人,但对于这种可疑人员却能直接阻拦。

    “我不是这里的会员,我也没什么会员证明,但你们若是不让我进去,我也没机会办理会员不是?”徐云说的理直气壮:“哥们儿,一会儿我就是你们会员了,所以你们也别拦我。”

    “不好意思先生。”那保安根本没有让徐云进去的意思:“我们这里会员年费并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所以我希望您能配合一下我的工作。”

    虽然这保安是看不起徐云,但人家这态度却绝对没有狗眼看人低的意思,说话非常客气,这让徐云觉得挺舒服的,也就没跟人瞪眼:“兄弟,我是真心要入会的。咱也知道这私人会所入会费不底,每年若没个千八万收入的人玩儿不起。”

    那保安还真为难了,看徐云这样子不像是能来消费的起的,可他这口气又还真有几分有钱人的意思。

    就在这保安左右为难的时候,大厅的经理正好出来经过,保安见状急忙把这经理喊住:“翟经理,这里有位先生想要办理会员,这个,您……看?”

    翟经理手夹着一根华,手里拿着手机把刚刚要拨通出去的电话挂掉,上下打量了徐云几遍,他怎么看徐云也不像是能交得起会员费的打扮:“这位先生,我们入会最低入会费是十万元人民币,每年的会所维护费用是万元,如果您觉得合适……呵呵,还有一点,我们这里也并非是只有钱就能来的,我也需要了解一下您的关系……”

    这边话还没说完,徐云就掏出了自己那张世界银行的黑卡:“既然你是这么大会所的经理,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你觉得你这会所里的会员,又有几个人能有关系有这张黑卡?”

    那翟经理当时就傻眼了,他绝对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有世界银行的这种超级会员卡!说句实话,他这会所里面,从开业那一天到今天,能拥有这种世界银行超级黑卡的人也绝对不超过个人!

    这下翟经理毛了,这年轻人的身份他可不敢妄加猜测,但这种身份的人来他们这里那叫“赏脸”,别说他一个小经理,恐怕就是老板也要小心翼翼伺候着他。

    “先生,刚才我们的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千万别介意,我现在就带您进去。”翟经理一边小心翼翼的领着徐云直接进入会所,一边赶紧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对方接起电话轻喂了一声。

    翟经理马上低声道:“曹爷,咱会所来了一位贵宾,我想以他的身份您应该亲自接待一下。”

    “什么身份?”电话里的那位曹爷当即愣了一下。

    翟经理极力压低声音:“世界银行超级会员黑卡的拥有者……”

    电话里的那位曹爷没有犹豫就道了一声:“马上把客人带到我的会客室。”说完就挂掉了电话,看样子是要吩咐人泡茶准备接待贵客了。

    徐云的耳朵可灵敏的狠,就算那翟经理把手机唔得严密,也没能挡住他听到那曹爷的口气,想不到这张黑卡还真是挺有用的,但不是什么人都识货能知道这黑卡的非比寻常,徐云记得当时果果看到这张卡居然认得出来,所以他才更加肯定果果绝非一般人家的孩子,看来这卡果果是见过,也就证明冯千岁也有。

    原本徐云也没打算真的花钱入会,因为他又不会没事儿来这种地方消费,他还琢磨着不行就硬闯,然后估计被抓住给人带来见老板,现在却因为一张黑卡搞定了,还把自己搞的跟贵宾似的,爽啊。

    徐云在翟经理的带领下,经过一条耳边传来阵阵春江花月夜琵琶声的幽幽小径,很快来到了老板曹爷的会客厅,两把纯手工雕刻的小叶紫檀龙木椅间放着一个小小的海南黄花梨边角桌,不说那些摆放的各类古玩、陶瓷、书法,就说这两把椅子一张小桌,价值就在数百万人民币之上。

    房间内那个年约六十岁左右的男人抬手扶了下眼镜,有些面色怀疑的看着徐云。

    没错,曹南山的确很难相信面前这么一个年轻人竟然是世界银行超级会员黑卡的拥有者,这让他有些怀疑自己是被耍了,可是他又非常确定自己培养出来的翟经理绝对不是那种看不清楚就会慌张给自己打电话人。

    “曹爷,客人我给您带到了,那我就先下去了。”翟经理说完之后就退出了房间。

    徐云看得出面前这人脸上的几分疑云之色,便开口微微一笑:“曹爷,自我介绍一下,徐云。”

    看到徐云谈吐大方,必然是见过世面的人,曹南山也就伸手示意他坐下,也开口介绍了自己:“在下便是这家‘秦’会所的主人,曹南山。呵呵,看上去徐先生很面生,听口音也并非苏杭当地人。”

    “曹爷,我是今天才到苏杭的,我看您不像是那种蛮横的人,就看您教育的手下都这么高素质,您一定是一个有修养的人,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徐云微微一笑,拖下去没什么意义。

    曹南山呵呵一笑,点头道:“看样子我的确没有猜错,我第一眼看到徐先生就觉得你不是来入会的,而是来找老夫有什么问题。”

    徐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为我初来乍到,想打听点事情也找不到人,便只好让出租车司机把我带到这苏杭最有名气的会所,我想以这里老板的关系,恐怕是没有我打听不出来的事情吧。”

    “哈哈哈,徐先生果然是直白之人。”曹南山倒了茶道:“徐先生请。既然你这么痛快,那我若扭扭捏捏,就实在是不尽地主之谊了。徐先生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吧。”

    徐云淡淡的笑了笑:“曹爷,我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的住所。”

    曹南山点点头回应道:“徐先生要打听的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请说,如果我知道的话,我想我会知无不言的。”

    “冯千岁的家在什么位置。”徐云没跟曹南山客气,直接开口问道。

    曹南山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原本还和善的目光也有了几分敌意的看向徐云,声音自然更是冰了起来:“徐先生,如果你是来交朋友的,我欢迎你。如果你要加入我的‘秦’会所,我也欢迎你。但你若是给我带来麻烦,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也就只好送客了!”

    徐云看到曹南山反应这么大,当然更确定了这人必然跟冯千岁有交情,肯定也知道冯家的位置:“曹爷,我只不过是问一个地址,毫无恶意。希望您不要想那么多!我真的一点恶意也没有。”

    曹南山却完全不理会徐云的话,对门外喊道:“来人!送客!”

    出门之后一直守在门口的翟经理马上开门走了进来,他看到曹爷的脸色之后,二话不说对徐云做了个“请”的手势:“请!”

    =============================分隔线=============================

    【ps:又是一季结束咯,八十多天,十多万字,风雨无阻的更新,兄弟们也有什么要说的吗?不支持可实在过意不去了吧?妖孽兵王第四季-龙飞凤舞惊苏杭,下午与你不见不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