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内依然隐隐约约传来徐云听到的那种呜咽声,紧跟着便是很轻很轻的脚步声,因为房内都是地毯,即便是徐云也很难辨别到底有几个人在里面走向了门口。但可以肯定绝非是一个,两只脚是不会凌乱的。

    到底是什么人深夜来访,徐云脑子里飞速转动,他不相信刚到苏杭就会被青鬼的势力给盯上,也不相信华夏大陆会有道上的社团大哥敢公然来绑架女明星,他更不相信他出去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凌志玲就惹了什么不能惹的人。

    最终,徐云终于想到了那个高速路服务区内碰到的花衬衣青年,伍元冬说过,那小子的汽车号牌是苏杭地区的,难道那家伙是真是不怕死了还?

    就在徐云想明白的时候,房间门也迅速被人拉开,徐云还没看见人,就先看见了一抹寒光直接指在了自己的咽喉处。虽然徐云很想告诉他开山刀不是这么用的,但碍于没看到房内凌志玲的处境,他还是没说话。

    “进来!”随着一声低吼,徐云被人拉进房间关上了门。

    房间内有五个青年,手里都拿着钢刀铁棍,床上一个被捂住嘴巴的女人显然不是凌志玲,徐云也没看到那穿花衬衣的家伙。

    看到这阵势,徐云突然想到了海淀银枪小霸王的故事……难道他走错楼层了?今天就喝了一杯红酒而已,怎么就晕头了呢,真是够丢人的。

    但既然看到这一幕了,徐云忍不住苦口婆心道:“哥们儿几个,收手吧,你们这行为跟海淀银枪小霸王李某某有什么区别?人家他那么深厚的背景都没搞定,那什么鸽多牛气,都没能保得住儿子。你觉得你们老妈能保得住你们?就算这床上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她非要反咬你们一口的时候,你们也真没辙。”

    虽然徐云说的苦口婆心,但这几个青年却一点都没理会他的意思,那床上的女孩也一把推开旁边男人的手,对徐云怒骂一声:“老娘玩儿憋气游戏打赌呢!你以为老娘是酒吧坐台妹啊?呸!我才不会为了几个钱就卖呢!”

    徐云怔了一下,难道自己误会了?不过他还是真心说:“人家起码还知道身体能卖几个钱,你这不花钱就跟这么多男人……唉,就算在贱,也不至于这么糟践自己吧?”

    五个青年看上去为首的那个冷笑了一声:“怪不得卫大少非要我们帮他办了你,你这小子说话可真够损的,是真欠揍啊……”

    “孙成哥!还跟他废什么话啊!咱动手吧?”旁边那个子不高的青年还一脸蠢蠢欲动的神情,让徐云看上去很不爽。

    孙成就是那卫业晨打电话找的那个人,卫业晨就是要他安排人在高速口等着徐云他们的车来到苏杭就给盯上了,等到卫业晨也下高速来到这里,时机也真的是成熟了,徐云和伍元冬都没在酒店,只有凌志玲一个人在。

    这些无法无天的当地恶少顿时歹心大起,卫业晨居然直接就把凌志玲给强制带走了,甚至毫不畏惧酒店走廊的监控器。他从小就觉得自己即便是找了天大的麻烦也有他老子出钱、干爹出关系给他摆平!

    原本卫业晨是要孙成他们一起走的,也说过徐云那家伙身手不凡,自己四个保镖都不是对手。但孙成却拉开衣服给卫业晨看了把真家伙!当时就把卫业晨给惊呆了。

    孙成给卫业晨保证了,一定把在服务区里让他受气的那个家伙给痛扁一顿带回去!若不是孙成给卫业晨看了那把真家伙,卫业晨保证不会让孙成他们几个人留在这里,就因为那一把真家伙让他们的自信心得到了极度的膨胀。所以凌志玲的房间才出现了这么一群吊儿郎当的流气青年。

    这事儿徐云应该感觉庆幸,若不是这些家伙托大自负留在这里,他还真有可能以为志玲姐姐是出去玩儿了呢。

    孙成站起来,手里拿着一把黑市上搞来的大黑星,也就是在军队已经退役的五四手枪,因为握柄上有一颗黑色五角星,所以被大多数人称为黑星。就是因为这把枪和八颗子弹,孙成的胆子直接翻了几倍,人也比以前猖狂了更多,他突然起脚就要猛踹徐云胸腹。

    徐云又不是逆来顺受的主儿,那会吃他这一套,伸手一把抓住孙成踢来的右腿,自己则是迅猛出击,一脚猛击孙成左小腿迎面骨。一脚踢过去的时候徐云抓住孙成的手也突然松开。

    就见孙成一个大劈叉直接卡在地上,当时就捂住大腿根儿嗷嗷惨叫了起来。徐云的这一举动瞬间让这房间里的一伙人瞪起了眼睛,原本还以为见到手枪之后的徐云会吓尿,却没想到人家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含糊,说打你就打你,连半分犹豫都没有!

    劈腿下去的孙成并不是那种认栽的人,一边单手捂着大腿咧嘴呲牙,一边还举起手的五四对准徐云的面门,愤怒嘶吼咆哮着:“混蛋!你敢动手!信不信老子一枪嘣了你!”

    平日里碰到什么事儿,孙成只要掏枪,对手肯定都是怵头,没有一个不低头认栽的,所以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认为所有人见到手枪都会脚软,毕竟他没拿枪顶在过真正的猛人脑门上,所以完全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部分是根本不会把这么点威胁放在眼的。

    徐云恰恰就是这类人之一,他竟然直接伸手抓住手枪,用力反方向一别,孙成的手腕瞬间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都忍不住在等待那骨头咔嚓断裂的声音。

    但徐云并没有这么做,在孙成手腕承受到了极限的时候,他已经松开了手的手枪。徐云的目的是要枪,而不是要孙成的手。

    眼瞅着几秒钟之前孙成还气焰嚣张的对徐云大吼大叫,而转瞬之间连枪都到了人家的手,懵掉的不仅仅是孙成,还有他身边的四个小伙伴以及那个一不值的女人……

    徐云冷笑一声,单手把玩着这把能代表华夏经典的手枪,虽然很多华夏之外的人都说五四口径小穿透力太强易伤无辜,容易走火扳机又重,后坐力大打不准,但它依然是华夏人情有独钟的东西。

    比如徐云就觉得这枪性能挺稳定,安全性也不错,有效射程内打得也很准,至于走火一说,就比如现在将击锤放在关闭的位置,也不可能走火,很简单,只要将撞针稍微向后拨一点不拨到底有一个挡会停在那里,扳机就扣不动了。

    这也是徐云为什么敢如此大胆的夺枪了,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扳机是扣不动的。

    徐云当着孙成的面打开这把手枪的保险,淡淡对他道:“是不是没开过枪啊?要不要我教教你?不开保险的枪是打不出子弹的,连这都不知道还玩儿枪?”

    说完,徐云就把枪口对准了已经双脚发软的孙成,孙成知道自己今天玩儿火把自己给烧了,心惊慌之下竟然一把将那个女人拉到了自己身前当挡箭牌!那女人见状当场就叫苦连天,孙成一把再次捂住了她的嘴巴,这女人只能重新发出那种呜咽的声音。

    “没有用,五四手枪的口径是62毫米,弹壳比较长,军用火药的爆炸力更强一些,而且它与现在流行的9毫米口径手枪不一样,那种手枪击第一个个体以后,就会在第一个目标的体内开花,而五四的子弹小,子弹较小,所以穿透力较强。在有效射程内,可以穿透钢盔,穿透一个人以后,子弹仍然有杀伤力,所以你躲在她的身后一点意义都没有。”徐云觉得这些枪盲玩儿枪真的是对枪的一种侮辱。

    一听能把自己的身体打穿,那女人挣扎的更疯狂了,却换来了孙成更拼命的制服,这要是隔着人都能打到,没东西挡着,自己是必死无疑啊!

    徐云用手枪把这群兢兢战战的小兔崽子全部瞄了一个遍,冷笑一声把手枪直接丢到了地上:“这枪恐怕是打过几百发子弹的了,再哪买的?你若不用锉刀把套筒和Frae打磨一下,我保证你扣动扳机也是卡壳。”

    虽然徐云说的这么轻松,但孙成却一点都没有犹豫的推开那个女人,饿狼扑食一样的扑到地上捡起那把五四手枪,对准徐云就猛地扣动了扳机!他丝毫没有犹豫的意思,因为他觉得徐云实在是践踏了他的尊颜!

    咔——!

    徐云切了一声:“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肯定卡壳。这枪设计没问题,但工艺上有问题,说了你还不信。”

    这瞬间,一屋子的人几乎把徐云奉若天神了,这人也太牛了!简直了……

    说归说,但徐云对想开枪打他的孙成可不再留情,暴起一脚就狠狠勾在孙成趴倒在地的脸上!踹的他是满脸鲜血横流,但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就昏死了过去。

    秒杀,绝对的秒杀。一群跟班连拿刀的手都软了,更别说什么砍人了,孙成拿着枪都搞不定的事情,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他们用刀能搞定。

    “有想死的就吭一声,要不然就把这手里碍眼的东西都给我收起来。”徐云声音平淡,却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剩下的四人迅速把手里的家伙塞进了后腰里,半个字都不敢在徐云面前吭吭。

    【ps:真头大,心情压抑的人做什么都不顺……写个东西也慢的要死,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了,求花花来安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