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子,你说王局这是犯什么病了?不就是个干儿子吗?至于这么上心吗?卫国昌到底是送了多少钱,王局简直就把那败家子的事情当自己的事情办呢。”肩膀上纹着过肩龙的朱老黑忍不住好奇道。

    赵翔用食指托了下眼镜,微微笑道:“朱哥,这事儿可说来话长了,呵呵,原来你还不知道,你要想知道,让沈总跟你好好聊聊就是。”

    朱老黑一脸迷惑的看向脖子里挂着粗大金项链的沈光明:“老沈,翔子这话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什么啊?你们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内幕啊,跟我唠唠,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有一个毛病,好奇心一起来睡不着觉啊!”

    沈光明咧嘴笑了一声,然后把棋牌室的房门关上,每人发了一只软华点燃才开口道:“朱老哥,这你都不知道,我真怀疑你在咱苏杭是白混这么多年了吧?卫业晨那小子的亲妈是王局的情妇你不知道?卫国昌那小子为什么能有现在这么发达?你真以为他是白手起家的李嘉诚啊?他哪有那个本事。”

    “什么意思?”朱老黑一脸好奇和茫然:“听你这么说,卫国昌跟王局的渊源还挺长了呢?”

    “那肯定的啊!”沈光明就是一大嘴巴,赵翔托了下眼镜,他没说的原因是他怕祸从口出,有些时候就算旁边没有人,那也不能乱讲话的隔墙有耳。沈光明继续涛涛奇谈:“当年王局刚到卫国昌他们那小县城当副书记,卫国昌为了攀上关系,连他刚结婚的老婆都送上门了。”

    说着,沈光明拿起一只麻将:“你们也知道,王局除了好这一口之外,另一个爱好就是女人。卫国昌的老婆潘金萍当年怎么说也是当地一枝花,王局可以说是爱不释手。当年卫国昌的老婆一直都是跟着王局过的,一直到怀孕五个多月才回到卫国昌身边……嘿嘿嘿……”

    朱老黑听的是既惊讶又兴奋,嗷了一声:“这就是说,卫国昌的儿子是他王儒平的种?!?!”

    “朱哥,你可小声点。”赵翔微笑着低声道:“小心隔墙有耳哦。”

    朱老黑赶紧压低声音:“我说这王局怎么那么上心他干儿子的事情,原来这事儿还有这么个蹊跷啊!哎呦我去,老沈,这事儿是不是真的?!你们没忽悠我吧?这也太新闻了啊!”

    “朱老哥,事儿你也知道了,因为咱这关系硬,我才告诉你,你可别乱说,万一王局真怒了,咱们以后都不好过。”沈光明现在才严肃起来道。

    朱老黑赶紧闭嘴:“对对对,这事儿绝对不能说……放心,兄弟,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嘴巴紧!”

    “朱哥,沈总,咱这缺一还打不打啊?”赵翔微笑道:“若是还想玩玩,那我就电话邀一个,要是不玩,那咱就撤?我请两位夜宵?”

    沈光明把牌一推:“不打了,咱是用这东西当借口送钱的,又不是真好这一口,打个毛,不打了!走了走了,夜宵我也不吃了,回家,老婆孩子还都等着呢!”

    朱老黑也起身道:“翔子,夜宵你就自己吃吧,我家里还有个小骚蹄子等着呢,嘿嘿嘿,老哥喜欢吃的不是夜宵,是奶,哈哈哈!!”

    “哈哈哈!”个人一边大笑一边收拾各自带来了现金,他们和王儒平玩牌就是为了输钱给他,很多时候输了钱才好办事儿,而且是输的越多,事儿就越是好办。

    ……

    徐云两人再次回到华尔兹酒店之后,凌志玲刚进自己房间就看到了地上那把遗漏的五四手枪,当时她就吓得说什么也不肯进去了。就算徐云把那把卡壳的手枪捡起来扔到自己房间,凌志玲依然坚持要跟徐云一同到他的房间去。

    虽说是豪华套房,两室一厅,有真皮大沙发也有两米二的巨大豪床,但跟这么一个听声音都能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女星同居一室,徐云是真不相信自己能把持的住。而且他现在都觉得凌志玲有种希望得到他潜规则的意向,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若是两个人都有意向的话岂不就麻烦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别说就这么简单的烧一把火了。

    “你的意思……那房间你就不住了吧?”徐云摸了摸鼻子,现在凌志玲已经把所有私人物品都带到了自己房间,明摆着的就是这个意思了。

    凌志玲依然如同受惊小鸟一般点点头:“我当然不敢回去了,他们都知道我是那个房间了,我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万一……万一……”

    “只要你不开门,那就没有万一。”徐云极力劝解道。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吗?如果他们用钱买通打扫卫生的阿姨,那就能拿到所有房间的万能房卡,真的会在我深睡的时候报复怎么办?”凌志玲可绝对不会让自己冒这个险,若不是因为徐云没提到要走,她打死也不会继续住在这个酒店里了。

    徐云想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他们就算报复也应该是报复他吧?呃,算了,愿意在这里就在这里吧:“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去司机冬哥房间睡。你在这里。”

    “不!我不要一个人留在这个酒店的任何房间!”凌志玲一听徐云要走,当场就慌神儿了,赶紧上前一把抓住徐云的手腕,直接把徐云的胳膊拉进了自己的怀。

    两股温柔带着巨大的弹性把徐云的胳膊紧紧包围,徐云瞬间就放弃了要去楼下找伍元冬的念头,傻吗!留在这里跟志玲姐姐玩儿亲亲当然要比跟伍元冬一抠脚大汉闻二手烟要好一万倍呀!

    一天的折腾之后,徐云最终还是要跟这个只是听声音都能让他心里发痒的女人共处一室,难不成是真的要出事儿了……徐云喉结耸动,咽下一口唾沫,他有点发懵,真有点不知如何面对这天上突然就掉下来的馅饼。

    有时候人生换一种选择也不错,比如当当娱乐公司的太子爷,潜潜红透全国的一线女星,什么事儿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有人去给做的天衣无缝……比起孤身一人跑到苏杭跟一个刚刚转身成为地头蛇的过江恶霸为敌,那种日子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生活。

    “太子爷,我睡沙发就好。”凌志玲脸上也泛着潮红,显然,到现在她依然有主动献身的意向,若不然说这话的时候也不至于脸上那么羞红。

    徐云怎么说也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纯爷们,他干笑一声:“我怎么也不能让志玲姐睡沙发啊,还是我睡沙发吧。你睡床。”

    凌志玲心存感激,这男人越是这样,就越是吸引她,就算现在徐云抛开这天娱创始人张太岁干儿子的身份,那也是一个有足够魅力吸引她的男人,想到这里的时候,凌志玲都忍不住质问自己居然真的动心了……要知道她作为一个演员,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各种物是人非,她似乎对任何事情和任何人都不会真的动真心,而这一刻她那包裹了一层面具的心扉居然松动了,那层面具也悄然滑落了似的。

    “那我先去洗澡了。”凌志玲说着就扭头迅速走去浴室,她脸上的绯红正在以她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速度迅速红遍了全身……

    徐云觉得鼻子里挺热乎的,我勒个去……洗澡……呃,虽然志玲姐姐并没有邀请他去鸳鸯浴,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浑身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一门之隔的里面就是大众女神在洗澡,这怎么能不算是一件让人激动兴奋的事情呢?

    罢了罢了,再想下去就真的控制不住了,徐云极力让自己控制住想入非非的念头,漫无目的的换着电视上的节目频道,就连军事节目也根本无法让他真正的看进去,一墙之隔内的哗哗水声早让他的心飞走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凌志玲吹干头发才在浴室走了出来,倒不是徐云想象那样穿着浴袍,而是一身干净的新衣服,一点都没有过于诱惑人的意思。

    徐云这心里还真是挺矛盾的,这是应该庆幸呢,还是应该失望呢?就跟吃葡萄一个道理,吃不到就觉得真好吃,真吃到了,反而觉得似乎也挺酸的。

    女人洗过澡之后身上那种特殊的味道,让徐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最终他也只能起身逃避问题:“我也去洗澡……”

    或许只有跟凌志玲隔开一道墙或是一道门,徐云才觉得那心里不再那么多的胡思乱想,这个节操满地碎的年代,纯洁这两个字可不是那么好拥有的。只是纯洁这东西拥有了似乎也没意思吧?

    怀揣着各种矛盾的心里,徐云愣没敢用热水,只有冷水才能把人激发的更清醒一点,而热水只会让人的精神更迷离,若是再迷离下去,徐云可就真不敢相信自己还会有力气控制自己了。

    之前他能忍住没有跟阮清霜或者秦婉儿,甚至仇妍跟唐九之间发生什么特别的关系,那是因为他不想欠下一个女人的感情债,而面对凌志玲,他多少都有些放松,毕竟娱乐圈的女人在某种程度上总会让人觉得可以辜负似的……

    有句古语怎么说来着?**无情,戏子无义……徐云虽然不是那么针对性的人,但他依然不觉得床上那位荧幕女神会是守身如玉的玉女。

    【ps:这两天事情有点多,一直都没加更,心里真过意不起了,今天除了例行2章更新之外,晚上必须加更一章,若不然我自己良心都过意不去了。对不住了兄弟们,谢谢理解。厚着脸皮求个鲜花什么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