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儒平微微一笑:“青爷,若是你的兄弟们不放心,我不介意多带一两个人的。”

    青鬼现在的神情那绝对是眉飞色舞,王儒平把他想要的东西给搞到手了,他自然是开心:“王局长,我可是要去跟女神约会,你觉得带他们这种相貌的小弟去,会给我的形象扣多少分?”

    “青爷,你的形象足以把他们所有人的不足给填平了。”王儒平呵呵笑道:“你都亲自出马了,怎么可能有拿不下来的女人呢。”

    青鬼对王儒平的马屁很受用,笑着摆摆手对手下的人道:“听到没有,老子是要去找女人,用不到你们帮忙。哼,王局长到时候都不会给我当电灯泡,你觉得你们有那个资格吗?都滚回去给我好好看家!把该看好的人看好,别掉以轻心!懂了吗!”

    “懂了!”个子最高的那人点头道。

    王儒平微微一怔,他似乎在这话里面听出了一些言外之意,把该看好的人看好?有什么人需要看着?王儒平突然恍然大悟了,怪不得徐云一而再再而的要自己把青鬼给引出去!原来是要到青鬼这里救人!根本就不是要铲除青鬼!王儒平双手紧紧握住了方向盘,这种上当的感觉实在不爽!现在他才想明白,徐云肯定是没有实力跟青鬼正面冲突,才会想到这种手段将青鬼引蛇出洞,才能给他救人的机会。这么说来,什么该死的有同伙监视他也都是假的了!如果有同伙为什么在这重要的时刻一个都不见了?!

    可现在王儒平就算知道了一切也无力回天,难道现在要他对青鬼说,他参与了一场骗局,是要把他骗出去?!那等待他的结果必然是青鬼的暴怒,到时候他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他都不知道,现在就如同徐云说的一样,他已经是跟徐云捆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他若敢乱说话,结局就会跟徐云一样。王儒平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如果徐云想在青鬼的脑袋上动土,那就和老虎嘴里拔牙一样,必死无疑!那他也一样会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王儒平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只是想想他都害怕,青鬼的手段有多么残忍他见识过,当青鬼刚把冯千岁清洗出局之后,他还试图想要控制苏杭新来的地下霸主,但很可惜,这个人的手段要比冯千岁阴险的多,也凶狠的多,王儒平犹记得他跟青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青鬼一句话都没有说,当着他的面活生生把一个想要背叛他的手下全身骨头一根根打断!最终那个人到底死还是没死王儒平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人肯定是生不如死。

    如果青鬼会一根根打断他的骨头呢……这只是想想,他都忍不住浑身想要发抖。这种感觉他绝对不想知道,只是想想他都觉得有种涨尿的惊恐感!

    “王局长?王局长?你有心思?王局!”青鬼的脸上已经皱起了眉头,他已经连续叫了王儒平声,而王儒平居然当着他的面彻底走神到其他地方,这可是重来没有人敢这么做的事情!

    直到青鬼最后一声重了起来,王儒平才恍然大悟一样的回过神儿来,他一脸抱歉的看着青鬼道:“青爷,刚才我这脑子有点发懵,这段时间太累了,真的太累了……不好意思青爷,我们现在就出发,马上就出发!”

    青鬼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王局长,看样子你为我的事情没少操心劳累啊,呵呵呵,我真是感激不尽了,等我拿下那凌志玲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王局长。”

    “青爷,说这些可就见外了,咱们走吧,时间快到了,迟到了或许会显得不够绅士啊!”王儒平脸上笑的格外灿烂,心里却已经咬碎了牙齿,他恨不得青鬼到场之后就直接撕烂凌志玲的衣服把她就地处罚!这样也能一解徐云给他吃下的那口窝囊气!

    青鬼舒舒服服的坐在车上,扬了扬眉毛示意王儒平现在就可以马上走了。王儒平也不敢耽误,马上开车直奔华尔兹大酒店。有些时候他也觉得他这个局长当的窝囊,但比起大部分威风凛凛的时光,有些时候受些窝囊也能忍了。只要这件事情让青鬼舒服了,他马上就要采取手段对付徐云,他一定要让那个害他这么些天寝食难安的家伙得到报应!

    门口的八个精壮的高手看到青鬼坐在王儒平的车上,当然是不敢让他再说什么停车检查了,马上开门放行,并且一个个都挺直了腰板低着头恭送。

    王儒平在门口停了一下车,然后指了指今天的值班保卫队长道:“青爷,你这个队长找的好,非常负责任,我来都要仔细检查,之后才放行啊,呵呵呵,实在是敬业的好榜样!”

    今天的值班队长当时脸色就变了,该死的王儒平居然给老大告状!这让他瞬间惊的双腿都有些发抖。

    好在青鬼今天心情不错,只是看了他一眼:“好好做事!但以后记住了,王局长是我的好朋友,对他要客气一些,明白了吗?还有,我不在的时候一定给我睁大了眼睛,一只老鼠都不能放进去,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八个人异口同声响亮道,谁都知道老大这几天有多么小心。

    青鬼点点头,转头对王儒平道:“王局长,咱们走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嘿嘿嘿,想必凌小姐也等急了吧?”

    王儒平会心的跟着青鬼笑了笑:“是啊是啊,青爷,我想凌小姐也等急了,呵呵呵,说不定她见了青爷之后连夜宵也顾不上吃了,她为什么会选择在自己住的酒店等青爷,肯定是因为开好了房间,随时都可以伺候青爷,呵呵呵,青爷,别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咱们马上就到!”

    看着青鬼和王儒平有说有笑的关上车窗离开,门口的八人心里都明白了,以后这王儒平的车还真不能拦了,要知道老大从来没有坐着别人的车出去过,这说明老大信任这王局长!

    王儒平刚刚在门口停下说那些话是故意说给青鬼听的,他可没有告状的意思,而且告状有人查看他的车对谁都没什么意义,王儒平把这事儿说出来就只有一个目的一个原因!他要让青鬼知道他来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车上绝对没有其他人。这样的话,如果一会儿徐云在里面闹出乱子,那他也有借口,因为那家伙已经承认检查过他的汽车了,就算有人也怪不得他。

    能把自己的后路想那么清楚,也就是为什么王儒平能一路平步青云,比家里关系雄厚的唐华斌爬的还快的原因,因为王儒平的心思更加缜密。

    汽车一路直奔华尔兹大酒店,而徐云在这段时间要做的是确定别墅内到底有多少人,这一点并不是那么容易确认的,至少徐云现在能确定的只有门口的八个人和房间内的个人,整个小区内不定期都会有两个路过巡视的人,这个是最难确定的人数。

    现在对徐云唯一有利的便是湖畔风光别墅区足够大,里面某处搞一些小动作都很难会被人识别到。所以徐云的战术很简单,先尽可能的个两个解决掉路上碰到的,然后一口气干掉房间里的个,救出仇妍之后再看情况要不要和门口的八人拼。

    想到这里,徐云又有些不确定了,搞不好别墅内不仅仅只有那么个人,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人在里面看守着仇妍呢。

    徐云深呼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今天都要拼了。机会已经创造出来,就看自己有没有抓住的能力了!经历了多少次单兵作战任务的徐云心态还是会挺轻松的,他不会感觉到紧张,即便是失败之后,后果会更严重的事情,他也不会感到紧张,因为他的心态早已经固定成型。

    就在这时候,两个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走了过来,徐云微微一笑,若是不动手,恐怕都对不起自己龙怒特战队教官的身份了。

    “真没想到老大居然会跟王局长出去,现在不是紧急时刻了吗,到底是有什么好事儿?”一个沙哑的声音道。

    另一个人轻哼了几声:“这可就不好说,现在这里不仅仅是有重要的人,还有那么多女人供给老大,他没有理由出去啊,唯一的可能就是有更大的好事。”

    “你是说,有更能吸引老大的事情?那恐怕就只有女人了吧?”

    “嗯,说不定啊,真不知道是那家的女人又被老大看上了,估计能把老大这么吸引出去的,肯定是骚到一定地步的那种!”那人又道:“估计老大今天晚上是不会回来了吧?”

    那沙哑的声音又贱笑了几声:“万一老大太喜欢了,用力过猛,说不定那女人都没命能坚持住老大十分钟的猛烈冲击呀——!啊——!”

    话还没说完,这沙哑嗓就觉得咽喉被人的手指死死扣住!紧跟着他都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颈椎咔嚓一声被扭断的声音,随后就是两眼的一片死黑,他就再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见到同伴被秒杀,另外一人惊慌失措,但还没等他喊出声音,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捏到脸上,他的下场跟同伴一样,也是被扭断了脖子下黄泉找阎罗王报道去了。

    徐云把两具尸体拖进灌木丛,拍拍手上的尘土,秒杀流水准的高手,他还是有信心的。这就是青鬼手下这些人为什么害怕青鬼的原因,因为青鬼的实力也足以秒杀他们。

    【ps:亲,小仙满地打滚的求花儿咯~求收藏咯~求点击咯~求贵宾咯~求盖戳咯~求凸票咯~求啊求啊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