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状态下的王儒平此时此刻更是心急如焚,徐云一心想要他把青鬼引诱出来,难道是想在外做局儿?那青鬼现在足不出户趴窝里是因为感知到了危险?王儒平在警界是以头脑灵敏著称的,但现在他却不明白为何徐云他们必须要青鬼离开湖畔风光别墅区才能动手,如果真的确定要对他下手,还需要分场合吗?

    不知道为什么,王儒平突然试探性的在自己偌大的房间客厅内骂了一声:“监视我的孙子你给我听好了,老子现在他妈的不干了!老子马上就离开这里,你们要是有本事就出来拦住我!”

    随后,王儒平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的等待了十几分钟,房间内悄无声息,安静到连掉一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终于,王儒平鼓足了勇气,他开始大胆的怀疑徐云的告诫。王儒平是个聪明人,他觉得如果徐云真的有那么多人,能做到这么悄无声息的对自己进行监视,那也必然有本事进入青鬼哪里,为何还要利用自己?如果他们真的是一个团队,又为何非要引蛇出洞,直接把湖畔风光别墅区包围起来,那岂不是瓮捉鳖,更有把握?

    想来想去,王儒平都觉得徐云恐怕就只是一个人而已,根本没有他所谓的帮手。所以王儒平才敢大胆的喊了一声,结果他这一声骂过去,真的没有任何的动静和反应。

    “操!”王儒平重重的将手的一整盒烟捏烂扔在地上,原来徐云是真的把他给耍了,害得他这些天都惊惊颤颤的。既然没有人盯着他,他当然不会这么坐以待毙了。

    王儒平脑子里一边飞速的转着歪念,一边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房门,然后迅速驾车离开富贵花苑小区的独院复式洋楼,径直从富贵花苑大门离开扬长而去。

    ……

    门口一辆银色的商务内,熬的两眼发黑的朱老黑瞬间就精神了起来!他一个小时之前接到了炎爷的电话,炎爷让他蹲守在王儒平小区这里,只要他出来就马上通知他。

    “跟上!小心点,别被发现了!”朱老黑一边吩咐着开车的小弟,一边迅速拨通了徐云给他的联系号码。

    酒店里的电话响起,凌志玲是挺惊讶的,她怀疑这是那种打来问要不要按摩的骚扰电话,就准备拔掉电话线。而徐云却上前接起了电话,低道一声:“喂。”

    “炎爷!王儒平在家里出来了!”朱老黑这公鸭嗓是挺有特点的,而且他这对徐云的称呼也很特殊,所以凌志玲虽然在旁边,也很快想起了他们两人被警察带走后交给**混子的那个夜晚。

    徐云没有避讳旁边的凌志玲,命令道:“是不是按照我说的找了一辆面生的车?”

    “是,是,我在二手市场弄了一辆丰田普瑞维亚,按照你的意思套了一个假的‘京’字头车牌。”朱老黑马上道:“炎爷,你放心,这车就算是我老婆来了,也不知道是我的,我还贴了全新的黑色贴膜,绝对不会被看到!开车的是我最器重的小弟,保证谨慎第一!”

    “那就跟紧一点,尽量做到隐蔽一些,随时回报给我他的行驶路线。”徐云对此表示非常满意,没想到这个放出来之前常年窝在长白山的盗猎者还挺细心,或许若是不这么细心,他早就被森林警察给抓起来了。

    朱老黑虽然做了不少违反国家动物保护法的事情,但好在还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主儿,最起码他手上没有人命的案子,如果用好了,也是一个不错的干将,毕竟他起码有二流高手的实力。

    “是!他现在正在富贵大道往东行驶,看这路线应该是去单位的路……”朱老黑一边跟徐云回报,一边用手指挥着开车的小弟小心一点跟踪。

    徐云在口袋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了王儒平的电话号码。

    王儒平还在愤愤不平的开着车,看到徐云的来电之后,更是怒火烧,但他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一些,接起电话道:“这么晚了,还找我有什么事儿?我已经睡了。”

    他这么说是想看看徐云会怎么回答,如果徐云傻乎乎的相信他已经睡了,那他一定会马上揭穿徐云的话。一点面子都不留的揭穿!

    “睡了?呵呵,王五毒,没想到你这梦游还能开车,还能接电话?”徐云的语调轻描淡写:“如果你睡了,那富贵大道往东行驶的那辆车是谁开的?”

    王儒平的心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正巧汽车来到一个十字路口,他也顾不上什么危险违章了,直接一个掉头就把汽车调到了往西的行车道上。

    当然,朱老黑第一时间就把王儒平的反应转告给了徐云。

    徐云两个电话都没有挂,接到朱老黑的报信之后,徐云笑了笑,继续对手机另一端的王儒平道:“王五毒,你掉头也没用,你难道已经忘记了我跟你说的话了吗?你做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王儒平一脚刹车把汽车停在路间,他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危险不危险了,停车之后,王五毒就疯狂的在车内看着,他怀疑徐云是在他的车里安装了摄像头,竟然直接跳下车,径直往前跑去。

    他这反应还真把一直跟踪监视他的朱老黑给震惊了,朱老黑一脸茫然的看着逃跑一般的王儒平,对徐云道:“炎爷,他弃车逃走了,这……这怎么办?”

    “你也下车,暗跟着,绝对不能让他发现你。”徐云命令道,然后松开捂住的手机麦克口,对王儒平道:“你下车也没有用,我再说最后一次,你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所以马上给我滚回家去想如何把青鬼引出来的办法!”

    王儒平怕了,怕的有种想尿裤子的感觉。尤其是徐云挂上电话之后,他的心头更是犹如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到底是什么人在监视他!为什么他在家里那么骂的时候都没有人站出来!恐惧感覆盖了王儒平全身上下。

    最终王儒平放弃了之前的歪念头,老老实实重新开车返回家……

    原本朱老黑还不明白炎爷让他出来是做什么,现在他算是懂了,就是让他来看看王儒平是怎么被炎爷给搞疯的?朱老黑喉结耸动,连续咽了好几口唾沫。

    “炎爷,我是真没有敢跟您做对的意思……”朱老黑小心翼翼道:“这,这王儒平到底是犯了什么病啊?您不会是给他喝什么失心疯的药了吧?”

    徐云只是嘱咐了朱老黑一句继续盯好,就直接挂掉酒店内的电话。

    朱老黑哪敢不从,老老实实的跟在王儒平车后回到富贵花苑,继续在门口蹲点,甭管是熬几天,炎爷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全当是在这里蹲点狩猎八百斤以上的野猪王吧……

    凌志玲虽然一直都在徐云旁边站着,但依然没搞明白他这电话操控的都是些什么,不过她却很清楚,跟徐云通电话的这两个人都是她那天晚上见过的。太子爷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她完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问起,看来徐云跟她说的没错,她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太子爷,今天早点洗澡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要去威尔斯娜的拍摄现场了。”凌志玲现在真算是名正言顺的住在徐云房间了。

    徐云点点头,目前王儒平想整幺蛾子的念头是给掐灭了,他也终于能安心睡个觉了,他就知道王儒平早晚会有歹念,好在他那晚上在咖啡馆碰到朱老黑之后,就安排给了朱老黑这个监视王儒平的任务,看来这一步棋走对了。

    因为这几天想的事情太多,所以徐云冲过澡之后才发现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自己没有把换洗的衣服带进来,而穿过的衣服也已经不小心弄上了水。

    由于徐云和凌志玲两人来到苏杭之后一直都是同居一室,所以为了避嫌都没有人穿浴袍,凌志玲让酒店服务人员来收走应该送去干洗的衣服时,已经让服务人员把浴袍给撤掉了,这也是为了怕顺手穿在身上引发尴尬。

    所以徐云现在是没有任何可以穿的东西,唯一能给自己遮羞的便是那酒店还算宽大的浴巾,最起码系在腰间能挡住自己小兄弟不会暴露出来。

    把头发也吹干之后,徐云只能下半身裹着那大浴巾就光着上身走了出来。

    完全没有想到徐云会是这幅场景出现的凌志玲瞬间呆住了,满脸茫然的看着徐云,那白嫩的脸色瞬间就像红透了的苹果,用手摸一下都能感觉到发烫了!

    “嘿嘿,我这脑子,刚才忘了拿换穿的衣服进去。”徐云毕竟是男人,这点小尴尬还是无所谓的,而且今天下午都是泳装上阵,没什么大不了的,该看的又不是没被看过,他一边拿出行李包,一边嘀咕着:“早知道就多带两条内裤了,我以为拍广告片会先送几条穿呢,结果一条也没送,他们可真够小气的。”

    可凌志玲就不行了,去水世界穿泳装那是天经地义,她可以在游泳池穿比基尼尽情展示自己完美的身材,可绝对不可能在这房间只穿内衣跟徐云面对面。

    而徐云现在可是只围了一个浴巾在身下,而且听他那自言自语的意思,那浴巾里面就是真空的。

    腾!凌志玲的脸更烫了,她急忙说了一声:“我也去洗刷。”就马上迅速闯入了洗澡间……那小心脏里面就像藏了一头小袋鼠,一个劲儿的跳!

    【ps:买了护肩,脚暖,腰靠,键盘,眼睛按摩仪,太阳穴提神贴和等等等等各种为了码字的装备……我去!一个月稿费都不够,还要倒贴……你们说我图的个啥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