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儒平到如今这一步也已经不是那么要面子的人了,虽然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其他人这样大吼大叫,他也真涌不上来火气,他抱住徐云紧抓他衣领的双手,紧张道:“放……放手,你保证过你不发火我才跟你开的口!我也这是逼不得已!你让我想什么办法?我还能想什么办法,这是我现在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

    徐云也不希望他们的反应会影响到其他客人的食欲,便松开王儒平的衣领坐了下来,但语气却依然没有平缓下来:“我警告你,别以为你脑子里那点花花肠子我不知道。”

    “你还真就不知道!你这是冤枉我你知道吗!”王儒平就像是遭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如果我想利用凌志玲做人质来保我自己的安全,你觉得我真的会傻到开口跟你直说吗!”

    徐云看着王儒平这一脸委屈,还真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他了,可是他对王儒平的确是无法做到信任:“就是因为我知道你不傻,而且你到现在都没搞明白你自己的立场,所以我才会怀疑你。王儒平,如果你觉得继续跟青鬼狼狈为奸更好,那我也不拦着,请自便,你不要以为我只有你可以合作。”

    王儒平微微一怔,他当然知道徐云进入苏杭之后并非只跟他一个官道儿上的人有联络……如果最后的赢家是徐云,那他这个被抛弃的人定然是没有一丁点好下场。

    “你等等,你听我把话说完,然后你在做定论。”王儒平对徐云解释道:“我说让凌小姐当诱饵,是因为她现在就是最好的诱饵,想引蛇出洞,如果没有它最喜欢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平日他喜欢的东西他可以找我或者其他人给他送过去,但如果凌志玲小姐就是不去的话呢?”

    “你请不去,但不代表他找的其他人会不会用卑鄙的手段去抓人。”徐云道:“青鬼没有人品可言,你自己都知道,他并非只有你这么一个爪牙。苏杭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权利,能有能力接触到凌志玲的也不只是只有你一个人。”

    王儒平接过话来:“所以如果你想要把青鬼引出来,就更要用我这个办法!我会告诉他我请不动凌小姐,他若找其他人去请,那必须让凌小姐一口回绝,如果有人要动粗,我相信你们的人有能力保护她吧?这样青鬼就会断了把凌小姐请到他家的念头,这时候我再告诉他,我已经和凌小姐约好,然后大家一起吃个饭,我帮他拿下,这样的话,我相信好色成瘾的青鬼是没有理由不出来的。”

    仔细想想王儒平这话的确有些道理,只要有徐云在,任何人都不可能公然把凌志玲带走,青鬼着急了自然会想亲自出马,这绝对是险求胜的一步棋!如果说操作不当的话,很有可能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可如果不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把青鬼引出来吗?如果有的话,徐云这几天就用不着如此头疼了。既然没有办法,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尝试?

    凌志玲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是不是需要她的帮助,徐云突然觉得这或许是冥冥的安排,恐怕他真的需要凌志玲的帮助才能搞定这次的事情。他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只要青鬼离开老巢一个小时,徐云足以给他搅的天翻地覆,而且徐云也已经能基本肯定仇妍一定在青鬼霸占的冯千岁那栋别墅内,这也缩小了他找人的范围。

    “我想一下。”徐云不得不把王儒平的这个办法规划到下一步的计划,但他不会这么草率行事,他必须要让整个计划条理性,还要尽最大可能的确保凌志玲的安全,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必须要征的凌志玲本人的同意才可以。若是让人毫不知情的当诱饵,徐云心里会完全过意不去。

    王儒平见徐云有这个念头,便继续道:“如果你确定的话,我明天就告诉青鬼我请不动凌小姐,希望这个事情你也跟凌小姐说好,万一青鬼知道我骗他……”

    “看来你还是害怕青鬼是最后的赢家。”徐云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亦正亦邪的笑容:“那我就告诉你,只要青鬼出来……那他就输定了,所以你最好专心一点,别在做那墙头草了,若不然的话,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最终你还是会失去你不想失去的。”

    王儒平被戳破了心思,也没反驳,他只是点点头,什么都没说。突然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王儒平猛地埋头把满碗的涮羊肉塞进嘴里,饿了,他一天都没吃进去什么东西了……

    徐云静静的看着王儒平胡吃海灌一顿之后,对他道:“那你明天跟青鬼说你请不出来,你认为他会找什么人再去帮他请凌志玲?”

    “他应该会找警局的唐华斌,他是警局的局长,我跟唐华斌的关系也不错,毕竟公安司法不分家,所以我知道他跟青鬼走的也很近。”王儒平道,“其他人的可能性就要往后排除,但我保证,如果我说搞不定,他第一个找的必然是唐华斌。”

    徐云冷冷道:“那次我和凌志玲在酒店被警方的人请出来,应该就是你给那个唐华斌打的招呼吧?”

    王儒平脸上一阵尴尬,他俩都是局长兼书记,可谓是苏杭这一地方白道一手遮天的人物……也是对他“以恶制恶”的管理方式最支持的一个人。

    曾有个作家就写过字讽刺他们,说很多人习惯在腰间佩个似狮而带翼的“辟邪”这种传说的神兽,面目狰狞,果真能唬退邪恶吗?有些单位的领导信奉“以恶制恶”,任用恶霸来保一方平安,给恶草施肥,这些吴县官、李县官有恃无恐,为非作歹。如果一个地方,恶人咳唾为玉,便溺皆香,那么好人还能指望秦桧来保佑自己吗?如果一个国家执政的所有人都是正义凛然,那么有些指望秦桧来保佑自己的恶人,即使磕破了头,也是徒劳的。

    “好,王儒平,如果把青鬼引出来,那就算你将功赎罪,到时候你最好给我一份唐华斌勾结地下黑势力的证据,这样的话,我想还能记你一功。”徐云微微一笑,他就喜欢看狗咬狗的场面。

    王儒平果然眼前一亮:“你说的是真的?!”

    “如果我喜欢骗人的话,那我也不可能那么清楚你在这里吃火锅了。”徐云道。

    王儒平听得出徐云是暗讽他那天竟然敢怀疑他说有人监视他是假的:“说到这个事情,我既然已经如此跟你们配合了,那能不能撤销对我的监控,我总觉得有人看着我,我晚上都睡不好觉……”

    “我看你是怕说梦话说出你做的恶事吧?”徐云毫不客气道:“等这件事情结束了,自然就不会有人监视你了。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话,整理一份唐华斌的犯罪证据,这才是帮你脱罪的最好证明。懂了吗?”

    王儒平当然明白徐云这话的意思,如果说把唐华斌拉下马就能保住自己,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虽然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但他只要把他做事的证据抹掉,只留下唐华斌的,那唐华斌再犯下一条勾结青鬼强绑女星的罪名,那就跑不了他了!

    “我一定会把唐华斌勾结黑势力和恶势力的事情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的整理下来!”王儒平抓住立功的机会当然不会放弃,他是老油条,深知这么做对他来说是多么的有利。

    “那你慢慢吃。有事情明天再联系。”徐云说完便起身离开了这家海底捞,有朱老黑关注王儒平的行踪,徐云放心了很多,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说服凌志玲,得到凌志玲的帮助。这件事情非常危险,他还真不知道如何跟凌志玲开口呢,万一青鬼到时候会不按常规出牌,凌志玲会是第一个直接的受害者。

    徐云打车围着苏杭绕了个大圈之后才回到华尔兹酒店,来到房门前却站了半天,因为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进去还是不进去了。

    最终,徐云还是深呼一口气开门走了进去。

    看到徐云回来,伍元冬也总算是解脱了给凌志玲这么极具诱惑性的美女做贴身保镖的身份,起身道了声好好休息便迅速离开了包房回去自己的房间。

    凌志玲挺兴奋的说:“刚才在网上收到了帝奇传来的还未修整的拍摄照片,我最喜欢这种无修饰的照片,因为我觉得这样更真实,有些修到过于完美的照片反而让我觉得有些太满分,没有瑕疵不真实。你快来看一看,你开始拍摄的那一些还挺紧张呢,好可爱哦。”

    “可爱?!”徐云真搞不懂这女人怎么会用这种词语来形容自己,难道自己只穿着裤衩拍照就可爱?人家刚开始的时候紧张的跟傻子似的,怎么可能可爱?徐云担心的是那照片会不会有某些地方过于凸起!这可就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嗯啊,你看这个,腿夹那么紧干什么,就好像是想上厕所似的。”凌志玲指着电脑掩嘴笑道。

    徐云一头黑线,那时候的确是想去厕所,倒不是因为膀胱有尿,但就是觉得有些憋得难受。

    【ps:今天下午继续加更一章,每次加更的时候我求花求的都特别腰杆硬!在这里也特别指出1K手机网上看书的兄弟们,每次我上手机网看到你们的支持都非常嗨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