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止是认识,徐云看着朱老黑轻笑一声,朱老黑腿一打颤,急忙在口袋掏出盒软华,哆哆嗦嗦的往徐云面前递过来,嘴里谨慎小心道:“炎爷,抽……抽烟吗?”

    朱老黑并不知道徐云叫什么,当日只知道那些跟徐云穿着同样作战服,装备精良的人都毕恭毕敬的叫他老大或者队长,只是后来有个年纪大一点的叫了他一声炎龙。所以朱老黑才炎爷炎爷的喊。

    徐云推开朱老黑的手,对着那不远处的王儒平努了努嘴巴:“那人是谁?”

    这时候,王儒平早已震惊,他一直都觉得朱老黑够狠,所以在做这一类事情的时候才愿意把他给拉到身前。王儒平知道朱老黑的身份背景,一个敢和山林里的野猪、黑熊和老虎玩儿命的人,必须是够狠才行,若不然早就让那些畜生们给吃了。

    因为朱老黑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那种狠劲儿,由于常年虐杀动物留下的那股子气息,就连王儒平养的那只如同猛狮的藏獒在朱老黑面前都不敢发出威胁的呜咽声。

    而现在朱老黑却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如此的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居然点头哈腰的要让烟?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王儒平脑子里一团乱麻,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也会有控制不住场面的时候。

    朱老黑回头看了看王儒平,一脸的苦逼像,再看向徐云的时候,更是一张苦瓜脸了,这两个人他是谁也不敢得罪,一个人能让他在这苏杭混不下去呆不住,而另外一个却是可以打的他连亲妈都不认识自己。

    “炎爷,您怎么就跟王局对上了呢……这,这事儿是不是有误会啊?”朱老黑一脸茫然。

    “我就问你他是谁。”徐云没那么多耐心听朱老黑讲故事,起脚就踹在了朱老黑的屁股上,踢的朱老黑是想拉长脸又不敢拉。

    朱老黑颤颤的竖起大拇指,对徐云小声道:“炎爷,王局王儒平可是苏杭司法部门上的这个……所以我觉得,咱们要是有什么误会就坐下好好说说呗?”

    “哦,原来是个乱用职权的昏官,怪不得一句话就能调动警局的人。能坐上苏杭司法部门的一把手,那起码也是个一级警监了吧?居然在这里勾结你们混地下的,呵呵,真是挺可笑的。”徐云冷笑一声,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一个人就是个警方高层,因为那个混蛋出卖了他们,所以才导致了前一任银龙的死……

    想不到在这里徐云居然又碰上了这样一个混蛋。

    “炎爷,可别这么说,在这……这城市他可是我们都要供奉的大佛,我劝您也退一步,别跟他对着干,我去帮您说点好话……”朱老黑这么一粗狂的汉子,满脸都写着“我是替您着想”几个字。

    徐云当然不领情,突然一脚勾在朱老黑的腿弯,朱老黑没有办法防备,直接被徐云踢的跪向地面,徐云又突然出手一把扣住朱老黑栽向地面的脸,硬是把他反方向折过去!

    就听到朱老黑整个脊椎喀嚓喀嚓一通乱响,整个人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徐云这动作干净利索,没有半分拖泥带水,如此行云流水的身手瞬间惊呆了包括王儒平之类的在场所有人。朱老黑的那些小弟们,在朱老大对徐云点头哈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见对方这出手就能秒杀朱老大,那一个个更是如履薄冰,惊惊颤颤。

    朱老黑狠狠被摔在地上却一点脾气都提不起来,他不敢啊,打死他也不敢跟徐云瞪眼啊,而且他很清楚刚才徐云是手下留情了,如果徐云一脚下去后出手再晚那么一秒钟,自己整个脊椎都会被生生折断,那他就算死不了,那也基本上是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了……

    几年前在大兴安岭被抓的时候,朱老黑就知道不是人家的对手,而现在徐云这只是露出这么一手,就足够让他知道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更大了,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炎爷……谢……谢谢您手下留情,我朱老黑打死也不敢跟您做对,求求您高抬贵手,就放过小弟吧?”朱老黑爬起来之后都恨不得要给徐云磕头了。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凌志玲对徐云的钦佩就算是用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也难以形容,朱老黑那种一看就是相貌如此凶恶的人,在他面前都跟老鼠见猫似的。

    徐云指了指王儒平,对朱老**:“去跟他说,来我面前跪下磕个头,我就不跟他一般见识。”

    “炎爷,这……这不好吧?王局那干儿子都让您给断子绝孙了,这,这……”朱老黑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栽了,今天他为了保命也要跑,至于王儒平会不会怪罪下来,那他也管不了了,大不了不在这地方混了就是,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徐云皱了皱眉头,瞪得朱老黑心惊胆颤。

    朱老黑碍于徐云的威严,灰头鼠脸的走到王儒平的身边。王儒平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就连毎一任在苏杭撑起台面的大人物都跟自己会有所交际,他当然不会因为朱老黑的栽面儿就对徐云心升多大的畏惧。他可不相信有什么人敢在苏杭的地界上对他怎么样。

    “王局……这人惹不得……”朱老黑开口了。

    王儒平冷笑一声,大声道:“惹不得?在苏杭这一亩分地上,还没有我王儒平惹不得的人!!!”他就是要让对面的人听到,让对面的人知道他是什么人。

    徐云不屑的切了一声:“哟,好大的口气啊,一个警监而已,就敢说这样的话,你让苏杭那些省部级的领导们的脸面往哪里放啊?”

    王儒平脸色一变,这小子居然敢拿省部级别的人压他,他冷笑着继续道:“小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有能耐?有本事就找个人来压压我试试。”

    徐云刚要开口,手机就响了,是佐媚烟打来的电话,看样子她已经得到伍元冬的通知了,徐云接起电话笑了笑:“我这边一切安好,不用担心。”

    “我当然不会担心区区司法局局长敢对你怎么样。”佐媚烟淡淡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把事情惹大,到时候不好收手。”

    “你放心,我知道我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广告拍不完,我是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如果我想把事情惹大,就不会让冬哥给你打电话了。”徐云微微一笑。

    佐媚烟怔了一下:“冬哥?哦,你是说伍元冬,看样子你们还挺有缘,那你来继承天娱,那他就是你的专职司机。”

    徐云苦笑一声:“那还是算了吧……”

    “关系我已经疏通了,晚上睡个好觉,晚安了宝贝。”佐媚烟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道:“亲一下嘛?就当是谢谢我。”

    “晚安。”徐云还真做不出来那种对着电话啪啪亲的动作,神情尴尬道:“回去再谢你。”

    佐媚烟得意道:“那可就来真的哦,拜拜!”

    这边电话才挂掉,王儒平的手机也嗡嗡响起,显然这种气愤和心情下,王儒平根本就没心情接电话,他刚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打扰自己,脑子就嗡了一下。

    郑书记个字在手机上显示着,王儒平迅速收起那充满戾气的心情,一边捂着手机,一边用充满了官腔的客套话道:“郑书记,是我,您找我有什么事情,请说。”

    “谁让你滥用职权的!今天是谁让警局张开带队去华尔兹酒店乱抓人的!还抓了一个女明星!王儒平,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抓的人在哪呢!”电话里的人似乎脾气并不好,暴怒的声音瞬间响起。

    王儒平脸色一变,赶紧就钻入了车,他脑子彻底乱掉了!他怎么也搞不明白郑书记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他急忙开口解释:“郑书记,事情其实是……”

    王儒平钻进车里之后,足足解释了十几分钟,也足足被苏杭的郑书记整整骂了十几分钟!他刚还看不起徐云,让他找个人来压自己,这马上就真有一省部级的大领导打来了电话……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大后台,居然关系那么硬!王儒平今儿算明白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儿子断子绝孙的事儿今天恐怕是讨不回来了,但他却也没准备要放弃!

    徐云不屑的笑了笑,若不是因为那广告,若不是因为顾及到凌志玲和天娱的名誉,他今天晚上若不把那个滥用职权的孙子揍成烂泥,他就不姓徐!

    终于,王儒平挂掉了电话,他连车都没下,直接就让司机开着就走!这事儿他栽了,但他不愿意认!郑书记都开口了,让他马上放人,若不然就真要对他采取点措施了。

    看着王儒平的车要逃,徐云哪能这么便宜他,一脚勾起块石头,狠狠踢飞砸在王儒平那辆奥迪A6的后挡风玻璃上!啪啦一声,玻璃全裂,即便是有防爆贴膜,那也根本顶不住徐云这蕴涵内力的一脚飞石……

    那辆奥迪只是稍减了一下速度,但最终也没敢停下,还是一溜烟的就离开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徐云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先收手,毕竟他在苏杭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再多惹这么一档子事儿还真没有精力了。

    朱老黑看到王儒平都闪了,更摸不透眼前这位炎爷的身份了,一脸谄笑道:“炎爷,我请您吃夜宵?”

    徐云白了他一眼:“够格吗你?少跟我拍马屁,准备辆车把我们送回去,今天这事儿我不跟你计较。”

    “是是是!炎爷,您大人有大量!”朱老黑欣喜若狂,赶紧吩咐手下把自己的座驾开过来送徐云跟凌志玲他们两人回酒店,徐云临上车朱老黑还递了一张名片给他,让他有事儿随时吩咐。

    【ps:今晚就开始调整更新时间咯~一更时间0点,雷打不动~二更时间上午9点哦~加更的话是下午15点哦~小宇宙爆发4更的话是晚上21点哦~嘿嘿,保底2章,欢迎点击小仙在1K的老书《混在美女如云的办公室》and《冒牌天才》~】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