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是什么人?他的身份可是堂堂神龙大队炎龙特战队的上任教官,这里面就算是语言天赋最差的乌龙也精通,英,法国语言,其他五类语言也是略知一二。徐云就更不用说了,除了母语之外,他精通英语,俄语,法语,日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泰语,葡萄牙语……等十多门语言,就连柴门霍夫博士在印欧语系基础上创造的世界语他都会,要知道,全世界以世界语为母语的人仅有一千个,而能流利使用这门语言的人,往多了说也就十几万而已!

    区区英语何足挂齿?

    就连“药药,切克闹,康姆昂北鼻够来吃狗,盖塔奥黑喂勾,艾捂瑞巴蒂闹太套~”这么有难度的英歌,徐云那都能张口就来!还能听不懂一个流老外导演的蹩脚美式英语?开玩笑!

    “志玲姐姐,你就别在这么难为了。我听得懂英语。”徐云知道凌志玲是好意,他也希望能合作愉快一点结束这个广告拍摄,这样回去也能好好跟佐媚烟交代,可他讨厌这种感觉,这种老外看不起华夏人的感觉。

    或许是出身的问题,徐云对这一点特别敏感,华夏悠久的历史存在着被那些列强欺负过的沉痛回忆,这是任何一个华夏人都不愿意提及的事情,也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华夏人不会忘记的事情。虽然现在一切都世界和平,但那也是对方对我们友好客气的前提下。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一个曾经违背你的医院爆了你菊花的人,因为你强大了而对你高看了一眼,而他的子孙却不知天高地厚的认为他老子曾经爆过你的菊花,而对你的子孙居高临下,那你的子孙应该怎么办?脾气火爆一点的肯定就直接爆回来了,就算脾气好,那也要看对什么人对不对?

    就在凌志玲为徐云那句“我听得懂英语”而瞠目结舌的时候,徐云已经用流利的英语对皮尔斯导演道:“收起你高傲的态度,你来拍广告是给伊索尔达先生打工,而我们来拍广告是给伊索尔达先生面子,咱们的身份真的不一样,但并不是你高我低。而是我高,你低。懂吗?”

    皮尔斯的表情瞬间惊叹咋舌,他没想到他眼的这个低素质的小演员居然会说这么一口的流利英语。

    “不会英语就是素质低?呵呵,开什么玩笑?我觉得不会的那才叫素质低!全世界说汉语的人最多!以汉语做母语的人最多!我们学英语也好,学法语也好,或者是学俄语也好,那都是因为我们学会了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之后才学着玩的,并不是因为看得起你们。”徐云的英语的确足以秒杀专业八级的超级翻译:“比起法语那种十六不念十六,而念六十加十六,以及俄语那种弹舌头弹到抽筋的语言,你们英语实在是太简单了。你们的国家是移民国家,知道为什么用英语来做国语吗?因为你们的平均智商只能学会最简单的语言。亲,别看不起华夏人,不会英语的华夏人不是学不会,而是不稀罕学。如果他们要学的话,只需要十五岁到十八岁年高生涯就能达到你们很多美国人都通不过的四级水准,他们的词汇量都要比你们美国人高几倍,他们能用‘法克鱿’编造十几种骂人的语言喷到你祖宗十八代都在墓地里爬出来。懂?”

    皮尔斯的眼睛瞪的如同牛铃铛一般,凌志玲的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她英语算是不错了,脑子甚至都有些跟不上徐云语速的节奏,若不是因为徐云的发音非常标准,她甚至都有可能听不懂。

    而坐在隔了一桌的那个翻译更是手里的勺子都掉在了地上,他不得不说,这是他做翻译八年时间里,在全世界见到过最会说英语的人!他真怀疑这门语言就是他创造的!

    “不要拿你的无知当个性。”徐云说完最后一句话,淡定的拿起桌上的奶茶喝了一口,继续用英道:“如果你要谈广告,我们可以继续沟通,如果你是来寻找你的优越感,那不好意思,我不奉陪。”

    世界上有一类人最可怕,那就是开着国产华晨宝马16还能找到优越感的人。显然,皮尔斯就是这类人,给奢侈品牌拍过一些广告就觉得自己牛到天上了。殊不不知他拍摄的即便是奢侈品广告,那也只是广告片,永远不能跟拍夺宝奇兵的斯皮尔伯格相提并论。就好比国产二十八万的16i远不能和二百十万进口的60Li个性版相比较,是一个道理。

    “哦,不好意思。我收回我之前说过的话。你是一个高素质的人,你让我知道了华夏人有多么的聪明。”皮尔斯真的是被徐云给震撼到了,他真的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会用如此流利的英语反驳自己,如果自己跟他开一场辩论会,他肯定自己是输的那一个。

    徐云扬了扬眉毛:“那我们可以开始谈广告了吗?”

    “当然,当然可以。”皮尔斯点头道:“我们边吃边谈。”

    徐云微微一笑:“要不要喝酒?你是跟着我们华夏人学会了吧?什么事情都要在酒桌上才能拍板?”

    皮尔斯有些不明白徐云这话的意思,一脸茫然的看了眼凌志玲。

    凌志玲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对皮尔斯解释道:“皮尔斯先生,徐云的意思是说我们华夏的一种‘酒桌化’,就是说,很多事情都需要喝酒才能确定下来,如果不吃饭喝酒的话,就谈不成。”

    皮尔斯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对徐云道:“喝酒可以,只不过我喝不习惯你们华夏的白酒,我更喜欢威士忌。”

    “我也喜欢威士忌。”徐云点点头,“不过这里的酒水要自费,原本这将近两百块的餐卷我就觉得够贵了。同样的价格,金钱豹的自助餐比这的花样多了去了!”

    皮尔斯马上对自己的翻译打了个响指:“你帮我到房间把我带来的威士忌拿下来吧。”

    那翻译二话不说,抹了下嘴巴就去了。

    皮尔斯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我自带酒水是因为我在华夏买过十次威士忌,有八次喝起来的味道都不太对劲。”

    徐云点点头:“这一点你说的到没错,没办法啊,我们华夏人聪明啊,你们喝的那威士忌,我们华夏人只需要点工业酒精和色素就能搞定哦。”

    “哦买噶!”皮尔斯瞬间傻眼,工业酒精?那可是会喝死人的。

    “没关系,不用担心你的身体,我们华夏有很多每天都泡在酒吧喝假酒的小青年和小太妹,都活的好好的。你喝上十次八次的不会有问题的。”徐云笑着道。

    这还真把皮尔斯给整懵了。

    凌志玲无奈解围:“皮尔斯先生,他这个人喜欢开玩笑,你可千万不要介意。呵呵,我们还是说说关于我们广告拍摄的事情吧。”

    “好的,那我现在表达一下我的观点。”皮尔斯也在徐云的侃大山转移出来,开始讲述他的广告理念。

    侃侃奇谈了半天,徐云总结就是俩字,性感!

    因为皮尔斯用的最多的一个单词便是Sexy,而且每次说到Sexy都会兴奋的手舞足蹈,还掩胸遮面的。等他的翻译把他大老远在美国带来的威士忌拿下来,和徐云一起喝了一杯之后,聊的更是起劲儿了。

    因为皮尔斯说的大部分动作都是特别性感撩人的那种,所以凌志玲一时半会都有些难以接受,徐云也觉得这老外有些不怀好意,一说到需要凌志玲露这里露那里的时候,一双眼睛直冒青光,相当激动。

    人都吃好了之后,皮尔斯竟然直接单独邀请凌志玲到他的房间去聊天,美名其曰是要给凌志玲展现一下拍摄时的姿态,要帮她先指点指点。

    凌志玲是想要拒绝,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拒绝,神情上不由得多了几分尴尬。

    徐云这时候当然不能坐视不理:“皮尔斯导演,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我也应该跟你们一起去,毕竟到时候跟志玲小姐配合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如果只有她的动作优雅撩人了,而我跟个木头似的,恐怕也不合适吧?”

    皮尔斯皱眉看了一眼徐云,他对徐云的不识趣而感到无语,所以有些不耐烦:“徐先生,做为男人,我想说,只要凌小姐的表现到位,你只需要本色出演就好,因为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经得住凌小姐的****。所以你是不需要指点的。我只是要提醒一下你,在拍摄的时候不要太投入,毕竟是内衣广告,如果你有了男人的反应,恐怕是不可以的。所以,拍摄之前,你想办法解决一下,我不介意你花钱找一个女人。”

    这话还真把徐云和凌志玲说懵了。

    徐云惊诧到:“皮尔斯先生,你说的花钱找一个女人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哦,徐先生,你们华夏有很多女人都出来卖呀,至少这酒店里就有很多。只要肯出钱,她们自然能帮你解决问题。”皮尔斯神情得意道:“呵呵,而且我觉得她们的技术都非常的棒,足够让你脚软。”

    徐云还真小看了这个老外呢,因为他那话太刺耳,所以徐云的口气也有些不屑:“我没那么低的品味。”

    【ps:换了新封面,呃,大家觉得呢?之前那个是我自己胡乱做的,现在是专业的给做的。送个顶呗?给个花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