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一路拐八绕圈,连凌志玲都感觉出了不对劲儿来,谁家的警局会在这么荒郊野岭之外的地方,这警车已经一路南下开出去二十多分钟了,显然不是去警局的意思。

    既然凌志玲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徐云当然更早就意识到这绝非是去警局的路线。不过这样也好,原本若是真的去警局,那他还真不会惹出什么乱子,但这要真到了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还真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太子爷……他们不会把我们直接带去看守所吧?”凌志玲压低声音附在徐云耳边道,“要不然这是去哪?”

    徐云摇摇头,连个口供都没录怎么可能直接被送到看守所呢,但他还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儿,他也实在想不出一个警察到底要跟他玩儿什么花样儿。

    终于,警车驶入荒郊野外的一片草地之后,前面突然亮起了十几道汽车大灯的光芒。警车吱嘎一声便踩下刹车停在那些汽车大灯的光芒。

    “带他们下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警督命令道,然后首当其冲在车上下来,迎着面前几个看不清表情的人影就走向前去。

    徐云和凌志玲也被那拿着电棍的年轻警员给催促着下来,两人刚下车,那警督跟那边几个人接上头交代好事情,然后匆匆回到车上,直接上车关门,警车嗡一声就后退着掉了个头,然后迅速离开这鸟不拉屎的荒郊野外。

    徐云也明白了,这是碰上大人物了,能利用警察把他们给绑出来,绝对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做得到的。想不到这苏杭还真是水深,才来到第一个晚上就碰上这么多事儿。

    “这是要怎么了……”凌志玲颤抖的靠在徐云身边,现在徐云依然被反拷着双手,她已经在那刺眼的灯光下看到了几十个人影,身为女生她当然会害怕,而且真是怕的要死!

    因为她是明星,也因为她足够大牌足够有魅力,就连比她出道早十年的嘉玲大姐那种级别的在香岛都被地下势力的人给残害过,她又怎么能不怕?有些有权势的人似乎就喜欢她们这种女明星。

    徐云现在也基本搞明白了,这事儿肯定是跟那个卫业晨有关系了,看来那小子嘴里嚷嚷着的后台还真够硬呢。

    一时间这现场也没有人说话,荒郊野外的安静到连老鼠的脚步声都能听得到,阵阵阴风吹过,让凌志玲由心底产生一种拔腿就逃跑的念头。可无论她如何用力,自己的双脚都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一般,根本就挪动不了半分。

    若不是因为徐云还站在她的身边,或许这时候她已经脚软到连站都站不住了。看得出来,身边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勇气还是立竿见影的,最起码这一刻她还站着呢。

    刺眼的汽车大灯照射下,几个身形壮硕的大汉开始拿着大铲在这荒地上挖土刨坑,那飞扬的沙土在灯光下划出并不优美的弧线。

    徐云的嘴角刮起一抹邪气凛然的微笑,看样子对方是要跟他玩儿真的。

    一个光头黑汉甩着粗壮的胳膊一步步走向徐云和凌志玲,心惊胆颤的凌志玲有一种向后退却的念头,但站在她旁边的这个男人却丝毫不为之所动。

    终于,那个光头黑汉站在了两人的面前,这黑汉脸上一道越过左眼和鼻梁的疤痕,让他显得格外凶残,即便是他面带笑容,也完全不像是一个好人:“小子,下手够黑的,哼,就是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吧?”

    徐云面如平湖,淡淡微笑:“知道我下手黑,还想着要报复?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黑脸大汉收起脸上的笑容:“嘴巴还挺硬的,有力气一会儿跟阎王爷见面的时候再讨价还价吧,这里没人有功夫跟你闲扯淡。这坑是给你挖的,趁着还没挖好之前,有什么遗言就赶紧告诉你旁边这小骚蹄子,别怪老哥没提醒你。”

    徐云看了眼那已经被迅速挖开足够埋下整个成年人的深坑,冷笑一声:“那你就下去替我暖暖坑吧?”

    “大胆混……”黑脸大汉张口就怒骂!

    徐云没等他喊出那个蛋字,已经起身一记迅如惊雷的变态抽在这黑脸大汉的脸上,这人足有两百斤的身体硬生生被徐云一脚踢的横飞出去,就像突然没电的遥控飞机,一头栽进了那刚刚被几个黑衣青年挖好的深坑之。整个过程硬是半句声音都没有哼出来。

    这干净利索的一脚的确骇人,在场众人纷纷怒瞪牛眼,王儒平心杀意更加浓郁起来:“朱老黑,你的人就这么没用吗?”

    朱老黑在麻将馆刚回到家就被王儒平一个电话喊了出来,他这条东北虎能在苏杭占据一席之地凭借的不仅仅是自己和几个兄弟的实力,还有就是王儒平这把巨大的保护伞,司法部门的一把手给他带来的方便实在太多了,所以朱老黑才能在短短时间内迅速壮大。前段时间整个苏杭地下势力大颠覆的时候,也是因为王儒平的关系,他才算是逃过一劫。

    “王局, 我亲自出手。”朱老黑冷笑一声,双拳在手握的咔咔作响,他一步一步走向徐云,脸上寒意四起,他还真的是要好好看看是哪个王八犊子,敢来招惹这苏杭地下室里最大的保护伞。还真是不想要命了。

    看到大哥要亲自出手,十多个赤膀纹身的汉子全部都跟在朱老黑身后向徐云走去。

    凌志玲紧紧抓住徐云的手,她真不知道下一秒到底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但这群黑压压围过来的人让她打心底泛起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寒意。

    徐云到像是看到了老熟人一样,脸上挂满了丝丝笑意。

    当朱老黑走到徐云面前的时候,忍不住浑身一阵惊秫的颤抖,他差点就直接给跪了!打死朱老黑也不敢相信面前的人居然是那个曾经在大兴安岭几乎要了他狗命的猛人!

    朱老黑身后一群小弟刚要准备群起而攻之,却猛然发现了老大那颤抖的双腿,就好像是山里见到八百斤野猪王的大马鹿一般,满脑子就只有想要逃跑的心思了。

    “哟,我还以为是谁,原来还是熟人呢。”徐云刚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了朱老黑,因为朱老黑有严重的鼻窦炎,总是哼哼迟迟,而且那声音还很特别,跟野猪叫的似的。

    朱老黑曾经是大兴安岭一带有名的野生动物贩子,仗着一身与生俱来的怪力和堪比凡人的身手,他在那片茫茫森林之就是个大霸王,多少次森林公安对他进行缉捕都空手而来,后来不得已就出动了武警特警,百十号人在那茫茫森林对他展开了一个多月的追捕,但到最后却连个人毛都没抓到。

    朱老黑就是这么一个牛人,他还真就有本事躲,就算碰到面也有本事逃,以及他的身手和实力,至少也是一二流高手了。

    本来正府的确是放弃了对朱老黑的追捕,但这家伙却变本加厉的猎杀那些驼鹿、棕熊、紫貂以及狍子、狐狸、飞龙鸟等等珍禽异兽。

    所以原本要放假天的龙怒特战队就被临时安排到了大兴安岭之,王逸还美其名曰这叫度假。当徐云他们知道是因为一个野生动物贩子破坏了他们的假期之后,愤怒的龙怒特战队员们仅仅用了两天半的时间就在全长一千两百多公里的大兴安岭里找到了朱老黑的老窝。

    朱老黑当时手下有百十号猎户,但仍然无法跟徐云的龙怒特战队相抗衡,因为有人开枪,龙怒的人还当场击毙了一人。

    震惊全国的野生动物猎杀贩卖的大头目朱老黑被徐云抓住,因为朱老黑反抗耍阴,所以被徐云当场就揍了个半死!若不是因为有青龙他们拦着,估计朱老黑当时就已经被徐云给宰了。

    朱老黑身上的二百零六块骨头,活生生被徐云打断了将近一百根,朱老黑被判刑前,整整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半年多,所以就算徐云化成灰,他也能认得!徐云在他眼里那就是比阎罗王还阎罗王的大魔头!

    后来因为朱老黑主动交代了很多野生动物贩卖的关系网,又加上在牢里的表现很好,蹲了五年就给放出来了。出来之后朱老黑是想过去干老本行,但一到大兴安岭就脚软,他是真不愿意想起徐云了。所以才带上那些还愿意跟他混的小弟一路南下,半年前在苏杭结识了王儒平,才安定了下来。

    朱老黑万万也没想到,自己才刚在苏杭安定下来,就又碰到了眼前这个爷爷。

    “炎爷……我……我错了,我要知道是您,就算是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来啊……”朱老黑脸上哭笑不得,带着一种扭曲的神态,他是又气又怕又憋屈,今天就算彻底栽了面子,他也绝对不想再尝那种全身骨头被打断一半的感觉了。

    徐云到是笑的蛮不在乎:“没事儿,没事儿,不知着无罪。只不过,你这放出来了,怎么还不改过自新?不贩卖野生动物了,到干起这欺压老百姓的恶事了?”

    “哎呦,爷!我没啊!您这可冤枉我了!”朱老黑一将近两米高的汉子,在徐云面前跟孙子还真没两样。

    凌志玲差点惊掉了下巴,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神情恍惚道:“你……你们认识?”

    【ps:感恩所有支持我的兄弟们!看到你们的留言让我感动的一塌糊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