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皮尔斯还是个喜欢嫖的人,凌志玲忍不住远离一步,谁知道他会不会有病啊,这下她就更不敢跟皮尔斯去他的房间了,病毒病菌什么的,想想都觉得恶心恐怖。原本这老外身上毛发多,看着就跟没进化干净的动物似的,如果私生活再混乱一些,那还真的是让人觉得他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还不能控制自己本能的动物。

    凌志玲真怀疑自己若是真跟着皮尔斯去了他的房间,自己能不能有全身而退的本事,她虽然一度认为自己很多次都有惊无险是有神灵僻佑,但有句老话叫,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所以凌志玲也担心自己哪一天会真的把鞋子湿掉。

    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凌志玲这次毅然拒绝了皮尔斯的邀请:“皮尔斯先生,我是一个专业的演员,我希望您相信我的演技,我也跟您保证一定会做到让您满意。但今天我有些不舒服,所以我想早一点回去休息。”

    “哦?不舒服?那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先到我的房间休息一下,我帮你叫医生。”皮尔斯有些诧异的张大嘴巴:“凌小姐,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很喜欢为美女服务。”

    徐云现在用脚指头也能猜测出这皮尔斯不怀好意,干脆直接断了他的念想:“皮尔斯,这里是华夏,不是美国,没有你的私人医生,凌小姐不舒服是欠缺休息,所以她只要回去睡一下就好了。就不打扰麻烦你了。”

    这老美似乎听不懂徐云的言外之意,不懂徐云这是拐着弯说话给他留面子,竟然坚持道:“如果凌小姐不舒服的话很不适合坐车的,而且苏杭晚上的风比较冷,我就住在这酒店里,不如直接到我房间休息。徐先生,我是有太太跟女儿的人,我知道如何照顾身体不舒服的女孩子。”

    徐云不耐烦道:“你知道如何照顾人,我懂,但你不懂我说话的意思吧?她需要回到自己的酒店休息,我不想再重复,而且我们的房车就停在门口,车内也有床,我可以让凌小姐上车躺着休息而不是坐着。”

    皮尔斯似乎明白了,他表情虽然不甘心,但仍然是耸了耸肩膀:“好吧,那请你们自便。不送了。”

    “皮尔斯先生,真的不好意思。”凌志玲临走之前抱歉道,她并不希望得罪皮尔斯。

    “哦,不,不,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是我不能为凌小姐服务,我才应该说不好意思。”皮尔斯对凌志玲到没什么烦感的意思,但对徐云的确是没什么好感了。若不是因为之前他被徐云的口才震惊了,他甚至都不愿意跟徐云一起共同结束晚餐。

    徐云大大咧咧摆摆手:“再见,留步吧。”

    撂下话之后,徐云发现酒店已经有人认出了凌志玲,就低声催促凌志玲快些离开,他可不希望她被围住要签名。万一再碰上什么不知天高地厚想赚便宜的主儿,那免不了他又要动粗。毕竟能住得起五星级豪华酒店的,不是有权势的人,就是大土豪,这种人霸道的最多。

    皮尔斯看着快速离开的两人,无奈的摇摇头,对身旁翻译道:“帮我拨通伊索尔达先生的电话,我对这个年轻的男演员真的非常不满意!”

    一个坏了他好事儿的人,他当然会不满意了。

    ……

    佐媚烟晚上跟弟弟佐夜明一起吃了法国菜,才回到家准备休息,就接到了伊索尔达的电话,虽然伊索尔达并非是娱乐界和影视圈的人,但他跟好莱坞几个大佬的关系都非常不错,所以佐媚烟才会跟他有交际。

    如果伊索尔达是因为一些其他事情提出要求的话,她应该都不会拒绝,但他居然开口说要换男角,也就是说要撤掉徐云。这当然是绝对不可以的,她并不在乎徐云出不出镜,也不在乎另外找人要不要付费,她在乎的是徐云的面子。

    这个人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敬的两个男人之一,最爱的唯一一个,所以她绝对不准许有任何人敢说他的不好。

    当佐媚烟听到伊索尔达说是导演要求换,说角色不符合气质,她只说了一句:“伊索尔达先生,我是做影视圈的,做娱乐圈的,也参与时尚界,所以我的眼光您应该相信。那个男人是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如果皮尔斯导演认为他都不符合条件和穿戴你们品牌内衣的女士搭档,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符合了。如果您坚持要换,不好意思,那我的两个演员都撤回来,我代表天堂里的张老爷子对您说声抱歉。如果你觉得还需要凌志玲小姐,那我认为唯一搭配的就是徐云先生。我想,您可以考虑一下换导演。”

    伊索尔达没想到一项都好说话的佐媚烟会这么坚决,抱歉之后也决定继续任用徐云和凌志玲两人,他把该回馈的消息让助理回馈给皮尔斯的时候,皮尔斯简直是暴跳如雷。但他毕竟是来赚钱的,有些无奈的时候也只能是无奈。出钱的人永远都是老板。皮尔斯甚至希望他自己代演这个男主角,但很可惜,他已经**的腹部连一丝肌肉都看不出来了。

    徐云和凌志玲两人刚到酒店,他就接到了佐媚烟的电话,那开口一声“宝贝~”直接把徐云喊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到底是怎么得罪那个导演了?呵呵,是不是英雄救美了?”佐媚烟很简单就想到了,因为凌志玲性感火辣必然惹人,而徐云又是那种见不得自己身边女孩吃亏的男子汉,所以佐媚烟非常肯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徐云也没否认,只是微微一笑:“英雄救美到算不上,只是不希望让一个流导演在我们天娱的人面前趾高气扬作威作福而已,如果是你在,你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嗯哼?你承认天娱跟你有关系了?”佐媚烟怔了一下,然后笑的特别灿烂:“天娱是你的,你当然有权利维护你公司里的艺人咯,我已经执行了你的意思,伊索尔达先生刚才给我打过了电话,他说皮尔斯想要换掉男演员,呵呵,我告诉他,换掉男演员不可能,如果不能合作,那就请他换掉导演。”

    徐云对佐媚烟的做法相当满意:“嗯,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但事情已经到了现在,换导演也不可能了,哈哈,而且那个皮尔斯应该不会因为看我不满意而不赚这个钱的。”

    “那我就祝你们拍摄一切顺利。”佐媚烟微微一笑:“跟我说晚安吧宝贝。”

    这时候,在一旁听佐媚烟讲电话的佐夜明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姐,我说你还能再恶心一点吗?我现在是明白我那准姐夫为什么开始的时候躲着你了,就是怕被你给恶心到……”

    “滚!”佐媚烟差点就把手机给扔出去了。

    徐云借机赶紧道:“你先去好好教育一下你弟弟如何做人吧,晚安。”

    他倒是匆忙的挂了电话,佐媚烟哼了一声心情很不爽,毕竟徐云维护了其他女人,虽然是她同意徐云跟凌志玲去的,但她依然会心里有些酸酸的。没办法,女人就是女人,天生爱吃醋是不会改变的。

    凌志玲睁大眼睛看着徐云,惊讶道:“真没想到佐总会为了你的面子而驳了伊索尔达先生的面子。”

    “可能她觉得若是老爷子还在世也会这么做吧。”徐云笑了笑,想到自己的干爹,还真挺有感触的,明年清明一定要去他现在住的那地方看看,带一壶他最喜欢喝的那种价位低廉甘烈醇厚的红星二锅头。

    凌志玲见徐云眼神深邃,知道他在怀念过去,也就没有再打扰他,自己默默做到一旁拿出平板电脑开始记录整理皮尔斯跟她说过的一些撩人动作。

    徐云脑子挺乱的,本来还想着干爹,果果和阮清霜的身影就跑了出来,随即他便想到了还被青鬼控制着的仇妍,现在他只能祈祷仇妍自己坚持住,他必须尽快想办法让王儒平把青鬼给引出来。

    可是王儒平本身就不是一个可完全信任的人,指望他主动想办法是不可能的,而现在徐云又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毕竟他也不了解青鬼。

    事情到了这份儿上,徐云也只能采取高压逼迫的政策了,他想了想之后就拿起手机走出了房间。

    徐云一边拨通王儒平的号码,一边点燃了一支烟,等到王儒平接起电话之后,就开门见山道:“王五毒,我给你两天的时间,你必须想办法把青鬼约出来,这是上面下的死命令,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小心保不住你自己的位置。还有,别想跑,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如果你有任何要跑的迹象,那就是畏罪潜逃。”

    王儒平才刚把那俩小女星给青鬼送去,回到家里连口水都没喝就接到了徐云电话,真有种被逼疯了的感觉,他觉得四周都是眼睛看着他,只能苦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啊,青鬼那人又不是……哎哟,你们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办法是想出来的。”徐云一句话就丢给王儒平,气的王儒平心里直骂,但又不敢骂出来,徐云这么逼他也是自己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只有不好意思了:“两天,时间很充足。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两天,时间不少了,徐云觉得两天已经是仇妍的一个承受极限了……呼,他这心里实在压抑,觉得特别对不起仇妍,对不起果果,如果他当时没去济北市帮唐九,或许仇妍也不会独自一人跑来苏杭市,那就更不会给青鬼拿住她的机会了。

    一切都怪自己……而且远在东欧和西亚交界处的事情也让他担心,他担心自己的那群兄弟,更担心目前不知所踪的虞美人……

    【ps:我们这里讲究农历十月一前后的要去看望已去世的老人,所以今天下午要去墓地给爷爷烧纸敬酒磕个头,我这当孙子的好久都没去了,所以就不加更了,希望兄弟们理解。求花儿求票哈~现在《妖孽兵王》的点击已经杀入了1K自2006年建站以来,所有所有所有书籍的前一百强,暂列第99名,仅用时95天哦!谁的功劳?你们的!!谢谢兄弟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