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夏社会,有相当大一部分家庭的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受委屈,家庭条件越好,这种对儿女的溺爱就越大。所以导致了相当一部分人到了大学之后都依然很少接触到这个社会不美好的一方面。

    比如谬柔轩,她从小几乎就没有离开过父母的照顾,所以来到苏杭大学之后,就特别有种自力更生接触社会的冲动。不然的话,从小家境优越的她也不会来到这么一个不到四十平米的小咖啡馆打工。

    这是她第一次值夜班,最开始她还是挺兴奋的,可当她知道值夜班是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开始敲起了小鼓。不过幸好这个地方还比较繁华,而且附近小区的居住居民也是一类高素质人员,所以她才慢慢平静下来。

    等到十二点多的时候,谬柔轩觉得深夜不会有人到店来消费,正在她百无聊赖的时候就进来一个帅哥,要了一杯热拿铁,深夜有客人,她当然是心里特别兴奋,而且还是个看上去稍带那种冷峻和忧郁气质的帅哥。

    回到柜台内的谬柔轩一直都在偷看这位店里唯一的客人,而这个客人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兴趣,而是更喜欢看向窗外。

    紧跟着出现在店里的个客人让谬柔轩有些紧张,平日里来店里喝咖啡的人都是一些公司白领或者学生一族,基本上没有这一类的社会闲杂人等。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选择到咖啡店打工体验生活的原因,因为那些社会闲杂人等基本上宁愿去喝块钱一瓶的啤酒,也绝对不会要一杯十八块钱还可以免费续杯的普通速溶咖啡。

    可现在还真就有这么个一看就是混子痞子的客人进店了,点的还就是那种十八块免费续杯到杯子露底的速溶咖啡。

    谬柔轩原本就很紧张了,这个客人还要大声嚷嚷大声说话,并且还抽起了烟,一切都让她束手无策。她鼓足了勇气把咖啡端上来,想不到这人的一个人竟然会因为她说禁止抽烟而要对她起身动手。

    当时她就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另外那位单身的客人,但又想想人家似乎没有必要搀和这趟浑水。幸好这个要对她动手的耳钉男被旁边那个胳膊上有鬼头纹身的人喊住了,若不然的话,谬柔轩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妹子,哥哥能问你点事儿吗?”鬼头纹身男笑的时候也掩盖不住脸上的恶人像:“你在这里工作每个月多少钱?”

    谬柔轩本不想回答,但碍于这人的威慑,还是懦弱的放弃了对抗,弱弱开口道:“八……八百。”

    “八百你也做?”耳钉男惊呼一声翻了个白眼,现在这人工还真够便宜啊。

    “我是做兼职,我只是一个苏杭大学的大一学生而已!”谬柔轩为自己争辩道,她讨厌任何人看不起她,就好像她离开了父母就不能自己一个人生活似的。

    一听苏杭大学的大一学生,个混子瞬间眼睛一亮,这岂不是更符合老大要求了?

    “妹子,我给你介绍个工作吧,一天就能赚你一年的工资,你做不做?”鬼头纹身青年依然满脸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谬柔轩心里一惊,一年工资,九千六哦……做什么工作能一天赚一万,这人很明显是不怀好意,她不想再理会他们,就在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那耳钉男却起身挡住了她的去路。

    “做不做啊,你到是给句话啊。”耳钉男冷笑道。

    那个长了苦瓜脸的青年也站了起来,跟耳钉男一左一右挡住了谬柔轩的去路:“妹子,这么好的活儿是可遇不可求啊,今天既然让你给碰上了,那你可一定要抓住机会哦。”

    谬柔轩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店里有报警设备,但是自己现在又不在柜台内,根本就没有办法……她鼓足了勇气抬头对这人道:“对不起!我没兴趣!所以我不做,请你们让开一下。”

    个混子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走眼前的人,他们咧嘴仰头大笑了起来,耳钉男笑的最夸张,他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如果这妞儿不答应,他不介意用暴力手段。

    就在这时候,徐云敲了敲桌子,对谬柔轩道了一声:“服务员,有没有糖?再给我来一块。”

    徐云这种时候打断个混子,显然太不是时候了,这人瞬间暴怒,全部都用杀人的目光投向徐云的位置,鬼头纹身男嘴角抽搐,拳头突然攥紧。

    耳钉青年冷笑一声,大步流星的走向徐云,一边走来一边怒骂着:“操,没看到老子正在给这妞儿找更好的工作呢?!要尼玛的糖!”

    话音落下,那耳钉青年也已经走到了徐云桌前,他想都没想就起脚往徐云身上跺了下来!!那迅猛的脚风让受惊的谬柔轩差点都背过气儿去,她当然听出了徐云开口要糖是要想帮着她解围的意思,而这下却害的自己惹火烧身……谬柔轩心里真的很是过意不去。

    然而那耳钉青年一脚还没踹下去,徐云已经端起杯的热咖啡尽数泼在了这混子的脸上!耳钉青年被烫的嗷叫一声,条件反射的后退出几步。

    趁着这个功夫,徐云不紧不慢的在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那纹身男和苦瓜脸,然后在耳钉青年反应过来后要报复的时候突然起脚!

    一道迅猛的勾脚勾在耳钉青年的下巴上,让这家伙咔一口就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就在他后仰倒下之前,一道势大力沉的下劈紧跟着砸在耳钉青年的面门之上,一瞬间,那张脸就像是开了染铺似的……

    耳钉青年闷叫一声就躺在了地上,整个人就再也没有了半分反应。

    徐云看都没看其他两人,而是对着谬柔轩道:“服务员,看来要再来一杯咖啡了。”

    谬柔轩心里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她发誓这是她这辈子经历过最刺激的夜晚了!她身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居然有人打架,而且还那么暴力,连血都流出来了!这就叫斗殴吗?平日她连看到这种电影都会觉得心惊胆颤的,现在在现实世界上演,反而让她多了一些兴奋似的。

    就在那其他两个混子愣神的时候,谬柔轩心惊胆颤的跳过瘫躺地上的耳钉青年身体,加快步伐逃入了店面的工作台里。在谬柔轩进入工作台的第一时间,她就伸手抹向了报警器,然而就在她要按下去的那一刻,她却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如果自己按下去,或许就没有机会跟这个出手救她的帅哥道声谢谢了,因为那嘟嘟嘟的刺耳声音不只是会吓走那些混子,作为客人的人也肯定会受不了的。

    “小子!你他妈敢动手!你混哪一道的!”纹身男拍案而起,看着被一脚踢翻了的兄弟,他知道对方定然不简单,可就算不简单又怎么样,他可不是什么怕事的人。

    徐云耸了耸肩膀,一脸笑意:“我啊?旅游的。”

    一听是外地人,纹身男就更是怒不可遏了,他给了苦瓜脸一个眼神儿,两人马上就走向徐云,苦瓜脸伸手在背后腰带上掏出了一把折叠匕首,刀口开刃,露出寒光!

    柜台内的谬柔轩见状险些叫出声音来,她想提醒徐云小心一点,可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到了嗓子眼却怎么也叫不出来了,她眼睁睁的看着那苦瓜脸即将走到徐云身前的时候,突然在背后掏出刀子,猛的向徐云小腹捅了上去!

    就在苦瓜脸以为自己得手了的时候,一掌如同钳子一般的大手死死掐住了他的手腕,那匕首的锋尖正好停在徐云的小腹面前。

    徐云一脸清淡的笑容,他真想告诉面前这苦瓜脸,如果他以为可以轻松用匕首伤到他堂堂龙怒特战队教官,那可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纹身男眼疾手快,他见对方抓住了那捅过去的匕首,直接起脚就往苦瓜脸拿着匕首的手腕上踹过去,希望借着自己的脚力直接让这匕首豁开对方的肚皮!

    然而真正眼疾手快的还是徐云,徐云一个反关节的扣拿,苦瓜脸手腕便直接变形,原本对着徐云小腹的匕首也来了个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直接指向后方!

    纹身男哪还来得及收脚,直接一脚狠狠踹在了那锋利的折叠匕首上,匕首轻而易举的穿透了他的鞋子和脚面,他的脚劲也轻松的击断了那苦瓜脸的右手腕!

    一石二鸟,徐云拍拍手,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对柜台内的谬柔轩微微一笑:“咖啡好了吗?”

    就连这时候,徐云都没忘记看一眼那富贵花苑的大门,确定没有王儒平的汽车出入,他才放心的坐下来。地上躺着的个人,一个没有声息,两个苦叫连天。

    “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滚蛋。”徐云说的轻描淡写,个混子相互搀扶着狼狈离开了咖啡厅。

    这时候谬柔轩也给徐云端上来了一杯新的热拿铁,对他真诚的说了一声:“谢谢你,我叫谬柔轩,你呢?”

    “徐云。”

    两个字,干净利索,却在面前这位小女生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ps:呃,虽然网站点击前十的成绩足以让小仙骄傲一下,但为虾米我还想进前五捏?兄弟们加把劲哟……人心不足蛇吞象,小仙心不足想更高……】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