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在湖畔风光里的徐云玩儿的更是让人心跳,徐云先后干掉两拨两人巡视组合,又抹了一个人巡视小队,连续干掉人之后,他也不得不开始担心纸包不住火了。

    突然消逝个人肯定是会引起察觉的,就算青鬼的手下再笨也至少是二流流的高手,不可能会感觉不到不对劲儿。若是真的没有人察觉,那只有一个原因,青鬼在这里的手下非常多,多到少那么个八个都无所谓,那可就更麻烦了,若是这湖畔风光别墅区内存在上百号高手,徐云至少也需要个四人以上的小分队才有把握干掉,仅凭他一个人的话,一旦被对方察觉,只需要人海战术就能让他很难脱身。

    就算徐云现在已经有了超级高手二阶实力的底气,那也不会鲁莽到跟上百个流高手去对抗的,他还没有强大到王逸那种只需要身上散发的威压气息,便能令初窥门径流高手级别之人胆寒的实力。

    干掉这拨人之后,徐云把人都一一藏在小区内的灌木丛,这些都是列入黑名单的人,死不足惜,跨入地下世界这一行高手的名字都会出现在两个榜单之上,一个是华夏的黑名单,另外一个便是地下世界的煞魂榜,两个榜单虽然是一白一黑两个组织,但这两个榜上却都有这些人的“价值”!

    能拿下华夏黑名单上的人,得到的虽然不是煞魂榜上明码标价黄灿灿的金钱,但却是功绩,是加官进爵升级权力的资本。煞魂榜上就比较明显了,就是金钱。没有人知道这煞魂榜到底是什么人创的,但只要你能干掉榜单上的人,通过煞魂榜的网站把死者人头寄过去,账户里就会得到相对应的金钱。一直到现在徐云都不知道煞魂榜到底是什么人创建的。

    虽然这个煞魂榜的诱惑力很大,但并没有多少人会为此厮杀,因为实力低的人头并不值钱,而真正值钱的人都有一流高手的实力,一个一流高手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干掉的!除非是超级高手或者宗师境高手出手才有十足的把握,而真的到了超级高手或者宗师境高手境界的人,又不在乎一个一流高手的赏金了,他们更在乎的是人才,如果这人能为其所用,他们是不会拿去换钱的,除非不能为其所用,才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但大部分这类高手都很是识时务,他们都明白自己的命到底值多少钱。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专职的“赏金猎人”,这类人大部分都拥有不俗的实力,他们就是以谋取酬劳进行对目标致命袭击。他们跟杀手是一样的,没有佣兵的那种严明纪律,比较自由,相对比较独立,非常神秘。但跟杀手不一样的是,他们的目标不会是普通人或者团体,他们的目标必须是煞魂榜上的人!一旦有赏金猎人像杀手一样杀害了煞魂榜之外的普通人,就会被其他猎人所唾弃,也就没有资格再称自己是赏金猎人了。

    徐云刚才干掉的这个拥有流高手实力的家伙都值点钱,加在一起肯定够买一辆古思特豪华轿车开咯。但徐云可没功夫去理会这些,因为他已经到了别墅门前。

    这栋别墅的风格比起湖畔风光其他处都更加奢华,即便是普通人也一眼能看得出来,虽然其它处的房产任何一个拿出去都是凤毛麟角的稀罕物,但在这栋别墅的周围,就只能是星星而已,而这栋别墅就是众星捧月般的那轮圆月。

    别墅门口的监控装备死死的对准正门口,整个别墅周边都有暗藏的通电防护,想要不通过正门的话,就只能直接隔空越过去。徐云又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万一越过去被狗围了怎么办,若是完全隔空翻过去,徐云没有办法在空二次提气,落地的声音必然会惊扰到耳朵好的人。

    所以,想要安全一点,徐云还是必须要走正门,说时迟那时快,徐云手的一颗石子已经飞速的射向那监控抬头下方上,只听啪一声,那监控探头上的感应灯就灭掉了,应该是被徐云毁掉了下方的电路设施。

    别墅内的监控室里,一个被黑色眼罩遮住左眼的男子猛的一怔,整个房间墙面上几十个屏幕,正对别墅门口的那个屏幕突然就花掉了,他迅速起身走了出来,对客厅内看电视的两人最矮的那人道:“土肥圆,你出去看一下。”

    那矮个子狠狠瞪了那带了独眼眼罩的男子一眼:“独眼,你再他妈叫我这名字我跟你急!”

    “哈哈哈,袁土匪,你本身长得就是又胖有矮,叫你土肥圆也不过分啊,哈哈哈!”坐在矮个子旁边的那个一头金毛的高个男子闻言大笑道:“你就当是叫你土匪袁呢,别那么在意了!”

    “滚蛋!”袁土匪怒骂一声站起来:“你让我干什么去?”

    独眼往门口一摆头:“别墅门口的监控没影了,你出去看一下,我怕出事儿。”

    一听这话,沙发上的两个人都怔住了,袁土匪也不在乎被笑做土肥圆了,两眼一瞪:“你什么意思?进来人了?!”

    “进来个鸟蛋!一圈监控都看着呢,连个老鼠也没进来啊,可能就是出了点问题。”独眼一脸轻松,因为他可以看到整个别墅周围的所有监控,的确没有任何有人侵入的迹象,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会有人闯进来。

    一听这话人才放下心来,袁土匪叫骂道:“那被你说的那么紧张兮兮的!有病吧你?监控出问题了你自己出去看看不就得了!”

    “我他妈还要回去继续看着监控呢!要不然咱俩换换位置!我去外面看有没有毛病,你进监控室!老大说监控室二十四小时不能离开人,你是忘了还是没听懂?”独眼呸了一声。

    “去去去!这就去!”袁土匪一脸不爽的向门外走去,这该死的监控什么时候坏掉不好,非要这个时候坏掉,这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吗。可自己若是不去,该死的独眼就会拿老大压他。

    金毛切了一声不再理会他们,继续蹲在沙发上看电视,再过两个小时就轮到他进监控室了,自从老大把那个叫仇妍的小娘们抓来之后,他们就没消停过呢!金毛是真心希望老大直接把那小娘们玩儿完了干掉算了,他们也不用这么整天操心劳肺的了,现在倒好,说要用这小娘们当什么诱饵,什么鱼都没钓上来,这几天下来他们都快成傻子了,一直都没出过这湖畔风光的大门!他也想去舒服舒服消遣消遣,每周送来的新鲜女人都是老大玩腻了才赏给他们,他也想尝尝新鲜货去了。

    独眼见袁土匪乖乖去了,也就重新走回监控室,这一个轮班就是八小时,他已经坐的腰酸背痛,还有两个小时就轮到金毛来接班了,他必须坚持住。

    袁土匪摇晃着肥矮的身躯不慌不忙的在别墅内走出来,迈着不急不慢的步子打开了别墅院子的正门,他抬头看了一眼监控,指示灯不亮了,这显然是出问题了。

    “操,独眼,你个孙子,明知道我腿断,还他妈让我来这里看出了什么问题。我他妈能看得见吗?!”袁土匪愤愤不平道:“不就是因为金毛比你厉害你不敢使唤他吗,狗日的东西,就知道使唤老子,早晚有一天老子得到老大真传之后突破心境就灭了你!”

    袁土匪一边骂着一边仰头看着,最终他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个鸟蛋!看不见!”

    “要不要我帮你?”

    “嗯?”袁土匪先是一怔,随后就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在他背后传来的声音完全陌生,而且他身后什么时候有人他都不知道!这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

    袁土匪的第一反应就是呼救,但后面的人根本没给他喊出声音来的机会就一只手扣住了他的咽喉处的两个穴位,这铁钳一般的手指扣在喉咙处,袁土匪连呼吸都困难,更别说喊出声音来了。

    “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徐云冷冷道。

    袁土匪用尽全力点点头,表示自己完全服从徐云的命令,绝对不会对徐云的命令有半分的违背,他在青鬼的手下做事,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徐云低声道:“里面几个人?你敢喊的话,我保证下一秒你就去见阎罗王。”说完之后才稍微松了一丝手劲儿,给这人一点说话的空间,他不敢完全相信,所以必须拿捏住力度。

    “两……个……”袁土匪艰难的开口道。

    徐云怔了一下,两个?他的手重新用力,继续冷声逼问道:“骗我,呵呵,我现在就让你去见阎王!”

    “唔唔!!”袁土匪说不出来话,只能睁大眼睛使劲儿的摇头,看到他这么拼命的挣扎,看样子是真的说了实话呢,徐云还真是应该庆幸一下呢,如果只有两个人,那他赢定了!

    分真气突然传到手指处,徐云虽然看似纹丝未动,但那袁土匪的眼珠却差点暴瞪出来,脑袋一歪就没有了任何呼吸。

    【ps:我的土豪读者依然木有现身么……继续求土豪现身……下午继续加更,期待土豪兄弟心情一爽打赏一下,哈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