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儒平心惊胆颤的站在空荡荡的湖畔风光别墅区内,一阵阴风刮过,他背后瞬间就冒出一身的冷汗,这个苏杭最高档的别墅小区内从建设到现在死了多少人,他恐怕都不敢猜测,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坟墓场……

    现在王儒平一分钟也不想呆在这里,既然青鬼已经发疯了一般去找徐云的麻烦,那王儒平是不是应该好好暗庆幸一下呢?至少现在他终于在这一潭浑水走了出来,青鬼已经确定了他要找的人,徐云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终于不需要在把他夹在间受折磨了,现在王儒平只想回家好好洗个澡,然后蒙头大睡一觉!希望明天早上起来他能看到一轮充满希望的太阳。

    ……

    华尔兹大酒店内,凌志玲和伍元冬迅速把东西收拾到车上,然后退房开车到酒店门口等待徐云随时到来随时离开苏杭的时候,徐云打来一个电话,让他们马上退掉房间开车迅速撤离,并且来苏杭医学院附属医院正门来接他。

    一听徐云去了医院,凌志玲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伍元冬也不敢确定徐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想恐怕事情会非常不妙,因为徐云这次得罪的人是青鬼,想讨到便宜恐怕是很难不付出一点代价的。进医院并不算什么大事儿,至少他能打来电话说让他们去接他,就说明他还能自己行动,这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伍元冬就开车来到了苏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正门口,他没停车的时候就看到了徐云并非是一个人,他的身旁还有一个看上去极度虚弱的高挑女子,徐云正搀扶着这个基本已昏迷的女子耐心的等待他们的到来。

    伍元冬停车之后迅速跳下车迎过去,凌志玲也赶紧打开车门跑下车,她实在是太担心徐云的安危了,就算佐总在离开之前没有嘱咐过她要她好好照顾太子爷,她依然会心急如焚,她不希望徐云出任何的意外,只要徐云能安全健康,她宁愿再去跟那个青鬼周旋一个小时!

    凌志玲下车之后便看到了徐云和伍元冬共同搀扶着一个半昏迷状态的女人向她走来,这一瞬间,凌志玲的心里泛起了无尽的酸意,即便她自己很清楚自己没有去吃醋的资格,但她还是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或许女人有些时候的智商和情商会没有那么高,但是敏锐的第六感却往往能准确的判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刻,凌志玲的第六感告诉她,徐云利用她来吸引出那个恶魔一样的青鬼,然后去救这个被他搀扶在怀的女人。

    这一刻,凌志玲真的有些恨,她没有那么高尚,没有那么伟大,太子爷让她做危险的事情却是去救另外一个女人,万一自己卷入了危险呢?难道他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危?!这是让凌志玲心升恨的触发点。

    但这种恨意她也只是一闪而过,看到徐云他们已经来到车前,凌志玲还是迎上前去,在伍元冬手接过那个她真的不想去理会的女人的手臂,帮太子爷一起搀扶住这个女人。

    伍元冬迅速回到驾驶座上,部队出身的人都知道时间的重要性。

    徐云甚至没来得及跟凌志玲说话,两人把仇妍搀扶到车内关门之后,他直接吩咐凌志玲道:“快去把床铺好,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凌志玲心再次失落,她真的希望太子爷第一句话是问问她,关心关心她!可最终徐云开口还是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她需要休息?难道自己就不需要吗?要知道刚才她跟青鬼周旋那么久也好累心的啊。

    但纵然凌志玲心里再怎么失落,对徐云的吩咐她依然会照做不误,这是她应该做的。这一刻她不能再把自己当作是徐云的朋友,她要彻底的把徐云当作是她的老板,若不然的话,她怕自己真的会坚持不住流眼泪。

    “冬哥,你出来的时候没有人跟踪吧?”徐云把仇妍交给凌志玲扶到房车内的床上之后,马上到车厢和驾驶舱的隔断窗处问道。

    伍元冬很肯定的摇摇头:“没有,这一路我一直都注意后面的情况了。徐云老弟,现在我们是要马上离开苏杭吗?”

    “不。”徐云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现在还不能离开。”

    “可现在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我今天见过那个人了,青鬼的实力和名声我都听过,他是什么样子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得罪了那种人,他就算把苏杭挖地尺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伍元冬道:“如果你跟他之间还有过不去的坎儿,那我们先回去,佐总会帮你想办法的!单打独斗,我担心你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

    徐云微微一笑:“冬哥,你就放心吧。青鬼肯定是想挖地尺找到我,但恐怕能帮他挖地的人就真没几个了。现在咱们就去一个会帮他‘挖地尺’的人家去。我倒要看看青鬼有什么本事找到我……咱们去富贵花苑小区,冬哥,走吧。”

    伍元冬的身体直接怔住了,他睁大眼睛看着徐云:“你不会是要去……要去那个……今天把青鬼带到华尔兹的那人家吧?那也太危险点吧……”

    “没错,就是王儒平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徐云点点头:“把青鬼引出来,是他帮我做的局,他跟我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他一定会极尽全力撇清这一切,但现在若是让他撇清了,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把我们封堵在离开苏杭的高速路上,到时候我们恐怕更麻烦。不如险求胜。”

    现在跟青鬼对弈的人是徐云,所以他说走哪一步棋子,伍元冬都必须要去照做。既然事已至此,恐怕他们还真不敢上高速路了,就算要离开苏杭,也要走下面的国道,不然很有可能像徐云说的一样被堵在高速路上。罢了,既然他说要去富贵花苑,那就去吧……

    伍元冬发动汽车之后,徐云才终于是来到了凌志玲的面前,凌志玲正在照顾昏迷的仇妍,徐云突然就在后面抱住了凌志玲的肩膀,将她整个人都搂入自己的胸膛之:“志玲姐,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看到你没事我真的太高兴了,我真的好担心你会被青鬼伤害到。我知道我做的这件事情特别混蛋,但是我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仇妍被青鬼抓住了,我必须救她,如果我救不出来她的话,我就没脸回河东市了……”

    徐云抱着凌志玲,他是发自内心的感谢,绝对没有半分非分之想。徐云不敢想象救不了仇妍的后果,到时候他怎么面对果果?怎么面对阮清霜?他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呢。虽然果果现在有妈妈阮清霜,还有他这个爸爸,但是说到底,她身边最亲近的人还是她的仇妍姐姐,毕竟仇妍是从小看她并且一直照顾她到现在的人。

    “太子爷,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必放在心里,只要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一定会尽全力做好的。”凌志玲没有反抗,任凭徐云把她搂在怀。这恐怕是她在拍戏之外,第一次这么放松的接受一个男人的拥抱。因为她感觉的到,这个拥抱没有任何杂念,真诚而纯真。

    徐云轻声呼吸,许久之后才松开了双臂:“志玲姐,不好意思,刚才我真的觉得好累,抱着你觉得特别轻松……所以……希望你千万别介意。”

    “我当然不会介意。”凌志玲被徐云这一抱,刚才所有的幽怨全部都清扫一空,她疑惑的指了指床上半昏半迷的仇妍道:“你刚才说的仇妍,是她的名字吗?”

    “对,就是她。”徐云点点头。

    凌志玲试探了好几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那,她是你的……什么人呀?”

    “她是……”徐云琢磨了琢磨,说朋友,显然他们之间比朋友更多一些其他的感情,说女朋友就不对劲儿了,仇妍可是尼姑的性格,到底要怎么说呢,最后,徐云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回答:“应该说是我的亲人吧,她是我女儿的姐姐。”

    凌志玲脑子里瞬间就凌乱了,这都是些什么乱八糟的,你女儿的姐姐,那岂不是还是你的女儿吗?就算是亲戚家的,那也是侄女,这还用想半天才回答吗。

    等等!?

    突然,凌志玲脑子里再次把“女儿”两个字过滤了一边,她睁大眼睛看着徐云,完全不知所措的用颤抖的声音开口道:“太……太子爷,你刚才说,你有女儿?”

    “呃,对啊。我有一个干女儿,呵呵,我没跟你们说过。”徐云微笑着道,好久都没见到果果了,还真有些想她了呢。

    呼——!凌志玲这心脏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似的,女儿和干女儿虽然只差一个字,但效果却绝对是完全不一样的。刚才差点就把凌志玲给惊呆,她可不敢想象徐云这个年纪就有自己的女儿,而且这女儿的年龄还能大到跟仇妍这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做姐妹。

    不对劲儿啊,一想到这个年龄问题,凌志玲就又陷入了茫然,床上躺着的这个叫仇妍的女子至少二十多岁。难道说太子爷才这么年轻,就包养了干女儿了?

    毕竟现在这个年代,干爹这个称呼被一群酒足饭饱思淫欲的官员和土豪们给糟蹋了啊……

    【ps:光棍节结束了,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滚床单的滚床单,成双成对的快别装单身了~真是羡慕死个人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