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用冷水把自己那犹如小鹿乱撞的小心脏给死死的压下去,一身年少气旺的小火苗也被他控制的老老实实,自从进去这浴室之后,徐云就没敢用半滴儿热水,饱暖思淫欲这话一点都不错,所以徐云只能对自己狠一点。

    洗刷之后,他也老老实实正儿八经的穿好衣服,人家凌志玲都没有宽衣解带,那他必须也要相敬如宾,虽然这孤男寡女出点事儿是不错,他也真没准备再克制自己,可人家要真觉得还是不出事儿的好,那他也就只能忍了。

    没等徐云坐在沙发上,凌志玲就突然开口了:“太子爷,床这么大,要不然你还是别睡沙发了……这里也肯定睡的开。”

    废话!当然徐云没把这俩字喊出来,两米二的大床当然能睡的开两个人,如果你愿意,就算一米二的床也能睡的开,平躺不行那就叠罗汉啊。

    “咱俩同床?不合适吧?”徐云真是心里痒痒的,虽然他的内心早已扑到了床上抱着女神滚床单,但这嘴巴上却还依然硬着呢:“这要是传出去,我倒无所谓,你这名誉上可就……”

    凌志玲耸了耸肩膀:“这房间里面只有你我二人,我可不相信你会把跟我在一个房间的事情说出去,因为你没有那么无聊。而且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就算睡在一张床上也没有什么背叛可言。最重要的是,我相信太子爷你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更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所以我才敢说这句话。”

    徐云苦笑一声,心道:你还真是把我想错了,谁说我不是趁人之危的人?老子随便起来不是人……

    没等徐云上床,门口就传来吱的房门打卡声,徐云第一时间就跃向门口,准备给这不速之客一个下马威。而床上的凌志玲则是一脸惊慌,难道是那些人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然而数个一身职装的警察涌入房门之后,徐云瞬间收起了那蓄势待发的拳头,茫然看向这些人,就看着衣服的做工和细节上,绝对不是冒牌货。

    “我们是苏杭心区派出所的,有人举报你们存在非法男女关系之间的交易,希望你们配合我们到所里走一趟。”开口说话的警察是个十五岁左右的男人,二级警督显然也不算是小官儿了。他这级别显然让徐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如果真的是要扫黄,恐怕不需要警督级别的警官披挂上阵吧?

    而且这一下就来十个人的阵势完全都可以去破获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洗浴心或者美容心了,来宾馆只为抓他们两个人?太看得起他们了吧?

    事有蹊跷,徐云突然意识到是来麻烦了。

    天真无知的凌志玲却松了一口气赶忙在床上跑下来,对门口的十个警察解释道:“我想你们应该是误会了吧?警察同志,我是凌志玲,我想你们应该都认识我,我这次来苏杭是为了拍摄一个广告,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是同事搭档的关系,绝对没有你们说的那种关系,我想这举报一定是误会,若不然就肯定是恶作剧。”

    作为名人,很多时候这种解释是相当有效的,如果真的是有人恶作剧,这些警察必然不是这种淡定的表情,为首的那位依然坚持道:“凌小姐,我知道你是明星,但在我们管辖的区域内,明星如果参与到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交易,那得到的处罚将会是更严厉的!”

    凌志玲的脑子里嗡了一声,这人怎么那么死板,就那么一心认准了他们是不正当男女关系?

    徐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看来事情果真没有那么简单,这些警察来这里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要抓他们,根本不会在乎他们是什么关系,就算这房间是两个同性,那他们也一样会找到其他理由。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警察眼疾手快的冲到房间内,在桌子上拿起那把孙成他们遗留下的五四手枪,厉声道:“队长,这……他们还私自非法藏有携带枪支!”

    我擦,早知道这东西一开始就该扔掉,徐云突然有种黄泥掉进裤裆里的感觉,这根本就解释不清楚了。

    “这不是我们的!”凌志玲一看就急了,她是有身份的人,若是被报道出去深夜在酒店跟男子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还私自藏有携带枪支,就算一切都是误会,天娱也会考虑到影响问题而把她雪藏起来,那样她那么多年的奋斗和努力就彻底都结束了!

    门口为首的这个二级警督冷笑一声:“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只是男女不正当交易那么简单,凌小姐,有什么话希望你们到局里再解释吧!带走!”

    说完,那边已经咔咔亮出了手铐。

    凌志玲瞬间慌乱失措,这可如何是好?戴手铐,这也太夸张了吧?

    “那个,枪是我的,跟她没什么关系,要铐就铐我一个人就好。你们多少也考虑一下凌小姐的身份。”徐云淡淡道:“我们可以跟你们回局里说,但我希望在这里到警车之间,能让凌小姐找件衣服遮挡一下。因为如果最后是误会,对她的影响会非常不好。”

    “可以。”见两人如此配合,这位领导也没二话。

    凌志玲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啊!难道这样我们也要去吗?!什么事情在这里解释不清楚吗?”

    徐云皱了皱眉头:“恐怕他们不会给我们在这里解释的机会。清者自清,大不了我们去了之后把什么都说清楚。如果现在不跟他们走,我们就是抗拒执法了,他们有执法权,我们还是配合一下吧。”

    这种时候还是徐云的头脑更加理智清醒一些,虽然他知道自己可以轻松摆平这十个登门造访的刑警,但如果是那样,他们就必须连夜逃离苏杭,虽然只要回到济北一切都能有佐媚烟搞定,但那广告却绝对拍不成了,徐云到不在乎那广告拍不拍的成,他在乎的是拍完广告之后的那些内衣啊!最重要的是现在还没找到仇妍的下落,所以他现在只能这么做。

    “嗯……那我听你的。”凌志玲见徐云如此平静,自己也多少放松了一些。很快,她找了一件衣服披在自己的头上,这样就不会让外人看到了。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的被带到了楼下门口停放的警车旁,一直都在门口等待看抓捕犯人的伍元冬当时就傻眼了,凌志玲是挡住了脸,可徐云没遮没挡啊,而且徐云双手还被反扣在身后……

    徐云出门的时候也看到了伍元冬,当时伍元冬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上前来阻拦,毕竟他不是单纯的司机,年薪五十万的他也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兼职保镖。

    但徐云一个眼神就制止了他,伍元冬很清晰的看到徐云被铐住的双手在背后打出了只有华夏特种部队才了解的战术手语:请求支援!

    虽然伍元冬没坚持留在特种部队里,也完全不知道神龙大队这种神秘部队的存在,但他怎么说也是接受过特战旅特训的人,所以这通用的手势还是知道的。他明白徐云的意思,徐云是让他尽快联系佐媚烟找关系,这些警察来这里明显是对人不对事儿。头脑灵光的伍元冬也马上捋顺了思路,他们很有可能得罪了什么人,而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高速路休息区的那个花衬衫青年。

    眼看着徐云和凌志玲被带上了其一辆警车迅速离开现场,伍元冬也顾不上会不会打扰到佐总休息了,直接拨通了佐媚烟的电话。

    ……

    辆警车在第一个路口就分道扬镳了,其他两辆左拐走了,而徐云他们所做的这辆大面包车却依然直行向前走去。

    “怎么,他们还有任务呢?”徐云微微一笑,抬头问道,他和凌志玲形成了鲜明对比,凌志玲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徐云却还能笑的那么灿烂。

    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二级警督回头瞪了徐云一眼:“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到了地方我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什么地方?”徐云微微一怔:“领导,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感觉不像是去警局,更像是去阎罗殿呢?呵呵,难不成苏杭的警局那么可怕吗,还是说里面有牛头马面呀?”

    “小子,你的废话还真多,最好不要烦我,不然我可以随时让你安静下来。”这坐在副驾驶上的领导一开口,跟徐云和凌志玲同在后面车厢的一个年轻警察就掏出了警用电棍,那电棍一按下按钮,瞬间发出刺眼的蓝色光芒,并且发出了恐怖的霹啪爆裂声!

    凌志玲可没经过这种阵势,吓得整个人都蜷缩到徐云身旁,生怕那可怕的东西会碰到自己的身体上。

    徐云也不敢小看这警用电棍的威力,十万伏特戳在人身上,几乎可以瞬间让你失去意识,而且高电流还可以轻松烧毁人的衣物和皮肤。

    “成,我闭嘴就是了,咱还是有话好好说,别拿这么吓人的东西。”徐云故意示弱的谗笑两声:“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那拿电棍的年轻警察冷哼了一声,嘴里嘟囔一声:“孬种。”

    然后两个年轻警察的目光就留在了凌志玲的身上,他们这辈子都没抓过明星,没想到第一次就碰上这么大牌的女神,以后吃饭喝酒聊天的时候,这可是吹牛逼的资本啊,当然要仔细的看看了。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二级警督显然对明星没什么兴趣似的,看样子是见多了市面,知道明星跟普通人也一个球样儿。

    【ps:说到做到了~挤时间加更了,求个顶呗?嘿嘿~那个,小仙想从这周日24点,也就是下周一凌晨0点开始更改更新时间,以后每天的第一次更新都在0点,也就是第一时间更新,这样的话,晚上睡不着的兄弟可以看,睡得早也起的早的兄弟也能醒了就看到更新,然后第二更就在上午的9点更新,这是我保证的基本更新。如果有更加更的话,那就是下午点,万一小宇宙爆发了,晚上9点就有第四更,呃,再多爆的话就另说了,因为我这小宇宙的级别太低了~保证2更,尽量更~也尽我所能不请假!我不吹牛逼的说,每年这个季节我血热手掉皮,现在拇指和指都蜕皮蜕的快露肉了,码字的时候手指头疼得钻心,如果也有同样症状的兄弟肯定知道这个多难受。当然,我说完这话也很清楚,肯定会有人骂我装逼事儿妈,博得同情之类的话。咱是不是那种人,老天爷有眼,看着呢!那句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为心无愧。唉,我还是心智不成熟,一被骂了就忍不住想牢骚……为啥喷子那么多?或许《妖孽兵王》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人看不起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