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对方如此肯定的要送客,但徐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绝对不会空手而归,他没有起身,而是依然坐在那把小叶紫檀龙木椅上:“曹爷,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聊,何必冲动?”

    曹南山脸上没有半分笑意:“徐先生,如果你真心来跟曹某人交交情,曹某人非常乐意。但如果你是来给曹某人带麻烦的,那不好意思,别谈什么交情了,恐怕是连普通朋友也没得做。徐先生,我已经送客了,希望你不要自讨难堪。”

    徐云微微一笑:“曹爷,我只不过是来问一个地址,我想你并不需要这么紧张,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来过这里,同样,如果你希望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那我们今天就全当是没有见过面。”

    “我向来都觉得自己跟不投缘的人没有见过面!既然送客你不领情,那就请你自便。但不要触碰我的底线!”曹南山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是开始对徐云施压了。

    徐云的脸上依然是挂着那抹邪邪的笑容:“曹爷,其实我很愿意跟你交朋友,但你似乎并不领情,既然这样我也只能得罪了。我相信你定然知道冯千岁的居所在何处,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还有,曹爷,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你害怕不敢说的事情我还要找来,说明咱们两个之间的能力是有差距的。至少你觉得你完全得罪不起的人,我敢得罪。”

    这最后一句话犹如惊雷一般砸在曹南山的耳朵里,曹南山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没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会把话说的如此直白,他的确得罪不起那个把苏杭搅成一潭浑水然后又只手遮天的大人物。可他怎么看面前这个年轻人都不像是能得罪的起那个人的。

    “年轻人,冲动是魔鬼,这句话绝对不是玩笑话。”曹南山脸上的神色稍微有些改善,最起码他对徐云的胆色既佩服又欣赏。

    徐云还是直来直往:“那您到底是告诉我还是不告诉我?我就要一句话。”

    曹南山的拳头紧攥,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愤怒,额头上都渗出了一丝细汗。站在门口的翟经理刚想要开口说话,就见曹南山抬起了手,对他道:“你先出去。”

    “是。”翟经理马上关门退出,一点都没拖泥带水。

    看着那关上的门,徐云脸上的笑容终于轻松了:“曹爷,看这样子您是不打算请我出去了。呵呵,现在这房间内只有你我二人,冯千岁的居所在何处,您可以说了吧?”

    曹南山干笑一声:“很久都没见到过你这么有胆色的年轻人了,你能找到我这里,证明了你的睿智。你敢提及冯千岁的事情,证明了你的胆识。我要送客你却不走,证明了你的坚持。你这样的年轻人,我没有理由不欣赏。徐云,我可以告诉你冯千岁的居所,但我先要奉劝你一句话。”

    徐云点了点头:“曹爷,我提起冯老爷子名字的时候你没马上跟我翻脸,那时候我就断定了你们是朋友。我相信你给我的话一定是忠告。徐云先谢谢了。”

    “我奉劝你不要去。”曹南山直言道:“冯千岁的居所位于苏杭西湖南处的湖畔风光别墅区。”

    徐云起身作揖道:“谢谢,那我就先告辞了,我知道没有人愿意趟这趟浑水,今天曹爷能告诉我这个消息,徐云必当记下曹爷的人情。”

    “等一下。”曹南山突然开口道:“我知道我的忠告你不会听,那我也要多说几句,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人情。是我真的不希望跟冯千岁有关系的人再出什么意外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像是说跟冯千岁有关系的人都遭殃了。徐云皱了皱眉头,的确是够棘手的呀,但他真的没准备正面冲突,就是想去看看那里有没有仇妍的消息而已。

    “湖畔风光别墅区占地百亩之余,但里面却仅有八处别墅房产。不满徐云老弟说,之前我也住在里面。我跟冯老哥的关系可不只是朋友邻居那么简单,我们还是棋友,我喜欢围棋,他也喜欢围棋……”曹南山忍不住回忆,难免心有些不舒服:“但现在那里已经物是人非,那个人来到苏杭之后,冯老哥就惨遭清洗……怎么说呢,一言难尽。徐云老弟,我这个年纪的人,有些事情能忍就忍了吧,谁都想多活几年。现在湖畔风光内的八处房产已经尽数被那人夺占,你若是想去,恐怕是……难上加难。”

    曹南山这么一番肺腑之言,徐云当然是再次感谢:“曹爷,您说这么多,我真是不知道如何说谢谢,若改日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谢。”

    曹南山挥挥手:“我这把老骨头是帮不了你什么忙了,我也不多留你了,你在这里都让我这老头觉得惊惊颤颤,这次我可是真的要送客了。”

    “留步。”徐云说完便起身离开,他走出房间之后,翟经理楞了一下就走进屋内,见到曹南山安然无恙,才追出来准备送客,然而他再出来之后,却再也看不到徐云的身影了。

    徐云离开的很快,他并非只是担心会给曹南山带来麻烦,而是觉得继续留在这里也会给他自己带去麻烦。

    就在翟经理寻找徐云身影的时候,曹南山也在房间内走了出来,他低声淡淡道:“不用找了,如果连这么点身手都没有,是不敢找到苏杭打听冯千岁事情的。”

    翟经理怔了一下,他刚想要开口,曹南山就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并且吩咐道:“这个小子来这里,除了你和我知道以外,还有谁知道?”

    “还有今天值班的两个保卫。”翟经理道。

    曹南山深邃浑浊的眼睛看向翟经理:“这件事情我可不想通知青鬼,所以我不希望有你我二人之外的第个人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是,曹爷,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翟经理说完就向会所的门口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拨打电话:“今天晚上再给我安排两个值班保卫,这两个人太‘称职’了,我想调他们到更好的地方……”

    曹南山阴狠的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翟经理所谓更好的地方是指的什么,阎王殿肯定比他们这里更好。

    ……

    徐云离开这处私人会所之后,并没有直接就前往曹南山所说的湖畔风光别墅区。这件事情有蹊跷,而且蹊跷还挺深。

    当他刚刚提出冯千岁这个名字的时候,曹南山的表情里有一种怕,而绝非是听到老朋友的那种激动感。而且如果他跟冯千岁的关系真的有他说的那个地步,徐云觉得仇妍回到苏杭的落脚地也应该很有可能是他这里。但曹南山从头到尾没有提起仇妍半个字。

    如果说他是因为不相信徐云,所以才没提起仇妍半个字,但就更蹊跷了,既然是不相信徐云,又为何跟徐云说那么多,还把青鬼占据了湖畔风光别墅区的事情告诉他?

    总而言之徐云觉得曹南山绝非是一个可以信赖托付的人,所以他今晚就更不会轻易的去湖畔风光别墅区了,虽然他现在很想查到仇妍的下落,但他也清楚这件事情急不得,做事情往往是越急就越是得不偿失。如果仇妍真的被青鬼控制了,那他是能救她的唯一希望,所以徐云做事情就更要多几分小心。

    好在的是徐云这一趟也算不虚此行,最起码他知道了冯千岁的居所位置。说不定明天白天到可以去看一眼……

    有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同样的道理,最危险的时间,说不定也是最安全的时间。如果那里真的是青鬼的老窝,青鬼恐怕打死也不会相信有人敢在白天去他那里参观,尤其是不会相信徐云敢去吧?

    既然如此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徐云下了决定之后便打了一辆车,途他换了辆车,说了个地址,最后才绕到了苏杭华尔兹大酒店,在这种地方做什么事情都小心一些没有错。

    原本徐云是想去找伍元冬聊会他部队的事情,但发现房门锁着,看样子是出去之后就一直没回来。徐云放弃了打电话叫他回来的念头,既然如此就只能去找志玲姐姐聊天了。

    显然在这宾馆之,徐云多少有些心里忐忑,都是成年男女,在宾馆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不就是说开房吗?一想到那些什么潜规则的镜头,徐云就觉得自己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好在这酒店的关系比较硬,没有什么乱八糟的狗仔会钻进来**,不然他进凌志玲房间,就算是没什么事,也肯定会报道成天娱太子爷潜规则志玲姐姐之类的吧?

    “志玲姐姐。”徐云走到凌志玲门口敲了敲门,按理说她应该不会一个人乱跑,毕竟没有工作团队跟着,作为一线女明星,抛头露面等于是自找麻烦。而且徐云明显听到里面的说话声音,心道这看电视至于放那么大的动静吗?

    然而徐云这一敲门,房内的声音嘎然而止。

    只见徐云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当一切安静下来之后,徐云可以清晰的听到房内有女人被封住嘴巴后发出的呜咽声音。

    “志玲姐姐,开门,是我,我知道你在里面。”徐云尽量让自己的口气放轻松,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有这样房间里的人才能掉以轻心。虽然徐云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人,但他却必须要进去,他绝对不准许凌志玲在他的眼皮底下出事儿,若是出了麻烦广告就拍不成了,那自己答应给老颠头弄的福利也就跟着没了!

    徐云绝对不会准许这种煮熟鸭子飞走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世界。

    【ps:这几天有其他任务,只能保证每日正常例行更新,加更都先不保证了,因为不知道晚上有没有时间码字。真不是为存稿,是身体状况真的不准许我熬夜了,而且我的眼睛在6年前做过手术,长时间面对电脑,你懂得……呃,如果晚上有加更,喜欢兄弟们当作是惊喜,如果没有,也希望不要咒骂侮辱~因为第四季精彩才刚刚开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