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站在凌志玲身后欣赏了几张自己最初蹩脚的照片之后,才把自己重新拉回到现实生活里,照片毕竟是照片,永远不会体会到他本人的无奈。

    “志玲姐,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徐云的视线在照片上转移到凌志玲身上:“但你先答应我,如果我说了,你千万不要觉得我过分,我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原本还盯着平板电脑看照片的凌志玲突然转过头,一脸惊讶的神情:“太子爷,我没听错吧?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帮你了?或者……还是其他什么意思呢?”

    “我想请你帮我。”徐云的回答很认真,也很诚恳。

    凌志玲唔了一声,她还真是没反应过来,之前她问过多少次自己是不是可以帮到他,可徐云每一次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所以即便是凌志玲心里总感觉自己会在什么事情上帮助到徐云,但也一直没有再开过口。今天徐云突然开口了,真的是让她感觉有些意外,毕竟太子爷开口相求的事情她是不可能拒绝的,而且还会担心自己做不好。

    “可以吗?”徐云目光诚恳,看的凌志玲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就算徐云提出来要她帮他暖被窝,她都不会有半分犹豫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当然可以啊!”凌志玲忙道:“我早就说过了呀,任何事情如果需要我帮助或者分担的时候,我都绝对会挺身而出。绝无二话。”

    徐云深呼一口气,点点头:“志玲姐,我提出的这个要求或许有些过分,你可以拒绝的。”

    过分?!可以拒绝?凌志玲的脑子一瞬间都空白了,太子爷到底是要提出什么要求啊?不会是要她帮他解决什么男生的私事吧?这恐怕可真说不过去……刚才还自信满满的凌志玲,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看到凌志玲的表情,徐云就明白她必然是误会了自己,因为凌志玲的脸上的表情就是在疑问徐云是不是要她帮他做一些双手的活塞运动。

    “志玲姐,你可别误会,我绝对没有那些歪念头。”徐云苦笑着解释道:“我就是想让你帮我引诱出来一个人,我只需要一个小时,因为那个人的家里有我特别需要的东西。如果那个人在家,我就没有办法下手。”

    “你要偷东西?!”凌志玲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天娱集团的钱虽然不比那些火烧个月都烧不干净的超级土豪多,但也不算清贫,起码她签约天娱集团,自己每年的收益就能达到几千万,显然,天娱能拿到八位数以上的人可不仅仅是她自己,她知道的就接近有二十多人,所以天娱的年盈利必然是一个不菲的数字,若不然几百号艺人为什么都喜欢签在天娱?

    堂堂天娱太子爷居然要偷东西?就算是两千万美元去国际空间站的旅游费他都能掏得起吧?就算是在燕京最贵的地段,他甩甩手也能买得起一栋楼吧?到底这苏杭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他?又到底是什么人能拥有连他都一定非要得到的?

    “偷东西?”徐云一脸茫然:“志玲姐,你这想象力还真是够丰富的,你没去写小说简直就是学界的重大损失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偷东西了,我是要去偷人!”

    哐!这真是惊天霹雳!凌志玲的下巴差点就掉在了地上,到底是什么女人能让太子爷如此着迷?要知道自己可是在他晚上陪了夜的人,这个晚上徐云硬是一指头都没碰过她啊!到底是什么人能比她的魅力高那么多?要知道她可是去年宅男女神称号网络调查选票最多的人,仅仅是潘冰冰的票数能威胁到她,而且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充气娃娃也是购物网站情趣用品店最喜欢用的噱头!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人才能让太子爷迷恋到要去做“偷人”这件事情?难道少妇的魅力就那么不可阻挡吗?凌志玲满脸写满的茫然,仍然是不可思议的盯着徐云看。

    徐云真想抬手猛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这说话说的舌头都大了,见凌志玲傻眼,他赶紧解释:“不是偷人,是抢人,抢人!”

    “太子爷……难道是你最爱的人嫁给了别人?”凌志玲看着徐云的目光有些楚楚怜惜:“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也不应该去抢,如果你真的爱她,你就应该理解她,支持她,如果你真的爱她,她做任何事情你都应该支持。她如果选择了别人,你也一样应该接受她的选择。”

    徐云瞪大眼睛,嘴巴微微张开,凌志玲这狗血剧一般的想象力到底是哪里来的?难道是偶像剧雷剧拍的多了?看样子华夏真应该把于某人那种抄袭加狗血的编剧全部都驱逐到东瀛岛,那样才能让华夏的萌妹子们都脱离狗血剧的洗脑,都正常一点。让那种狗血编剧去编狗血的电视剧坑害东瀛岛的骚男腐女去。

    呃,虽然东瀛岛的骚男腐女不用坑害就已经够弱智了……

    “志玲姐……你又想多了,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徐云现在是想哭的心都有了,这还能解释清楚吗?

    凌志玲赶紧收回自己的幻觉,这的确不太可能发生在徐云的身上,别说他是天娱集团隐藏的太子爷,就算他什么都不是,身无分,她都有一种莫名其妙动心的感觉。魅力不是与生俱来的,吸引力也不是天生的,一个男人在后天的成长炼化出什么样子的言行举止,他的魅力和吸引力就是什么样子的。

    “你说吧,我……我不插话了。”凌志玲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番五次让徐云没把话说清楚,这可跟自己瞎想乱打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凌志玲决定认认真真的听徐云把话说完。

    徐云把该说的说了,该解释的也解释了,他说的非常认真,也再的提醒凌志玲可以拒绝他的这个请求,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非常危险。

    凌志玲得知徐云要她引诱的竟然是掌控苏杭地下世界的第一人,还真有些怕了,她能不怕吗?当年掌控他们济北地下世界的第一人就是张太岁,张太岁离世之后,紧紧凭借着余威都没有人敢造次呢!她到天娱是凭借张太岁提拔,当时她可见到那些恶人猛人在张太岁面前低下四的样子。

    要知道苏杭市可比济北市更大,江南省也比江北省的发展更迅猛,所以能拿下江南心苏杭市的人,必然是比当年雄霸江北心济北市的张太岁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云要得罪这样一个人,凌志玲怎么想都觉得太冒险,因为她眼里的徐云跟张太岁比起来可稚嫩太多了,所以她根本不敢想象徐云要跟苏杭地下世界第一人做对。而且还跟苏杭第一大黑官王儒平合作。王儒平的恶名凌志玲也听说过,好像有一个天娱的新人,去年来苏杭走穴演出的时候还被王儒平强行霸占过一夜,不过后来那个新人说王儒平并没有男人的能力,只是用其他工具糟蹋了她一晚……

    “王儒平你见过,那天让警察把我们在酒店带出去的那个人。”徐云微微一笑:“后来媚烟联系了一个更高级别的高管给他施压,所以他才坐车离开了的那个人。”

    凌志玲点点头:“我虽然不记得他长了什么样子,但我知道他,他不是什么好人,太子爷,你敢相信他吗?”

    “我没有别的选择。”徐云微微一笑:“志玲姐,如果我还有别的办法,就不会让你以身涉险了。虽然捆在那人家的朋友对我来说很重要,但你同样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朋友,如果你觉得冒险,我是不会勉强你的。呵呵,就当我没说就好。”

    凌志玲心里相当纠结,她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答应徐云,她的第一个念头是答应,但是这股冲动让她的理智番五次的按压下去,这么个大城市的地下世界第一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不知道,但若那人是个糟老头呢,还非要强行对自己做什么非份的事情呢?

    虽然说一定会选择人多的地方碰面,但那种人一分钟就能让一个座无虚席的地方变成他的单独包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难的事情。就好比张太岁特喜欢吃的一家彭肉干饭,因为每次去了人都很多,张太岁又不喜欢太乱,他只需要跟旁边的手下嘱咐一声,手下的人自然有办法让所有客人离开,而且他也不会亏待了店老板的盈利,可是就算真的让店老板亏了,那恐怕店老板也不敢说什么吧?

    不能答应,不能答应,一旦答应了,那可就把自己推到悬崖的边缘了,打死也不能答应,坚决不能答应……凌志玲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学会拒绝,即便对方是太子爷,那也不能答应这种事情,

    “我……答应你!”

    可凌志玲开口的时候,硬是把那个“不”字给生生咽在了肚子里面,她实在没办法让自己不帮徐云,徐云都已经开口了,而且她之前是多么期盼自己可以为徐云做些事情,现在机会来了,自己能不答应吗?

    徐云没什么好说的,除了感激还能有别的什么话吗:“志玲姐,谢谢。”

    【ps:天气忽热忽冷,请诸位兄弟们注意保暖!来点鲜花你会更健康,来点贵宾你会更兴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