谬柔轩把刚才因为打斗弄脏的地面打扫干净之后,又在柜台拿了一份甜点端给徐云:“我请你的。”

    徐云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刚才把店里都弄脏了,你还请我吃东西?”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呢。”谬柔轩那耸肩嘟嘴的样子极为精灵可人:“反正每天都要拖很多次的地,也没什么啦。”

    徐云也没客气,尝了尝这免费送来的小蛋糕,味道还挺不错的。

    “你真的是来旅游的呀,你为什么会不害怕那几个人呢,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呢。你就不怕他们报复你吗?”谬柔轩一脸担心的神情,搞的徐云哭笑不得。

    徐云想了想:“我若是担心他们报复我,我现在肯定早就溜了,就不会留在这里等他们上门来找我报复了。”

    谬柔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后来又突然睁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留在这里等他们上门来报复?他……他们还会来嘛?!”

    徐云看着慌乱失措的谬柔轩道:“难道你以为他们吃了亏,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就走了?小妹妹,你是不是上学上傻了?”

    “人……人家根本就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回来呢。”谬柔轩脸上一红,不只是因为徐云对她这种没有常识的怀疑,还因为徐云这一声小妹妹。

    徐云还真是哭笑不得:“就算没经历过,那总应该是看过电影的吧?看过古惑仔什么的吧?”

    “没有……”谬柔轩继续一脸茫然。

    “那算我没说。”徐云微微一笑:“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现在离开的,一会儿他们回来报复也会冲着我,而不会冲着你,所以你只管躲起来就好。呃,我尽量不会在店里动手,如果破坏了东西,你也放心,我一定照价赔偿。”

    说完,徐云先掏出了钱包:“刚才那个人的咖啡也算在我头上吧。”

    一个咖啡馆里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妹妹肯定也是条件不太好的,徐云觉得但凡是家里有点钱的,就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上学时候做这些事儿,男孩到可以锻炼一下,但女孩没必要为了每个月八百块的工资还要值夜班,太危险了。

    谬柔轩急忙把徐云拿出来的钱推了回去:“不用的,这钱我赔就好,而且你的咖啡也算我请了。”

    “你请了?”徐云楞了一下,这几杯咖啡加起来就一百多,还有她请的小蛋糕:“你这好几天的工资岂不是没有了?”

    谬柔轩嘟嘟嘴巴:“我又不缺这点钱。事情因我而起,我当然不能让你付款了。”

    徐云刚还想说些什么,就不经意间看到了谬柔轩脖颈的珠宝项链,徐云见过这个同款,因为凌志玲也带着一个这种项链,宝格丽的,价值似乎在十几万左右呢……

    我去……这显然是土豪家的女儿啊,就这身段还来咖啡店做夜工?真不知道这妞儿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你不缺这点钱,还来这里做事?有病吧?脑袋被门夹了还是被驴给踢了?”徐云没忍住,还是开口了。

    谬柔轩先是一怔,然后非常认真道:“我身体好着那,我这叫体验生活,自食其力!”

    “自食其力?那你还不在乎这一百多块钱?真自食其力的人是不会要家里生活费的。”徐云直言不讳:“脖子里带着价值十几万的项链出来打工,你就不怕被人抢了?”

    谬柔轩赶紧伸手捂住了颈下项链,紧张道:“谁……谁说这项链值钱的,这,这就是我在……在地摊买的,才十五块钱!”

    “我给你一百五,你卖给我成不?”徐云翻了个白眼,这丫头还挺会编的。

    “反正我的生活我自己体验,我不要别人管!”谬柔轩道:“既然你知道他们会回来找你报复,那你就快点离开吧,我也关门,大不了被老板罚半个月工资。我可不希望你在这里被人打。”

    徐云笑了笑,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觉得任何事情只要花点钱就能搞定似的,他敢保证,如果他们敢关门离开,那可不是半个月工资的事儿:“如果我走了,你也关门,我保证他们敢把店给烧了。”

    吓!谬柔轩浑身一颤,开什么玩笑,有那么夸张吗,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你若不相信,那你可以试试。”徐云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到时候你大不了赔给你们老板几万块装修费,这也可以解决问题。”

    谬柔轩听的连连点头:“嗯嗯嗯,那就按照你说的这个办法做吧。”

    “你有几万块去赔?”徐云无语,他刚才说那些可不是给她指路。

    谬柔轩依然点着头:“几万块还是赔得起的,咱们快点走吧,我可不想被那些坏人堵在店里……想想就觉得可怕,如果几万块不够的话,我就跟我爸爸打电话,让他再给我一些,反正钱不是问题。”

    这时候几辆汽车已经纷纷开到这咖啡店前停了下来,徐云看了眼窗外,微微一笑,对谬柔轩道:“可是现在晚了啊,他们的人已经来了。”

    什么?!谬柔轩差点惊掉了下巴!有那么快吗?这不会真的是拍电影呢吧?就算那个混子要叫人找帮手,那也需要时间不是,这才半个小时就来了人回来报复,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其实很多时候不需要钱也能解决问题。”徐云笑了笑,站起身来,他不想把人家店里弄乱,便自觉的走了出去。

    外面几辆车上下来的二十多个人,被匕首穿透右脚的纹身青年正站在一个壮硕汉子身边,见到徐云主动走出来,纹身青年当场指着徐云鼻子破口怒道:“老大!就是这混蛋刚才对我们出手的!这小子他……”

    没等这青年说完话,那壮硕汉子一巴掌就把纹身青年当场抽的转了圈才扑通跪在地上!

    纹身青年一脸茫然的看着愤怒的老大,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那壮硕汉子怒不可遏,直接起脚猛跺在这纹身青年的身上,这小混子哪敢反抗,抱着脑袋一个劲儿的求饶!根本不知道老大为何会暴怒,而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的,一言都不敢发。有几个眼尖的已经认出了这个在咖啡店走出来的人,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气。

    “朱老黑,差不多就行了。”徐云摆了摆手,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哪里都能冒出来个你?”

    朱老黑的脸色更黑了,他也纳闷啊,怎么哪里都会有徐云这尊大佛啊!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简直就是被泼了淋头水啊!刚才他猛踹自己手下的人,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徐云不说停,朱老黑根本就不敢停,而且他也真的是火大,原本才在面前这大佛手里逃出来,手下的人又惹事儿栽到他手里,这明摆着把他往火坑里拽啊!

    “炎爷……这,这是说咱有缘呐!”朱老黑使劲儿的抱着双手在胸前搓来搓去:“炎爷,我这手下的人是有眼无珠,他就是一黑瞎子,眼睛就喘气用到!我回头就把他给戳瞎……我……哎呦,炎爷,我……”

    “行了,你也别受这个难为了。”徐云早就在那个青年的对话听得出来,他们就是给王儒平物色年轻女孩送给青鬼去当贡品的:“让他们这群混蛋出来寻找小女生来祸害,这是王儒平让你做的吧?”

    朱老黑使劲儿点点头:“是是是……炎爷,但是我现在不做了,我不跟他混了!我这是还没来得及跟手底下的人说,他们……”说着,朱老黑又狠狠给了那鬼头纹身男一脚:“他们这混蛋玩意儿太自觉了!”

    徐云指了指朱老黑的鼻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朱老黑,如果你不想死,也不想回牢里度过余生,那现在就开始给我整理王儒平所有犯罪证据,一切他以权谋私或者参与黑势力事件的证据,我全部都要。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这是在帮你,朱老黑,懂?”

    朱老黑睁大眼睛,心惊呼一声,原来这炎爷是来处理王儒平的!他是个识时务的人,更是个知道见风使舵的人,这时候若再不跳下王儒平那条船,迟早是要翻得!现在徐云给了他抓住救命绳子的机会,他若不抓,那下半辈子就没好了,就算不进监狱,那也要一辈子躲躲藏藏,还要成天提心吊胆怕被这炎爷直接要了性命。

    “懂!懂!炎爷,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朱老黑连连点头:“我保证我不会让您失望!”

    徐云点点头:“我给你天时间,该整理的整理好之后,直接送到华尔兹大酒店前台就行,你现在就是污点证人,任何时候有人找你取证调查,你都应该明白自己要怎么做。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把这件事情做好将功补过,我会帮你求情。你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跟着王儒平一起进去再也出不来。”

    朱老黑有了徐云这句保证,心里踏实多了。

    “滚。”徐云重重丢下一个字,朱老黑马上带人迅速夹着尾巴离开。徐云冷笑一声,他可不会帮他求情,朱老黑这种人就是心黑的一货,是事儿都敢做,不祸害野生动物之后开始祸害人了,这次进去还真要多关一段时间。反正这种狗改不了吃屎的人,放出来也是祸害人间。

    但若要让王儒平彻底完蛋,还真需要这么一个能作证的人。

    【ps:呃,如果事情忙的时候,更可能就有些吃力,不好意思。但今天更~~!天气冻屎了……啊啊啊啊啊……晚上坐在电脑前只觉得脚冰凉……我勒个去,明明血热,为啥脚凉?有木有专治吹牛逼的老医来给小仙脉脉这是身体哪地方需要调理调理?还是营养过量该减肥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