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伸手在这屈服的畜生脑袋上轻抚了一下,这才乖嘛,千万别跟你那愚蠢的主人一样得罪他得罪不起的人。徐云纵身一跃,整个如同轻燕一般跃到洋房二楼窗台上,顺手弹射出去的一颗石子直接将别墅单独设置的监控摄像头直接打碎。

    悄无声息准备潜入的徐云突然怔了一下,因为他丝毫感觉不到房间里的一丝气息,那微弱的灯光也是二十四小时都不会关掉的走廊指引灯。没想到这都快十二点了,王儒平竟然还没有回来!

    就在徐云觉得自己来早了的时候,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和一束车灯缓缓移来,徐云迅速把身体隐藏在房间角落的阴暗处。

    一辆奥迪停在这栋洋房的门口,王儒平带着浑身的倦意和酒气在车上钻了出来。看样子是喝了不少的酒,毕竟现在王儒平心情极度郁闷,他这种郁闷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了。

    见到主人进入庭院,那条比特犬晃着尾巴迅速的奔跑到王儒平的面前,汪汪汪的狂吠几声,安静的夜晚,这狗叫确实扰民。王儒平摆摆手示意它不要再叫,但这条狗依然汪汪汪的吠个不停。

    “滚!”王儒平到不是因为担心他的爱犬打扰到其他邻居,而是实在把他给弄烦了,这狗一向都是挺听话的,很少会这么浮躁的乱吠,王儒平一脚狠狠踢在这条比特的后腿上。

    这条畜生似乎这才察觉到了主人心情不好的样子,马上顺从的低下头,把肚皮贴在地面上。它不知道还用什么办法能提醒主人这房间进来外人了。显然,用吠的肯定是不行。

    所以,在王儒平刚进入房间之后,这条比特犬就鼻子猛嗅一下,然后疯狂的冲进房间,直接奔往二楼,它必须要让主人知道这房间进来了其他人。

    王儒平看到自己这爱犬如此疯狂,顿时心烦意乱,抓起拖鞋就向楼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喊:“哈特!给我滚出去!惹烦了老子炖了你吃火锅!!”

    王儒平一边说一边走向楼上,而那条比特在楼上狂吠几声之后又疯狂的迎着上楼的王儒平冲下楼来!王儒平被吓了一大跳,手的拖鞋狠狠抽在了这条比特的身上。

    狗毕竟是狗,在不明白什么原因就被主人怒砸之后,发出一阵委屈的声音就夹着尾巴逃离了房间……

    酒精让王儒平的脑袋昏昏沉沉,平日素有千杯不倒之称的他,今天只喝了杯四两的高脚杯,五十二度的高度酒就让他感觉到了迷糊,或许也是因为心情的影响吧,连喝酒都提不起劲儿来。

    王儒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爱犬刚才把藏在二楼阴影处的人给吠的跳到楼下的狗窝旁边,他迷迷糊糊的走进浴室放了满浴盆的热水,然后脱光身上的衣服直接躺了进去……舒服……如果院子里的狗能安静一点,那就更舒服了……也不知道到过了多久,院子里的狗已经一点声音都没有了,王儒平也用热水把一天的疲倦冲刷的干干净净。

    擦干净身体之后,王儒平依然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走进卧室,他连开灯都懒得再开,直接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就在王儒平刚刚躺下的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毛发都惊恐的竖了起来,床上那种热乎乎黏黏的液体让他被酒精麻醉的大脑瞬间清醒起来,那股子特殊的腥臭味道,还有他胳膊碰到的毛茸茸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惊慌失措的王儒平一个翻身就滚下床来,顺手一把打开了床头灯的开关!

    整个卧室突然亮堂起来,王儒平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床上,他那条养了八年的比特犬居然被人割掉了脑袋,并且连同身体一起扔在自己的床上。

    嗡——!王儒平的脑子里面只有这一种声音回旋作响着。

    自己的家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王儒平迅速的回想着,自己刚刚进家门的时候,他的这条比特还活蹦乱跳呢,只不过就是洗了个澡的功夫,怎么就惨遭割掉了脑袋?!看着床上血腥,以及自己身上和地板上的血腥,王儒平有一种特别想要呕吐的感觉,狗血的腥臭可比人的要难闻多了。

    王儒平深呼一口气,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家会在自己短短几十分钟的洗澡时间里就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那种突然落入地狱的感觉让他失去了他平日里那种飞扬跋扈的自信。

    尤其是当徐云在阳台上推开门缓缓走进来的时候,王儒平的心里瞬间爆炸了一般,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自己还没来得及去找他的麻烦,却想不到对方先给自己来了一个下马威!

    这偌大的苏杭可是他土生土长的地方,也是见证他辉煌的地方,他从一个见到任何人都礼让分的下乡知青混到现在这一步高高在上人人敬仰,凭什么毛头小子就敢给自己脸色看?!

    “王五毒,你是想跟我好好谈一谈,还是想跟这条狗一样,你可以选择。”徐云微微一笑,把手那把割掉狗头的锋利菜刀扔在王儒平的床上。

    王五毒这个名字在王儒平的字典里是绝对屏蔽的!他最痛恨那些背地里说他坏话的人了!

    可面对那把血淋淋的菜刀,王五毒最终都没硬起来,这跟往日里的他的确有相当大的区别,作为一个见惯了**血腥的王五毒绝对不是个怕事儿的人,若是怕事儿性子软,也不可能做到今天这么高的位置。

    威胁过他的人不少,甚至把枪顶在他脑袋上的人也不是没有过,但他都没服过谁,没怕过谁。今天他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礼让分并非紧紧是自己那条爱犬的尸体给惊到了,也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他摸不透。

    那天他动用职权上的关系让公安的人把徐云抓起来,结果却直接被上面的人打来电话一顿臭骂,就单单凭借这一点,王儒平就不会对徐云轻举妄动,他可不敢得罪比自己权位更高的人。

    即便如此,王儒平也不会轻易低头,他毕竟不是个初入官场的雏儿。

    “朋友,如果你真的想好好谈,恐怕就不会用这种手段了吧?”王儒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但说道最后,还是忍不住有些颤声,主要还是因为刚才实在有些受惊过度了。

    徐云没想到沾了一身狗血的王儒平还能如此跟自己面对面交谈,也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能成为王五毒了,没点胆魄的人还真做不了他这个位置呢。

    “如果你真想杀我,恐怕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我的尸体了吧?”王儒平继续道:“你不会杀我,有什么条件就尽管提吧。我知道你也定然是有后台的人,我希望能跟你井水不犯河水。若不然,我们恐怕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跟你可不是一类人,别以为自己是只乌鸦,其他人就都跟你一般黑。”徐云冷冷道:“你也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就洋洋自得,我提出的条件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就只能告诉你,你看错我了。”

    王儒平盯着徐云的目光,两人毫不避讳的对视着对方。

    终于,王儒平相信了徐云的话一定是真的,如果自己不答应他的条件,或许下场真的会跟这条比特犬一样。终于,王儒平下定了决心:“你有什么条件。”

    “明天帮我混进湖畔风光。”徐云微微一笑。

    王儒平脸色一变,那里面住的可是条过江猛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苏杭烂摊子给收拾利索了,那可是把一直稳如磐石扎根在苏杭的冯千岁都搬倒的人!

    “你是混地下世界的?”王儒平的脸上渐渐挂上了一层阴云。

    徐云目光如电:“我恐怕没有必要跟你交代吧?五毒局长,我知道你是聪明人,那湖畔风光里面住的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我连他都敢招惹,你觉得你在我眼里到底算什么?”

    王儒平一向都无畏的心脏突然感觉到了恐惧的滋味,他虽然敢在整个苏杭**作威作福,但却非常清楚自己惹不起任何一个地下世界的大佬,因为那些人根本不会跟你讲究什么交情和关系,他们的世界只有弱肉强食。

    当他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混的不是普通**而是地下世界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这下算是碰上了惹不起的人。

    “既然你知道我清楚那湖畔风光里面住的是什么人,那你觉得我敢带你去吗?”王儒平强忍着愤怒和屈辱道:“我连你都惹不起,更何况占据了湖畔风光的那个人……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我想告诉你,那个人别说是我整个苏杭警界惹不起,就连更高层调度来的人员也都撤离了!我是不会傻到拿着自己的命去招惹那种人的,你这个条件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徐云耸了耸肩膀:“如果你这么想,那我也只能说不好意思,我不会让你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王儒平两眼一瞪,如果对方真的敢动手,他再变卦也不迟吧……

    徐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王儒平可是一级警监,以他在苏杭警界的身份和地位,定然知道之前神龙大队派人来的事情,所以徐云话锋一转:“你见过一个叫‘黑龙’的人吧?”

    【ps:今日第更,求花~呃,小仙每天的鲜花数量似乎还是那么个数字,一直都没什么超级突破,嘿嘿,继续求各位没投花的兄弟能给小仙来点,因为投鲜花和点一下顶都是免费的,所以我求这些也没强人所难嘛~注册帐号点签到,会有惊喜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