谬柔轩在咖啡店内紧张的看着外面的一幕,她真的搞不明白徐云到底是用了什么“妖术”,才能使得对面那个看上去相当凶残的**大哥对他点头哈腰,惟命是从。

    终于,前来砸店的人离开了,徐云也重新回到咖啡馆内,依然笑着对她晃了晃杯子:“拿铁能续杯吗?”

    “别人不能,但你可以。”谬柔轩笑了笑,又打开热奶机,对徐云道:“晚上喝那么多咖啡可不好,你是准备在这里喝一夜吗?”

    徐云点了点头:“是啊,因为我要在这里坐一夜,所以需要些提神儿的东西,如果你的店里能找到比咖啡更好的提神儿东西,我不介意给我换一个花样儿。”

    谬柔轩怔了一下:“你若想要提神的话就不要喝拿铁,给你黑咖啡好了。”

    “别别别,我还是喜欢牛奶多一些的拿铁,主要是因为我并不太喜欢咖啡。”徐云急忙道:“所以,你懂得。”

    谬柔轩微微一笑:“既然你不喜欢咖啡,那为什么不要一壶茶呢?”

    “可你这外面写的是咖啡店啊……”徐云一脸茫然的看向咖啡单,在密密麻麻的几十种咖啡下面,他果然看到了西湖龙井,苏州茉莉花、安溪铁观音和祁门红茶的字样:“那个,我觉得以后你在碰到点拿铁咖啡的人,可以顺便问他要不要来一壶苏州茉莉花。”

    谬柔轩忍不住掩嘴偷笑一声,她没有停止继续把一杯热拿铁做好,但也马上为徐云冲泡了一壶苏州茉莉花茶,当她把茶和咖啡同时放在徐云桌前的时候,徐云指了指那杯拿铁道:“我请你。”

    谬柔轩也没客气,拿过那杯拿铁,她也喜欢这种可以说是掺了咖啡的热牛奶的饮品,所以她觉得自己跟徐云特别投缘。

    “你能告诉我你刚才在外面都做了什么吗?为什么那个**大哥会那么害怕你?”谬柔轩道:“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你告诉我的话,下一次我再碰到这种情况,自己也就能解决了。”

    徐云耸了耸肩膀,轻品着散发淡淡清香的茉莉花茶:“我告诉他,如果等我找个电话亭把红内裤穿到外面,那你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噗!谬柔轩差点就笑呛了,一脸无奈好笑的神情道:“他们不会真的以为你是超人吧?他们也太傻了吧?”

    徐云一言不发的看着谬柔轩。

    谬柔轩原本还笑容灿烂的表情瞬间变作了惊呆的模样,声音也严肃了起来:“你……你不会真的是超人吧?”

    “我觉得还是你傻了点。”徐云收起板着的面孔来。

    谬柔轩知道自己被徐云故意耍了,但她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反而一脸严肃道:“好吧,我傻又怎么样。你在我心里就是我的超级英雄。”

    徐云突然觉得现在大一的姑娘好天真:“你在苏杭大学学什么的?”

    “我是新闻系播音主持专业的。”谬柔轩笑了笑:“我觉得做主持人特别酷哦,当然我是指的娱乐节目的主持人,不是新闻节目的……呃,因为那样可以看到很多明星呢。”

    徐云点点头:“很酷的理想,你是苏杭人?”

    “不是,我是燕京人。”谬柔轩回答的很干脆。

    “那为什么没有在燕京上大学,而是跑到苏杭这里来?”徐云有些没想明白:“燕京的大学恐要比苏杭的更好吧?是因为燕京大学的分数高吗?但对你们燕京的考生分数并不算高吧?”

    谬柔轩点点头:“我的分数没有问题,只是我希望能到一个离家远一些的地方,我想知道自己脱离了父母到底能不能生活的很好。”

    天真的想法,徐云并没有再揭穿她,离开父母能不能生活的很好,根本不需要跑来这么远的地方,只需要跟家里说一句:以后再也不要给我钱了。

    断绝经济来源的情况下,才能考验你是否真的长大了。而不是跑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依然每天刷着父母给准备好的信用卡。这样根本就不算独立,真正的独立是你能自己赚到解决自己温饱问题的钞票,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就别谈什么脱离父母。

    现在很多大学生似乎都这么天真的认为,对此徐云表示无关点,他还是希望学生能以学业为重:“既然你父母不需要你赚钱,你只需要好好学习就好。学好你的播音主持,说不定以后真的能做一个娱乐主持人。”

    谬柔轩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我父母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跟关系让我做新闻主持人的,肯定不会帮我去做一个娱乐界的主持人哦,这个社会什么都需要关系,我可没自信自己毕业之后就可以有娱乐主持节目可以做。”

    “不试试的话,你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徐云微微一笑,用手指在桌子上空写着阿拉伯数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说不定到时候我可以帮你。”

    谬柔轩两眼放出无尽光芒:“真的?你是做什么的?”

    “我嘛,无业游民。”徐云点头道,然后想了想又说:“但我有朋友是混娱乐圈的,也有朋友是混电视台的,大家互相帮助嘛。”

    谬柔轩对这个所谓的无业游民又突升了好几分好奇心。

    两个人坐在窗边一直聊天到了天亮,谬柔轩突然发现熬夜其实也没那么困难嘛,一开始她很怀疑自己的第一个夜班能坚持下来,现在终于熬到了天亮,还真觉得浑身有些酸痛呢。

    徐云跟面前这个上大学的妹子聊得很投机,两人也哥哥妹妹的喊了起来,徐云喜欢的是谬柔轩身上的纯真,谬柔轩喜欢的是徐云身上的那种真诚。

    咖啡店来了替班的员工,谬柔轩就收拾东西准备打车回学校去上课了,徐云在她临走之前给了她一个忠告,让她还是乖乖呆在学校,这种打工经验并不能给她增加什么社会阅历,反而夜班还会给一个人值班的她带来危险,一旦出了意外便是得不偿失了。

    谬柔轩把徐云的话完全放在了心上,她下定决心之后便跟老板打电话辞掉了工作,徐云目送谬柔轩打车离开之后,也看到了开着那辆奥迪缓缓使出富贵花苑小区的王儒平。

    徐云现在已经不再担心他会出尔反尔,如果王儒平要变卦的话,昨天晚上肯定就已经采取行动了,而他一夜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早上这个时间也正好是上班的时间罢了。

    上午的时间过的很快,十点的时候,王儒平准时来到跟徐云约定好的见面地方。他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司机,也没有任何车辆跟着。

    徐云直接开门坐进了驾驶座后面的位置上,开门见山道:“想好理由了吗?”

    “想好了。”王儒平的反应也很平静,不愧是久经社会的老狐狸:“青鬼有个最大的特点,他这个人好色,我就说晚上要带他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消遣便是。”

    “这么简单?”徐云有些怀疑。

    王儒平似乎原本没打算说,但见徐云脸色并不信任自己,不得不解释:“那天我安排人把你们在酒店抓出来,是想过要把那个跟你一起的女星献给青鬼的。我把话都说了,但并没有做到,昨天青鬼还质问过我什么时候把那个女星给他带过去……”

    徐云的确有种给他两记耳光的冲动。

    “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一定会生气,所以我才不想说的。”王儒平继续道:“昨天我给一个朋友打电话,他有所高档会所,可以找到一些流小女星来陪睡,所以我让他帮我安排了两个。今天我来找青鬼就可以名正言顺邀请他去,就说是因为答应他的事情没有帮他做到的补偿,他一定不会怀疑我的。”

    这家伙能爬到今天的位置,脑子也果然不是一般的好使,这样的话青鬼定然不会觉得王儒平频繁出入自己家有什么可疑的,晚上请他去玩儿两个女星,恐怕也是一种不小的诱惑和转移注意力的好办法。

    虽然这样可能会多花个几十万,但如果几十万能保命,王儒平又何乐而不为呢?他知道自己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如果钱真的能填满前面的万丈深渊救他一命,那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推下去当垫子。

    “你说的那家会所是不是‘秦会所’?”徐云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就冒出了曹南山的身影,或许是因为那个人也是个千年老狐狸的缘故吧。

    王儒平稍有震惊:“连这个你也知道?”

    徐云淡淡的笑了笑,看到王儒平吃惊的样子,他也就顺口吓吓他:“你的一举一动我都很清楚,你以为我是一个人来的吗?并不是所有的人你都能看到,但随时都会有人对你进行监控,就算是在你上厕所洗澡的时候,也肯定是隔墙有耳。这是我对你善意的提醒,你好自为之。”

    徐云这番话说的王儒平起了一身的冷汗,幸亏昨天他的歪想法没有去实践,若不然自己现在岂不是连命都没有了?连自己定下的会所名称都知道,那绝对是昨天在他家听到他打电话了,家里居然还有人隐匿着,王儒平真的是越想心越是忐忑不安。

    “走吧。”徐云舒舒服服的坐好:“你记住,拖延一个小时之后再走。”

    王儒平点点头,指了指副驾驶座上的一盒精装茶叶道:“我都准备好了,你放心。”

    十分钟之后,汽车缓缓驶入了湖畔风光别墅的大门,徐云在后座俯下身体,避过门口那八个看门人员的目光,他可不希望自己进来的事情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ps:感谢送小仙120份万圣节礼物的童鞋哦!凡是本书“粉丝”的童鞋都可以到万圣节活动的“拿装备”栏在“黑蜘蛛蜡烛”处点击“偷装备”是可以偷到KB哦!先到先得!成为粉丝很简单,投贵宾票或者凹凸票马上就可以变成的。啊啊啊,NBA揭幕战看不成,捉鸡啊!!还有下午点加更,每天念叨最多的就是争取多码点字,再多码点……又到月底了……这个月时光飞逝,在百般各种困难下完成了我保证的25W哦……呼,终算是松口气……】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