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这几个人就都是以孙成马首是瞻,现在孙成已经跟死狗似的,其他几人当然连个屁也不敢放,都琢磨着怎么才能求面前这尊神人放过他们。

    “凌志玲呢。”徐云开门见山:“给你做个选择,要么带我去找人,要么就跟他一样。”徐云说着指了指地上的孙成,见这几人没什么反应,徐云上前一脚再次勾在孙成脸上,那原本就面目全非的脸这下就更是五颜六彩的了。

    眼看着孙成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奄奄一息没有半点人气,谁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被踢死了。虽然说打人不打脸,但现在徐云不把这张脸踹成烂柿子,难解心里的这口怨气。

    本来到这苏杭就已经是一屁股烂事儿了,没想到还要有人给他乱上添乱,这不是找抽吗?

    “还不说?”徐云目光看向其他几个青年其一人,平静开口:“不说的话,下一个轮到你。”

    “我说!”那人只是跟徐云的目光有那么瞬间的对视,就彻底被那种强大的气场和压迫感给逼的穿不透气了,他知道面前这人肯定说道做到,若是他不说,他也会跟孙成一样脸上开花灿烂红:“她被卫大少带走了……去,去了……雨馨花……花园小区……”

    徐云点点头,然后说了两个字:“带路。”

    几个青年不敢违背他的意思,这么凶神恶煞一般的家伙他们可从未见过,平日里欺负些软蛋还可以,面对徐云这种真恶人,彻彻底底的服气了。

    徐云被一辆黑色汉兰达带到了雨馨花园小区内,下车之后,在这几人的指引下来到一处高层商品房电梯内,因为怕被耍,这群家伙一个也没能走,其两人搀着那死狗一般的孙成,另外两人一脸紧张的跟在他们身后。刚出酒店的时候那女人的就跑了,徐云也没理会。

    几人一路来到顶楼,这顶楼是整栋楼唯一的复式格局,恐怕没点关系和钞票的人是买不到的了。

    “叮咚!”

    门铃按下,房间内马上传来一声不耐烦的质问:“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卫大少!”站在徐云前面的那个青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并且按照徐云的意思喊道:“我们把你要的人给带来了!”

    一听到这话,屋里的人显然心情好了很多,有些欣喜若狂的喊了声:“马上就来!”紧跟着就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房门打开的瞬间,卫业晨满脸都写满了小人得志的表情,但却没等他回过神儿来,自己就被一个沉重的东西砸倒在地上!他刚要勃然大怒的时候,才突然发现那个把他砸倒在地的居然是已经如同死狗的孙成。

    哐当,随着徐云重重的关门声,那四个跟班青年早就跑了个没影,这时候不跑更待何时?原本这事儿就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他们就是打酱油的而已。

    看着门口站着的徐云,卫业晨的脑袋简直是要炸掉了!不是有他妈枪吗!有枪也没用?!

    看到卫业晨并没有衣衫不整,徐云多多少少放下心来,他环视了一圈这复式格局的房间,用穿透力极强的声音喊了一声:“志玲姐,我来了。没事儿了。”

    很快徐云就听到卫生间门传来咔咔的开锁声,然后凌志玲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用最快的速度绕过蹲在地上的卫业晨,一把抱住徐云的手臂藏在他的身后。

    若不是她借口上厕所为由把门锁上,恐怕现在早就遭到卫业晨的侵犯了,自从凌志玲被强迫带到这个地方之后,她就一直在寻找等待逃走的时机,然而卫业晨的几个保镖离开之后,卫业晨就反锁了房门。为了躲避卫业晨的侵犯,凌志玲假装顺从,说要去卫生间,然后才得意找到藏身之处。

    就在徐云出现之前,卫业晨正在想法设法的想要把凌志玲在里面弄出来,最后没有办法的他都要着急的砸门了,要不然也不会因为听到敲门声那么不耐烦。

    现在突然形式大变,卫业晨甚至都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

    这小子胆子够肥的,居然敢明目张胆就强行把人带回自己家里,看他这阵势,恐怕家里还真是有点大关系,不然的话就算是海淀银枪小霸王李某某也不敢玩儿这么大发吧?

    “你是不是以为苏杭是你的地盘?”徐云眯起了眼睛,熟悉他的人应该知道,这种状态下的徐云心情是非常不爽的,他讨厌这种给他无故添麻烦的混蛋,这一点毋庸置疑。

    卫业晨的声音明显比在高速服务区的声音理直气壮的很多:“我告诉你……这里可是苏杭,这可不是在那高速荒郊野外!我爸是苏杭地产界的龙头老大,我干爹可是正厅级的干部,你若是敢动我,我保证你绝对没机会活着出苏杭!”

    徐云冷笑一声,既然这小子跟青鬼没什么关系,那他还真就没什么顾忌:“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威胁很可怕?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害怕?老子现在就告诉你,就算你爹是天王老子也没用!番两次动我的女人,我看你脑子是真的进水了吧?”

    “行!行行!现在你把人带走,咱俩就算两清,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保证不在苏杭难为你!”卫业晨再次提出一个他认为非常诱人的条件,他把孙成在身上推开,挣扎着站起身来。

    徐云不屑的笑了笑,看来这家伙的智商实在是太低了:“看来在服务区那一脚还是踢的太轻了。”

    卫业晨两眼瞬间瞪起,那一脚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想想都忍不住裤裆一紧呢……就在他想明白徐云为什么会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徐云再次暴起一脚准确无误的击卫业晨裤裆正央!

    这次徐云可没留力,一脚蕴涵巨大劲道的爆射,别说是卫业晨的球,恐怕就是足球也直接给踢爆了。

    卫业晨只觉得裤裆一阵热流,他也不知道是尿还是血,但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那种不对劲儿,刚才徐云这一脚下去,怕是他真的成了太监了。

    随后,那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卫业晨的咽喉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凌志玲脑子里满是惨绝人寰这词儿,再也想不出其他的语言来形容卫业晨的痛苦了,虽然她是女生,但在徐云那一脚狠狠勾在卫业晨下体的时候,她也跟着忍不住身体颤抖了一下。

    地上两个人,一个捂着裤裆嗷嚎惨叫,一个满脸是血犹如死狗,两个小时前还想着要如何玩弄小明星,如何让得罪他们的人跪地求饶,而两个小时之后却都惨到快连自己的爹妈都不认识自己了。

    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心情不好的徐云?

    “走吧。”徐云拉起凌志玲的手,迅速带她离开了卫业晨的房间,这叫声实在太难听了,听的他恶心。

    凌志玲还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现在也终于算是回过了神儿,赶紧跟在徐云身后匆匆离开这是非之地,但她心里多少有些担心这卫业晨家是不是真的有很大的势力。他知道他们下榻的酒店,说不定随时都会找去。

    ……

    看着面前一男一女就这么消逝在自己的眼前,遭受到身体和心理双层伤害的卫业晨彻底崩溃了,他挣扎着爬到沙发旁,疯狂的翻找到自己的手机,迅速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干爹……我被人给废了……”

    “小晨,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呢?有什么事儿就痛快说,干爹正在打麻将,别让我分心。”接电话的年人声音平缓,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卫业晨的糟糕状况。

    卫业晨瞬间痛哭流涕,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完全失控了:“干爹!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被人废了!我……我……我下面……被人踢……踢爆了!”

    一听这话,那边刚才还心如平湖的年人瞬间就如同被扔进了炸弹一般,怒道一声:“什么!?!”紧跟着便是一阵麻将落地的噼啪之声音。看得出来他的紧张和愤怒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呜呜呜……干爹!我……我该怎么办!”卫业晨使劲儿的去想女人,但却依然没有半分感觉,他现在彻底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完蛋了,彻底完蛋了,这辈子都完蛋了!

    “你在哪呢!你爸你妈知道了吗?!”那年人悲愤的声音就好像这卫业晨比他亲儿子还要亲,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干儿子得罪了什么人,敢这么对他干儿子下狠手?

    他王儒平堂堂一级警监,苏杭司法部的一把手,正厅级别,跟上面省部级的关系那么硬,当地的各种势力对他也是非常供奉,毕竟他是那些地下势力的保护伞,在苏杭谁敢碰他干儿子?!想死吗!

    卫业晨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我在雨馨花园的家里呢,我……我……我没敢跟我爸妈说……干爹,我怎么办啊?我以后是不是就不是个男人了……啊啊!!”

    “小晨,你等着,干爹马上就到!”王儒平极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澎湃挂掉电话。

    周围个人,一个脖带金链的土豪,一个肩纹怒龙壮汉,一个斯眼睛优雅男,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王儒平,异口同声问道:“平哥,怎么了,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我们帮的上忙吗?”

    “不用你们帮忙。我干儿子那边出了点事儿,我现在要马上赶过去。”王儒平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的神情:“有时间我们再玩,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看着王儒平风风火火的起身离开,个一看便是大哥级别的道上人物迅速站起身把王儒平送出去。麻将缺一还继续个屁啊。现在他们更好奇的是出了什么事儿。

    【ps:今天参加了一个朋友父亲的葬礼,突然觉得生命好脆弱,平日只看到我这个年纪的朋友都只是结婚生孩子的岁数……却没看到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已经老了……如果你的亲人和朋友们都平平安安的,请感恩。】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