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一个夜晚,有些人为了是不是要对浴室外的女人相敬如宾而为难,而有些人却因为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要对所有的女人都只能相敬如宾而为难。

    卫业晨被送往医院做了检查之后,院方还依然是没有给出任何结果来。

    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卫国昌真想大嘴巴抽他!这就是因为精虫上头惹的祸,但他又碍于王儒平在旁边,所以一直忍着这口气,卫业晨并非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事儿他不是不知道,但王儒平不让他说他就不敢说,王儒平让他养着这个杂种他就要养着,当年留下这个种完全是他作孽,怨不得别人。

    “儿啊,你还疼不疼?没事儿,有妈在,妈一定给你讨个公道!”潘金萍已经宠了这个儿子二十多年,早已成了习惯,不论他惹多大的麻烦,她知道这两个爹总会帮他摆平的:“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儿子的事情到底怎么办!”

    王儒平深呼一口气:“这不是还没出来结果吗,或许还有的救……”

    有些话在卫国昌的肚子里真说不出来,就刚才那拍的片子他都已经看了,卫业晨那里根本就已经成了一滩烂泥,若不是因为打了麻药,这小子现在估计还鬼哭狼嚎着呢。

    这家庭的伦理关系实在是有些混乱,一般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这房间几人任何一个人的心理。卫业晨虽然姓卫,但就连他自己都心知肚明他是王儒平的儿子,为什么出事儿的第一时间他会找王儒平?仅凭这一点就能看得出,他还是更喜欢这个没有名分却是他亲生老子的干爹,而并不喜欢这个在他干爹面前绝对软蛋的名誉亲爹,虽然他这亲爹的确有钱,但若没有他干爹的各种保庇,恐怕也是一个普通穷光蛋。

    潘金萍早已看开一切,二十多年前她的男人卫国昌能因为一个项目而把她送到王儒平手里,而且伺候了王儒平半年的时间,早在那个时候她就再也不相信任何男人了,她的眼里就只有她自己的这个儿子。至于男人,能给她们娘俩提供优质的生活,那就是他们应该做的。

    王儒平一直都没结婚,这可不是他不想结婚,而是二十多年前他就因为一次车祸而夹断了自己根,这就是他为什么会把卫国昌送到自己手里的美娇娘送回去的原因。要知道潘金萍当年那容颜身材和技术,都是能让他夜夜笙箫依然流连忘返的大妖精。

    当年卫业晨知道自己老婆怀了王儒平孩子的时候,不是没想过打掉。但是一旦打掉了,他就彻底失去了这个保护伞,因为王儒平车祸之后没有了男人的功能,所以若想傍住他,用女人已经没用了,但潘金萍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却是可以的!

    当年王儒平知道潘金萍肚子里怀着自己的孩子,那种欣喜若狂是难以言语的,但是为了他的仕途前程,他当然不敢承认这个孩子,所以才认了干儿子……

    这个畸形的家庭关系也就这么默默存在了二十多年,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这事儿多少也被一些人传开了,但绝对不是那种大传特传,知道的人也并不是特别多。至于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突然,一个白大褂走了进来,一脸严肃的对房间内的人道:“谁是卫业晨的父亲?我有事情要说。”

    “我!”王儒平和卫国昌异口同声道。

    但随即,卫国昌就退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在王儒平面前将要永远的低下四下去,他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因为王儒平,而他的集团的股份也有百分之五十一在王儒平的名下呢。

    “你说。”王儒平太阳穴青筋暴起,他在这医生的脸上看出了情况不妙这几个字。

    医生开口了:“这个已经完全没有施救的可能了,但现在有一种特别先进的技术,我们可以帮你们联系美国的医院,如果他的直接血缘关系者愿意把自己的器官捐献,那是可以移植的。你是他的父亲,你就是他的直接血缘关系者,我们是要征求你的意思。如果你同意的话,他还有救,如果你不同意,那就只能马上给他做切除手术了。”

    王儒平听到这消息,脑子彻底懵了,现在的医学技术真的是达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境界,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晴天霹雳!因为他早在二十年前也已经做了切除手术……

    “医生,这个,有没有可能……用其他捐献者的?”王儒平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这个必须是有血缘关系,要不然是不会存活的。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即便接上了,也不能用,只是个摆件。”医生怕他听不懂,说的非常通俗。

    医生的话彻底给卫业晨判了阉刑……

    卫国昌和潘金萍都在旁边,这些话也都听到了,脑子也都嗡嗡作响,看来这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可能挽回的事情了。

    “您看,到底是……如果要做切除手术,也要抓紧时间。”医生再次开口。

    王儒平喉结耸动,咽下一口让他倍感胸闷的唾沫,牙缝里挤出俩字:“切……吧……”

    得知要切除,卫业晨当场就要疯掉了,这若是切除了,自己就成阉人了!阉人是什么概念?!不男不女!连他妈人妖都不如!人妖起码还能保全器官!而他却成了跟王儒平一样的器官不全的阉人!

    “我不切!如果要切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干爹!救我啊!你要救我啊!!妈!!”卫业晨的眼睛里面只有惊慌二字,但不论他怎么说,该做的还是必须要做的。

    当卫业晨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王儒平一拳砸在了医院墙面上,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灾难性的打击,当年他做了手术之后原本以为自己无后了,有了卫业晨让他知道自己的血液还有延续,现在卫业晨也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他都已经想着这几年可以当爷爷了,却没料想又得到了这么灾难性的消息!自己的儿子居然跟自己一样,在这大好年华的时候成了阉人!成了世界上最可悲的那类男人!

    这都是拜那个该死女明星身旁的保镖所致,他王儒平发誓,这个仇若不报,他誓不为人!他就不信在这苏杭还有他报不了的仇!他一定要让那个人粉身碎骨,才能缓解他心里的仇恨!

    看到王儒平眼寒光闪现,卫国昌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再看看已经失魂落魄如同行尸走肉的潘金萍,他心苦笑,现在的一切恶果都是他当年那种不是人的决定而造成的,看样子,这就是老天爷对他们的惩罚吧?活该啊!活该!!

    王儒平好不容易稳定下自己的情绪,忍住颤抖的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然后接连拨通了好几个电话,卫国昌在旁边听得出来,有打给公安系统的,还有打给地下势力头目的,看这样子,王儒平是真的怒了,今天就要给卫业晨的事儿做个了结呀。

    “王局,这事儿我怕没那么简单,对方……”卫国昌想要上前提醒。

    “对方怎么?”王儒平狠瞪了卫国昌一眼:“对方就算是厉鬼,我也要让他知道老子才是阎罗王!动我儿子,灭我的根?哼……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他!”

    卫国昌依然有些担心:“可对方毕竟是社会上知名的明人,如果在我们这里出了事情,到时候查出来……我怕……”

    “你怕个毛!我用你上了吗?你只管把生意上的事儿给我弄明白就行,国昌,我问你,你到底心疼不心疼小晨?”王儒平瞪着卫国昌道:“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事儿都没有……哼,看来不是亲生的就真不一样对待啊。”

    “王局,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卫国昌心里一紧,王儒平现在怒了,就跟疯狗一样,他可不想被他乱咬到啊。

    王儒平瞪得如同牛铃铛一般的眼睛,久久都没能离开卫国昌的身上,他已经把该安排的都打电话安排了,他就不相信那个混蛋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明星又怎么样?敢对他儿子动手,他才不管你是什么明星不明星,明星在他眼里算什么?王儒平这辈子唯一害怕的就是权,如果你比他的权位高,我怎么对你恭恭敬敬都可以,但如果你没权,就算你的钱能买下一个岛,他也能利用权位把你给玩儿死!

    就比如现在,他可是堂堂一级警监,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让下面安排人去华尔兹酒店给他把人带出来!这可不是非法的,他完全有抓人的理由,他只需要说他怀疑凌志玲以女星身份进行非法的卖肉生意,就能轻松把他们在酒店带出来。

    真的带出来之后,那就不需要移交司法部门了,他有他的“私人审判庭”,他要用私刑谁又敢说不?谁敢说不,他明天就把谁给撤了!这就是权利的威力!

    辆警车这时候已经停在了华尔兹大酒店的楼下,刚好在外面吃了烤鱿鱼烤串喝足啤酒的伍元冬好奇的站在酒店门口看着十个民警冲入酒店,他这人喜欢看热闹,嘿嘿,反正回房间也没事情做,就在这里等着看看是要把什么人给抓出来吧。

    【ps:今晚有加更,再次保证~谢谢这几天理解我的兄弟~催更的兄弟我也理解~对不住了!今天读者兄弟鲨鱼Q我,说他也想写书,但是连续写两天就很累,问我为什么能坚持不断更,其实有些时候我也会累的不想打开电脑,不想码字,不想看见键盘,就算是爱好,当它成为一种职业之后都会让人脑袋大。但我理解突然某天看不到更新的那种感觉,我也有喜欢的书,有追的书,我知道某天喜欢的书突然断掉的感觉,还有那种完全不更,太-监掉的……那总感觉让人崩溃,所以我会尽我全力,就算有点小病小秧,只要无关痛痒还能敲字,都会坚持,而且能多更就多更,要对得起追看的兄弟,因为你们是最欣赏我的人!所以我希望我们都是好朋友,都能多一份理解~谢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