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在那辆车底隐匿了足足有十分钟,他必须确认周围的一切安全之后才敢有所行动,没进入这别墅小区的时候他还可以有所放松,但进来这里的每一步,他都要确认百分之百的安全。那根紧绷的神经告诉他,一旦被发现,他就绝对没有第二次进来的机会。

    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心跟他争斗,如果真的打起来,徐云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对付青鬼,但他却相信自己有十足的把握逃出去。

    可这个前提必须是确定仇妍没有落在青鬼手,如果仇妍已经落在青鬼手,徐云来大闹一番只会刺激青鬼的神经,那样是对仇妍增加生命危险的刺激。

    湖畔风光别墅区内八栋别墅,如果秦会所老板曹南山的话是真的,那这八栋别墅全部都是青鬼的人。而徐云一翻巡查下来,其他栋别墅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居住的意思,看这样子就算没有被青鬼霸占,那也绝对是没有人敢留在这里住下去的意思。

    这样的话,徐云便不难确定青鬼现在所居住的地方便是冯千岁之前的房子。那房子周围有不下十几人乱转,徐云根本不可能潜入进去查探仇妍是否被抓住。

    这一点的确让徐云有些束手无策,因为在不打扰青鬼的前提下进入那栋别墅是绝对不可能的。

    正在徐云绞尽脑汁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远处突然走来两个巡视的青鬼手下,徐云迅速把身体隐入别墅区那厚厚茂密的绿化带,屏住呼吸,让自己的人连同气息都彻底消逝。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途经徐云身旁,却没有半分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意思。

    “咱老大已经是天没出门了吧,你说他有必要这么小心吗?”两人的对话很快引起了徐云的注意。

    另一人摇摇头:“我们肯定理解不了,自从山猫,苍鹰,魔兽派出去追查暴力狐尊全部挂掉,后来又赤蝎,和尚,刀疤和豹女又栽了,咱老大手底下能用的人就我们这些,冥王手下来的那十太保又离开了,老大怕有人找他麻烦。”

    开始说话的那人又道:“可那暴力狐尊不是已经被老大给抓来当诱饵了吗……”

    “嘘!别说了!老大不让说这事儿!你疯了吧?被听到小心小命!”那人急忙出声制止道:“老大不敢出门还不就是因为怕他一离开,咱这里就空了!走走走,赶紧去替班,一会儿门口那俩孙子又要抱怨了。”

    “嗯嗯。”

    两人说着就加快了步伐向大门处走去。

    徐云眉头紧锁,仇妍已经被抓住了?看样子她还真是一开始就没准备听自己的警告。这下事情可就棘手了,青鬼一直坐守在这里不肯出去,仇妍也肯定就被囚禁在那栋别墅内。只要青鬼不离开,徐云就只能硬碰硬的去救人,救得出来皆大欢喜,若是青鬼拿仇妍当威胁,恐怕他还真栽这里了。

    徐云现在居然只能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王儒平的身上,他只能希望王儒平能把青鬼劝说动,如果青鬼晚上跟王儒平去秦会所玩儿那两个小明星,那他还真就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徐云还真是哭笑不得,他居然会把希望放在一个他恨不得马上就让他摘掉乌纱帽的贪官恶警身上,这事儿放在以前,徐云打死也不敢相信。

    没等徐云在那藏身之处出来,又有两个巡视的人员经过,看来这该死的地方是个通道所在处,真的是不宜久留。虽然这才来到湖畔风光别墅其一眨眼的功夫,可徐云一看时间,已经四十多分钟了,现在就要想办法上车,不然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徐云一边提防巡视人员,一边处处小心摄像监控,再次回到那辆最开始藏身的越野车下。与此同时,王儒平也在那别墅内走了出来,表情看上去好像是跟青鬼约好了一样。

    这也太巧了吧,徐云看了看时间,这才过了五十分钟,现在王儒平出来了,徐云若是再开车门进去,肯定会被人发现汽车处有异常。

    眼瞅着王儒平被两个人送到车前,徐云只能一咬牙,直接翻身滚入王儒平的汽车车底下,这一步棋的确是太冒险了……

    就在王儒平走到驾驶座前的时候,脚踝就被徐云轻轻的抓住了。王儒平当场险些叫出声来,但幸亏他这多年的阅历让自己迅速恢复了平静,也很快想明白了是什么人抓住了自己。

    徐云见王儒平颤抖一下便安静了下来,就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在他的脚踝处写下字:我在车下,慢行。

    开始两个字的时候王儒平还没反应过来,但后面“车下”和“慢行”四个字便让他很清楚的理解了徐云的意思。徐云相信一个能从下乡知青爬到现在这正厅级位置的人,脑子必然不是屎做的。

    “王局长,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送王儒平出来的两人,个子高一些的面带疑惑道。

    王儒平急忙摇摇头:“没,没有,呵呵,二位请回,二位请回!以后大家一起见面的机会还很多,有机会我也一定请二位一起到秦会所逍遥逍遥。”

    两人一听,也乐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王局长真是客气了,呵呵,希望晚上你和青爷都玩的开心!慢走,我们就不远送了。”

    王儒平钻进车,他原本是希望那两人离开之后,让徐云上车在离开,但那两人却一直站在旁边目送他。王儒平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发动汽车,这轿车的地盘都底,他根本不敢相信下面能挂着一个人开走,所以王儒平这速度要多慢有多慢,但前行了十几米之后,他没有感觉到车底盘有任何刮擦,心里也就放心了少许。

    但这并不表明王儒平能松口大气,他依然随时担心一群人蜂拥而上把他彻底包围起来,然后……

    一直开出湖畔风光别墅小区两百米之后,王儒平才终于卸掉了心头上挂着的大包袱,他赶紧停下车开门跳下来,也正好碰上在车底下钻出来的徐云。

    徐云用手轻扫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对王儒平道:“你确定晚上把青鬼约出来了?”

    王儒平一脸不可思议的惊讶表情瞪着徐云,根本不敢相信徐云能真的扒在车底跟出来:“我……我约他晚上去秦会所,他的意思是答应了。这样的话,你们晚上会不会对他有所行动?”

    徐云听到“你们”这俩字,心忍不住有些想笑,看样子王儒平真的是相信他不只是一个人了。

    “不会,我只希望晚上你跟青鬼玩的开心一点。”徐云微微一笑:“你们到了秦会所之后记得给我个明确的消息,还有,如果你们开心结束之后,也给我一个消息。”

    王儒平点点头:“那你的意思是说,今天晚上你们并不会对青鬼下手?那……你今天进去是为什么?”

    徐云挑了挑眉毛,随口说了四个字:“安装炸弹。”

    王儒平听的心惊肉跳的,满脸惊讶到合不拢嘴,炸弹?!也就是说徐云带了一身的炸弹坐在他车上来的,万一途被发现了,那就是死路一条……

    “你信吗?”徐云又反问一句,这下是真把王儒平给搞蒙了:“总之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把青鬼带到秦会所之后给我通知,尽可能的让他在那里多玩一会儿。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随时告诉我你们的情况。现在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如果觉得有人跟踪你的话,就不要跟我联系。”

    王儒平认真的看着徐云:“会不会是你们的人跟踪我?”

    “我们的人那叫监视。”徐云摆摆手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大步流星独自走向前去:“而且我们的人不会让你发觉他们在监视你,懂吗?”

    王儒平看着徐云走远的身影,仰头看向四周,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他只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现在就算身旁只有空气,王儒平也觉得有好多双眼睛一直盯在自己身上。

    徐云很快就离开了王儒平的视野之,这次引蛇出洞到底能不能成功他不敢说,但至少现在有了一些希望,虽然他基本确定了仇妍已经被青鬼抓住,但看起来青鬼并没有对仇妍怎么样。

    用仇妍当诱饵?呵呵,看来青鬼是真的想把徐云当鱼来钓。徐云冷冷一笑,很可惜,他这条鱼不是普通鱼,而是一条鲨鱼,想用鱼饵钓他恐怕是没那么简单。

    有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徐云是想让青鬼尝尝钓鱼不成蚀诱饵的感觉。

    然而在王儒平没把青鬼带到那酒池肉林之前,徐云要做的就紧紧是休息,一夜没睡觉,现在他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若不然今晚上就算青鬼给了机会,那湖畔风光别墅小区内的几十号高手也都不是吃素的。

    自从离开龙怒特战队之后,徐云还没有参与到过任何大规模的嗜杀之,一是他觉得身份不一样了,二是他担心心魔的爆发。现在好多了,心魔早已爆发,非但没要命,还帮他突破到了超级高手的实力境界,至于身份……呵呵,龙怒特战队的人尽数去东欧和西亚交界处执行任务,王逸还要打电话跟他说一声,这就说明他还有权力做一些当年能做的事情。

    再说了,地下世界的厮杀很正常,徐云的手上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地下世界高手的血渍了……

    【ps:继续求顶求鲜花,求啊求啊!今天可是10月最后一天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