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也同样面对一个新的难题,他被独眼带到了整个湖畔风光别墅区内最角落的一处别墅前,这栋别墅内没有任何灯光,似乎毫无人气的样子,但独眼却一口咬定仇妍就在这栋别墅里面。

    独眼应该不会撒谎,因为徐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这就是他的生死时刻,他不可能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因为他还在期待徐云告诉他那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个老大青鬼永远找不到也不敢去的地方,而切就算青鬼去了,那里管事儿的也不会让他胡来,独眼很期待这个地方到底在何处。就算他没出卖老大,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去那种地方,也不想继续在青鬼这里过这种整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确定暴力狐尊就关在这里面?”徐云的目光在黑夜犹如凛冽的闪电一般落在独眼的脸上。

    独眼被徐云瞪得浑身打了个冷颤:“我如果骗你就五雷轰顶,老天爷就罚我下辈子一出生就是个废物!我都发毒誓了,你若是还不相信我,我也就真的没办法了。这别墅内下面的地下室最大最隐蔽,所以老大才会把狐尊关在这个地方,但这里面有多少人看守着我就真的是不知道了!”

    “好。我相信你,希望你下辈子出生下来不是废物。”徐云冷笑一声。

    “你说要告诉我的那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应该怎么去?”独眼既然付出了代价,当然想要得到回报,他要的回报很简单,就是知道那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然后去那里躲起来,一辈子都不要被青鬼抓到,那样他一辈子也足够逍遥快活了,想想都要比呆在这整天提心吊胆的地方强多了!

    徐云舒展开眉头看向独眼:“你真的想去那个地方躲起来?去了你可别后悔,想去容易,回来可不容易。只要你确定要去,那我就送你去。”

    “我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老大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当然要去那个地方了!”独眼一口咬定道:“你送我?怎么送?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阎王殿啊。”徐云的笑容很轻松:“要知道阎王殿里的阎王可是管小鬼儿的,你若是去了那里,青鬼是肯定不会去那里找你的麻烦的……”

    独眼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惊讶,最后他的嘴巴已经张开到一个无法闭合的状态上,这他妈的就是耍他呢!阎王殿?!那地方当然是去了就回不来了!该死的王八蛋!

    但事到如今他也无路可退,徐云也不会给他喊出声音的机会,当徐云那势大力沉的一掌击在独眼胸口的瞬间,独眼一口脓血喷出去数米之远!他永远都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这湖畔风光别墅区内,而且还不是死在青鬼的手。

    徐云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大开杀戒了,而今天他杀的每一个人都死有余辜,就说这个独眼,当年岭东县的一个五口之家灭门案便是他做的,怪不得公安机关全国各地搜寻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人,原来这家伙是躲在了青鬼的门下。像是这种人都死有余辜,这种恶贯满盈的家伙栽在徐云手里的不下成百上千人,所以徐云动起手来丝毫不会有半分的犹豫,这种危害社会的人对于徐云来说杀了也一点都不可惜,对社会来说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面对这栋别墅,徐云的第六感告诉他这里没那么简单,可这毫无看守迹象又让徐云觉得这会不会是青鬼故意做的,因为没有人守护在这里,所以才会更让他觉得仇妍不会关在这里面……

    不管怎么样,这栋别墅都的确非常可疑,徐云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十分了,他也有些开始担心凌志玲那边支撑不住了,现在必须速战速决,如果在这里找不到仇妍的话,那他就真的要大闹湖畔风光别墅区了,到时候可就不是杀光这里所有的人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转眼间徐云已经越入别墅院内轻轻扭开别墅的方门,里面只有微弱的壁灯黄光,整栋房子都显得格外的安静。徐云在独眼的口得知仇妍是关在这栋别墅内的地下室,而独眼自己也不知道这里的地下室在哪,就是因为这里地下室的隐蔽,所以青鬼才会选择这里。

    徐云平静下心境之后,果然没有感觉到这栋别墅内有任何人的气息,这种可能只有两个,要么这里什么都没有,是独眼骗他的。要么就是真的只有仇妍被关在隐蔽的地下室,让人根本察觉不到她的存在。

    这两种可能性,徐云的直觉告诉他是第二个,他相信仇妍就在这里,没有原因,就是直觉。徐云知道自己没时间了,他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这别墅一层有个房间,客厅,餐厅,卫生间,影音室,娱乐室,多功能间,佣人房,徐云找了一遍都没发现任何所谓地下室的通道。

    果然是够隐蔽的,徐云着急啊,急的他都忍不住要去厕所解决一下个人小问题,从下午跟王儒平见面到现在,徐云连一次厕所都没去过,现在突然有感觉了还真有些忍不住。

    解决个人问题之后,徐云把马桶盖盖上,顺手按下了冲水的按钮。然而让他惊呆的是,马桶并没有冲水,淋浴房的墙面却轰一声打开了!

    但徐云根本就没有惊讶的机会,因为房间里一道寒光闪现,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夹带着凛冽寒气的冷刃直接刺向了自己的面门!凭借着多年的单兵作战经验和敏锐的反应速度,徐云虽然身体来不及反应,脑袋却条件反射一样的撤到一旁,就见一道银光紧紧擦着徐云的耳朵划过去。

    叮的一声,那道银光连根没入了徐云身后的那个洗手盆上的橡木置物架之!

    徐云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名字——燕子飞刀!

    这飞刀可不是闹着玩的!燕门也不是那么好惹的!燕子飞刀,形状犹如飞燕,燕翅如刀,长寸分,虽然只是用一般寻常钢铁锻造,但却是天下兵器谱品评天下武器名列前茅。这原因很简单,厉害的不是这把飞刀,而是使用飞刀的燕门的人!

    这里的燕门并非那个轻工燕子门,这是一个以暗器名震天下的门派,但每一代的当家人却都是以名门自居,绝对不会准许自己门下的人参与到地下世界的纷争之!所以徐云才会觉得吃惊,因为他刚才看到的那一枚飞刀就是犹如飞燕一般的燕子飞刀!

    时下已经不容徐云去乱想了,燕子飞刀招呼之后,一个迅敏的身影就突然出现在了徐云的面前,来着的功夫绝对不弱!因为刚才飞刀飞出的时候徐云连人影都没看到,而只是一个瞬间而已,人就出现在了徐云面前。这人的速度甚至赶得上那燕子飞刀的速度!

    对方犹如闪电一般的连击完全招呼向徐云身体的要害部位!以至于徐云一时之间都有些手忙脚乱的,只能凭借身体常年实战经验的条件反射来躲避那毎一招狠手!

    幸好徐云的调整能力是超强的,他很快便把自己落于下风的局面改变,只要他在卫生间内撤出来,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后退的时候,他就不用再如此被动了!

    然而就在徐云急速后撤的时候,那人右手一扬,一道银光再次迎着徐云的面门飞来!徐云单手把旁边的皮质沙发抓起!那燕子飞刀再次没入沙发之内!

    “你到底是什么人!金国奕老先生的门下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徐云怒喝一声,起脚将那单手举起的沙发踹飞出去!庞大的真皮沙发轰一声压向那人,那人终于为了躲避沙发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一米四八左右的矮小身材,骨瘦如林一般的身体上盯着一个并不算小的脑袋,可以用夜猫子眼来形容的瞳孔黑的发亮,徐云怎么都不记得燕子门有这么一号人物!

    “你认识金国奕?”身材矮小却使得一手正统燕子飞刀手法的这人声音冷冷道:“你和金国奕是什么关系?”

    徐云皱起眉头,燕门对于尊师这一点非常重视,若是燕门的人,即便是叛徒,徐云也不相信他敢直呼金国奕老先生的名字。所以紧凭借这一点,徐云就能断定此人绝非是燕门的人,就更不是金国奕老先生的徒弟了!

    从古时候的江湖到现在的地下世界和正道名门,对于窃武一说都有非常严重的忌讳。如果面前这人是偷学来的燕子飞刀,那可就犯下了大忌!

    “窃武可是天下人所不耻的事情,你这么做就不怕自己会跌入万丈深渊永世不得翻身吗。”徐云冷冷道,今天他就要让这窃武的人知道他这么做的下场:“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面对徐云丝毫没有任何的畏惧,仰头挺胸道:“既然你想知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叫金枭!我就是金国奕的同门师弟!”

    徐云大惊失色,他看着眼前长相只有二十岁出头的矮小青年,打死他也不相信他是金国奕老先生的师弟!金国奕老先生已经有六十多岁了,他的师弟金枭也有五十以上!最重要的是,早在年前金国奕老先生就亲手处死了燕门的叛徒金枭!

    【ps:有木有做二手车生意的兄弟?联系我一下,我想问一下我的小破马还能卖多少钱~~我都穷到卖车了~~难道还木有土豪出现给打赏几万票么~~那扔上几朵花总木有问题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