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志玲被徐云这一举动惊的用手紧紧捂住嘴巴,毕竟唐华斌是警方的人,徐云这么毫无顾忌的就动手,很有可能惹一身麻烦的!

    “太子爷……我看还是算了吧。”凌志玲不想惹麻烦,所以上前拉住了还要继续动手的徐云。

    徐云已经把摄像机关掉了,现在他就算在这房间里把屎拉在唐华斌的头上,也不会有什么证据能记录下来。徐云动手的原因很简单,唐华斌这种利用自己的权力就欺压残害其他人的家伙就该死,他说起那个被他射杀的烤肠小贩居然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一开始徐云带着凌志玲逃出片场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唐华斌会找来,所以他才让伍元冬绕路去了一趟电子信息城,就是为了买这么个小录像机,原因很简单,徐云很清楚唐华斌这次来会是用权势威逼,这个正好可以记录他的恶行,而且徐云也在王儒平那里打听了一些唐华斌的事情,所以他略知了一些唐华斌之前做的这混蛋事情。

    只是让徐云没有想到,他根本没有用劲儿引导,唐华斌就自己把自己的那点丑事儿和污点都抖搂了出来,或许唐华斌是太过于自信了,认为他这么做就能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让凌志玲拜服在他的脚边。却怎么也想不到这是徐云一早就设定好的一个套,只等着他唐华斌钻进来。

    虽然唐华斌现在已经明白了,但却说什么都晚了,他亲口承认的那些话已经被拍摄进去,如果一旦这个东西被曝光,那等待他的肯定就只有法律的严惩!若是赶上现在的整治风气的强流,说不定不仅仅是乌纱帽难保,自己这条命都不一定能保的下来。

    所以即便现在唐华斌被卸了胳膊挨了巴掌,那也急不起来了,他打不过徐云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挨打什么的他都不在乎了,只要是对方能把那里面拍摄的视频销毁,就算让他添鞋都没关系!

    “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行吗?”唐华斌两条胳膊都已经脱臼,只能用脑袋顶着地面撑起身体,然后艰难的用膝盖跪在地上勉强站起来,脸上那红紫色的五指印清晰可见,鼻子和嘴角的血迹也明显的很。但唐华斌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痛似的,他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个小小的摄像机身上,哪还顾得上疼痛?

    看着狼狈不堪的唐华斌,徐云觉得特别过瘾,这个平日里总是喜欢高高在上让别人难受的家伙,现在自己也有开口求他好好说的时候,想想就觉得心里爽快。要知道下午他在片场的时候还一脸神气,负责人想要跟他好好说话的时候,他是什么态度?那绝对是蛮横到毫不讲理!

    “唐局长,平日里有多少人会请求你跟他们好好说?有事儿心平气和的谈?你又答应过几个人?呵呵,我想或许是不多吧。”徐云笑了笑:“我这人跟你不一样,我没那么混蛋,如果你想好好说,我可以给你机会。但我先提醒你一下,好好说可以,如果你途的表现有任何不好,我就懒得再跟你谈,你就等着这个视频送到纪委监察部吧,我想,你这种严重的滥用职权罪肯定判的挺严重的,如果我再往网上随便传一下,社会舆论也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了吧?这个后果,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唐华斌当然明白徐云这是在威胁,可威胁又怎么样,徐云握着的可是能要他命的把柄:“好好说,好好说!兄弟,只要你把那摄像机给我,咱们什么都可以好好说!”

    “谁是你兄弟?滚蛋,少他妈乱认亲戚”徐云呸了一声,狠狠瞪了唐华斌一眼:“我把摄像机给你的话,我们才可以好好说?呵呵,唐局长,我看你是糊涂了吧?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场了对吧?”

    唐华斌的胳膊若是还能抬得起来,那他百分之百会狠狠给自己两个耳光的,这嘴巴说话都不会说:“我的错,我的错,咱……咱们好好谈,我好好配合,求你把那录制的视频给我好吗?我买,我出钱买!你说个价!不管你说多少,我都买!成吗?兄……哦不!爷!您就行行好,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离退休没有多少年了,你就高抬贵手,给我一个机会吧,行吗?我保证我以后一定除恶扬善!”

    徐云听唐华斌的这话简直就是听笑话,他除恶扬善?他不除善扬恶的话徐云都已经烧高香了!

    “多少钱都买?”徐云冷笑一声:“好啊,先拿十个亿来花花,若是没有的话就少在我面前说大话。”

    十个亿?唐华斌差点一屁股重新蹲在地上,这家伙还真是抢银行啊!就算是抢银行也没这么抢的吧!他当他是什么人?虽然他这级别不算低了,但若是往燕京一扔,那也是屁大的本事,他指望什么弄十个亿啊?就连王儒平那比他权重,比他心更黑手更狠的最多也就一个亿的个人资产吧?

    “我……我真没这么多钱……”唐华斌苦笑两声,想到自己说要好好谈,他只能尽可能的让自己低下四一些:“咱们别开玩笑了,这视频你给我,我给你……给你……一千万!一千万怎么样!”

    唐华斌这可是亲手拿着刀子割自己的肉啊,一千万,他可真钻心的疼。可是说少了他怕镇不住面前的这家伙,为了一下把对方给吓住,他才一下子就出到了一千万!

    徐云切了一声:“唐局长,你也太会讲价了,我要十个亿,你就给我百分之一?就算是再会做生意的精明买卖人,也没有这样讲价的幅度吧?谁要跟你开玩笑了,我说十个亿就是十个亿,如果现在就给钱,那就给你打个九八折。你再讲价就没有意思了,我可不想跟没有诚意的人打交道。”

    唐华斌真想跟他急,可是就自己现在这样子,拿什么跟人瞪眼?把柄在人家手里,他打又打不过,他有什么资格跟对方瞪眼呢!

    看唐华斌彻底茫然的份儿上,徐云微微一笑:“当然,如果你出不起这些钱,那还有一个办法,如果你做的好,我一样可以把这份能让你掉脑袋的视频送给你。”

    唐华斌一听这话双眼都刷刷放出光芒一般:“你说!你说!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我都绝对眼睛不眨一下!”

    为了脑袋和脑袋上的乌纱帽,唐华斌才懒得理会尊颜是什么呢,现在就算徐云让他添鞋他都不会有半分犹豫!韩信能忍胯下之辱,他还有什么不能忍耐的!想做人上人,不仅仅是心要够黑够狠,脸皮也一定要够厚!这是唐华斌在官场多年来的厚黑经验。

    “你跟王儒平的关系好像很不错。”徐云笑看着唐华斌,“他那个人怎么样?”

    唐华斌一怔,他不明白徐云是什么意思,所以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如果徐云想让他说王儒平是好人,他一定能说的天花乱坠,把王儒平的功绩全部说出来。如果徐云希望他说王儒平是混蛋,他也肯定把王儒平那些恶人恶事全部都抖出来,只要能够自保,唐华斌现在做什么都愿意。

    “别这么看着我,实话实说就行,王五毒的名字我可听说过。呵呵,他是司法局的,你是警局的,你们两个人的联系应该挺密切吧,唐局长,王五毒是一级警监,你是二级警监,难道你就不想做他的位置吗?”徐云笑嘻嘻的继续引导着唐华斌:“我听说,有些事情能将功补过,你也没少办坏事儿,若是你能把王儒平给拉下马,说不定你那些事儿都没人跟你计较了。”

    唐华斌似乎是有些明白了,青鬼给他说过,说王儒平来请人没请动,看样子王儒平得罪了他们,这家伙竟然记仇了!

    徐云看着唐华斌恍然大悟的表情,继续道:“没有为什么,也没有原因,只要你愿意把王儒平所做的坏事儿的有力证据整理一份,然后交到纪委监察部门,那我就可以把这个录像机连同里面拍摄的视频都送给你。而且你可能还会因为举报有功而升职呢,呵呵,说不定王儒平的位置就是你的了。他那位置似乎比你的权力更大吧?”

    唐华斌两眼闪烁着光芒,有惊慌,有兴奋,有茫然,有激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想帮我?”

    “我当然不是想帮你了。”徐云冷笑一声:“是你自己帮你自己而已。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做,事成之后可以来找我拿这个录像,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做,那我就把这个录像交给纪委监察部门,呵呵,二选一,多么简单的选择题啊?你们两个人都是来找麻烦的,我至少也要让其一个倒霉吧?你是要自己倒霉,还是要王儒平倒霉,这还用选吗?”

    唐华斌咽下两口唾沫,点点头,声音很小的回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说什么我都可以做,但你必须答应我把那个东西给我……”

    “你做好我要你做的事情,我自然会把东西给你。”徐云扬起了眉毛:“我说到做到,放心吧。”

    唐华斌离开酒店之后,凌志玲好奇的看着徐云,最终没忍住开口了:“太子爷,你是不是想要这个唐华斌跟王儒平两个人相互之间……”

    “狗咬狗,肯定很好看。”徐云的嘴角挂起了一抹邪气凛然的微笑。

    【ps:有朋友会疑问,一般公安比司法大。可能我因为怕敏感问题,所以没有交代清楚吧,同等级城市两者是平级,一般地方公安都大于司法。但我设定里的苏杭市是一个江南省的省会城市,而这里面的司法部门的那贪官是省一级的,而那公安的贪官是苏杭市一级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