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玩意儿?徐云微微一怔他没听明白这司机师傅说的是什么意思。

    出租车司机见徐云没反应过来,便给他解释道:“就是贪、黄、赌、毒、黑,样样精通啊!你不会连五毒局长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吧?小兄弟,不是本地人吧?”

    徐云苦笑一声:“我这口音跟本地口音差的还挺远呢,师傅,那车您不用跟了,能给我说说那车上的人怎么个五毒吗?当然,我不让您白说,这钱依然还是给你。”

    出租车司机笑了笑:“那五百块误工费就不算少了,小兄弟,你跟这王五毒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过节大了,恨不得抽了他筋。”徐云也没否认,他在这司机师傅脸上看出了那种愤世嫉俗痛恶贪官的神情,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说这种话:“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玩忽职守,利用本职工作谋取非法利益的人。”

    出租车司机猛拍了一下方向盘:“这王五毒是相当不称职!扒下他的警服来,他就是一个人面兽心,寡廉鲜耻的大流氓,他非但五毒俱全,他还热衷于包养情妇,但却又有人传他是没有下面的阉人……”

    阉人?徐云这下有了兴趣,一个没有下面的阉人居然还包养情妇?这也实在是天方夜谭的大笑话吧?

    “师傅,您给我说说,我真的很有兴趣听一下。”徐云道:“这人到底是如何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出租车司机师傅瘪瘪嘴:“别看这王五毒现在是嚣张跋扈,但据说他年轻的时候不这样,是个很会做人的下乡知青,他曾经也是一号人物,一开始就是个公安局秘书股,后来不少叱咤道上的枭雄都栽在他手里了,他也爬到了科级干部,随后被谭县委书记看之后一路高升,短短时间就爬到了苏杭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那时候他抓获了长年在渝、湘、桂疯狂杀人越货,犯下滔天罪行,却一次次逃过警方追捕的A级别通缉犯冯绍君,那时候他可是名扬天下的打黑局长……后来他还让恶霸吴昊天栽了,灭掉了大哥徐华昌……”

    说这些的时候,司机师傅还挺佩服王儒平。但随后话锋一转:“但后来就不一样了,他因为喜欢女人,要养很多女人,所以需要钱,也就慢慢陷入到了恶势力,跟那些人称兄道弟,然后变成那些人的保护伞。据说他这爱好女人的毛病是在谭县做副书记的时候养成的毛病,那时候他出了一次车祸,碰坏了下面……所以这性情就有些变了。反正现在这人就是个纯恶官儿。但靠着之前的名声,他在上层领导眼里或许还是个好官呢,却不知他王五毒现在可是苏杭的最大恶霸啊。”

    “这些事儿是不是咱当地老百姓都知道。”徐云淡淡道。

    “这我可说不好,我是开出租的,平日接触的人比较多,听到的事情也比较多。”出租车司机道:“有很多都是我听说的,之前他是不是好官我不敢保证,但现在他是个什么混样,恐怕你随便在路上找一个人问问都知道。若不是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多了,也不至于带上王五毒的帽子。现在这地方的警界就是一潭浑水,都是他的人。”

    徐云冷笑一声,这种人根本就不配自己脑袋上的那个国徽,徐云一想到因为那次被警界败类出卖,他们的特战小组在任务陷入敌人包围圈的事情,依然会有一股难以压制的戾气涌上心头。

    银龙的死在徐云的心里是一道抹不去的阴影,甚至到现在他都无法面对银龙那个唯一的妹妹,虽然没有任何人责备过他,但他是队长他是教官,自己的人在任务丧命,对他来说比自己死了都更难受。

    看来这次到苏杭还真是不虚此行,顺便处理处理败类又何乐而不为?

    “小兄弟,我知道你跟这王五毒肯定是有什么过节,但我还是想提醒你,胳膊拧不过大腿,螳臂挡车无异于以卵击石,忍一忍海阔天空。”出租车司机叹息道。

    徐云没想到这司机师傅还挺有化:“呵呵,忍无可忍何须再忍?这样的狗官多当权一天,那就是老百姓的灾难。”

    出租车司机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小兄弟,你不会是什么上面部门派来暗访的吧?”

    “你希望我是吗?”徐云这模棱两可的话把出租车司机给弄懵了。

    “我当然希望。”但这出租车司机自己说的都没任何自信:“小兄弟,你若是想知道这王五毒的行踪也不难,虽然我不敢跟,但我们本地人都知道,这王五毒会单独出入的地方除了单位,就是他在富贵花苑的洋楼,他没妻儿,自己一个人住。如果是其他场所,他身边都会有人,惹不得。”

    徐云微微一笑:“师傅,谢了,你能告诉我富贵花苑怎么走吗?”

    ……

    拿到王儒平地址之后,徐云直接回了酒店,大白天的王儒平定然不会出现在家,想要跟他谈一谈,恐怕还是要等到晚上,对付这种做了太多见不得光事情的混蛋,那就只能用见不得光的手段。

    凌志玲没想到徐云会赶在晚饭之前回来,心情多少都有些觉得澎湃,毕竟伍元冬这人比起徐云来就显得无趣多了,她一整天也只能是呆在房间内看电影。

    因为昨天已经发生过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伍元冬今天也没出去吃饭,人用过晚饭之后便去酒店的室内网球室消磨了一会时间,看到凌志玲穿上那紧身背心和短裙,徐云差点都流鼻血了,再加上这打起球来一颤一抖人间胸器,体力消耗的是相当快呀。

    由于过渡消耗体力,凌志玲回到房间洗过澡之后就早早的入睡了,有了昨天的一夜,她今天倒是显得特别放松,没有再跟徐云有过多的扭捏,徐云也没把她睡在自己房间当回事儿,反正自己再过一会儿就要出发了。

    等到十点一刻左右,凌志玲也睡熟了,徐云悄悄推门离开房间,乘坐电梯直接下楼。当他来到酒店大门口的时候,却看到了在门口腾云驾雾的伍元冬。

    “佐总还真没猜错。”伍元冬微微一笑,把手里的烟头扔掉:“徐云老弟,你若是真要去找那人出气,我帮你。佐总电话里跟我说了,就算是我们在这边闹翻了天也没事儿,大不了这广告以后再拍。”

    徐云淡淡笑一声,佐媚烟还真是够了解自己的,知道自己受不了这口鸟气,但他这次还真不是因为这口气:“冬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也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去报复。如果我真不准备把这广告拍完,昨天就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

    伍元冬看着徐云点了点头:“嗯,我懂了。你若让我跟你去,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二话不说,你若让我留下,那我也绝对服从。”

    徐云斩钉截铁道:“我自己就可以。”

    “行,那你小心。”伍元冬点头道,部队出身的人做事都是雷厉风行,磨磨唧唧的那叫娘们儿,尤其是伍元冬这类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儿女情长的粗狂汉子,做事就喜欢干脆利索。

    为了确保自己的一切行踪都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徐云徒步来到了那司机告诉他的富贵花苑小区,这个小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除了常规的高层和多层商品房之外,徐云也看到了那司机所谓的几栋小洋楼。

    都是层的,哥特式的风格建筑,看上去别有韵味,按照司机师傅说的,徐云轻松跃进了一处洋楼的后院,这地方虽然有监控,但却很轻松就能找得到监控死角。

    当徐云刚刚双脚落地的刹那,一阵低鸣的呜咽在徐云身旁传来,徐云侧头看了一眼,一条比特犬咧着口水横流的嘴巴,正阴狠狠的瞪着自己。

    这种惹事生非,好勇斗狠,誓死不休的猛犬可不是那么好惹的,意志顽强,耐力又好,如果说打狗,徐云宁愿去对付那种人人见了就心升怯意的藏獒。

    但畜生是有灵性的,这条比特似乎也意识到这个越过栅栏的人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所以只是低声呜咽,并没有直接发动攻击。

    徐云一眼瞪过去,这条比特也跟着露齿,毛发开始竖起,耳朵跟着往前竖起,尾巴绷直的像一根擀面杖似的,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体重心放低,似乎随时都会冲上前来一般。

    这时候只要徐云有半分气场上的松懈,这条畜生就百分之百会猛扑上来,这一点毋庸置疑。徐云并不是怕这条畜生,是担心这条畜生弄出大动静来把室内的人给惊醒。因为这整栋房子内只有微弱的灯光钻出来,似乎主人已经是睡下了。

    所以,徐云只能在气场上压倒它!以争强好斗的比特犬性格,除非知道对方是它绝对惹不起的生物,不然它是不会控制自己的攻击的。

    狗是一种可以感觉对方气势的灵性东西,比如说两条狗打架,它们会分别用脑袋对着对方的臀部互闻味道,强势狗的耳朵、尾巴会竖起来,如果另一方未能屈服,很快的就会打起来。还有一种挑衅的狗将头架在另一只的脖子上,若对方未作屈服表示,免不了要展开一场激烈的打斗。

    想让对方屈服,那就必须给予它无尽的震慑力。突然一股悄然的杀意在徐云的身体里磅礴升起,犹如狂风骇浪迅速席卷整个洋楼后院的每一寸土地。

    即便是这争强好斗的比特犬,也瞬间低下头颅,整个身体贴在地面,尾巴也紧紧夹在后腿之间。

    【ps:第二更新的时间就定做是9点了~呵呵,下午点有加更~谢谢捧场~继续求顶!那些满嘴脏话喜欢羞辱他人的家伙们都需要一面镜子,可以没事儿自己照照,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嘿嘿~】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